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33章 竟恐怖如斯

第33章 竟恐怖如斯

  快住脑!想想他刚才的种种讨打行为!

  聂渊完全没注意到乔麦的神态,因为他此刻也目光躲闪,努力抑制自己的呼吸。以人形面对乔麦,需要易感期的他耗费更大的自制力,但他总不能以原形带她到处去见朋友。

  “你,不会没有在楼顶准备衣服吧?”乔麦双手撑在身后,一脸纠结地努力看他脖子以上的部分。

  “当然,这里的密码只有我知道。”

  红枫庄园对雇佣工人有严格的时间表管理,阿姨们只在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允许进入庄园西侧的居住区,其他时间都在东区休息。

  这个时间,阿姨们已经来西侧打扫,如果聂渊变成猫形下楼,难免会被她们遇到。

  乔麦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趁机跳下软垫,奔向门口:“我去帮你拿衣服上来!”

  “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她还没溜达出几步,就被聂渊从背后圈住腰,揽回身前,一起倒在软垫上。

  乔麦欲哭无泪:“大哥,你还有没有点儿理智了?我不给你拿衣服,你准备裸奔下去,让孩子和阿姨们看见吗?还是你有什么变幻衣服的方法?”

  她的背后是男人灼热的身体,聂渊轻笑时呼出的气息萦绕在她耳边:“没有,平时变身都是随便一扔。放心,有人会帮我拿上来。”

  乔麦想到他还有些信得过的心腹,不知平时守在庄园哪里。然而这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

  “有毯子么?要不你裹一裹。”

  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会引燃聂渊本就按捺不住的欲望。

  聂渊的笑意渐渐消失,胸中生出一股连自己都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意。他冷冰冰地说:“我和你是合法夫妻,这些难道不是你该看的吗?还需要遮?”

  该、该看?

  这个男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事实上聂渊确实不是很清楚,现在的他有很多行为都是凭本能来做的。不过他还记得要带乔麦去见朋友的承诺,所以好歹放开了怀中的娇妻,起身走到西南角去拿自己放在阅读区的备用手机。

  “嗯,对了,让商越明来家里一趟,把乔布拍的综艺样片带上,应该已经粗剪出来了吧。”

  乔麦听见他的话,眼前一亮,头一回觉得聂渊看着也挺顺眼。

  聂渊挂掉电话回头时,正好捕捉到乔麦唇角来不及掩饰的喜悦笑容。

  他的心里忽然跟做了全套按摩一样舒坦,走过去蹲下,摸了摸乔麦的头发:“你要是一直这么乖就好了。”

  乔麦直面眼前忽然出现的结实胸腹,按住了自己罪恶的小手。

  “马上就有人要上来了,你去裹张毯子嘛。”她发出连自己都嫌肉麻的撒娇声,试探地伸手一推聂渊的肩膀。

  嗷呜,紧致又有弹性的肩颈。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的身体。”她的双眼中带上恳求之色。

  聂渊的脑子仿佛“轰”了一声,瞬间空白,接着他不由自主地从软垫夹层里拿出一张毛毯,围在腰间。

  10分钟后,被聂渊震慑得只能守在楼梯角的乔布和乔斯两只猫,眼睁睁看着自家向来大大咧咧的妈妈,竟小鸟依人地靠在聂渊怀里,不堪一握的腰身被他牢牢箍住。

  由于男人气势太盛,眼中宠溺意外太浓,那架势,活像古代帝王带着他的宠妃出巡。

  “小布,小斯,吃早饭了吗?快过来。”乔麦招呼两只崽子一起去一层。

  两小只陷入深深的迷茫,早餐时,他们全程状况外地望着聂渊不停给妈妈夹菜,还一直说她太瘦了,得多吃点儿。吃完饭,聂渊还要求妈妈陪他去庄园里散步,并且勒令他们俩不许再跟着。

  乔布变回人形,抓狂地挠了挠昨天做完造型的小卷毛,给乔伊发消息,让他处理完公司的要紧事赶紧回来。

  但他还没等到二哥,却先等到了嘉悦娱乐大Boss商越明。

  “商总?”

  商越明在刘姨的带领下进入西侧主楼,朝乔布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刘姨按下电梯:“商先生,聂先生让您在书房等他。”

  “知道了。”

  乔布的海蓝眼眸略微睁大,心中对商越明的忌惮又深了一层。聂渊的书房向来非请勿入,这么久以来,还只有妈妈进去过一次。但商越明却可以在聂渊不在的时候进去,换言之,聂渊和他之间是大部分秘密可以共享的信任关系。

  乔斯怔怔地望着商越明,一直到他进入电梯。

  “三哥。”他拉了拉哥哥的衣袖,乔布会意蹲下,乔斯立刻把刚才读到的心声告诉他——

  “商越明心里在想,聂渊是不是到了易感期。易感期是什么,我不懂。他的心里还掠过一个名字,萧雅心,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他在考虑让萧雅心加入下一期《家族寻宝记》。”

