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102、我就砍一下

102、我就砍一下

  陈浮一看这情况有些不对劲。

  自己进阶之后【嘲讽】的效力变得这么强了嘛?

  辰龙都快把自己给淹死了,看样子竟然像是还没有脱离【嘲讽】的影响。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辰龙溺水,意识不太清醒,才导致【嘲讽】的降智效果一直存在。

  一直降智,就一直溺水,然后意识一直不清醒……这根本就是个死循环,若是没人帮辰龙的话,他怕是能让自己淹死在自己的技能里。

  想了想,陈浮决定出手。

  毕竟他和辰龙之间也没有什么生死大仇,也就是简单的你打我我就打你这样的关系。

  之前辰龙一招呼风唤雨,差点淋死陈浮,现在陈浮也砍了人家几刀,还让人家搞得快要被淹死了,气自然也消了。

  虽然脑回路清奇,但陈浮毕竟是在和谐社会中长大的,有着属于自己的价值观。陈浮并不讨厌辰龙,气也出了,杀人不至于,能救则救。

  当然,形成水龙的那些水也不是普通的水,密度极大,陈浮想救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陈浮并不打算用常规的方法将辰龙救出来。

  “霹雳滑铲·六连!”

  霎时间,陈浮整个人化作霹雳闪电,躺地惊雷,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穿透空间,电蛇狂舞之间,迅猛的从水龙中央斩过。

  水龙被斩断,辰龙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因龙鳞已经消退,其身躯上被陈浮斩出了一个大大的‘x’形伤口,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只此一击,辰龙便已经能够脱困了。

  只是陈浮话都已经放出去了,说是六连就是六连,又是分别从五个方向发动【霹雳滑铲】。

  水龙被斩的支离破碎,辰龙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中十二刀,已是被陈浮斩的不成人样。

  辰龙奄奄一息,跌落在地,当前形象跟陈浮之前被倾盆大雨砸穿身体的模样非常相似。

  但陈浮保证,他绝对不是为了报复辰龙。

  卯兔好不容易身体上的麻痹感减弱了一些,抬头便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陈浮注意到他,眉头一挑,当即闪现。

  “你的刀很好用,还给你。”

  说着,趁卯兔的身体还没有完全脱离麻痹状态,反手将双刀插进卯兔的腰子之中,松手,能量刀消散无形。

  “啊!”

  “别叫了,这不是把刀还给你了嘛,做人不能太小气。”

  不患寡而患不均,卯兔和辰龙两人一起对陈浮动手,没道理只有辰龙受伤啊?

  陈浮担心两人出去之后会因为这个闹矛盾,所以才在卯兔的腰子上开了两道口子。

  肾被击穿出血量极大,是会死人的。

  陈浮一碗水端平,现在两人都处于重伤濒死状态,陈浮也就不担心两人之后闹矛盾了。

  反正这种程度的伤未羊也能医治,陈浮丝毫不担心两人会死。

  甩甩手,手套化为白光回归面具,转身来到笼边看着亥猪,道:“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出来了?”

  “可,可以。”

  亥猪呆呆的说道。

  因为面具的特性,此刻的亥猪在陈浮眼中的形象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猪头人,表情目瞪口呆,若不是亥猪的面具实在太丑,看起来倒是有些可爱。

  一步跨出,果然,铁笼不再阻挡自己,陈浮下巴微抬,双手背负,慢悠悠的朝着已经被吓傻眼的雷霆走去。

  “不可能,这不可能......”

  “明明已经死了的,明明对手是亥猪和辰龙......”

  “怎么会变成这样......”

  雷霆的面具早已弃他而去,此刻正一脸呆滞的坐在看台上不断自语,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恐惧之色,却不见其起身逃跑。

  看来已经是被吓傻了。

  “呦?你不准备逃跑吗?”陈浮轻声问道,脚步不急不缓。

  “你,你!你别过来!”经陈浮提醒,雷霆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疯狂逃离。

  陈浮眉头一挑,当即闪现到雷霆身后,一记鞭腿抽在雷霆左腿上。

  咔嚓!

  骨裂之声响起,雷霆整个人倒飞出去,左腿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状,落地之后惨叫哀嚎。

  “啊啊啊!!好痛,好痛啊!!!”

  骨折带来的巨大痛苦让雷霆惨叫连连。

  从小就养尊处优的他何曾遭受过这种痛苦?一时间倒在地上左右翻滚,想抱住骨折的大腿,又因为剧痛而不敢触碰。

  “谁踏马让你跑的?嗯?胆子挺大啊,还敢逃跑?”

