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85章 都怪你太相信他

第85章 都怪你太相信他

  乔麦略一思索,直接问:“商总,冒昧问一句,你是什么时候到北都市的?”

  “刚到。”商越明比乔麦高出整整一头还多,越过她的头顶,可以看见站在玄关另一侧,偷偷往这边看的三个小朋友。

  这种场景莫名熟悉,只不过在原始森林里,主角是乔布;当乔布躺在病床上时,小豆丁们又展现出对妈妈的保护欲。

  “这是我的机票,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主动上交机票后,乔麦还是保持警惕,托着下巴说:“我想先去看看病房外的监控。”

  商越明全程都很配合,去监控室的路上,他还走神想着他来北都市之前,和聂渊的对话。

  当时他察觉到聂渊的不悦,正打算去当面解释自己把乔麦从红枫庄园带到第五研究所的前因后果。聂渊却主动来嘉悦娱乐找他。

  “越明,你喜欢她?”

  一上来就被灵魂提问,商越明不免愣了愣,然后低头否认:“不,Boss你误会了。那天我去红枫庄园替您拿印章,途中看见乔女士半个身子吊在阳台外。我判断如果继续把她关下去,可能会发生更难以挽回的意外,所以选择把她送到绝对安全的第五研究所去。”

  聂渊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继续深沉拷问他:“那就是说,你关心她?”

  这一回商越明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在他的印象中,Boss就不是能问出这种幼稚问题的人。

  “Boss,我保护她的唯一原因,是你离开森林以前嘱咐过我,要好好保护她。”

  “可我没让你保护到我的地盘上去。”这话一出口,聂渊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微微敛目,话锋转道:“越明,我们合作这么多年,我不愿因为这种事和你离心。”

  “我明白,Boss。”

  “听说乔布受伤入院,乔麦已经买了去北都市的机票。”聂渊把一张便签推给他,“把她带到这个地方。”

  第一次,在面对聂渊的时候,商越明心底泛上一抹抗拒。可他知道,没有人能违抗聂渊。

  命都是他给的,如何能反抗?

  商越明站在监控屏幕前,盯着乔麦的后脑勺。

  如果真的把她带走,恐怕她对自己最后一点点的信任也会失去吧……

  乔麦拜托保安们都回避,关起监控室的门,严肃问:“商总,小布的病房是你们安排的,关于医生和护士的背景有查过吗?”

  “住进来的时候,让人查过主治医生和护士的档案,不过这是查不彻底的。要是有人存心想安排什么,总有路子。”商越明沉声道,“怎么,是有人在病房里做了什么?”

  乔麦拿起手机,看到乔缅回复的信息。

  到这里,商越明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从监控上看,他的确是第一次来病房,乔麦是专业的,她看得出,这些监控视频没有剪辑的痕迹。

  如果商越明要让人装窃|听器,那他之前有无数个接近乔布的机会,不必非等到乔布生病。

  乔缅派人查证后,说是和乔布相关的其他地方都没有窃|听设备。

  “难道说……”

  乔麦想,对方真正想窃|听的人是自己?

  商越明偏过头去,不敢再看她的脸,怕自己会忍不住心软。

  现在正是机会。

  “把监控倒回去,56分钟以前。”商越明指着视频,违心地对乔麦说了假话,“那个时间点进去的护士,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真的吗?我看看。”

  乔麦低头去调视频的时候,商越明干净利落一个手刀,用力精准,直接把她敲晕,另一只手接住她软倒的身体。

  守在门外的保安见商越明把乔麦公主抱出来,很是惊讶。

  “她怎么了?”

  “担心家属的病情,哭得太伤心了。”

  乔麦的脸贴着他的胸膛,外人看不见具体情形,以商越明的身份,保安们也不太好管。

  乔迦在病房里看着弟弟们,谁也没想到商越明会在此时忽然对乔麦出手。

  社会现实就是如此,看见貌似情侣的一对,无论女生如何弱势,也很少有人会冲上去管闲事。

  乔麦醒来时,正躺在陌生的酒店房间,从装修上看,这里的家具十分精致,收拾得光洁如新,和普通的酒店装潢不同,是北欧的简洁性冷淡风格,不像是批量生产的房间。

  “唔……”她捂着后脖子抬起身来,很快意识到自己被暗算了,“商越明!”

  “一醒来就叫其他男人的名字,不知道你老公会吃醋吗?”聂渊倚在卧室门边,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乔麦冷笑:“我就知道,这背后有你的手笔。”

  聂渊走到床边坐下,抓住她的手腕:“这都怪你太相信商越明。”

  “不论如何,他倒是比你值得相信一点。”

  聂渊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升腾起来,他把乔麦的手腕一带,往怀里抱住,压回床上。

  “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就说,聂渊,你比商越明阴险歹——嗷!”