  “对了,三哥,刚才吃早餐的时候,妈妈的心声有点奇怪,也掠过了诸如‘聂渊’、‘生病’的碎片思想,但我辨别不出来整体含义。你放心,妈妈对聂渊没有害怕的情绪,反而有一种斗志。”

  乔斯说完,满目迷茫,又有点挫败:“一定是因为我的能力还不够强,每次都读不全妈妈的心声。”

  乔布摸摸他毛茸茸的小脑袋,鼓励道:“小弟啊,你别误会了,是因为妈妈的思路一向比常人快,短时间可以闪过很多念头,所以你才读不到,你忘啦?妈妈可是超人。”

  乔斯想起以前住在狭窄出租屋里,一群小猫喵喵叫,妈妈忙得焦头烂额,既要攻克学业,还要兼顾五只猫崽,无依无靠的她,竟然每次都买得起进口猫粮,甚至时不时点一些山珍海味来给他们吃。

  可是听邻居说,刚生下他们时,妈妈的身体还很差……

  乔斯吸了吸鼻子,重重一点头:“嗯,妈妈是超人,她一定有办法对付聂渊!”

  在聂渊的强硬要求下,乔麦和他一起逛了整整一上午,去了庄园背后的山坡,山坡下的溪涧,甚至从直通保护区的小门,坐船沿着不对外开放的小河来到了月湖。游客们看见从栅栏那头穿梭过来的两人,都露出惊讶又羡慕的表情。

  而聂渊一直维持着酷酷的姿态倚在木船边,无视所有人,只管一直盯着乔麦看。

  这可真是尴尬到家了。

  “那个,湖边景色这么美,你不拍拍照吗?”乔麦指着一艘艘船上不停拍照的游客们。

  聂渊听完,并没有拿出手机的意图,反而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的脸:“拍照吗……”

  乔麦生怕他又令人意外地干出什么肉麻事,连忙摆手:“快、快回去吧,待会儿你的朋友等急了就不好了!”

  两人回到庄园后,发现商越明一点儿没有等急的意思,正在书房里自顾自地用手提电脑办公。

  刘姨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给大家享用,就连吃遍美食,呼呼大睡到12点才起床的乔迦都吃得很欢快。

  乔麦望着刘姨,说:“以前就想问了,刘姨的厨艺是哪里学的呀,也太好吃了,真想偷师。”

  刘姨呵呵一笑:“我的爸爸以前是国宾馆的大厨,我从小就跟着他学了一身厨艺。夫人要是想学,我随时帮您准备食材。”

  厨艺从未进步过的乔麦欣喜地连连点头,看向刘姨的目光中充满崇拜。

  聂渊的嘴角往下压了压,问商越明:“带子带来了?”

  “是,Boss,在这里。”商越明把一个U盘递给聂渊,说,“还有点事,待会儿希望和您单独谈谈。”

  聂渊反正也对乔布和乔斯拍的综艺没什么兴趣,刚才让商越明把这个带上,纯粹是为了让乔麦对他多笑一笑。

  吃完饭,他旁若无人地抱住乔麦,把U盘塞到她手里:“自己先看着,嗯?”

  乔麦想起他的怪病,大胆提出要求:“不是说要给我介绍朋友吗?我都还没好好认识商先生呢。”

  “好好认识?”聂渊的耳朵动了动。

  透过他浅棕色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危险之色,乔麦仿佛看到了大型猛兽按住猎物的场面。她知道,这个时候和聂渊不用讲道理,胡搅蛮缠就行。

  “你答应过我的!”

  在乔布和乔斯惊愕的注视下,她抡起拳头捶打聂渊的胸口,头发微微蹭过他的下巴。

  乔布惊疑不定地想:妈妈这会儿的表现,怎么那么像娱乐圈里那些朝金主撒娇,要星星要月亮的小作精呢?

  以前没看出来,妈妈还有这演技呢,不进军影视圈可惜了啊!

  聂渊被乔麦的头发蹭得从下巴痒到了心底,那个谴责他“色令智昏”的声音瞬间被抛到脑后,变成了“今晚一定要把她给办了的”强烈呼喊。

  “好好好。”聂渊伸手,安抚地理顺她的一头鸦青长发,指尖的柔滑触感令他欲罢不能,“等我和越明谈完,就让你们俩聊聊。”

  “好嘛。”乔麦握紧手里的U盘,对聂渊比了个心,“等你喔!”

  乔布和乔斯见他们分道扬镳,立刻跟在乔麦身后。聂渊忍着额上的青筋,左手抓住右手手腕。

  不能把两个崽子抓回来,不然乔麦又要嘤嘤嘤了。

  商越明不明觉厉: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易感期,竟恐怖如斯。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