  陈浮冷哼一声,脸上的纯白面具映照心灵,道道黑色的魔纹爬上面具,形成一副正在狂笑着的恶鬼的形象。

  雪白的西装化作黑红色的修身风衣,风衣下摆呈不规则的破碎状,如同地狱黑炎燃烧。

  听到陈浮的声音,雷霆才从剧痛中勉强回过神来,惊恐的抬头看了一眼正慢悠悠的朝自己走过来的陈浮。

  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出现在雷霆心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恐惧霎时间压过剧痛,雷霆拖着断腿拼命的在地上爬行,妄图远离陈浮。

  “不是你叫我来砍你的脖子的吗?跑什么呢?”陈浮几步便追上雷霆,源能汇聚于足,一脚踩下。

  “啊啊啊!!!”

  这下,雷霆的右腿也骨折了。

  “哎呀,不好意思,没注意,踩到你了,疼不疼?”

  陈浮虚情假意的蹲下身子,一把薅住雷霆的头发,将其脑袋凑到自己面前。

  此刻的雷霆的鼻涕眼泪已是如同决堤的洪流,控制不住的往下流了。

  陈浮在他眼中,就像是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魔。

  虽然类似的事情他也曾做过,但当自己成为当事人之时,却依旧被恐惧和绝望占满心神。

  “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针对你了......”

  雷霆抽泣着求饶。

  未羊吩咐几人将重伤的辰龙和卯兔送回医务室,自己则饶有兴趣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出好戏。

  亥猪同样如此,作为当前营地里唯二还身体健康的两个地支序列,两人都没有想要阻止陈浮的意思。

  不说他俩早就看雷霆不顺眼了,就说陈浮‘死而复生’之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他俩就不是对手。

  那一招【霹雳滑铲】,两人都没有自信能够躲开。

  有把握躲开的卯兔,已经被送进医务室去了。

  他俩才不会上去找虐呢。

  再者说了,在山海圣教,拳头大就是道理。

  现在,他们不是地支序列,只是两个看戏的路人罢了。

  “以后不敢了?”

  陈浮伸手想要像个反派一样拍拍雷霆的脸,然而此刻的雷霆脸上鼻涕眼泪混成一团,看起来非常恶心,陈浮下不去手。

  只得薅住头发,把对方的脸按到地上用力蹭了蹭,随后再度提起。

  “我记得上次在你房间里你也是这样说的。”

  “这次是真的,这次绝对是真的!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让未羊过来给我治一下吧!”

  雷霆的脸皮已经被陈浮按在地上蹭得血肉模糊,但他已经被陈浮吓破了胆,且此刻人在陈浮手中,也不敢太过造次。

  “真的吗?我不信。”

  “放过我,求你了......”

  雷霆呜呜的哭了起来,看起来非常可怜。

  他伸出手来,想要拨开陈浮薅住他头发的手。

  陈浮又哪里能让他如意?空着的一只手一捏一扭,当场便将雷霆伸过来的手臂给拧成了麻花。

  “啊啊!!”

  雷霆再度惨叫,痛苦加剧,他的脸色又一次狰狞起来。

  “该死!该死!你敢这样对我,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求饶不成,雷霆转而凶狠的威胁起陈浮来。

  “亥猪!未羊!你们两个在那边看什么!没看到我要被他杀死了吗!”雷霆大叫道:“还不快过来救我!”

  “苍狗呢!让她回来!让她回来弄死这个杂碎!”

  “啊啊啊!!竟然敢这样对我,我要他死!要他死啊!”

  亥猪和未羊微微撇嘴,并没有理会。

  叫苍狗回来?没了山海令的你,有什么资格叫苍狗回来?

  陈浮微微摇头:“看来你刚刚又骗了我一次。不放过我的家人朋友?啧啧,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不过我这个人心好,只拿你练手刀,不杀你。”

  “放心,我就砍一下,以后你要怎么报复我,尽管来就是。”

  说着,陈浮手中泛起淡淡的雷光,锋芒乍现。

  嗤~

  手刀划过雷霆脖颈,发出一声轻响。

  雷霆眼睛瞪大,身体无力倒地,脑袋却还没有脱离陈浮的掌控,其脑袋与身躯之间,出现了大大的空档。

  鲜血喷溅,陈浮的衣服和面具缓缓爬上血色魔纹,交织缠绕,分外狰狞。

  “呀?就砍一下你都扛不住啊?可惜了。”陈浮拎着雷霆的头颅缓缓站起身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没想杀你的。”

  随手将雷霆的脑袋扔到一旁,陈浮轻描淡写的拍拍手。

  雷霆的脑袋骨碌碌的滚向远方,眼睛大睁,死不瞑目。

  雷霆被陈浮一击枭首,当场生机断绝,死得不能再死了。

  第一次在现实中杀人,陈浮微微有些不适。

  刺鼻的鲜血味和同类断首的画面让陈浮有些反胃。

  但,现在装逼的气氛这么好,不能破坏了。

  撑住!别吐!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