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31章 抢猫的“前夫”

第131章 抢猫的“前夫”

  乔麦抱住乔伊的肩:“小伊,你有没有怎么样?”

  “没、没事,我只是……”乔伊按了按太阳穴,“先解决追尾的事情吧。”

  乔伊降下车窗,和前面的人交流:“我们先靠边停车吧,我会按损失赔偿的。”

  被追尾的司机在看见他的车型时就已经知道这是个富翁,他把车停到路边,准备好好理论一通。

  乔伊独自下车看了一眼,知道不是很严重,说:“打电话叫保险公司吧,按正常核算赔偿的程序走。”

  被追尾的司机梗着脖子道:“那怎么行?我被这意外耽搁在这里,损失好大一笔生意,这笔钱可不是保险公司能赔付的。”

  车内的乔斯皱眉道:“他在说谎。”

  聂新愤怒道:“那也太坏了,乔伊哥不赔,他也不能怎么样。”

  乔伊正在忍着强烈的头疼,因此,他不同于往常的精明圆滑,随口问道:“你想要多少钱?”

  对面的司机兴奋起来,比出“五”个手指头:“五十万,我那笔生意就值五十万!”

  连聂崇之都是一惊:“嗬,还真会狮子大开口。”

  乔麦考虑到自己现在超级高的网络热度,原本不想下车露脸,可她的猫崽子脸色实在太糟糕,她拉开副驾车门,一只脚踏出车外,却忽然被从后面走来的人按住肩膀。

  回头,身材挺拔的男人低头朝她一笑,路灯下的脸英俊得勾魂夺魄。

  “放心。”

  乔麦坐回车里,呆呆地看着男人的背影。

  “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和哪家公司谈的生意?”

  聂渊走到乔伊身边,左手抬起,按了按他的后脑勺。乔伊感觉到疼痛舒缓了一些,眼角余光瞥见自己的亲生父亲。

  聂渊穿着随意,简单的长款格纹大衣,袖口做成黑白拼接设计,看起来有些不羁。

  那司机回答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是商业机密!”

  “是吗?正好我也没兴趣。”聂渊做了个往前摆手的姿势,道路两边忽然冲上来一群黑衣保镖,迅速将司机双手绑缚在后面,压在车前盖上。甚至还有多出来没事儿干的保镖列成一排站在聂渊身后,看着跟拍电视剧似的。

  司机抖着双腿喊:“你们这是犯法的。路人一定会帮我报警的!”

  事实上,大部分路人看到这声势浩大的一幕都远远走开。倒也有看不过去的,偷偷走远打电话报警。

  聂渊笑了笑:“那正好,省得我的人护送你去警局。作为受害人,我们非常赞同你去报案,寻求合理赔偿,我的律师会好好处理这个问题。走吧,乔伊。”

  那司机悔得肠子都青了,如果少要一点,说不定这个年轻人当场就给了。自己这是碰上硬茬了,带这么多保镖的人,长得还有点眼熟……

  该不会是?!

  司机瞪大眼,胸口忽然哽住,一口老血都快呕出来了。

  聂渊,那是国民爸爸聂渊啊,他怎么会错失这么好的结交机会!

  乔伊回到帕拉梅拉旁,开车门的时候被聂渊一把拦住:“你的脸色很差,确定要开车?”

  “我来吧,小伊。”乔麦下车和儿子交换驾驶位,聂渊替她固定车门,手放在车顶上防止她磕到头。

  在她坐下后,聂渊又低头轻笑着说:“我的车在后面跟着。听小徐说你想见我,我听了很高兴。”

  乔麦急着想回去看黑猫还在不在,也不想和他争辩,瞥他一眼说:“麻烦帮我把车门关上。”

  一路回到家里,乔伊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他说,晚一点再说自己看到的预言。

  乔伊的技能多数时候是主动催发的,可也有极少数时候,会有被动的预言画面闪过他的脑海,给他的神经造成极大的负担。

  这次他痛苦这么久,乔麦担心会是个很严重的预言。

  到家后,聂新和聂崇之垂头丧气地下车,不情不愿地踱步到聂渊面前,喊:“爸爸。”

  聂渊摸摸两人的脑袋,惬意地夸道:“乖。”

  乔麦冲进屋内,只见黑猫正趴在沙发上,猫爪张开,慵懒地舔着每一根小爪子的缝隙。

  聂渊走在她身后,语气一沉,问:“你还养了只猫?”

  “是流浪猫,我捡到他……”

  乔麦话还没说完,聂渊就冷酷无情地拎起猫的后颈,往外走。

  “喂,聂渊你干嘛,这是我的猫,你凭什么带它走?还给我!”乔麦生气地冲过去抢猫,可等在庭院外的聂渊的保镖们迅速接过了黑猫,乔麦压根儿就追不上。

  她转过身,仰头看着聂渊欠扁的脸,胸口剧烈起伏,恨不得自己现在手里就拿着一把狙击枪。

  怎么办,要怎么样才能让聂渊把她的二哈还回来?

