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73章 温柔陷阱

第73章 温柔陷阱

  商越明对板着脸的聂渊解释完来龙去脉,表示直升机还停在降落点,他可以把乔布带走。

  “但他好像对见到夫人非常执着,之后说不定还会再犯。”

  “不是夫人。”聂渊听完,首先纠正他的称呼,“以后夫人、太太这种称呼,都只有我能叫。”

  乔麦无语:“人家刚刚在你没来的时候就叫我乔女士,现在叫‘夫人’,也是为了对你表示尊敬。”

  商越明没有解释自己的叫法,默默点头。他不认为作为人类的乔麦能和族长在一起多久,但既然Boss喜欢,他自然会忠实履行命令。

  聂渊嫌弃地看了眼床上的乔布,说:“赶紧带他走,回去之后让老向派人把他看在庄园里。”

  乔麦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我还在这儿呢,我的孩子应该怎么样,当然由我说了算。我们这样说话都吵不醒小布,我担心他因为过度使用能力,对身体造成太大负担,我得跟他一起回去做检查。”

  小时候她曾带猫崽们去看过兽医,动物能用的治疗方法,猫崽们也能用。

  聂渊闻言,立刻迈着猛兽的步伐踱到床边,长着三簇棕毛的额头在乔布身上印了印。待他抬起头来,乔布也睁眼苏醒。

  “妈妈,我刚刚……”

  “小布!”乔麦旋风般冲过去,睡裙裙摆带起一片粉红的云朵。她把布偶猫拎起来观察了一圈,然后一拍他的头,斥道:“你知错不知错?妈妈以前有没有教育过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想如果是你自己被人控制,做出不情不愿的事情,你会有多痛苦?将心比心,你怎么能把这种力量施加在他人身上?”

  乔布蔫蔫儿垂下漂亮的猫脑袋:“对不起,妈妈,我知错了。可是,我怕你遇到危险。”

  关于这点,乔麦倒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来。她放柔了声音,说:“这件事妈妈也有错,没在出发之前通知你们,以后妈妈一定注意。”

  布偶抿起嘴,主动替她辩解:“不是妈妈的错,一定是聂渊忽然把你带走……”

  “叫爸爸。”聂渊提醒道。

  乔布气得两耳冒烟,正想让他扪心自问,有没有好好尽过父亲的职责,就见乔麦冲他眨了眨眼,将他抱起来放到胸前,随即坐在床上,握起他的两只前爪,朝聂渊作揖鞠躬。

  “小布,快跟爸爸说,是你太想爸爸妈妈了,想和我们一起度假,让爸爸把你留下来。”

  她神情狡黠,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眼尾又微微上挑,灵动无比,活像一只真正的猫儿。

  聂渊硬起心肠,说:“不行,我已经告诉你我的秘密,你也该履行诺言,和我两个人一起度假。”

  商越明诧异地望过去。他从未见过赌气的聂渊。

  他不知道聂渊具体活了多少年月,只记得当初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眼里便已然是虚空无影。聂渊当然也有情绪,只是这种情绪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是站在高处仰望芸芸众生,而不像现在这样,有血有肉。

  乔麦把儿子放回床上,淡淡道:“商总,麻烦你带乔布出去先散个步,过一小时再回来。”

  “妈妈!”

  “小布,听话。”

  木门关上,乔麦站在窗前,等两人走远,才转回身,朝仍然是猫形的聂渊走去。

  聂渊冷冷道:“你想劝我?不要白费功夫,说过的事一定得做到,否则,我不保证不会强迫你。”

  “我不是要劝你。”乔麦心一横,撩起睡裙的裙摆,往地上一座,双腿朝后侧分在腰际两侧,形成一个十分考验柔软度的鸭子坐姿势。

  聂渊有些莫名,却见乔麦下一秒就伸长双臂,揽住大猫毛茸茸的脖子,脸在他竖起的耳朵旁轻轻蹭动。

  “老公,求求你了,就让小布和我们一起在这儿玩吧,求求你了……”

  乔麦是从来不用这种语气说话的,聂渊早习惯她理智正经的模样,也习惯了她被撩时一脸受不了的表情,更习惯她不通感情的呆萌样。

  唯独现在,她展开浑身解数撒娇,整个人柔弱无骨地攀在他身上,娇娇软软,聂渊光是听她一句话,一身硬骨头都酥了。

  要说聂渊也不是没被人勾引过,主动扒到他身上来的女人不知凡几。他以前还觉得可笑,那些愚蠢的人类怎么会如此容易被影响,可当无法抵御的诱惑真的轮到自己时,他才知道为何会有这么多男人醉死在温柔乡里。

