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19章 心机黑猫

第119章 心机黑猫

  别墅前的小花园里亮着两只微微颤动的猫瞳,猫的身体和黑夜融为一体,低低的呻吟断断续续地响起。乔麦焦急地跑下楼,打开庭院里的地灯,找到了草丛里瑟瑟发抖的黑猫。

  “喵喵,好了,让姐姐看看你的伤。”

  乔伊走到她身后,弯腰仔细观察,说:“腿瘸了,身上的毛蓬乱脏污,估计是只流浪猫。”

  “我记得附近有家宠物医院。”乔麦刚说完,黑猫就像能听懂人话一样,剧烈地挣扎起来,她赶紧抱紧小东西,安抚地用手指梳理他的毛发。

  “我去拿车钥匙。”

  将近10点的宠物医院没什么顾客,医生迅速地给黑猫做了体检,摇头同情道:“他似乎是被车撞过,不是什么严重的车祸,但前脚、肋部被被伤到了骨头。”

  黑猫现在已经平静下来,它似乎意识到乔麦是想救它,乖巧地伸出粉红的舌头舔舐|着她的手指。

  “乖猫猫……我们需要给他做手术吗?”

  “腿上需要做清创,肋骨需要接骨和固定,不麻烦,这就进手术室,劳烦您稍等。”

  护士伸出双手,想从乔麦手里接过黑猫,谁知刚才还配合无比的猫咪忽然剧烈挣扎起来,使劲儿往乔麦怀里钻,两只立耳蹭在乔麦胸前,被他凶猛的力气捋得往后贴着小脑袋。

  乔伊脸都黑了,一手提起猫咪的后颈,任他四肢扑腾:“给,如果有必要,今晚就让它住院吧,我们不介意。”

  乔麦哭笑不得,跟着到了手术室,站在玻璃窗外和黑猫说话。

  世人都说黑猫不详,或者黑猫通灵,但乔麦见了它,却心生喜欢。她有七个猫崽,却没有一个是黑毛的,而且大家都渐渐成人,出去闯事业,乔麦好久地没体会过单纯养猫的感觉了。

  医生处理得很利索,小猫咪的胸口和伤腿都用石膏板固定,看上去非常滑稽。乔麦憋住笑,小心翼翼地把猫托到自己怀里,又哄了几句二儿子:“好了,你不要这么小气嘛,人家只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咪,你可别和小布一样犯蠢。”

  有这话在,乔伊忍着不适,看乔麦把用石膏板固定住的傻猫咪抱回了自己的房间,还从杂物室里找出他们早就不用的猫砂盆和剩余猫砂,又给黑猫煮了鸡胸肉和羊奶。

  他们兄弟几个,自从成年之后,就鲜少有机会和妈妈睡在同一张床上,也不知哪儿来的野猫咪,居然占据了他们梦寐以求的位置。

  乔伊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乔麦睡觉不锁门,一大早,他就来到卧室门前,悄悄挪开一条缝,观察里面的情景。

  这一看,他的脸色顿时黑得宛如十年没洗的锅底。

  那只讨人厌的黑猫和乔麦分享一个枕头,舒舒服服地挨着她的脸,那只没打石膏的前腿伸得老长,直接勾在了峦峰的正中央。

  乔伊走起路来寂静无声,但那只猫竟该死的机灵,他一靠近,它就浑身黑毛立起,爪子往乔麦胸前一按。

  “唔……”乔麦悠悠醒来,一眼就看到站在自己窗前的二儿子。

  “小伊,有什么事吗?”

  乔伊挂上笑容:“妈妈,你下午不是还要去给研究生讲课吗?不如把猫给我照顾吧。”

  乔麦揉了揉眼睛:“可你也要送小斯去上学。”

  “我可以把它放在车里。”

  “那样太颠簸了,你还要开车。”乔麦的逻辑总是无懈可击,她慈爱地揉了揉黑猫的脑袋,说,“我那边有人开车过来接,我可以在车上抱住它,带它去上课。”

  乔伊绞尽脑汁,愣是没想出其他理由。他闭上眼,用意念默想能追寻到的未来片段,没有和这只猫相关的。

  这只能说明,流浪猫在他们的生活里是无关紧要的一环。

  乔伊不太放心地走出卧室,早饭的时候,又悄悄告诉乔斯,让他读一读猫的思想。

  乔斯忧虑地望着他:“我所有能听到的,只有喵喵喵的声音。二哥,你怎么了?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吗?”