  先前怀疑二哈就是聂渊的自己真是个大傻子,那么可爱的猫咪,怎么会是聂渊这个恶魔!

  “还给我。”

  “不行,家里不能有除了猫崽子们以外的猫。”

  “这是我家。”

  “你是我老婆。”

  乔麦气沉丹田,右手抡圆,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照着聂渊的脸挥出一拳。结果毫不意外,这一拳被聂渊稳稳接住。他的大手包裹住乔麦的小拳头,还饶有兴趣地捏了捏,说:“夫人的手真小。”

  此时,乔麦唯一能想到打扁聂渊的办法,就是把乔缅从比色烈召唤回来。

  先前她万分期待当众戳穿这个男人变猫潜伏的真面目,现在却为自己傻缺的猜测而懊恼不已。

  她把手从聂渊的掌中挣脱出来,狠狠推了他一把,然后快步跑上楼。做这事时,她自己都觉得太过没气势,脸红耳赤得恨不得有个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

  回到卧室后,她把自己关起来,思考该怎么找回黑猫。

  让聂渊自己交出来看起来是不可能了,报警的话,难保聂渊不会用势力把这个案子压下去。毕竟只是个拐卖宠物的案子……

  如果去找安全部,好像又有些小题大做。

  乔麦想了又想,一咬牙,登录微博大号,转发自己以前发过的黑猫照片,说:【@平安宁南,某人@聂渊V抢走了我的宠物猫,如果不赶紧归还,我会选择报案处理。】

  很快,#聂渊抢猫#的话题火热蹿升。乔麦本来就很少发微博,最近发的状态更是全部和她的猫有关,所有粉丝都知道她是个爱猫如命的铲屎官。

  【xswl哈哈哈哈哈哈哈,本日最佳笑话:前夫上门抢猫为哪般?】

  【怎么这么多人说前夫啊,现在乔麦和聂渊还没离婚这件事是冷知识吗?】

  【原麦女孩痛哭,这是糖吗?这是糖吧!聂爸爸在吃一只猫的醋!】

  乔麦翻看评论,越看越郁闷,怎么大家都在吃瓜?重点是她的猫不见了啊。

  随着看到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人帮她斥责聂渊,尤其是和她一样的铲屎官,但这都不如常一宁发的评论热度高:【@常一宁:已经报警了,别理那个坑货,小穗。】

  这个称呼瞬间引爆了吃瓜网友们的热情,把关注重点从“猫”转移到了“小穗”上。

  【我就知道宁求一麦是真的!啊啊啊啊!】

  【常一宁为什么会叫小穗啊?是因为乔麦的微博叫做“拨穗的乔麦”吗?】

  这条评论下面又来了一个黄V认证大号:【@商越明:不是。】

  没人能想到,一个抢猫事件,居然能逼出如此多的八卦。

  网友们纷纷直呼:【修罗场什么的坠棒啦!】

  卧室门外,聂渊敲了敲房门,跟个没事儿人似地说:“夫人,该吃晚饭了,别饿坏肚子。”

  乔麦不耐烦地喊了句:“你走!”

  “前几日威胁我来,现在又让我走,夫人真是反复无常啊。”

  说完这话后,他就再也没有动静。乔麦猜想他放弃了,躺到床上,蜷缩起来抬起手机,没精打采地浏览黑猫的照片。

  她的猫咪啊,那么可爱那么乖,就连张牙舞爪的时候都肉肉萌萌的。

  “喵星人迟早会攻占地球的……”乔麦半是忧伤半是喜爱地说。

  床尾传来一声低沉的回应:“但首先,得攻占夫人的心。”

  乔麦低头看去,凶猛威武的大型猫咪蹲在她的床边,猫爪无声地踩在地上。

  乔麦无奈地问:“聂先生,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把我的猫还回来?”

  “我会把它送给可靠的家庭饲养。”大猫说,“至于夫人,就换一只宠物养吧。”

  乔麦愣了愣才明白他的意思,遂嫌弃地摇头:“啊……你是说你?呵呵,我敬谢不敏。”

  聂渊咧开嘴一笑,锋利洁白的牙齿寒光毕露:“我很好养的,会自己觅食,自己找地方睡,还能看家护院。”

  乔麦听不下去了,放下手机,抓狂地挠了挠头发,说:“好,聂渊,你一定要缠着我,以你的武力和势力,我没有反抗的余地。可是,如果你还想生活在一个平静的环境里,而不是我们每天都剑拔弩张,那你必须得跟我说清楚,你和常荟玉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容忍和我有法律婚姻关系的人天天在外面搞风搞雨。”

  她娇小动人的脸上写满鄙夷:“那很脏。”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