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28章 乔妈妈slay

第128章 乔妈妈slay

  周末,睡了个饱觉的乔麦自然醒来,伸伸懒腰,一撸旁边的黑猫脑袋。

  “放假,我要看看书,运动一下,再挑战一档综艺。”她自言自语了一句,起床穿衣。

  黑猫最近已经完全习惯了这个家,行为举止越发黏|腻,乔麦衣服穿了一半,它就扒到她的腰上,两只猫爪垫抱得死紧。

  “好了,小色猫,快点放开。”

  “我警告你啊,最后一次。”

  多番通牒后,黑猫终于把爪子缩了回去,乔麦光滑的腰身上还留着几根漆黑的猫毛。

  乔麦熟练地把他抱起来翻了个身,肚皮朝上,挠了挠:“你可真是只货真价实的公猫,得赶在你发情前把你送去绝育。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天。”

  她说着,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眼看通讯录的界面被点开,黑猫坐不住了,那张看不出表情的煤球脸都好似有了情绪,两爪慌张地乱刨。

  一人一猫在床上打了一场架,最后以手机掉在床脚,乔麦的两边脸颊被猫咪前爪按住为终结。

  “二……唔。”乔麦含糊地嘟哝了一句,把猫爪垫从自己脸上挪开,“二哈,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人变的?我看你听得懂人话,怎么好像连手机界面都看得明白?”

  黑猫表示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往枕头旁边一瘫,老大爷般跷起后腿,悠闲地假寐。

  乔麦双手握住它的咯吱窝,把它整只猫抬到自己面前,怀疑地直视那双充满猫性鄙视的绿瞳。

  “测试一下,你该不会是聂渊吧?”

  黑猫毫无反应。

  “聂渊是个大傻子。”

  “聂渊是个自恋狂。”

  “我这辈子最讨厌聂渊。”

  猫咪仍然睿智地看着她,就像任何一只看蠢主人的猫,充满对人类的鄙视。

  乔麦放弃了挣扎,把猫咪薅到一边,向后瘫在床上。

  “算了,看起来我是被聂渊整得神经质了。像他那种自恋自大狂,没必要干这种事。”

  但是看起来,黑猫对自己绝育的事情真的有所感知,每当乔麦往储物室的方向走时,他就警惕地跟在她脚边。

  “怎么,觉得我要拿猫包出来带你去医院?”

  乔麦作势往储物室里走。黑猫这回没急着行动,似乎是看出了她都这逗猫的恶趣味。它镇定地迈着猫步,仰起头观察乔麦的一举一动。

  “我拿了啊,我真的拿了……”

  就在她手碰到猫包的前一刻,楼下传来乔斯激动的叫声:“小新,崇之!”

  通常来说,性格内敛的乔斯是不会喊这么大声的,除非他真的非常兴奋。

  常一宁的脸上写满成就感,牵着两个小朋友走进一楼客厅。

  “好不容易才把这俩崽子带出来。”甚至借用了常荟玉在聂渊那边的影响力。

  常一宁牙痒痒地想,聂渊对他的便宜妹妹还真是放纵,拜托他们俩赶紧结婚吧,别祸害小穗了。

  聂新欢脱地抱住自己的小伙伴,下巴贴住乔斯的肩头,抬头望着从楼梯上下来的乔麦。

  “乔妈妈!”

  这称呼已经是两人之间的互相让步,乔麦下楼蹲住,左一口又一口,给了聂新和聂崇之两个爱的亲亲。

  聂崇之还有点别扭,可能是觉得自己千里迢迢从北都市过来见她,略显丢脸。于是他拿出小书包里的习题册,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来和乔斯讨论作业的。”

  乔麦忍俊不禁:“好呀,最近给小斯买了新的文具和台灯,快来,带你们上去享受一下。”

  三个小朋友兴高采烈地一起上楼,过了一会儿,乔麦看他们玩得入迷,下楼逮住常一宁。

  “说说吧,你怎么想到把小新和崇之带过来?”

  黑猫蹲在她脚边,绿瞳里的审视感和她如出一辙。

  常一宁自吹道:“我可是两个小家伙的舅舅。在他们的爸爸神出鬼没,妈妈生病又在外录节目的时间里,我有责任照顾他们。事实上,在北都市负责他们生活起居的保姆和管家也觉得我该带他们到你这里来。”

  “等等。”乔麦做了个STOP的手势,“聂渊神出鬼没?我以为他在北都市打理生意。”

  常一宁耸了耸肩:“不是啊,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公司现在是徐书正和几个得力助手在管。慕瞳集团发展得这么大,早就不需要聂渊亲力亲为了。”

  乔麦疑虑重重:“你说他不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在的?”

