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20章 咬衣服不亏

第120章 咬衣服不亏

  当天实验课结束的时候,路思远鼓起勇气把画完的化作递给乔麦,说:“乔老师,送给你,希望你能收下。”

  乔麦只恨自己没有跑得更快。

  以前她只顾埋头工作,没有太多的社交机会。厦国人骨子里多少有点含蓄的传统,如果两人没说过几句话,是不会贸然追求的。

  可现在不同了,她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甚至为了反制聂渊而接受教职。

  面对连她都看得出意思不对的送礼,乔麦宛如一张白纸,毫无经验,骑虎难下。

  她抱着黑猫,就像抱着救命稻草,脸色发白,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平时高速转动的脑子里这会儿一片乱麻,一边想着不能像对聂渊那样伤害小朋友,一边又不想牵扯上一点暧昧。

  紧张归紧张,沉默以对,通常能帮她规避不少麻烦。而路思远显然不是笨蛋。

  “对不起。”他收回画纸,苦涩地说,“我知道现在追求你是不道德的,如果以后你自由了,我希望我还能有这个机会。”

  乔麦手足无措,尴尬万分地回了句:“我没有感情上的追求,对你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你要……好好学习啊。”

  路思远先是一愣,接着安心地笑了起来:“嗯,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好像有哪里不对,乔麦感觉不出来,转身抱着猫想走,黑猫却故技重施,跳离他的怀抱,精准地扑向路思远,伸出完好的前腿在他脸上威武一挥,然后轻盈地降落在地上。

  “嘶——”路思远捂住脸,退到一边。

  乔麦愧疚不已,担心地上前问:“你有没有怎么样?”

  “没关系。”路思远仍然捂着脸,朝她笑了笑。

  乔麦道:“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走。”

  “真不用,被猫抓了一下而已,别跟一只小猫计较,而且还是受伤的小猫。”路思远爽朗一笑,大度地摆了摆手,像是怕乔麦追着他要看伤,跑得飞快——明明刚才还舍不得走。

  乔麦这会儿是真觉得这个学生不错了,个性和学识方面都是。

  黑猫阴沉着脸走过来,仰头看着乔麦。

  乔麦的腮帮子鼓了又鼓,知道不能跟猫咪说“把你扔掉”这种话,就狠狠威胁道:“看我回去怎么罚你!”

  这猫倒没跑,被放到车里后,没有得到乔麦的抱抱,他也不着急,端庄稳重地盘在后座的另一侧,打了石膏的腿翘得老高。

  “跟个老大爷似的。”乔麦拍了张照,发到家庭群里,吐槽黑猫的“壮举”。

  乔布冒泡,问:【妈妈还没取名吗?总不能一直猫啊咪的吧?】

  “有道理。”乔麦点点头,托腮思考:“得取一个适合他的名字……”

  “小烦猫?”

  “讨厌鬼?”

  乔麦故意凑近他,说:“要不叫二哈得了,我看你和傻狗子哈士奇也没什么两样。”

  黑猫无动于衷,乔麦决定正式给他命名为“二哈”,一路上她轻哼着《黑猫警长》,把黑猫逮到怀里蹂躏了一通。

  到家后,乔麦把黑猫放到地上让它自己玩,上楼从储物室里找出棉花填充的伊丽莎白项圈。

  正在沙发上悠闲舔毛的黑猫瞥见她手里的东西,瞬间支起脚,作势要跑。

  “你敢!要是跑了,你就一辈子藏起来,永远别被我找到。”乔麦眯起眼睛威胁,“傻二哈,乖乖过来。”

  黑喵蔫儿了,趴在沙发上拒绝接受现实。

  乔麦把圆盘一样的伊丽莎白圈套在他的脖子上,向日葵形状的项圈上有一瓣一瓣的彩色花瓣,点缀在他的脖子边,就像猫脸下面套了个葵花飞盘,滑稽又可爱。

  原本优雅神秘的黑猫,因这多余的装饰,瞬间变成笨拙体宽的逗比。

  下班回家的乔伊看到它这模样,拿着手机全方位拍了好几张照片,心里涌上连他自己都说不出原因的阵阵暗爽。

  乔斯放下小书包,默默地读了二哥的想法:

  和聂渊一样讨打?

  猫咪罪不至此啊。

  乔麦忍着没去撸他,作为他挠伤路思远的惩罚。

  黑猫不停伸爪爪,试图把伊丽莎白圈取下来,可这项圈实在太过贴合猫咪身体,它打滚、抓挠、伸展,就是没办法奈何这圆盘圈。

  麦欣赏完他的窘态,终于大发慈悲地把它抱起来,纤纤手指点点它黑乎乎的额头,质问道:“以后还挠不挠人了?”

