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32章 聂渊的易感期

第32章 聂渊的易感期

  “我的手?”乔布低头看看自己的爪子,回忆起刚才的画面。

  刚刚,他好像因为愤怒,拍了下妈妈的胸膛。

  “呵!”乔布轻蔑地一歪头,“我吃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呢,还妄想跟我吃醋?”

  聂渊闷笑一声,说:“乔布,你已经是二十多岁的男人了,别整天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

  乔麦终于听懂了他们俩的话,照着聂渊的后脑勺来了一掌,翻身下猫,把鸡毛菜下进锅里,拿出搪瓷碗。

  等她把面盛出来,往厨房里的小餐桌上一端,聂渊立刻蹲到桌边,头往桌子上一搁。

  他兽形的脑袋比较像缅因猫,但又比普通的缅因猫大几圈,看起来跟狮子似的,不怒自威。这么威武一脑袋搁桌边,换谁来吃面,都会食不下咽。

  乔布也跳上桌,盘在面碗前,猫爪立在身前,正襟危坐:“妈妈,吃完这碗面立刻回去睡觉,我监督你。”

  “乔布,去去去。”乔麦伸手去赶他,聂渊却比她更快,嘴一叼,小布偶就被甩到了背上,一猫驮着一猫,迅速跑开了。

  乔麦趁此机会,赶紧吸溜面条。

  她吃到一半时,成功把乔布关起来的聂渊又从楼上溜达下来,宛如猛兽扑羊般,紧贴着乔麦,死重死重的。

  “聂渊,你还有没有一点成功企业家的架子?我又不是猫爬架。”乔麦推了一下他的脑袋,一边嗦面,一边质疑。聂渊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忽然跑来粘着她。

  吃完面,乔麦想去洗碗,聂渊一张嘴,死死咬住她的衣角。

  “呃……”

  “明天让阿姨们洗。”聂渊低沉地说。

  他前爪离地,腾空而起,一把抱住乔麦的腰,往后一扔,宽厚的大猫背稳稳接住,扛起乔麦就往楼上跑。

  乔麦惊魂未定,紧紧搂住面前的大头:“聂渊,你疯了吗?这是干什么?”

  大猫不搭理她,一口气跑上楼,来到三楼最角落的一个楼梯入口,三两下用爪子按开掌纹锁。

  红枫庄园主楼的顶层,一片浩瀚的星空呈现在乔麦眼前。

  她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因此也是第一次知道,在楼顶透明的玻璃穹顶下,居然藏着一整个生活空间。

  最中央是一张足有三平米大的米色软垫,大猫带着乔麦一跃而上,垫子弹力十足地上下晃悠几下,乔麦抓着猫毛,膝盖跪在软垫上爬起来,举头四望。

  西北角盛放着一丛娇艳欲滴的玫瑰,在通风口传进来的微凉夜风中散发出馥郁的香气。西南角有一个半圆形的图书室,典雅的红木桌和柔软的布艺沙发坐落在书架前,供人享受午后时光。

  东北角则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厨房,乔麦刚才记住了密码,暗自琢磨晚上能不能来这儿办公和吃喝。东南角的巨大环幕看上去比电影院的还高级,乔麦记得这里从外面看上去是一角古朴的红砖墙,完全看不出内里被造得如此奢华。

  “陪我待会儿。”聂渊只伸出一只猫爪,将乔麦按在自己身下,热度十足的身体虚压着她。

  原本因初冬天气而略觉寒凉的乔麦,瞬间燥热起来,不舒服地挪了挪肩膀,问:“你干嘛呢?”

  聂渊只管歪头,粗糙的猫舌头在她脸上兴高采烈地乱|舔。

  乔麦心中悲凉,忽然回忆起来,自己第一回来庄园的时候,聂渊也是这样不受控制,就跟瞬间放弃思考和节操似的,只知道粘着她。

  想到这儿,乔麦艰难地把头从猫爪垫下钻出来,直视聂渊那双炯炯有神的浅棕猫瞳。果不其然,聂渊平时的目光或平淡或锐利,都是清醒的。如今,那双竖瞳里却仿佛蒙了一层雾,就像陈年的美酒,摇晃氤氲着。

  乔麦默默地想:他不会是有什么病,时不时就得犯一犯吧?

  咕噜噜——咕噜咕噜——

  乔麦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众所周知,猫咪在感到舒服的时候,肚子里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乔麦对这种动静已经很熟悉了,小猫咪们每次被她摸得露肚皮的时候,都会发出响动,乔麦将之戏称为“小发动机”。

  可聂渊这一台,乔麦愿称之为“永动机”。她感觉就跟自己身上压了台马上要启动的越野车似的,动力太强。

  也许是乔麦太累了,被聂渊这样充满占有欲地拥着,还直响动,她仍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脑海里存着一个念头:依照以往聂渊发病的频率,估摸着明天就好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越过地平线时,聂渊便睁眼醒来。他侧趴在软垫上,低头望着被搂在自己胸前的女人。

  他想起前些日子出来的体检报告,事实证明,他的体内没有任何可疑药物,族里的医生倒是说,他的身体状态有变化。

  “到底是什么变化?”

