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35章 差到闪了腰

第35章 差到闪了腰

  “你等等。”聂渊放开她,往门口走去,刚要开门,又回头说,“别害怕,我很快就回来。”

  乔麦目瞪口呆。

  不是,拒绝就拒绝,也用不着关禁闭吧!

  太小气了。

  幸亏还没过多久,在乔麦还没被气哭的时候,她成功找到屋里的灯,摸索打开。

  门锁自然是从外面锁上了,乔麦在屋里转了一圈,愣是没找到解脱窘境的工具。

  这里只有一张简洁风格的木床,床单被罩都是淡雅的天蓝色,衣柜里仅放着两套男式家居服,应该是聂渊平时娱乐疲惫后的休息场所。

  她躲在衣柜里,把自己扣子崩掉的衬衫脱下来,换上散发着淡淡皂香的家居服。

  刚换好,门锁便咔哒响动了一声。

  “夫人?”

  听见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乔麦赶紧打开衣柜门出去。就这么小个房间,她藏也没啥用。

  手持文件的聂渊脚步一顿,看着乔麦的猫瞳里竟然有些微的错愕。

  乔麦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聂渊避开视线,把文件递给她:“这是上个月出的体检报告,我的身体绝对没问题。”

  乔麦长吁出一口气,原来他是去拿这个了。

  体检报告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这样一打岔,刚才旖旎的氛围早就消失不见。她把文件还给聂渊,试图蒙混过关:“哈哈,是没问题,恭喜你哈,身体健康……”

  两人指尖相触的一刹那,聂渊顺势往上勾住她的手腕,巧劲儿一拉,乔麦猝不及防撞到他的怀里,再被他带得一起倒向了床上。

  “穿我的衣服,嗯?”

  聂渊的吐息危险地侵入,乔麦扯了扯衣角,不懂他的意思。她又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不穿裤子去穿男友衬衫,这遮得严严实实的,总比刚才被扯得七零八落的衣服好吧?

  然而她却不知道,有时候勾起男人兴趣的不是裸|露,而是心爱之人穿上自己衣服时,那种隐秘的刺激感和归属感,能极大程度地满足他们的感官欲望。

  想不通也没用了,聂渊已经默认她刚才问的“干不干净”就是准入证。

  乔麦抓着床单,身体像脱水的鱼一样扭动挣扎,继而又因为缺水慢慢屈服,被迫承受大自然狂风雨露的侵蚀。

  聂渊着迷地摩挲着她身上每一寸雪白的肌肤,连前奏都被拉得无穷长。到后来甚至乔麦自己都忍不住了,勾住他的脖颈,深深和他纠缠在一起。

  晚饭时,聂渊若无其事地打内线让刘姨送饭到楼上。一只纤细的藕臂从被窝里伸出来,抓住他的手腕。

  “我要去餐厅吃。”乔麦迷迷糊糊地说,“孩子们都在呢。”

  聂渊捏了下她的腰:“你还起得来?”

  乔麦的脸从枕头上抬起来,对他怒目而视:“这都怪谁!怪谁!”

  “呵。”聂渊似乎是被她逗乐了,俯下身来,准确地噙|住她的唇。

  乔麦被折腾了一番,完全失了反抗的力气。别看聂渊这家伙身材好,身上摸起来哪儿哪儿都舒服,但技术实在差劲儿。当然,乔麦也没个对比,不知道别人咋样,可聂渊这明显……

  她好不容易把人推开,怜悯地道:“要不,我帮你下载一些资源,这对我来说不难。”

  聂渊顿了顿才明白她的意思,双眼涌动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这回乔麦学乖了,在他抓住自己前飞速翻身下床,就是落地的时候腰闪了一下,扑通摔在地上,“嗷”的一声。

  聂渊把她打横抱起,似笑非笑:“就这样还想下楼吃饭?行了,我让他们陪你上来吃。”

  乔家四兄弟得以第一次进入聂渊的房间,坐在餐桌前,齐刷刷地用谴责的目光盯着他看。

  乔麦坐在聂渊旁边,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围巾,心中隐隐泛起一阵悔意。

  猫崽子们就算了,怎么连商越明也没走!

  只见聂渊给她倒了杯牛奶,转头问:“后面两期的嘉宾敲定完了吗?”

  商越明摇头:“第三期的飞行嘉宾还未确认。”

  为了把萧雅心塞进综艺,《家族寻宝记》从第二期起增设飞行嘉宾。

  “第三期,我要和夫人一起去。”聂渊语出惊人。

  连商越明都疑惑了:“Boss,你的意思是,和夫人两人一组去,还是作为乔布的家属出场?”

  聂渊问:“家属不是只能有一个?”

  “环节可以再操作。”商越明一脸忧虑,他只是担心,Boss如果真的出现在公众视野,会对百年后的生活造成麻烦。

  “无妨。你那边怎么安排就怎么来。”

  聂渊轻轻挥一挥手,乔布快要被整得崩溃:“拜托你,聂渊,妈妈和你以什么身份参加?我们家本来就够奇怪了,你是想让外人都怀疑我们的关系吗?”

  乔麦在心里小小地遗憾了一下。小布说得对,猫崽子们的特殊性,注定了她不能在人前暴露他们之间的关系。

  聂渊皱了皱眉,道:“叫爸爸。”

  “你!”

  “嗯?”

  乔布清楚,如果自己不叫,聂渊肯定会搞出更多麻烦事来。

  “爸爸……我刚才说的事,你再考虑一下。”

  聂渊冷哼一声:“我的儿子,不需要担心这种问题。你想叫妈妈就叫妈妈,想叫姐姐就叫姐姐,总有办法解决。难道夫人就没有在外面和你们母子相称的权力吗?”

  乔麦恍恍惚惚:这是什么充满封建感的教训?

  不过……

  她悄悄用眼角余光去看聂渊刚毅的侧脸。好像觉得,这个人稍微有魅力了一些。他所说的,正是乔麦以前想都不敢想,自觉自愿放弃的权力。

  因为宝宝们的特殊性,除了乔斯,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他们的妈妈。

  宝宝们其实还只是三岁多的宝宝,可是都长那么大了呢。

  乔布敏感地注意到了妈妈怅然若失的表情。

  他猛然醒悟,对啊,一直以来,他们都没从妈妈的角度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们长大了,出去闯自己的事业了,却把妈妈留在了小黑屋里。

  “商总,就让妈妈以我姐姐的身份一起参加综艺吧!”乔布坚定地说,“妈妈有同学有同事,即使要伪造年龄也不现实,但是至少,我要让粉丝们都知道,我有一个这么好这么温柔的亲人!”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