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38章 继妻的身份

第38章 继妻的身份

  “爸爸!”聂新这一声叫夹杂着惊喜和害怕,他喊完后又紧张地一爪捂住嘴,一爪指指门,示意聂渊出去,不要打扰妈妈睡觉。

  但乔麦已经在刚才的叫声中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聂渊那张欠揍的脸,她的心情自然不会太好。

  沉默着坐起身后,她见聂渊还不走,便说:“聂先生请出去,我要洗漱换衣服了。”

  聂渊看向她的目光十分复杂。

  乔麦没得到回应,额角青筋渐渐突起:“你到底——出不出去——”

  男人沉默地转身,捏着喵喵叫的聂新走远。

  从这天起,两人再没交流过一句,乔麦夜以继日地安排好工作,为请年假做准备。他们虽然在同一栋楼办公,却连照面都没打一次,回到家也是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间。

  眼看拍摄日期将近,乔麦除了忙工作外,还精心准备了幼儿园的家长活动日。聂新压根儿没告诉他爸活动日的事,聂渊甚至都不在家长群里。

  乔麦在送三兄弟去幼儿园的路上得知这件事,安慰道:“小新,崇之,我已经和丁老师说过了,以后她要是通知需要家长负责的事情,会同时告诉我一声。”

  “谢谢妈妈!”聂新拉了拉聂崇之的手,“小弟,快点说谢谢。”

  聂崇之酷酷地说了声:“谢谢阿姨。”

  乔麦摸摸他的脑袋:“乖。”

  乔斯却冷哼一声,小脸皱成了小笼包。

  “小斯放心,等轮到你的时候,妈妈会准备全新的故事和游戏。”

  乔斯像个小大人般蹙着眉头,奶声奶气地说:“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怕妈妈又要工作,又要负责我们的学业,会太辛苦。”

  乔麦被他说得心都要化了:“当然不辛苦,妈妈每天想起你们这么乖,都能多吃两碗饭。”

  乔麦做任何事都是力求完美的性格,除了像厨艺这种天生技能没点上的事。幼儿园的家长讲故事环节大获成功,小朋友们被乔麦带来的森林系列玩偶迷得直鼓掌,结束之后,纷纷要求摸一下小熊小兔和小松鼠们。

  乔麦又拿出同系列的糖果分发给大家,把孩子们高兴得合不拢嘴,还有人说要抱着玩偶和她合照。

  乔麦一一满足孩子们的愿望,朝正兴奋和同学们说话的两只猫崽招了招手。

  “我妈妈当然是最厉害的啦,又漂亮又聪明!”

  “也是我的妈妈。”

  同学们奇怪地看着乔斯和聂新:“不对吧,你们是兄弟吗?聂新和聂崇之才是兄弟呀。”

  聂新不服气地争辩:“我和乔斯就是兄弟,之前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他跟妈妈姓,我跟爸爸姓!”

  “哇,也就是说下一回轮到乔斯的时候,乔阿姨还会来?太棒啦!”

  乔麦轻轻拍了下两小只的肩:“你们俩要乖乖的哦,崇之也要乖,妈妈要赶去上班了。”

  “再见。”聂崇之说。

  “妈妈再见!”

  两小只欢送乔麦的时候,并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后面这样。

  当日下午,一个著名的狗仔工作室爆料一则八卦:【聂渊继妻送少爷上幼儿园,其乐融融不似继母】

  因为先前参加英嘉莉公主受封仪式的事,有关聂渊的讨论度还未彻底过去,这则充满“豪门”、“继母”的狗血新闻立刻就引起了吃瓜群众的注意力。更有人将其联系到了《家族寻宝记》这档节目上,言之凿凿地说,聂渊当飞行嘉宾,必然是带继妻出场。

  霎时间,乔麦的照片被曝光到了各大媒体上,聂渊的公关团队根本没有收到过“保护乔麦”的指令,舆论不受控制,发酵得非常快。

  慕瞳集团的摩天大楼内,一波接一波的同事假装不经意地走过12层游戏策划部的办公区域,或偷看,或试图偷拍。

  各种鱼龙混杂的新闻一股脑出来,从乔麦的学历,到她忽然休学回家,未婚生子,各种香艳的绯闻接踵而至。

  【能带着儿子嫁入聂家,那聂渊岂不是接盘侠?哇塞,这是什么绝世玛丽苏?】

  【肯定是某方面特别厉害,把聂渊都驯服了,呵呵……】

  【聂董头顶绿光,居然还要带她上综艺秀恩爱,我越来越好奇她在综艺里会是什么样子了。】

  【楼上的别天真了,就算是继室,也是人家聂渊承认的老婆,肯定会给你剪得像朵白莲花一样。】

  【这人头脑应该不错吧?16岁就保送进科大少年班,莫非聂渊喜欢知书达理的?】

  【不感冒,学历高又怎么样,在聂家这种豪门面前根本不够看。嫁入豪门就想上综艺立人设了,吃相未免太难看。】

  ……

  这些恶意的揣测,同组的同事们光是看一眼就喘不过气来,但看过手机的乔麦却像没事儿人一样,照常工作开会。

  反倒是其他组的人渐渐坐不住了。

  “嘿,你们说,发生了这种事,顶楼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对哦,聂董也不说安抚一下乔麦。”

  “是呀,就在一栋楼里,都没有安排秘书团把她接到顶楼。你们看,现在的情况,就好像没她这个人一样……”

  “你们还记得内网上的论坛贴吗?说乔主策是走了最上面的关系才空降过来的,原来那个爆料是真的。”

  “我早就知道是真的,我听人说过,当初乔麦曾经来公司找过聂董,还在一楼等了半天,大少爷看起来跟她很亲近。”

  “看不出来啊,居然这么有手段,真是深藏不露。”

  在同事们心中,乔麦俨然成为了心机女的代表,为了嫁入豪门苦苦追求聂渊,笼络继子,又利用老公的关系一跃成为主策划。

  “你们嘴巴放干净点!”吕潭清看不过去,把鼠标往桌上一甩,朝隔壁数值策划组的人怒目而视。

  八卦的人不敢当面不给乔麦面子,低头嘟哝道:“行,你们厉害,有靠山。”

  乔麦可以不管攻击自己的风言风语,但她不会护着组内成员。她起身盈盈一笑,说:“知道你们对我好,来,潭清,把我的手机递给咱们组的人,我请大家吃枱福记。”

  “哇塞,谢谢主策大人!”

  枱福记是宁南市有名的高档小吃餐厅,一笼三个虾饺都要100多。有些人听完气得牙痒痒,她这就不掩饰了吗?嫁入豪门就是浪费。

  乔麦不耐烦去扭正自己的风评,觉得她败金?败就败了,有本事来咬她呀。

  在内网发匿名贴的许少承低头阴暗一笑,他发的帖子终于有了个合适的引爆点。像聂家这种豪门,怎么可能真在乎一个带孩子进门的继室?

  男人嘛,都是见一个爱一个,等聂渊玩厌了,他迟早要把这个女人踩在脚下,连好兄弟的份一起把主管的位置夺回来。

  他算盘打得噼啪响,却听见旁人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说:“聂董发微博了!”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