  不是真的自制力绝佳,只是没有遇到能够一举击溃内心防线的人罢了。

  幸好聂渊原形状态下的毛厚,脸红也看不出来。他威严地咳嗽两声,要求道:“你再叫一声。”

  乔麦在心里默默掬了把辛酸泪,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古代被迫讨好君王的嫔妃,心里明白君王不会独宠自己一人,还得卖力争宠。

  “老公……”她轻轻叫了一声,脸埋在聂渊颈侧柔软的毛发里,心中满是自嘲。即使再讨厌,再说服自己不要沉溺,她似乎还是由身到心开始依恋这个男人。

  聂渊被她抱着叫老公,浑身都轻飘飘的,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异常。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我,那好吧。我留下乔布,不过得把小商也留下来监视他,而且他们不能住在这里。”聂渊说完,眨眼间就变成人形,把乔麦捞起来往床上一压,英俊邪肆的脸庞上已经浸满情欲:“夫人,多叫几声,叫别的也可以。”

  看见他这么得意的样子,乔麦就不想如他的意,收起温柔小意,板着脸问:“叫什么?混蛋?暴君?”

  “嗯……好怀念的称呼。”聂渊惬意地贴着她,一边亲吻她的额发,一边手动撩火,“这让我想起了恣意的时光,有机会真想带你也回去看看。”

  乔布在门外等得不耐烦,跑到森林里捡回自己来时穿的衣服,又奔回到木屋前,变成人扒在窗户前往里看。

  豹猫比他矫健得多,从屋顶上跳下来照着他的头顶一拍,凉凉道:“敢偷看,小心Boss把你扔湖里去。”

  乔布对他的话毫无反应,看着窗内,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

  商越明不敢打扰组长的隐私空间,他从屋檐上吊下来,背对屋内,遮住了乔布的视线。

  “小小年纪就学会偷看,若是让你的粉丝知道,肯定不会再说你人美心善。”

  乔布往后跌跌撞撞退了几步,捂住双眼,半晌,喊出一句悲愤的话:“可恶,聂渊他太过分了!”

  商越明没看屋内的情景,自然也不知道看到父母亲热的乔布是怎样的世界观崩塌。

  说是一个小时之后回来,实际上等里面消停下来,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聂渊吃饱喝足,变得分外好说话,安排商越明和乔布去山谷底下的护林员木屋住下。

  这座山头早年就被聂渊买下作为私人土地,护林员拿慕瞳集团的工资办事,对商越明和乔布很热情,还拿出本子说要替上学的女儿要一张乔布的签名。

  乔布还处在世界观备受打击的状态,摇摇欲坠地签下自己的姓名,然后一屁股坐在木椅上,双眼无神望着虚空。

  晚上,乔麦坚决拒绝了聂渊进一步的过分要求,饱饱睡了一觉,早上起来兴奋地穿戴好徒步旅行运动装,说要上山顶去看看。

  “我背你上去,快得很。”聂渊说着就要变猫,乔麦赶紧冲过去将他一把抱住,“别别别,我自从来到这里之后,都没怎么活动过。等回去之后,又得每天坐在电脑前工作,我今天一定要自己爬上山去。”

  聂渊被抱得舒服,反手搂着她的腰,反问她:“没怎么活动过?你昨天不是活动得很累了吗?”

  他手指一捏,乔麦就感觉到一股由内而外的酸痛泛上腰间,满以为休息好了的身体又被他唤醒了熟悉的感觉。

  乔麦倔强地仰起头:“出去爬山和你那种污七糟八的运动怎么能一样?我不管,我就要去。”

  聂渊被她推开,拿起防水外套给她:“我看夫人一直挺享受的,怎么能说污七糟八呢?来,穿上这个。”

  走出木屋后,乔麦才知道聂渊为何提醒她穿防水的外套。只见连绵起伏的青山正被一层厚重的浓雾笼罩,远黛朦胧,宛如仙境。她惊喜地赞叹了一声,说:“应该让小布和商总也上山看看,雾中俯瞰,肯定很像天庭。”

  这两人阴魂不散,聂渊选择无视。乔麦深知他的属性,倒也没坚持,心想下山后告诉乔布让他去逛逛也行。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林间柔软的泥土上,一路走走停停,见到不少新奇的动植物。

  乔麦背着聂渊的单反相机,遇到不认识的品种就拍照记录下来。

  “夫人对昆虫和花草感兴趣?”

  乔麦随口道:“有个朋友喜欢,过年回家的时候把照片洗出来送给他。”

  刹那间,连树梢上的白领凤眉鸟都停止了吊嗓子,僵硬地张着鸟喙,不敢直面树下强大的威压。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