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35章 聂渊的赐福能力

第135章 聂渊的赐福能力

  打死乔麦,她也不敢在这个茹毛饮血的时代说出吐槽聂渊的话。

  于是她道:“噢,我在想,你要带我去哪儿?”

  “反正不会把你丢给食人族。”聂渊说。

  走出村落后,他变成了兽形,让乔麦骑在他背上,抱住他的脖子。他的兽形比乔麦见过的所有族人都要庞大,如果多在村落里走几圈,估计会造成交通堵塞。

  乔麦身体前倾,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因为高速移动而紧张无比,还薅下了几撮棕毛。

  往森林外围跑出一大截后,乔麦看见远处有耸立的土墙,修得很简陋,但已经初具城镇的规模。

  原来这里并没有乔麦想象中那么原始。

  聂渊站在山头上,俯瞰下方小小的城镇,深沉道:“人类很聪明。”

  乔麦趴在他身上,问:“你是说建城墙吗?”

  “是,还有他们对火的用法,造的那些种田的工具……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乔麦忍不住问:“为什么不学学穿衣服的方式?”她第一天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人族,就把自己裹得挺严实的。人家可是有明显的上衣和下裤,而且按照现代的眼光来看,还人人穿皮草,阔气得很。

  聂渊反问她:“然后在每次变原形的时候都把衣服撑破吗?”

  乔麦无语,总有一天,当人人都穿衣服的时候,你们会知道变身前先脱衣服的。

  聂渊长长的尾巴卷起,在她臀上拍了一下:“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可以看看,人类对非己族类有多残忍。”

  他载着乔麦跃下山头,足有十层楼高的山头对他来说视若无物。强烈的失重感袭来,乔麦紧紧贴在聂渊身上,飘起的毛发扑在她身上,倒是挺暖和的。

  此时的小城镇里,点油灯的人家也很少很少,轻易觑不得一丝光亮,给聂渊的行动带来极大便利。

  乔麦压低声音,凑近他的耳边问:“我们要去哪儿?”

  聂渊的耳朵刷刷立起来,就像受惊的猫咪:“你不用说这么小声,人类没那么好的听力。”

  乔麦悻悻地坐起来,发现聂渊在一处拐角边停下。几声微弱的“喵呜”声断断续续响起,还夹杂着一两声汪汪。

  聂渊后腿弯曲,示意她下去。乔麦蹲到流浪猫群面前,在适应黑夜的自然光之后,看见了猫咪们身上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痕。他们个个瘦骨嶙峋,地上连一粒米都没有,眼看已经奄奄一息了。

  乔麦这个爱猫之人当场就忍不下去了:“怎么连这个时代都有这么多的流浪猫!”

  聂渊的一双巨型猫瞳逼视她:“你这话说得,倒真有点像未来的人。”

  “我说了的啊,是你自己不信的……”

  聂渊不置可否:“这些原本都是野猫,人类上山打猎的过程中,见他们可爱,带回家豢养,后又嫌他们能做的不够多,便弃养了。这还算好的,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被炖来吃了。”

  乔麦听得心里直犯恶心。原始社会生产力不发达,缺粮食是常有的事,他们肯定没有宠物这个概念。因为长相可爱而被贸然领养,后来又被丢弃的猫,即使在现代也很常见,更不用说这里。

  乔麦意识到聂渊带她来这里的原因,期待地问:“那这些猫,是不是你都会带回去养起来?”

  她的双眼在星光下有柔晕流转,期待的眸光仿佛能把聂渊溺死在其中,让他连一个“不”都说不出来。

  “当然。”聂渊说,“你把他们抱到我背上。”

  乔麦十分感动,不由自主地觉得聂渊这人也不是没有优点的嘛。

  此时她的麻袋衣服就显示出了优越性。宽大的衣摆让她可以把小猫们都拢到一处兜住,它们都过于瘦弱,根本没有挣扎的力气。

  乔麦低声安慰道:“没事了,待会儿回家就给你们弄吃的。”

  聂渊轻而易举地翻越过土墙,四腿撒开往回跑。

  “家”这个字让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好像已经和乔麦组成了家庭,那个冰冷的族长屋子也变成了让他期待的地方。

  兽族的族人有着忙碌而充实的一天,战斗力强的兽族负责打猎,稍弱的则负责采集和制作。

  族长总是身先士卒,带他们去到最危险的区域,猎来几百斤的丰厚储备肉。然而这天,族人们在族长门前集合时,却听到门内传来此起彼伏的“喵喵”声,有气无力。

  小草愣愣地问:“小麦不是才来几天么?怎么和族长孩子都生了?难道是……族长特别天赋异禀?”

