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105、联邦之主的小舅子应该承担的责任

105、联邦之主的小舅子应该承担的责任

  因为太过丢脸,陈浮躲在屋子里,一连两天都没有出过门。

  这间屋子的原主人,也被陈浮给赶了出去。

  当然,这屋子原本也是原主人给抢回来的,现在陈浮拳头大,自然就落到了陈浮手里。

  丢了那么大的脸,陈浮在屋子里躲了两天,企图让时间消减自己身上的热度。

  ......

  联邦总部,某会议室。

  张百忍面前放着一份资料,以及一管经过特殊处理之后仍然保持着活性的血液。

  “这小子,倒是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谷应点点头,道:“我也是没想到,他会成长的这么快,亥猪他们已经压不住他了。”

  “他这个是什么情况?”苍天看完资料,抬头问道:“肉身塌陷,化为肉丹,而后血肉重生,犹如脱胎换骨,实力暴涨。”

  谷应想了想,道:“我也没见过类似的情况,不过想必他应该是如你我一般,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张百忍轻笑一声,道:“上面还说,他的技能栏位好像跟正常人有些不太一样,比同阶之人要多许多栏位,技能更多...这个小家伙,原本就不简单啊。

  谷应,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他原本的家庭成员,有没有什么问题?”

  “查到了,没问题。”说着,谷应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两个坛子,“明面上的资料是,他的父母曾在一次秘境历练中死与异兽之口,这里面是回收的部分骨灰。

  基因方面我已经检测过了,确定是人类无疑。

  与陈浮也确实是直系血亲。

  我于时光长河中寻找过,夫妻二人确实已经死去,灵魂不在联邦境内,这么多年过去,早已消散了。

  不过除了我之外,还有人在追查陈浮父母的消息。”

  “谁?”

  “苏家的人,是苏若谷下的令。”

  张百忍一愣,疑惑道:“他查陈浮的家庭背景干什么?”

  “这个...听说是因为在武考的时候陈浮遇到了他女儿...苏若谷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他当时就放出话来了,说要杀了陈浮全家,少一个人都不杀,现在他们都还在找......”

  “这样啊。”张百忍手指轻敲桌面,“那就没问题了,接下来继续按照原本定下的方案培养,至于他现在的家人......

  是叫李有钱跟李琪娜是吧?我记得这两人因为武考发了财,现在怎么样了?”

  “除了花钱大手大脚的,喜欢炫耀之外,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谷应摇摇头:“李有钱跟当地政府申请之后自己出钱办了一个学校,现在自己当校长。因为教出过状元,入学率倒是很高。

  而且因为不缺钱,他办的那个学校所有资源都是市里最好的,甚至比一些普通的大学还要高级。

  至于李琪娜......她花钱包了二十个高级女性雇佣小队,现在正在全联邦范围内进行‘巡演’。”

  “巡演?”张百忍有些疑惑:“她想当明星?”

  “不是。”谷应摇摇头,“她是在向全联邦宣告她是状元的姐姐这件事...就是在花钱炫耀......”

  “这一家人......”张百忍揉揉眉心,“还真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有钱了之后一个个的都不干正事。

  也就李有钱好一些,还知道办学校教书育人,为联邦培养人才。”

  “也不能这么说。”谷应顿了顿,道:“李有钱这个名字,是他在拿到武考赌盘奖金当天去当地派出所里面改的,他以前叫李茂才。”

  “......”

  “算了,按原计划进行吧,从资料来看,这个叫陈浮的小子估计也不是那么容易夭折的人,咱们可以适当的增加一些难度...正好,亥猪不是申请把陈浮调走吗?让他走吧,去找我们给他的那些‘资源’。”

  说到这里,张百忍笑了笑,道:“想要‘无相’作为代号?也不是什么大事,满足他就是。”

  “说到夭折,我有一点发现。”谷应迟疑着说道:“我在追溯时光长河的时候,发现陈浮映照在其中的命运轨迹有些奇怪......

  按照原本的命运轨迹,陈浮应该早就已经夭折了,他连武考都没有能够参加,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现在,时光长河里已经没有了他的未来了,一片空白,我什么都看不到。”

  “哦?一片空白?”

  张百忍一愣,“什么意思?”

  “你可以理解为,从他脱离原本命运轨迹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未来,就已经不受任何人掌控了。他的未来,只掌握在自己手中。

  所以我才看不到。

  或者说,他可能跟你一样……

  他还是他,但他又不是他,两个不同的命运个体彼此交织勾连,才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不然很难解释,他是如何突然挣脱原本既定的命运的。”

  张百忍轻笑:“跟我一样?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是跟我一个‘地方’过来的。”

  “除此之外,倒是没什么大问题。”谷应说道:“命运显示,陈浮的存在对我们人类非常重要。我看不到陈浮的未来,但我能看到人类的一部分未来。”

  谷应看向张百忍,正色道:“命运给我的反馈是,天下大吉!”

  “那看来的确是很重要。”张百忍笑了笑,“那就随他去吧,除了提供‘资源’之外,我们就不要过多的去干预他了。”

  随后,张百忍看向那一管血液。

  “这次他帮我们逼出一个陈浮,倒也还算不错,死得其所。”

  “啧啧。”苍天咂咂嘴,“上次见还是一个大活人,才过了多久?就只剩下一管血了。”

  “这次还要复活他吗?”

  “当然,雷家的血脉不能断绝。”张百忍眼睛微眯,“起码在我没有找到救活她的办法之前,不能断绝。”

  “小张啊小张。”苍天微微摇头,“当你的小舅子可真是惨,他这都死了多少次了?就为了一个女人,啧啧,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

  谷应则是问道:“那这次给他安排个什么身份?”

  “老规矩吧,抹去记忆,重塑肉身,换个容貌,让他接着浪吧。

  除了雷家血脉这一点,他这些年还帮我们挖掘出了苍狗、巳蛇、申猴还有陈浮这些天才不是吗?

  虽然每挖出一个天才他就要死一次、换一个名字、换一张脸,但咱们的收获也不小了。”

  “哼!”苍天冷哼一声,“我苍家的人本就优秀,需要他来挖掘?”

  “得了吧苍老头。”谷应忍不住笑了起来,“当年可是你自己跟人家说女孩子不是走炼体流的料,让人小姑娘伤心的差点哭死,你还有脸说?”

  “我那是,我那是......我那是恨铁不成钢!”苍天狡辩道,眼神却有些黯然。

  苍狗一直到现在都跟他这个爷爷关系不好,当年的事,确实是他做错了。

  “哈哈。”

  “谷小子,你竟然敢监视我!”苍天转移话题,怒视谷应。

  “监视你?”谷应笑笑,“整个联邦都是我的身体,不想被我监视,有能耐你搬出去啊。”

  “哼!”

  苍天冷哼一声,没有再答话。

  联邦外伙食差的要死,他才不会出去。

  “行了,谷应,去帮我复活他吧。”

  张百忍站起身来,来到大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下方的城市。

  “联邦被我们保护的太好了,一潭死水总要有人搅动,不是谁都适合去山海圣教的。”

  一个统一的政权,时间久了难免滋生腐败,这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把腐败的源头掌控在自己手中。

  雷家灭亡后的这八十年来,雷霆已经死了太多太多次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