  乔斯平时还是有关注商界新闻的,据说麦心科技在开拓国际市场上遇到了不少阻碍,布尔加等国都认为AR眼镜和VR头盔会窃取各国的机密信息,拒绝做贸易引进,这事儿在国际上闹得挺厉害。

  “没事,小斯,二哥只是随便一说。”

  乔伊开车送乔斯去幼儿园上学时,周围的邻居都向他的车投去敬畏的目光。最近在别墅前站岗的卫士已经成为春霖街的大热门,有人试图分享到网上,却发现自己不论怎么发,都会被告知“发布违规消息”。

  于是邻居们中间渐渐流传起一个说法:乔麦肯定在做什么国家保密项目。

  每次她出门坐上来接的专车,都会有人好奇地在自家窗前张望。

  这一天,乔麦出来时,竟然抱着一只打石膏的猫。被固定住的猫咪看起来十分滑稽,邻居家在道上踢球的小孩儿哈哈大笑起来,跑近了取笑道:“哈哈哈哈,好搞笑的猫,腿包得像法棍一样,背上还有个龟壳!”

  下一秒,一双幽幽的绿眼睛朝他直视过来,里面散发的光芒令倒霉的熊孩子胆寒,竟双腿发抖,哇啊一声哭了起来。

  “猫、猫妖,妈妈,妈妈,这里有猫妖,呜呜……”

  一个年轻妇女惶恐地从小区车道对面跑过来,一把抱起儿子,不停低头向乔麦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乔博士。他不是有意打扰您的,恳请您原谅他!”

  乔麦有些错愕,抱住猫咪的手紧了紧,引来小猫安慰的舔舐。

  “我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乔麦轻声说,“小孩子怕小动物,可以理解。”

  年轻妇女松了口气,又连声道了歉,才抱着孩子快步回家。

  乔麦郁闷地摸着黑猫上车,坐在后座,喃喃自语道:“我现在在别人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前座的研究所专车司机哈哈大笑起来:“乔博士是在说笑呢,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当然是顶厉害的学者,最年轻的美女科学家啦。”

  “谢谢您的夸奖。这些title对我来说有点陌生……”乔麦出神地抚摸着猫咪后颈上的毛发,“也许我需要更努力一点,让大家看到真实的我。”

  司机忙不迭道:“就是啊,你应该多发点微博,我女儿十分崇拜你,可她说关于你的信息太少,都只能去乔布和迦喵的微博下面蹲点。”

  乔麦忍俊不禁:“原来我也有粉丝啊。”

  “当然,很多粉丝呢!看看你的微博关注量!”

  10分钟后,乔麦的微博发布了第一条个人生活相关动态:

  @拨穗的乔麦:昨夜的意外之喜,可怜兮兮的小猫。[照片]

  如司机所说,将乔麦设为特别关注的粉丝激动万分地抢占前排:

  【活久见,爷爷我关注的化石博主更新啦!】

  【哈哈哈哈哈这猫是怎么回事,石膏打得好傻,像一只拿着法棍的猫被套在了龟壳里。】

  【没看错的话,猫枕的是乔麦的大腿?这腿我可以玩一年。】

  【楼上聂渊警告。】

  【怎么还有人在乔麦的微博下面提聂渊?不要ky好吗?】

  网友们兴致勃勃地等了好几个小时,没有等来聂渊和乔麦的互动,有关两人婚姻名存实亡的传闻甚嚣尘上。

  研究所的计算机实验室里,路思远写完几个数据,从记录板下拿出一张白纸,抬头看向被女学生围在中间,一同撸猫的乔麦。

  寥寥几笔勾勒出她柔顺的墨鸦长发,修长的脖颈,纯灰的针织衫……

  铅笔笔尖正要往下时,被乔麦抱在怀里的猫咪忽然“嗷呜”地尖叫一声,滑溜溜从她手里蹿出,跳跃到地上,朝路思远飞奔而来。

  “小咪,小心!”乔麦着急地追了过去,黑猫却已运用能动弹的三只脚,倾斜着朝路思远撞去,跳上他大腿的刹那间,撞倒了记录板,未曾固定的白纸飞离飘扬。

  一个女学生捡起那张白纸,不假思索地惊呼道:“是乔博士,画得好像!”

  路思远紧张地一抿嘴唇,没有说话,而是紧张地观察乔麦的表情。

  乔麦的心神暂时还在黑猫身上。她抱起这只调皮的猫咪,佯装严厉地拍打它没受伤的圆脑袋:“你是生怕自己伤好得快吗?打着石膏都要到处乱跑,是不是非得让妈妈把你放到猫包里关着?”

  她习惯对小猫咪自称妈妈,周围的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爱猫之人都是这样,对自家主子溺爱成瘾。

  黑猫被拍了几下,讨好地伸长舌头,仰头舔舔乔麦的手掌心。

  痒痒的,让乔麦憋不住严厉的表情,露出笑容:“小讨厌鬼,还挺机灵。”

  她抬头扫了一眼路思远的画作,脸上笑意不变:“嗯,画得是挺好。学计算机的人一般不会这么有艺术细胞,很难得。”

  路思远把画夹到记录板上,脸上略显落寞。

  “好了,咱们继续实验,别被这小讨厌鬼打扰了。”乔麦把黑猫放到地上,它这会儿倒是乖得不得了,趴在乔麦的脚边,慵懒地闭上了双眼。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