  这个离谱的猜测,居然没有任何人出来说一句反对的话。

  因为不管是族长还是小蛮,都没有后代,说不定他们的血脉就是很奇特呢?

  聂渊推门出来时,一只白色的小奶猫跟头连天地追随着出来。聂渊弯腰用手把奶猫刨进门内:“去,回去找你娘,爹得出去打猎。”

  就连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大力,都被族长这罕见的温柔语气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聂渊当着众人关上门,恢复成了往日冷面无私的形象,说:“走吧,出发,今天要去探探冷冰一族的痕迹。”

  族人们表情肃然:“是!”

  乔麦现在有一群小猫要照顾,倒是挺充实。空余的时间,她还把聂渊每间屋内零散的麻布收集起来,预备给自己织一件像样点儿的衣服。

  聂渊一直到天黑才回家,身上沾着飞溅的血液,脸色十分凝重。

  乔麦放下手里的织物,抱起腿上酣睡的猫咪,问:“你没事吧?”

  “没事。”聂渊在石桌边坐下,喝了一口白开水,“被冷冰一族的人跑了。”

  “冷冰,就是对小蛮……”

  “是他。”

  乔麦第一次清晰从聂渊的眼中看到仇恨,现代的他已经褪去了这种激烈的情绪,亦或是隐藏得更深。

  “以前,他们住在这附近吗?”

  聂渊眼神幽深:“谁也不知道。冷冰的特殊能力是篡改记忆,趁我调查远方土地的情形时,他趁虚而入,让所有人都接受了他是族内一员的事。”

  乔麦喃喃道:“这种能力太可怕了……”

  聂渊似乎不想再聊这个问题,转而看向她手里的麻布:“你在帮我做衣服?”

  乔麦:“呃……”这家伙怎么这么有自信?

  乔麦看了看手里初具雏形的麻衣,怕怕地点头:“嗯,反正也没什么事干。”

  聂渊当然能看出来她是在说假话,不过他喜欢看她胆小地骗自己,还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模样。

  “乖。”他伸手勾了下她的鼻头,方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他总有一天能找到冷冰,将他击溃。现下,和孩儿他娘享受二人时光才是最难得的。

  聂渊大大咧咧把她揽到怀里,像是揉猫一样,抱着个团子任意揉搓。

  乔麦的脸挤在他胸膛上,生无可恋。这家伙果然还是个原始人,没受过现代恋爱教程的熏陶,拥抱都这么粗暴。

  聂渊揉够了她,终于把她放开,双手拇指摩挲着她被挤红的脸颊,眼中全是笑意:“行了,接着做衣服吧,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兽人部族里渐渐传开一个八卦,冷酷无情的族长最近性情大变,看见大家会笑了,说话的声音也变温柔了,这一切都归功于人族送来的祭品,两人甚至还一起收养了一窝小猫。

  乔麦穿好衣服后,也得到在村落周围闲逛的权利。她发现小猫在村里十分常见,小草家里就有三只奶猫,她家还有一头母羊,多出的羊奶还会分给乔麦,喂猫猫们喝。

  “你家的猫咪可真幸运。”小草坐在凉席上,抚摸弟弟妹妹们的猫头,说,“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被族长亲自照顾的,我爸妈是被赐福之后,就扔到一边独自打拼,过了一阵才回到村里。”

  乔麦不解地问:“赐福?”

  小草惊慌地捂住嘴,一脸说错话的表情:“抱歉,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不该说的。”

  她说着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乔麦忙安慰她,表示自己不会再追问。

  当日晚上,聂渊吃完饭出去跑了几圈,在河水里冲了冲身体之后,迫不及待地跑回家,把乔麦往软绵绵的窝里带。

  自从前两日摸索着尝试了鱼水之欢,知识和经验都一片空白的聂渊开始无法自拔。他甚至怀疑乔麦给他下了某种神奇的毒,让他半刻也无法离开她。

  乔麦今晚格外热情,缠着他要个不停。

  一群小奶猫迷惑地蹲在窝边喵喵叫,两人却都顾不上理会。

  乔麦放下腿,深深地呼吸了几下,把手搭到兽皮窝外,小猫们立刻凑上来舔舐。

  她注意到聂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餍足,遂定了定神,问:“这些小猫,他们有机会变成人吗?”

  从小草的话里,她只能琢磨出这个意思:给猫咪们变身成人能力的,就是聂渊。

  小草的父母也是通过这样,获得了特殊能力,并且这种兽人的基因可以通过繁衍的方式继承给二代。

  聂渊皱了皱眉,说:“小孩子很烦,还是让他们多当会儿猫好了。”

  猜对了!

  乔麦抱住聂渊的胳膊,撒娇道:“可是,他们是我们俩的孩子啊。”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