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10、作弊?

10、作弊?

  “啊啊啊!那小子是谁,老子要杀了他!要杀了他!”

  苏家。

  苏若谷正在大发雷霆。

  “竟然敢把我可爱漂亮美丽的女儿打成肉饼,我要杀了他全家,杀了他全家啊啊啊啊!!!”

  “族长,他叫陈浮,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不管,我就是要杀他全家!”

  “可是,他的父母好像已经去世了......”

  “什么叫好像!”

  “就是不确定死没死,不过大概率是已经死了的......”

  “不确定就给我去确定!还活着就给我抓回来!说要杀他全家就杀他全家,少一个都不行!少一个都不杀!”

  “可是族长......”

  “快给我去找!”

  ......

  与此同时,陈浮的武考直播画面又一次陷入沉寂。

  “这不是真的吧?他竟然赢了?”

  “是啊,难以想象......”

  “他竟然能够对那么漂亮的苏小姐下手?他怎么狠得下这个心啊!”

  “而且还是一巴掌直接拍成了饼饼......”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在动手之前,好像还冲苏小姐吐口水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选手啊......”

  ......

  之后,陈浮打比赛的速度倒是挺快的。

  战斗又一次回到了之前的那种枯燥无味,砸蛋——砸人——胜利——下一场。

  转眼之间,陈浮竟然以极快的速度连胜八场,成为了第一个连胜二十场的考生!

  高考,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无聊的等待时间里,陈浮又仔细回忆了一下武考的规则。

  不过按照原主那可怜的知识储量,认不认真其实也没多大差别。

  一般来说,想要获得武考第一名,需要没有败绩,打满二十四场,才能够获得武考第一。

  但若是有人想要挑战一下状元之位的话,那么就会多出一场比赛来。

  是的,第一跟状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第二十五场是并非是一对一的战斗,而是是一场混战,八强选手将会在一个统一的场地中,一决胜负。

  人类已经有八十年没有出现过状元了。

  陈浮倒是没想着当状元,随便打打,能上个大学就行了。

  不过还好,这个世界的高考学生水平好像并不是很高,他有两个废物技能,三个技能栏位只有一个能都对自己的实力起到增幅的作用。

  原本他都想着是在不行就开挂了呢,没想到竟然就靠着一个【狂暴】一个【嘲讽】走到了现在。

  不过说起来,【狂暴】搭配【嘲讽】,这好像是狂战士路线啊。

  啧啧......

  这时,忽然又有人来到了这片空间。

  对方看到陈浮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朝着陈浮点了点头,然后又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闭目养神。

  陈浮注意到,对方的身上虽然没有半点伤势,但眉宇间却透露出一股深深的疲惫之感。

  咋地,打架打累了?

  不是挺简单的嘛!

  ......

  人类联邦,一处会议室内。

  “现在怎么办?”

  气氛稍微有些沉重。

  “还能怎么办,给他们呗。”一个老头说道。

  “砰!”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像是用了几斤发蜡的中年男子吼道:“你说的倒是轻巧!给他们!你知道那是多少信用点吗!”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老头两手一摊,又把问题扔了回来。

  西装男强压怒气:“这正是此次会议召集各位来的目的!”

  “你们让人家赌,人家赌赢了你又不给人家钱?这是谁家的道理?”

  “可是他们赢的太多了!”

  “那是他们应得的,不是吗?”老头往后一靠,将穿着人字拖的双脚搭在会议圆桌上,说道:“你要是有本事能在一个初始赔率1:3000的考生身上压钱,并一路赢到最后,我们说不给你钱,你乐意吗?”

  “那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嗷,你赢的就是你应得的,别人赢的就是给的太多了,多到需要召集高层展开会议商讨?”

  “我觉得联盟的数据库有问题。”西装男兴许是觉得辩不过老头,便调转了枪口。

  “没有。”一个睡眼惺忪的年轻人说道。

  “你如何能够保证?”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要不服,就来打一架,你赢了,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的宝贝没有问题。”年轻人无所畏惧的说道。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巨大的差错?”

  “巨大?差错?”

  年轻人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你是不是贪污腐败贪的久了,导致自己的脑子也都秀逗了?一行行数据能说明什么?我们坐在这里的所有人,能有今天的这份实力、地位,难道是因为一行行数据计算出来的吗!谁不是靠自己获得的这份实力地位?”年轻人说着,想了想,又对西装男说道:“哦,对了,除了你。”

  “你!”

  西装男再一次强忍怒气。

  这一次,他直接看向了坐在主位的那位。

  “我觉得那个考生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他的身份背景身世甚至爱好习惯全部都在这里,我看不出半点可能,他能够在武考之中走到这个地步。”西装男说着,扔出一份资料。

  主位上的男子目光微闪,淡淡道。

  “他是一阶,拥有三个技能栏位,已知他已经拥有了一个【嘲讽】技能,还剩下两个技能栏位。武考之时所有考生的实力境界都处于二阶水平,所有人,一视同仁,除了身高体重之外,没有谁的某项数值是远超别人的。

  而二阶用于五个技能栏位,也就是说,他在进行武考之时,很可能拥有四个空余的技能栏位,在武考中暂时性的获取某项技能大杀四方,很奇怪吗?”

  “可是,这不合理,他太强了,强的离谱。”西装男辩解道。

  他也看过陈浮的战斗,哪怕是他,在二阶之时,面对变身之后的白华,也是完全不可能有反抗能力,一掌下来,直接变成肉饼。

  这太强了,这不合理。

  “不,这很合理。”

  主位男子淡淡说道:“他强大的力量是依靠技能在短时间内摧毁自己的肉身来获得的,这个力量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是不可逆的。

  也就是说,一旦技能开启,他的肉身就会因为失去限制和保护而开始崩溃,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崩溃之中,在这种状态下,他最多只能撑住二十秒,他的肉身就会承受不住,完全崩溃。

  他的强大是他自己燃烧生命换来的,所以,他的强大很合理,非常合理。”

  “最多开启二十秒......”西装男沉吟两秒,忽然眼睛一亮,道:“所以他是在凭借着武考的奇特机制在作弊?每一次战斗结束,肉身刷新,没错!他就是在作弊!”

  说着,西装男都有点兴奋起来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