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05章 蹲守的常一宁

第105章 蹲守的常一宁

  荆羡缓缓道:“她说你们是奉子成婚,她心里没有你,且你已有新欢,你们如今毫无关系。”

  乔麦咬牙切齿:“陛下,我谢谢您啊。”

  “很好。”

  “诶?”乔麦惊讶抬头,看到聂渊硬朗的下颌,他竟然真心实意地笑着。

  “那你也该知道,这个女人是没有心的。你即使强留她在这里,她也不会爱上你。”

  虽然聂渊应该是在劝荆羡,可乔麦听了并不感到高兴……

  荆羡呵呵冷笑:“你在和谁玩文字游戏?我不管她有没有心,她的人,必须属于我。”

  聂渊看着他的目光中竟多了些欣赏的意味:“不愧是从前的我。不过,我们夫妻俩很忙,闲话就说到这里。”

  荆羡伸手想要抢人,然而聂渊这次的行动十分坚决。他只捞到一团镜花水月,眼看着乔麦渐渐消失在面前。

  这是荆羡一生中,最大的失败和耻辱。

  直到他驾崩之时,大梁全境仍然贴着某位女子的寻人启事。

  对于乔麦来说,只过了短短一瞬,她就回到了那个神秘的洞口前。看天色,似乎还是清晨。

  “这是我穿越的时候?”

  “误差不超过一个小时。”

  聂渊把她放开,脱下了长款风衣,直接往地上一扔。

  容镇此时正是夏季最炎热之时,聂渊才呆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

  “大梁也还是夏天。你穿成这样……该不会,去很多时空找了我?”

  “是啊。你老公强是强,却还没有厉害到能在时空乱流中定位到你的程度。”聂渊勾了勾唇,仍是那般邪妄肆意的模样,但乔麦却觉得他的脸色过于苍白。

  她撑起男人的肩膀,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聂渊回抓住她的手,笑意更深:“有你担心,我当然没……”

  咚!

  乔麦被他撞了个魂飞魄散,吃痛之下,手颤巍巍地撑住男人的身体,慢慢往下弯腰,把他放平躺到自己腿上。聂渊一直抓着她的左手手腕,乔麦掰也掰不动,只得艰难单手操作。

  “手机,手机,拜托手机要有电啊!”

  她自己的手机早在进宫的时候就被搜得不知扔哪儿去了,跟聂渊扯上关系之后,什么都不缺,就手机成为了最大消耗品。

  还好,聂渊的风衣口袋里有还剩50%电量的手机。附近的急救中心接到电话,无奈地告诉她山地险峻,派救护车过来也上不去,只能人力担架抬人,折腾下来一天都过去了。

  乔麦在通讯录里找出徐书正的电话打过去,身为聂渊的特助,他手底下也有助理,乔麦听见他立刻就让人去联系最近的直升机。

  “乔博士,请你回忆那边最近的可停直升机的地方。”

  乔麦对家乡的地形了若指掌,形容得也具体,很快就有专业医护团队随机到达。他们专业素质极强,看见乔麦穿着一身汉服,也没多加关注。

  本是来给爷爷上坟,却没想到惹出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来。

  乔麦坐在直升机上俯瞰小小的容镇,深深叹了口气。

  他们住进了江南省省会最好的医院,聂渊的检测结果没有异常,除了当地能调用到的最好医疗专家外,聂渊自己的专用医生也飞过来对他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的结果是疲劳过度,修养几天就好了。

  乔麦给自己补办了电话卡,买了新手机,陪过两夜之后,见聂渊还没醒,医生竟也习以为常。

  “他没事吧?”

  徐书正就守在VIP病房的套间里办公,闻言向她解释道:“族长以前也曾发生过这种情况,他只是能力使用过多,身体里的细胞被激活到极限,如今正在自动修复,只要生命体征正常,总会醒的。”

  此时,聂渊放在电视柜上充电的手机再度响起,乔麦走过去一看,还是同一个号码,这已经是这两日的第十一次。

  “是常荟玉。”乔麦无奈接起电话,“常小姐,是的,还没醒。嗯?你到医院楼下了?”

