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104、小型社死现场

104、小型社死现场

  虽说是鞋垫,但亥猪还是很羡慕陈浮的。

  毕竟。

  那可是神器啊!

  “你踏马的,给老子下来!”

  陈浮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凝练出了金丹,又得到了神器面具,两相叠加,应该是双倍的快乐才对。

  但是为什么......

  这神器面具在变成面具之前会是一双鞋垫啊!!

  谁踏马会愿意让一双鞋垫贴在自己脸上啊!

  体内金丹时刻不断的在自旋而转,没转一圈,便会吸纳一部分源力,纳入丹田,被金丹炼化。

  而除了皮肤毛孔之外,陈浮在不承受攻击的情况下,吸收源力最主要的便是口鼻呼吸。

  但一想到自己脸上盖着一大块鞋垫,陈浮顿时就感觉自己的金丹都脏了......

  这吸的是源力还是脚气啊?

  他用力的撕扯着脸上的纯白面具(鞋垫?)。

  然而那面具就像是长在陈浮脸上一样,无论陈浮怎样撕扯,它就是不下来。

  “妈的,你给老子下来!”

  陈浮怒骂道。

  面具向陈浮传递来一股委屈的情绪,仿佛是在说,又不是它想当鞋垫的......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它身上早就没有脚气了好嘛!

  不对!

  它当年的主人,根本就没有脚气好不好!

  然而陈浮可不管这些,他就觉得非常膈应,想方设法的想要把面具给摘下来。

  金丹运转,源能汇聚。

  陈浮用尽了全力,都快要把自己的脸皮给撕下来了,那面具就是纹丝不动。

  亥猪见此,忍不住说道:“白...无相,这张面具明显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你这样摘,是摘不下来的......”

  “那你说,应该怎么摘!”

  “你现在心里肯定是存着抛弃面具的想法,神物有灵,既然它已经认可了你,自然就不会给你机会抛弃它......”

  说实话,亥猪也是没想到,竟然有人会因为面具前身是鞋垫这一点,就异常嫌弃面具。

  要知道,这可是神器啊!

  “我踏马被一双鞋垫糊脸,想摘下来还得经过鞋垫的同意?!”

  “它现在是面具......”亥猪有些尴尬的纠正陈浮的口误。

  “无相,你好好想想,其实抛开它之前是鞋垫这一点,它的功能还是很强大的,你说是吧?而且是鞋垫...也已经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已经有很多年没人穿过它了,就算有什么味道,也早就散了,你说是不是......”

  “我不管!”陈浮扯得自己脸皮生疼,咬牙切齿的说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摘下它,快告诉我!”

  “好吧......”亥猪揉揉太阳穴,在陈浮的视野里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猪头人形象。

  “你可以试着想想不抛弃它,只是暂时把它摘下来...这样兴许就能摘下来了,不过你心里面不能有丝毫的想要抛弃它的想法,不然也还是摘不下来......”

  亥猪挠挠头,“当然,能不能成功我也只是猜测,毕竟我也没见过谁面具摘不下来的......”

  哪怕是他们这些已经被面具里寄宿着的恶魔承认了的选手,也依旧没有陈浮这样的待遇。

  人恶魔只是勉强承认,允许他们借用自己的力量而已,抛弃面具?一有这个想法,恶魔肯定立马操控着面具脱离,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你都不要我了,我为什么还要舔着脸贴在你脸上?

  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然而陈浮这边情况有些不太一样,他的面具高级是高级,但看样子好像是张舔狗面具来的......

  “你下来,我不是不要你,我只是想看看我的这张帅脸,过会儿再把你戴上。”陈浮听了亥猪的话,开始哄起脸上的面具来。

  面具一直很委屈,刚刚的话它也都听到了,真当它是傻子么?当面算计......

  不过也确实,陈浮此刻心中已经没有了想要抛弃它的想法,面具虽有灵智,但智力并不是很高。

  姑且就信陈浮一回。

  啪嗒。

  面具脱离。

  陈浮一把将其紧紧攥在手中。

  “啊这......”

  亥猪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因为陈浮此刻身上穿着的衣服是由面具变化而来的,面具脱离之后,衣服自然也消失无踪了,陈浮再次变成了光溜溜的形象。

  那完美的身材...虽然看着很养眼,但不得不说,挺丢人的......

  陈浮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面具脱离,他心中大快,狠狠一甩手便将面具给扔了出去。

  “走你!”

  “想什么呢!一双鞋垫,还想往老子脸上贴!”

  纯白面具飞在半空,发出一声悲鸣。

  它真的被抛弃了。

  好伤心......

  但它又舍不得陈浮,于是飞在半空中的身躯一转,顿时又贴回了陈浮的脸上。

  “......”

  陈浮保持着掷铁饼者的动作,僵在原地。

  这面具就扔不掉了是怎么说?

  “无相,你要不要,先穿上衣服?”亥猪在一旁忍不住提醒道。

  陈浮这才发现自己果奔了,连忙捂住要害部位。

  “卧槽!衣服呢!你快给我穿上!”

  相比起脸上扣着一双鞋垫,还是果奔更加丢人一些。

  面具上传来一股非常悲伤的情绪。

  宝宝心里苦。

  新主人不喜欢我,好伤心......

  纯白面具的器灵一时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难以自拔,没有听从陈浮的命令,自顾自的伤心着。

  “你说你一双鞋垫,感情这么丰富干嘛!”

  陈浮怪叫一声,许许多多的佩面者已经对他行注目礼了,那一个个仰头观看的模样、眼里透出的光芒,就像是在朝圣一般......

  苏寻桃和杨茹云两个女孩子捂住了双眼,但指间缝隙太大,捂没捂其实差别也不大。

  陈浮的身材好棒啊!

  也幸好,这个营地原先只有雾碟一个女的,后来因为陈浮给雾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雾碟早就在陈浮醒来之前申请调离了。

  所以目前营地就只有苏寻桃和杨茹云两个女孩子。

  丢脸是有些丢脸,但没有完全丢尽。

  还能承受......个屁啊!

  陈浮捂住要害,接连闪现,随便挑了一间屋子,闪现进入其中。

  这双鞋垫,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离开他的帅脸了......

  “造孽啊!”

  神器鞋垫当面具什么的,可真是太艹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