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28章 聂董挑水泡

第28章 聂董挑水泡

  乔麦被讲电话的声音吵醒,揉了揉眼睛,往床边挪挪,伸脚下地。

  “嘶——”她倒抽了口凉气,屈膝把脚翘到腰侧,歪头观察那一个个亮晶晶的水泡。

  聂渊一回头,就看见她裙摆微敞,雪白的玉足从粉白轻纱下伸出来,歪在腰侧,那些肿起的水泡,在淡青的血管间显得分外扎眼,就像一块美玉沾上了泥点,叫人看着难受。

  “先这样,下次再说。”聂渊把手机一扔,伸手抓住她的脚腕。乔麦还想缩脚,却被他死死按住,“别动,我帮你把水泡挑了。”

  乔麦摇头:“我自己来。”

  聂渊眉一挑:“你还能自己走到有医药箱的地方呢?还在发倔?”

  乔麦昨晚意识模糊,根本记不得聂渊种种黏糊的行为。见他这种恶劣的态度,倒不觉得意外。

  聂渊出门去拿医药箱,回来的时候,手里却还多提了一只小金渐层。

  “崇之?”乔麦把跳上床的小金渐层抱住,下意识地抚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聂渊从医药箱里拿出消毒过的银针,把乔麦的脚腕牢牢握在掌中,一针下去,稳准狠,水泡眼看着就瘪了下去。

  乔麦迅速咬了一下下唇,聂渊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她的表情立刻恢复得云淡风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聂渊瞥了眼她下唇上的咬痕,收回银针,喊:“聂崇之。”

  小金渐层“喵”了一声,从乔麦怀里跳出来,低头伏到她的脚上,张嘴舔了起来。乔麦“呀”了一声,立刻缩脚:“崇之别闹,脏。”

  小金渐层锲而不舍,追着乔麦的脚舔。粗糙的舌苔划过水泡被戳破的地方,起初有点奇怪,后来却渐渐变得舒服起来,就跟做按摩似的,叫乔麦享受得眯起了眼。

  “行了。”小猫咪口吐人言,两只小爪爪并拢按在身前,“爸,全好了。”

  乔麦一睁眼,看见自己光洁的脚侧,怀疑人生地来回抚摸:“这、这是……难道是治愈的超能力?”

  “准确来说是再生。”聂渊翻身下床,把医药箱随意往地上一搁,唰唰脱掉上衣和短裤。

  乔麦先是闭起眼睛,随后一想不对,她和这人好歹也是领了结婚证的夫妻关系,不干实质性的事儿,还不能饱饱眼福么?

  于是她的目光顺着聂渊深棕的头发往下,是隆起的肩颈筋肉,伴随着脱衣找衣的动作,上臂结实的肌肉和倒A型的精壮腰身线条起伏,满满的野性荷尔蒙气息。

  等聂渊穿上衣服,乔麦反应过来,下床起身。聂崇之喵幽幽地看着她,乔麦就摸了摸他的猫脑袋,还凑过去在他的小红鼻头上“啾”了一下。

  “谢谢你,崇之,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你还会做好吃的?”聂渊又忍不住阴阳怪气,“那我可真要尝尝了。”

  “懒得跟你说,我是专做给崇之吃的。”乔麦扭头就走,出门的时候,忽然“啊欠”一声,打了个喷嚏。

  等她的身影消失,聂渊叮嘱道:“聂崇之,去给你妈拿感冒药。”尽管聂渊能把自己的元气分给乔麦,但他并不具备彻底治愈的能力,聂崇之的能力也只是再生,所以现在乔麦人是精神了,感冒的症状却还在。

  乔麦换下繁复的裙装,迅速收拾好自己,拜托赵司机送自己到公司。可刚一上6层,HR就微笑着将她请到洽谈室,递过来两份协议,一份是解约协议,一份是聘用合同。

  “公司要和我解约?”想起昨晚酒会上聂渊的举动,乔麦的心里升起不妙的预感。

  HR赔笑道:“也不全是解约,你看看这份合同,慕瞳科技的,比你现在的待遇可是翻了一倍,还有期权奖励,给了中层管理职位。”

  乔麦把合同推回去:“话是这么说,你们要解约我,这是你们的自由,大不了我去申请劳动仲裁。但聘用合同签不签,就完全出于我的自愿了。”

  HR就像坐在火山堆上,左挪挪右挪挪,浑身不舒服。这事儿没理,他也知道,可李总派他来了,他能怎么办?