  “族长,这、这……我不敢说啊。”

  “我保证你会更不敢承担不说的后果。”

  “好吧,那我就说了……就是,您的身体,有进入易感期的迹象。”

  他们一族的易感期,就和猫的发|情期一样,只是相比于猫,他们更有自控力,不会见人就怼,只是更容易产生冲动。这种易感期和发|情期还有一个显著区别,它不是季节性的,而是在遇到心上人后,如果长期无法和对方共同相处,就会忽然变得极有占有欲,把人圈在自己的领地里,直到占有欲得到满足。

  但是,乔麦是他的心上人吗?

  聂渊不觉得,他只是喜欢她身上的气味。

  楼梯间门外传来猫爪子挠的声音,还不止一只。

  聂渊轻蔑一笑,小崽子们闻着味儿找过来了。

  他不加理会,只管慢慢舔着乔麦的耳朵尖,享受被馥郁香气包裹的感觉。

  乔麦近些日子太累了,即使天光已然大亮,她也呼呼大睡,还舒舒服服地在聂渊怀里翻了个身,仰面朝上,手松松握成拳头,放在耳边,聂渊越看越觉得可爱,呼吸不由得加重,一张威武的猫脸跟磕了药似的,使劲儿在乔麦的脸边蹭动。

  饶是乔麦再困,被这么抵着弄,也迷迷瞪瞪地醒了过来,眼角还带着刚起床时的水汽:“呜……你干嘛啊……”

  聂渊都快被她萌炸了,猫舌头一刻不停地在她脸上活动,乔麦被搞得满脸都是口水,双手噼里啪啦照着聂渊的猫头一阵乱打。

  “边儿去边儿去!我要起来上班了!”

  “不许去。”聂渊爪子一按,精准地把乔麦的头发压在底下。

  她怒目而视:“聂渊,你有没有搞错,我现在在你的公司,你也知道《大千》这个游戏对公司有多重要。”

  “我知道。”聂渊慢悠悠说,“正是因为这是我的公司,我才知道,一天不去,整个项目进度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你现在需要休息。”

  天台外传来迫不及待的一声齐吼:“我同意!”

  “小布?小斯?”

  一周前,乔布带着乔斯去拍综艺,前天乔斯回来上幼儿园,乔布昨天多拍了一个广告,现在家里总算是人齐了。

  乔麦想到几个小崽子,心中柔软一瞬,“好,妈妈今天请假陪你们。”

  她手脚并用,摇晃脑袋,让发丝从猫爪垫的空隙里挪开,再摸索着试图从聂渊身子底下爬出来。

  聂渊发出一声雄浑的低吼,门外的猫崽子们毛发根根竖起,齐步往后退去。

  震慑完儿子们,聂渊低头,两排牙齿在乔麦的颈后若有似无地滑动。

  “我、我……”乔麦第一回体会到古代罪犯被刽子手的刀抵住脖子的感觉,她顿时一动不敢动,哭哭道,“你就说,你到底要干嘛吧?”

  “不许陪着他们,陪我。”

  蛮横无理的要求,让乔麦意识到,聂渊的这一轮犯病在天亮后还没有结束。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说的陪,应该不是让我一整天都躺在这里陪你吧?”乔麦理解了形势后,立刻开始为自己争取权益,“我觉着吧,咱们可以一起出去活动活动,比如带我认识你的朋友呀……之类的。”

  没错,她对聂渊的了解近乎于无,既然这人不知为何,在犯病的时候对自己有一种病态的占有欲,那她就一定要利用好这一点,寻找线索,知己知彼!

  “说了只许陪着我,你还想认识我的朋友?”聂渊的猫瞳危险地眯起。

  乔麦心中一动,抽了口气,哽咽着啜泣起来:“你、你根本没把我当成你的妻子,连你的朋友都不许我见,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聂渊望着她脸颊上滑过的眼泪,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女人演技未免太好,说哭就哭,青霞曼玉都没办法望其项背。另一个声音却在说,你怎么可以惹她哭?她是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存在。

  但很快,第一个声音就渐渐变弱乃至于消失,聂渊被乔麦的眼泪搞得心烦意乱,只想赶紧想出让她不哭的办法。

  “好了,带你去见。”他认命之后,看见乔麦破涕为笑,心情瞬间舒畅起来,忽的一闪,变成人形。

  “啊!”乔麦猝不及防看见一尊完美的肉体,直接傻眼,就算是四年前的那天晚上,她也没看得这么清楚。阳光下,聂渊的身体线条凹凸流畅,恰如其分的野性肌肉蕴含着蓬勃的荷尔蒙。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