  聂渊埋首在她的颈侧,狠狠一口咬下去,乔麦觉得自己肯定都破皮了。

  “你以为你是赵敏吗,还咬我!”

  乔麦想一巴掌照着他的脸扇过去,但聂渊紧紧抱着她,她动弹不得,恶向胆边生,索性以牙还牙,照着聂渊的肩膀,一低头,嗷呜一下。

  聂渊非但不挣扎喊痛,还发出变态的低笑:“呵……挠痒痒呢,真不乖。”

  他说话间的呼吸萦绕在乔麦的脖颈上,弄得她是又痒又疼。

  拼武力,她拼不过聂渊,憋着气拼命想散发点气味,扰乱聂渊的心智。

  聂渊抬起头,凝视着她,欣赏她鼓起腮帮子的可爱表情。

  “别白费劲儿了,我早吃过抑制药,不会受你的影响。”

  乔麦牙齿碰撞,一字一句地说:“你、好、样、的。”

  “来,把这套衣服穿上。”聂渊把人放开,从衣柜里拿出一套V领高开叉的闪现连衣裙。

  这明显是参加正式宴会的衣服。

  “你想让我干什么?”

  “身为董事长夫人,你陪我参加宴会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乔麦试图反抗,没两爪子就被聂渊制得死死的。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换上衣服,扯了扯少得可怜的布料。她总觉得,这衣服不太适合她的气质。

  亮晶晶的黑色闪片覆盖在宛如金缕织成的衣料上,由于裁剪服帖,长裙宛如一袭流水,勾勒出乔麦无一丝赘肉的匀称身体。

  上半身的V领和细肩带设计,勾勒出她直角的肩膀和修长的脖颈,后背露至蝴蝶骨下方,线条流畅性感,重点部位一点未露,但光是背和腿的质感,就让人足以想象被衣服遮掩的地方会是怎样的美景。

  聂渊捧起她的脸,读到她表情里的不自在,轻轻一笑:“是有点奇怪,现在的发型太单薄。”

  乔麦一直留着乌黑柔顺的纯黑长直发,聂渊曾经喜爱把玩过数次,但现在,他很享受把夫人一点点改变的感觉。

  发型师似乎就在这座酒店里,很快就上门来,利落地帮乔麦烫头发。她刚从昏迷中醒来就被聂渊忽然袭击,现在才有空闲整理思绪。

  “孩子们怎么样了?小迦他们找不见我,肯定会通知小缅的。”

  “放心,我请他们也过来参加宴会了。”

  乔麦没想到他是这个回答:“你这个宴会……还挺随意。”

  聂渊手拿pad回邮件,随口回答:“不是商业宴会。”

  “那是什么宴会?”

  这下聂渊不说话了。乔麦打着呵欠等头发烫染完毕,看着镜子里变得陌生的脸,她撩了撩卷曲的发梢,好奇地捏在手里观察。

  发型师一个劲儿地说好话:“哎呀,我给这么多明星做过造型,从来没见过聂夫人这么好的发质,有没有什么保养秘方呀?”

  “倒是没有用什么特别的。不过我爷爷也说过我头发好。”乔麦露出怀念的表情,“他还老说,这是小时候天天泡药草澡的功劳。”

  发型师一脸羡慕:“是什么药草呀?有药名吗?”

  乔麦摇头:“药名倒是没有,是我家乡的一种不知名野草,长在山洞里的。”

  聂渊忽然抬起头来,眼神锐利。

  乔麦背对着他,毫无察觉,在发型师的建议下又涂上了带一点金属光泽的正红色口红,显得更加风情万种。

  不管聂渊初始行为有多无耻,他给提供的这一套造型,乔麦倒是越看越满意了。

  “时间差不多了,下楼吧。”

  发型师收拾好东西,麻利儿离去。他走后,聂渊也换上了极为正式的西装,牵着乔麦的手,往负一层去。

  一路上,乔麦一个人影都没见着,看酒店的格调,应该很符合富豪们的喜好才对。

  走进宴会厅前,她收回打量的目光,问:“你该不会是……”

  聂渊道:“是,这家酒店是慕瞳集团的产业,今天闲杂人等都已经放假,工作人员都是自己人。这场宴会,只有家族内的人可以参与。”

  乔麦被他说得心弦绷紧,聂渊推开宴会厅的大门,一片神奇的场景展现在乔麦眼前。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