  还没等他想出该怎么回答,乔麦忽然叹了口气,说:“行了,我不为难你,解约协议我先签了,有这一出,我在公司也待不下去。至于聘用合同,你先给我。”

  给了就代表有机会,HR忙不迭地盯着她把解约协议签了。

  乔麦回到工位上,四周的同事全都盯着她瞧,想来是听到了风声。

  主管张子行朝她摆了摆手:“乔麦,跟我去会议室。”

  张子行公事公办地和她讲了接下来工作交接的要点,讲完后,忽然笑了笑,说:“恭喜你啊,慕瞳科技可不是谁都能进得去的。先前看见麦心科技的老总过来找你,我们还以为,你即使要跳槽,也是跳去麦心。”

  乔麦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尴尬:“这……我也没想到。”

  张子行扶了扶眼镜:“这话说得。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以后如果有机会,还希望你能提携一下老同事。”

  原来他是想说这个。

  社交无能患者乔麦松了口气:“这个,如果我真的进入慕瞳科技,能帮的一定帮。只不过,跳槽这件事并非我的本愿,我很可能不会去。”

  “哦?”张子行拿着文件的手紧了紧,“不管你之后去哪儿,工作方面,希望你好好交接。”

  “嗯,这是一定的。”

  交接工作十分繁杂,乔麦还来不及考虑接下来要去哪儿工作,就被各部门的对接同事拉去谈事儿。

  辞职的事,她没有告诉孩子们,怕他们又跑去找聂渊以卵击石。可乔伊的预知能力在没有聂渊在附近的情况下,那是准的可怕。才刚到中午,他就找到公司,递给她一份聘用协议:“妈妈,你把这个签了,以后想不想来麦心上班无所谓,做你想做的事。”

  乔麦无奈:“你干这一出,聂渊会不知道?他又给你下绊子怎么办?”

  乔伊脸色沉沉:“妈妈,你不用担心这个,当初聂渊投资麦心,本就是他的一厢情愿,我不是拿不到别的投资,他下绊子,总有比他更厉害的人可以制住他。”

  乔麦觉得有点不对劲,抬手握拳一敲他的脑袋,问:“你找的谁?可别跟什么黑道扯上关系啊!”

  “不是黑道。”乔伊强行把合同塞进她怀里,“反正妈妈你先签,我保证聂渊这回动不了我们。迟早有一天,我能强大到让你离开那个狼窝。”

  儿子有出息,当妈的最欣慰,虽然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娃,实在让乔麦没什么当妈的感觉……

  孩子长得太快,没有真实感。

  乔麦叹着气回到工位,拉开桌底下的抽屉,先把合同放进去。但抽屉刚打开,她就面色一变,起身冷然问:“谁动了我抽屉里的照片?”

  俞诗雨从代码堆里抬头,揉了揉眼睛:“啊,是你经常看的那张照片?我没看见诶,刚才大家都去吃午饭了,照理说这里应该没有人……”

  乔麦的双手慢慢握紧,白净的脸颊绷得死紧,转身就走。

  到了安保办公室,她提出要看监控,保安说:“不行啊,这位小姐,要看监控,至少要主管级别的人签名同意才行。”

  张子行听完乔麦的要求,问她:“那张照片对你很重要吗?”

  乔麦肯定道:“非常重要。”

  “行,那我和你一起去。”

  保安把监控调出来,很快查到那个时间段动过乔麦抽屉的人——孟霖。

  这倒是一点不让人意外。

  乔麦二话不说,直接杀到运营所在的5层。张子行追在她身后,不停劝道:“消消气,乔麦,你是要离职了,但运营那边以后和咱们还有合作呢。”

  乔麦没搭理,直接冲到孟霖的工位旁,摊开手,冷声道:“把我的照片还给我。”

  孟霖手里正拿着杯奶茶,火红的指甲一转,不耐烦道:“谁拿你照片了,无聊。”

  “监控为证。”乔麦的耐心正在一点点失去,“不给我,我就告你偷窃。”

  孟霖挑了挑嘴角,“我只是拿来看了看,随手就扔了。更何况,只是一张照片而已,还构不成偷窃罪吧?”

  乔麦二话不说,直接拽住她的手腕,硬生生把人从座椅上拉起来。

  “啊!痛!你这个粗鲁的女人,你干嘛啊?”

  孟霖身穿一条贴身长裙,腰一扭,看起来娇弱无比。男同事们纷纷开口劝架:

  “乔大神,孟霖拿你照片是她不对,但也就是一张照片而已,你大人有大量,就算了吧。”

  “是啊,这样吧,要不孟霖稍微赔点钱。”

  孟霖抹了抹眼角的泪:“就是嘛,你要多少钱?”

  她刚才看见乔伊又在科技园的小道上和乔麦说话,嫉妒得几乎要发疯,得知乔麦就要离职,还是去那么有名的慕瞳集团,她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黑暗情绪。

  乔麦喜欢那张照片的事,只要多观察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因为她工作累到时,总会把照片拿出来,表情温柔地抚摸。

  孟霖想,既然她夺走自己喜欢的人,那自己就要夺走她的心头好。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