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锦姝良谋 > 第175章 润溪收徒

第175章 润溪收徒

  润溪笑道:“姑娘的意思是还有第二锅吗?”

  王锦姝看向吉儿,笑问道:“吉儿,第二锅好了吗?”

  吉儿飞快行礼道:“奴婢这就去看看!”

  “我们也去!”

  几个丫头抱着空盘子,飞快跑开了。

  润溪看了她们身影消失的地方,忍不住有些自嘲的笑道:“原来你这里这样热闹,我若是知道,就不来打扰了。”

  王锦姝脸上带着浅笑:“除夕之夜,当然是越热闹越好,你能来我恨高兴呀。”

  “是吗……”润溪脸上亦是带着笑,他想的就是王姑娘自己一个人在北州,定会思念家人,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过来看一看。

  两个人没有再说寂寞不寂寞这个话题,王锦姝知道润溪是个孤儿,从小就被养在琴技坊,年啊节啊的都是和别的孤儿一起过,所以也没再说。

  两人说了会儿话,第二锅饺子已经好了,风驰让几个小丫头在厨房吃好了再去前边伺候,吉儿则是端了饺子过来,伺候王锦姝和客人用饭。

  没有几个孩子的哄抢,这一锅饺子吃的很慢很斯文,两个人没有再说话。

  吃过饭后,润溪让随从拿过来琴,弹琴助兴,王锦姝兴之所至亦是拿出来了笛子。

  琴音笛音混在一起,琴音如泉水叮咚,笛音就如鱼儿欢游,琴音如高山翠柏,笛音就犹如鸟儿清鸣,一高一低一起一伏,琴音与笛音相辅相成却又各自成趣。

  一曲结束,两人相视会心一笑。

  润溪忍不住叹道:“王姑娘竟是笛子演奏的大家,原来润某一直以来都是班门弄斧了。”

  “琴和笛各有章法,何必相比较呢,刚刚的演奏,若无琴音则非鱼跃鸟鸣,若无笛音则非流水高山。曲中之妙,在于二者相辅相成,为何还定要分出高下呢。”

  润溪听闻,不禁垂手一礼道:“姑娘说的极是,润某受教了。”

  虽然王锦姝在和润溪说话,却也注意到了藏在门后一直在认真听的浅浅。

  王锦姝唤了一声浅浅,浅浅应声走了过来。

  王锦姝吩咐道:“浅浅,帮润公子斟茶。”

  “是。”女孩子乖乖巧巧的,但是面上却带着一派镇定从容。

  王锦姝静静的看着浅浅的动作,润溪察觉到了异常,也转头看浅浅。

  王锦姝含笑问道:“浅浅,你是不是对音律很感兴趣啊?”

  浅浅的手一抖,茶水差点跳出水杯,她放下茶壶,将斟好的茶双手敬给王锦姝,又敬给润溪,微微施礼后才道:“姑娘,奴婢失礼了,奴婢不应该躲在门后边偷听。”

  王锦姝不以为意,浅笑道:“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若真的喜欢这些,我可以请一个师傅教教你。”

  “真的吗?”女孩子忽然抬起头,眼睛亮莹莹的,似乎有水汽氤氲。

  润溪也很意外王锦姝竟可以像对待小妹一样对待婢女,在一旁也只是默默不说话,看着二人。

  王锦姝对浅浅笑道:“且不说我有没有骗过你,就你跟着风驰学功夫这件事,我有说过你吗?”

  “谢谢姑娘恩德!”浅浅作势要跪倒。

  王锦姝连忙拽了她一把,笑道:“明早拜年再跪吧。”

  王锦姝拍了拍她的肩膀,浅浅破涕为笑。

  浅浅在这几个女孩子里边一向是最沉默文静的,但是在学功夫方面很刻苦,王锦姝看到她不到天亮就起来练基本功,总是缠着风驰教她,功夫也日益精进,但是她有些急于求成的意思,反而显得学的有些没有章法。

  有时候音乐是可以让人静下心来的,就像她当时在北州想不到击退敌人的办法而内心火急火燎时,吹一会儿笛子,总能让自己静下心来。

  王锦姝转头望向润溪,笑道:“润公子可否愿意收浅浅为徒?”

  浅浅觉得润溪是身份尊贵的客人,连忙道:“奴婢卑……”

  “浅浅,”王锦姝柔声喝止了她,正色道,“你既然对音律感兴趣,就应想法子让润公子收你为徒才是。”

  而不是在这里妄自菲薄,况且,浅浅说出她自己卑微的话,也许还会误伤到润溪,毕竟润溪出身也不是那么尊贵。

  浅浅很聪明,听了王锦姝的话,知道姑娘是有意成全她,她连忙向润溪跪下磕头道:“请润公子收浅浅为徒,教授浅浅琴艺。”

  既然是王锦姝提出的,润溪自然不会拒绝,润溪对浅浅温和笑道:“收你为徒可以,但是你自己要想好了,学琴可是需要下苦功夫的,你若是真想让自己的技艺出神入化,需要勤加苦练才是,若是只是一时觉得好玩儿,过两天就腻了……那到时候我也不会强求你。”

  浅浅坚定道:“请师父放心,我定会努力学习,不辜负您的厚望。”

  润公子闻言,看向王锦姝,含笑道:“是不辜负你家姑娘才是。”

  “是!”浅浅又转头向王锦姝重重的磕了个头。

  王锦姝脸上带笑,示意她起身,浅浅这孩子平日里看起来沉默寡言,但是她却是很重情义的,不像梦梦有那么多花哨的心思,也不像吉儿什么事情都不大放在心上……

  虽然人多热闹,但是润溪也不好总是打扰,只待了半个时辰就离开了。

  几个丫头围着王锦姝说话,吃点心,守岁,院子里还有没放完的烟花,就等着跨年钟声敲响,几个丫头放烟花呢!

  风驰坐在门口守着她们,看她们玩儿的开心,更觉得自己任务艰巨……

  这一年,结束了,王锦姝已经到了双十年华,翌日初一,一大清早几个丫头就起床了,跑到王锦姝跟前挨个跪着拜年。

  王锦姝给她们一一发了红包,几个丫头高兴的合不拢嘴。

  因着今天也没有别的事可做,王锦姝就彻底放松了心神,好好和几个丫头玩闹了一大天。

  初一之夜,王锦姝让吉儿准备了一桌好菜,大家又在一起畅快的吃了一顿。

  王锦姝端着酒杯,对风驰十分郑重道:“风驰大哥,这一年谢谢你一直照顾锦姝,锦姝在这里向你表示感谢。”

  “姑娘,卑职不敢!”风驰显然被王锦姝吓了一跳,端着酒杯想都没想一仰头就灌了下去。
http://www.swimat.com/book/23117/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