  黑猫无奈地抬起绿眸看向他,一副“拿你没办法”的退让模样。

  乔麦不满:“你还一副有理的样子,成精二哈。“

  黑猫摇了摇尾巴,优雅地躺在她怀里,伸舌一舔纯黑肉垫。这模样,放在晚上要是不睁眼,保证完美隐藏。

  在春霖街的日子异常平静,想象中的聂渊派人围堵抓人的画面并未出现,乔麦整天沉浸在撸猫的快乐中。

  常一宁在常衡集团的宁南市分公司熟悉一圈业务,按捺不住要找乔麦来公司上班,好日夜相处。

  他给乔麦打电话时,乔麦正在宠物医院带黑猫卸石膏。

  “上班啊……”她遗憾地摸了摸猫猫的头,耍赖道,“我刚养了只流浪猫,人家还受伤呢,我得在家陪他,不能去上班。”

  常一宁怒道:“你都答应我了,我派专车接送你,顺便再雇个人来帮你照顾猫,准你带猫上班,你这下没借口了吧!”

  “好嘛好嘛。”乔麦也不是不讲究信用的人,常一宁都说到这个份上,她再不去,感觉自己像个始乱终弃的渣女。

  “你把入职邮件发给我,我来就是了。”

  常一宁一哂:“还发什么邮件?你要来,肯定是我亲自来接啊。”

  诊台上的黑猫忽然剧烈挣扎起来,医生没按住,他就扑腾跳到地上,可怜巴巴地歪着一条腿,仔细看的话,身体还微微颤抖着。

  乔麦被它吓到了,和医生合力将它捞起来查看。

  “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才对。”医生疑惑地检查了一遍,见黑猫还是宛如猫饼般瘫在诊台上,便说,“要不拍个片看看?”

  “行。”乔麦拔腿要走,眼角余光注意着黑猫,“这样吧,既然它这么严重,我今天就不带它回家了,我给它办理住院。什么时候好了,你们通知我来领猫就行。”

  还没等医生答应,黑猫就忙不迭地自行跳到地上,灵活地活动着身体,紧跟在乔麦脚边,生怕她丢下自己。

  乔麦生气地哼了一声,一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常一宁那个小猪佩奇。

  “就知道你是个戏精,又爱演戏又爱装傻,我养你还不如养只佩奇。”

  这话也不知道戳中了黑猫的哪个点,它激动得浑身黑毛根根竖起,圆圆的脑袋使劲儿在乔麦脚踝上顶来顶去。

  “傻狍子。”乔麦笑骂一声,蹲下把它抱到怀里,威胁道,“下次再这样,不但让你住院,还让你戴10天伊丽莎白圈。”

  乔麦入职常衡集团的当天,公司官方微博一大早就发布置顶消息:【欢迎乔麦博士正式入职常衡集团,担任首席安全官和首席财务官[鼓掌]@拨穗的乔麦】

  【前排!怎么回事?乔麦不做互联网科技,改做实业了?】

  【首席安全官我还能理解,首席财务官是什么鬼,还让不让学会计的人活了!】

  【给小白们解释一下,有很多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都是学数学的人担任的,乔麦学计算机去干也不奇怪,他们这种专业对数字都很敏感。】

  【常衡集团怎么挖到乔麦的??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时被议论纷纷的乔麦还在家里和阻挠她换衣服的黑猫斗争。

  “蠢猫,快放开,我警告你啊!”乔麦心疼地抓住自己的纯黑蝙蝠袖毛衣,坐在床上,和咬住毛衣领不放的黑猫呈对峙态势。

  刚才她从衣帽间里拿出今天要穿的一套衣物放到床上,把睡衣脱掉,正准备穿上,这蠢猫就精准地咬住毛衣衣领,一路试图逃窜到床底。乔麦生气地拽住毛衣的衣摆,感觉这毛线都快被蠢猫拆掉了。

  黑猫的两只绿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从脸颊、到光|裸的脖颈,再到胸前……

  “好啊,你这个小色猫,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对吧?”

  乔麦气得牙痒痒,黑猫却咬定青山不放松。她没办法,只好下床去衣帽间里又拿出一套衣服,就这会儿功夫,常一宁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问:“小穗,我们到楼下啦,你好了吗?”

  半个小时前对方就提醒过她一次快到了,迟到可不是乔麦的风格。

  “本来还想带你去上班的,现在你失去这个机会了!”

  这回乔麦利索地把针织衫穿上,没有给黑猫跳跃靠近的机会。傻猫两眼幽幽地望着她,似乎有说不尽的怨念。

  乔麦硬起心肠,拿起早就收好的提包:“你就在家好好反省自己,妈妈出门了。”

  黑猫一路追到楼下,到玄关时,乔麦打开门,以眼神威慑:“你要是敢跟着我跑出去,就永远别回家了。”

  黑猫立刻停住脚步。

  门外传来常一宁激动的声音:“小穗!”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和常一宁站在一起,敬重而热情地朝她释放笑容。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