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97章 手里的风筝线

第97章 手里的风筝线

  乔麦简单给常一宁回复了一句:【暂时不回宁南市了,我也没怪你。】

  然后她便暂时把他的消息框设置为不提醒,安心地看起微博上的议论来。

  她首先点进国家信息技术中心的官博,那条总结发布会内容的微博下面,已经聚集起一大批网友,大多都是患有神经类疾病的病人或者家属。

  【渐冻症是真的被治愈了吗?请问这种疗法什么时候能推广到全国,你们是否接受新的实验者?】

  【听说乌沫沫是乔麦博士推荐治疗的,有谁知道乔博士的联系方式吗?我的孩子情况很严重,就快要撑不住了,如果乔博士看到,希望您能救救他,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请问乔博士的人机互联技术可以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吗?我家孩子从小就患有这种疾病,我咨询过医生,他说就发布会的情况来看,使用这种技术做辅助有很大的治愈可能,有谁知道怎么买到头盔?】

  一时间,很多以往看不到希望的病人都行动起来,处处在寻找乔麦的联系方式,寻找能采用新疗法的医院。

  乔麦若有所思地退出这条微博,难不成在机场追她的人都是要找她治病的吗?

  她看见自己个人主页有无数条艾特,点进去之后本以为会看见一堆求治病的消息,却没想到一群人在艾特她的时候,带上了某个综艺官博:“我家的弟妹”。

  乔麦点进去,发现这是一个恋爱观察类综艺节目,明星们的哥哥姐姐被邀请坐在观察室里,看明星们相亲恋爱,并做出评价。

  在节目官宣以后,就有不少乔布的粉丝提议让他和乔麦加入。在发布会召开之后,粉丝们都炸了。而今天,网红主播迦喵的粉丝也加入进来。

  【希望这档综艺能成为迦喵的处女作!乔麦姐姐V5,自己厉害,两个弟弟也都是大帅哥。】

  【就知道美人家庭不可能出普通人的哈哈哈哈哈,乔博士快说,你到底有几个好弟弟?】

  【可不可以让乔布和迦喵都参加啊?姐姐一次带两个吧,球球了!】

  微博私信里竟然还有节目组官微给她发的邀请,因为乔麦在和聂渊分开后换了号码,显然这对聂渊没什么阻碍,倒是防止了发布会之后一大票骚扰的人。

  节目组找不到她,只能在微博私信,诚邀她参加,报酬都好商量。

  乔麦目前没找到下一步事业目标,要参加综艺也不是不行,关键就在于这事儿对乔布和乔迦的事业有没有帮助。

  想得太投入,她一时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要见聂渊那个讨厌鬼。

  乔迦偏头时看到了她的手机屏幕,问:“妈妈想参加这个综艺节目吗?”

  徐书正回头,也专注地望着乔麦,等她的回答。

  “呃,只是看见有这么多人艾特我,稍微看一下而已。小迦如果想去的话,妈妈可以陪你一起。”

  “唔,我对谈恋爱不感兴趣,有好吃的还差不多……”

  徐书正无语地转回去。他就不该对这两人的追求有什么期待。

  踏进聂渊在北都市的小洋楼后,乔麦感到一种异常的安静。

  “小新和崇之他们不在吗?”

  徐书正抬手做出邀请的姿势:“请您上楼,族长目前正和两位少爷一起玩游戏。”

  “嗯??”

  乔麦半信半疑地抬步上楼,看见左手边的一间卧室门敞着,三个身影排排躺在床上。

  “噗——”原本以为会被聂渊强迫这样那样的乔麦瞬间笑出声,冲到他面前,双手坚定地揪上男人刚硬的脸颊。

  “揪起来手感真差,硬硬的。不过还挺锻炼手指的,嘿嘿!”

  就在她开心不已时,本应该沉浸在游戏中的身体动了动,有力的手掌往她手腕上一圈,稳稳抓住。

  “你好像玩得很高兴?”戴着头盔的聂渊睁开眼,浅棕的眼眸里满是玩味。

  “切。”乔麦一把甩开他,“你又玩阴的。”

  “真没有。”旁边的两个孩子还没醒,聂渊愉悦地取掉头盔,把她往怀里揽去,“本来是真的听你的建议,在陪两个孩子打游戏呢,谁让你非捏我的脸。”

  乔麦被他的不要脸震惊了,她使劲浑身解数从男人怀里钻出来,脸都挤扁了,因为惯性过大,直接跌到了床脚。

  “聂渊,拜托你搞清楚,我们这是在分居状态,我没有中途跳车,只是因为你好歹派徐书正在机场救了我一回。你不要得寸进尺。”

  聂渊的表情冷了下去。

  “已经冷静了这么久,还是想和我离婚?”

