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快穿之我靠救人赚气运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假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假面

  安娴还未睁开眼睛,就感到头皮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不,不仅仅是头皮,还有她的脸,还有她的四肢。

  撕裂的痛楚,摩擦的痛楚,尖锐的痛楚,她的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无声地喊叫着。

  “检测到新任务,请帮助命运悲惨的少女过好她的人生,同时逃脱角色死亡命运。”

  安娴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她根本就做不到。

  眼皮被什么东西粘住了,再怎么用力,安娴都无法将它们分开。

  茫然中,她被人用力地抵在什么地方,脸下是皮肤摩擦着粗糙石子颗粒的感受,随着那人对她头发的拉扯,产生了难以言说的、火辣辣的刺痛。

  安娴的双手也被人紧紧压在颗粒上,她的指尖有黏腻的液体在流动。

  她所能闻到的,全是血腥味。

  什么东西?

  无论是当下不明情况的被动处境,还是身体上铺天盖地的疼痛,都令安娴内心深处产生了一股无法言说的愤怒和阴郁。

  她握紧了双手,调动起全身的力量,就想把身上压着她的人给推开。

  “喂。”

  加诸于安娴身上的力量瞬间减轻了不少。

  虽然那些人仍然扯着安娴的头皮和手脚,但安娴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在听到来人声音时的犹豫。

  “你们。”她听到背后的那个声音这样说。

  那是冷淡的、不屑的音调,又涌动着厌烦的情绪。

  安娴听不出那个声音是男是女。

  只能听出来,声音的主人很年轻。

  安娴仍旧被按着,自那个声音出来以后,她的耳边没有任何人讲话。

  有水滴滴落,小小的水花溅到了安娴的脸上,冰冰凉凉。

  伴随着水花的消失,是那人始终清冷而平缓的语气。

  “碍着我的眼睛了。”

  有人在窃窃私语。

  “怎么偏偏就碰到大神了?”

  “害,对大神来讲是不是周末一点差别都没有。”

  交头接耳的骚动中,一个清亮的姑娘声音突显出来。

  “我们走!”

  随着那姑娘的话语落下,压制着安娴身体的力量终于全部消失了。

  她听到一阵远去的脚步声,心里的愤怒和阴郁因为这样一个插曲而一点点减退下去。

  等到放松下来,安娴才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异样,也许是痛到极点,一切感觉都被麻痹,所以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没了别人的支撑,安娴的身体骤然下滑,她本想稳住自己,却发现,由于身子虚弱,她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

  阴凉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安娴几乎可以预想到,当她倒下时,会落入一片不知道是怎么样肮脏的死水之中。

  一只手,轻轻巧巧地揽住了她的腰。

  那手将她用力一带,安娴便站住了。

  她顺着手的力道,靠在那人的怀抱里。

  于闭着眼睛的混沌中,安娴双手下意识撑在了那人的胸膛上。

  手掌心传来了略硬的、温热的、干燥的触感。

  她被一只手翻过了身子,手也被迫离开了那人硬邦邦的胸脯。

  “真脏。”那人这样说着。

  安娴没有从他平静的话语里听出半分嫌弃。

  他只是在说一个事实。

  安娴心想。

  她被身后的人推搡着往前走。

  那人虽是推着安娴,却并没有用太大的力道,他只是用胸膛的力量支撑着安娴的身子,然后双手扶着安娴的肩膀,引导着安娴向右再向前。

  往另一边走了几步,安娴顺着身后的人的力道停了下来。

  身后的人往前倾了倾身子,安娴也随着前倾,她的后背被温暖紧贴着。

  一只手从安娴的腋下伸过去。

  安娴听到了什么东西转动刺耳的声音。

  水哗啦啦流下,更多凉丝丝的水花飞溅到安娴的手上和脸上。

  安娴的双手被握住,递到了水流中。

  “嘶~~~”安娴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水流冲击到安娴的手掌心,令安娴已经麻木的手又重新泛起了疼痛。

  那人却毫不手软地搓揉着她的手掌心,像是要把她的手搓下一层皮。

  在持续不断的疼痛感的刺激下,安娴很快又麻木了。

  她柔弱无骨地倚靠在那人的怀里,任由那人用冷水清洗着她的手。

  一张被打湿的帕子敷到了安娴的脸上。

  隔着那帕子,一只手附到了她的脸上。

  眼皮子底下,安娴的眼珠子不受控制地转动着。

  她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

  相比于清洗她的手时狂风暴雨般的力道,那人在面对安娴的脸蛋时,轻柔了许多。

  她捏起帕子的一角,从安娴的眉毛起,顺着脸的轮廓,一点一点擦拭着安娴的脸蛋。

  安娴的脸颊两旁抚上了两只手。

  她的头被手左右微微转动了一下。

  “干净了些。”她听到那人略显满意的声音。

  安娴尝试着睁开眼睛,还是睁不开。

  她的眼皮上到底沾了什么?

  安娴正想着,就听到后头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一个人的脚步声尤为突出,那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她们背后,大声地说:“放开我姐姐!”

  安娴的身体又被翻转了一个方向,她知道,她正对着那个后面跑过来的人。

  “她的眼皮粘上了502,带她去医院看看。”

  安娴被推了一把,毫无准备的她直直朝前扑去,又被另一个人接住。

  两人双双趔趄了一下。

  接住她的人紧紧抱着她,手指像是要嵌入她的骨肉里。

  “谢谢。”安娴听到接住她的人这样说着。

  这个声音是一个更加年轻的少女音。

  “谢谢。”安娴也随着那少女音说。

  她没有听到之前那人的回答。

  就在她等着那人再次出声时,她被人牵住了手腕,往前走去。

  “昼月,这就走了吗?”周围有小姑娘的声音传入安娴的耳朵。

  昼月,安娴侧了下头。

  现在抓着她走的这个人,叫昼月。

  “我带我姐上医院看看。”昼月说着停了下来,她语气郑重,“谢谢你们了。”

  “害,也没帮到什么忙,说什么谢不谢的。”

  “对哇,快带你姐姐去医院吧!”

  安娴被昼月拉着,走走停停,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闻到一股奇怪的油烟一样的味道。

  耳边声音嘈杂,这是安娴此前的生涯中都不曾听到过的声音。

  而后,她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
http://www.swimat.com/book/22561/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