  常一宁托着下巴思考:“这没人说得清楚,好像你回来之后,就没听到过他的消息。”

  “是吗?”乔麦越发觉得不对,凉飕飕地看向黑猫,说,“我觉得,我有必要给我名义上的丈夫打个电话,确认他的行踪。”

  常一宁感觉好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和她预想中一样,聂渊没有接电话,她抱起黑猫,翻来覆去地狠撸了一通。可也不知道是这猫太会装,还是她真的想太多,从始至终,二哈都只有“你们人类真的好烦”和“离本喵远一点”的抓挠大法。

  楼上,聂新正在绘声绘色地讲述他在北都心语幼儿园里遇到的极品同学,乔麦就听了几句,深感这年头连幼儿园都这么社会。

  “所以后来安娜和叶子就绝交了,他们打赌要嫁的山山,过了两天居然和夏夏在一起了,我觉得他们的脑子都有点问题。”聂新最后总结道。

  “两个小家伙。”乔麦敲了敲开着的房门,“我得和你们的爸爸联系一下,征求他的同意,你们才可以住在这儿。”

  聂崇之镇定地说:“爸爸早就失踪了,谁也联系不上他。”

  “可这应该不包括你爸爸信任的下属,对吧?”乔麦笑得让聂崇之感觉背后一凉。

  而聂崇之的聪明也让乔麦惊讶。

  “好的,乔妈妈,我这就给徐叔叔打电话。”

  接到电话的徐书正似乎习以为常,问:“崇之,听说你到了南宁市,已经平安抵达乔博士家了吗?”

  聂崇之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紧接着,他说话的声音居然带上了哭腔。

  “乔妈妈不再喜欢我们了,她说除非爸爸亲自来谈,否则她就要派人把我们送回宁南市。”聂崇之把那种忍哭又不想哭出来的语气演得非常到位,聂新给弟弟比了个大拇指。

  徐书正从未见过他这一面,忙安慰道:“好了,崇之,我会转告你爸爸。你帮我把电话转给乔博士,让我和她说两句。”

  乔麦迅速捡起演技,高冷地拿起电话说:“喂,徐特助啊?”

  “乔博士。”徐书正如今对她也是恭恭敬敬的,不止因为她是聂渊明媒正娶的夫人,“我知道两个孩子给您带来了一些麻烦。可他们一直把您当成他们人生的榜样,照顾两个孩子的事,我会拜托刘姨——”

  “不必了,给刘姨放个年假吧。聂渊自己玩失踪,还要辛苦别人帮他看孩子。他狠得下这个心,我可狠不下。你听好,我只给聂渊7天时间。7天后,如果他还是不出现。”乔麦意有所指地看向黑猫,露出一个兴味的笑:“我会向警局报案说我的丈夫失踪,想必媒体会很乐意见到这个新闻,这对我的离婚官司重启也会很有利。”

  聂新不想胳膊肘往外拐,可他还是要说……乔妈妈slay,爸爸就是个渣渣!

  徐书正又保证了两句,乔麦挂掉电话,一把将聂崇之抱起来:“崇之真是个影帝呀,你不出道,厦国演艺界损失半壁江山,哈哈!”

  笑完之后,她又回过神来,把孩子放到地上,咳嗽两声,正经道:“不过说谎是不好的,这次是例外。”

  聂新摇头晃脑道:“我知道,不能对好人说谎,可是爸爸是坏人,我们这是为了引蛇出洞。”

  门口传来扑哧一声笑。四双眼齐刷刷地朝他看过来。

  常一宁摆了摆手:“对不起,我知道不该笑,但是真的好好笑。”

  乔麦密切注意着黑猫的行动,这家伙丝毫不慌,一点想要越家出逃的意思都没有。

  她想,聂渊能长生不老,免疫一切超能力,那他能变成和原始形态完全不一样的小猫,肯定也不难。

  乔布没有发现异常,整天该吃吃该睡睡,顺便抱怨两句复工的苦。乔斯能读到妈妈的心理活动,惊疑不定,此后每次碰上黑猫都赶紧跑得老远。

  周日一大早,常一宁正在自己阳台上做俯卧撑,忽然看见一辆陌生的帕拉梅拉停在隔壁乔麦家门口。他跳起来紧盯着从车里下来的人,那张英俊锋锐的脸,有几分熟悉感。

  “老陆,老陆!”他冲到陆半明门口去敲门。

  在床上躺尸的陆半明暴躁地锤了下床,有气无力道:“常大少爷,你不知道现在是早上8点么?我昨天熬夜打《大千》来着。”

  “有个陌生男人进了小穗的家门,你快帮我看看这是谁?”

  “哦?”乔麦的八卦,那陆半明必须得看看了。

  他揉着眼睛下床打开门,接过常一宁的手机,盯着上面的图片陷入深深的沉默。

  “这……糊成这样的照片,你让我认人?”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