  乔麦撑着地板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吗?首先,我们并不喜欢彼此;其次——”

  “你不喜欢我?”聂渊起身向她逼近,“那你喜欢的是谁?商越明?还是常家那个小子?”

  “我谁都不喜欢。”乔麦眼角余光瞥到门口,喊道,“小迦,我们该走了。”

  下一秒,乔迦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移动到聂渊和乔麦之间,伸手往聂渊胸前推去。很少有人知道乔迦除了镇定的超能力之外,还有一副天生的巨力,可当他的手掌触到聂渊胸膛时,后者却纹丝不动。

  乔迦惊异地睁大眼。聂渊的唇角无感情地挑了挑,反手抓住他的手臂,往后一扭。乔迦不受控制地被翻了个身,两条手臂在聂渊手里并拢一处,牢牢擒拿。

  乔麦看见儿子被聂渊压制在自己面前,垂着头,额上青筋暴起,似乎在忍耐痛苦。

  乔麦深吸一口气:“聂渊,你放开他,有话好好说。”

  聂渊轻轻一笑:“放开他也可以,你搬回来和我住。”

  乔迦流下一滴冷汗:“妈妈,你不要听他的威胁,他总不能一直制住我。”

  “哦?”

  聂渊缓缓扯开一抹笑,乔麦耳边警铃大响,糟糕的第六感让她失声喊道:“你冷静,我可以和你商……”

  聂渊却没等她说完,手指一掰一拧,乔迦再也控制不住,发出闷痛的叫声。

  “唔啊——”

  “小迦!”

  乔迦眼中浮起惊怒,她顾不得和聂渊悬殊的力量差距,冲上去推搡他的肩膀,掰他的手,可是收效甚微。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么,你快放开小迦!”

  她说完,聂渊总算松手,乔迦的手臂软绵绵地垂下,肩膀已经脱臼。他痛得满头大汗,乔麦准备送他去医院,却被聂渊叫住。

  “用不着,我帮他接上。”

  说完,聂渊也不等两人反应,咔咔两声,乔迦的胳膊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响声。他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虚弱地动了动手臂。

  聂渊像没事儿人一样说道:“可能伤到了骨膜,休养几天就好了。”

  乔麦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看到乔迦这样痛苦,至少此时此刻,她不敢再违抗聂渊,同时对他的恨意也加深了。

  原本她并不是那么恨聂渊莫名其妙到处留情,因为他们俩虽然有婚姻关系,却并不是因为爱才结婚的。可她万万不能接受,明明没感情,聂渊却要强留她在身边,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番闹腾终于还是吵到了徜徉于游戏世界中的聂新和聂崇之,两个小孩子揉着眼睛摘掉头盔,惊喜地望着乔麦。

  聂新说:“妈妈,你来啦!”

  聂崇之低声问:“还会走吗?”

  “小新,我不是你的妈妈。”乔麦扶着乔迦,疲惫地说,“我会留在这里,直到你爸爸放我走。”

  聂新不知所措地望着她,又看向聂渊:“我、爸爸,妈妈她……”

  “你妈妈心情不好,你别怪她。你们接着玩,我带你妈妈去认认房间。”

  乔麦真的累了,她不敢用力去握乔迦的胳膊,忍着不适对聂渊说:“麻烦你替小迦找个医生来看看。”

  她答应留下来以后,聂渊的心情似乎恢复愉快,很好说话,立刻打电话叫了私立医院的团队过来。

  聂渊把她带到明显有居住痕迹的房间,说:“这就是你的卧室。”

  “这是你的卧室还差不多吧?”乔麦忍不住吐槽,“有没有搞错,在红枫庄园的时候,你都没有这么丧心病狂。”

  “那时候的你也没这么不听话。”

  听出聂渊话中的冷意,乔麦放弃了继续惹怒他,试探道:“我可以去买些日用品吗?”

  聂渊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支崭新的手机:“这里面有我所有助理的电话,生活上的事,你可以吩咐沈明聪,他跟我一起在北都市的慕瞳分部出差。”

  “聂董,请问我连出门都不行吗?”

  聂渊伸手将她的一缕长发别到耳后,英挺笔直的鼻梁靠近,和她额头相抵,语调危险地问:“嗯?夫人叫我什么?”

  “聂渊?聂先生?聂……”乔麦唇上忽然一痛,被男人咬个正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入侵,聂渊没留情,乔麦感觉自己嘴唇都出血了。

  她忍着羞耻,很小声地喊了句:“老公。”

  聂渊心满意足,偏过头去,亲昵地亲了亲她的耳朵:“乖。我怎么舍得不让你出门呢?只是你要记得,我手里握着风筝的线,你永远飞不远的。”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