  其实在常荟玉打电话来的第一次乔麦就接过,告知了她聂渊的病情,之后她每隔几小时就会打电话来确认情况。

  徐书正合上笔记本电脑:“我下去接她。”

  这病房虽宽敞,但坐进第四个人的时候,乔麦却不自在起来。毕竟,她和聂渊还存在事实上的婚姻关系,看到一个妙龄少女扑到聂渊床边动情地喊着“哥哥”,她真觉得接受不能。

  “咳咳,徐特助,来。”

  她把徐书正叫到窗边,说:“我这回来江南省,是为了给爷爷上坟,因为突发事件,没有去成。既然现在你们族长有人照顾,我就暂时出去祭奠爷爷。等他醒来,你可以通知我一声。”

  徐书正此人向来以聂渊命令行事。聂渊最近没对他下过禁足乔麦的命令,他答应下来,打电话派车接送。

  翌日中午,乔麦到达老屋门口,远远看见一团灰扑扑的不明物体蜷缩在木门前。

  她走近,看清了青年打着旋的乌黑头顶,还有那身全是泥灰看不出本色的短袖T恤。

  “常一宁?”

  “小穗,你终于回来了!”常一宁从地上弹起来,脸上还带着深一道浅一道的灰痕。

  乔麦退后一步,说:“呃……你被抢劫了?还是离家出走了?”

  “都不是。”常一宁抬起衣袖随便抹了抹脸,可惜他的衣服也不怎么干净,直接把自己弄成了大花脸。

  隔壁的婶子推门出来,拉住乔麦的手念叨开来:“哎哟,小麦,这是你认识的小伙子不?他在这儿蹲了两天两夜了,说什么都不肯走。我看他怪可怜的,还给他送过两回馒头呢!”

  常一宁咧开嘴笑了笑:“谢谢婶子。”

  就这傻乎乎惨兮兮的模样,让人完全无法把他和初见时染了蓝发的常衡集团小公子联系起来。

  “行了,你先进去。”

  乔麦替他打开木门,又转身和大婶唠嗑了几句,回应了她对聂渊热情的关心。

  常一宁乖乖等在门内,也不走远。

  等乔麦把大婶送走,合上自家房门,就见常一宁从黑色背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过来:“小穗,这是我的商业计划书,你看看,看看再考虑要不要来常衡工作!”

  “比起这个,你先进去洗个澡如何?”乔麦指了指他的手和衣服。

  常一宁哼唧一声:“好吧,还不是为了等你,你还嫌弃我。”

  乔麦带他去到独立的浴室小屋。这里没有自来水的水龙头,只有泡澡用的浴池,用锅炉来烧水。

  “是你妹妹告诉你这个地方的?”

  常一宁趁机上眼药:“对啊,聂渊有个专门和她联系的助理,什么行踪都不会瞒她,还说任何时候有需要,他都会出现。”

  乔麦无语地瞥他一眼,莫名想起自己在古代时宫斗的场面。

  “你等着,我给你拿换洗衣服。”

  聂渊和她刚来的时候,在市场上买了不少方便干活儿和换洗的速干衣裤,正好派上用场。

  常一宁倒也不气馁,想到可以在乔麦从小长大的地方洗澡,他欢欢喜喜地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上回买的纸钱和香烛丢在了山上,乔麦还得重新去买一批,路上她接到乔布的电话,说是下午做完新电影的宣传活动后就会来容镇。

  “妈妈,你说常荟玉她是不是有病?被聂渊花钱送进组,结果宣传时期才去了一个城市,就忽然撂挑子说要请假。”

  乔布还不知道聂渊昏迷的事,只顾对妈妈撒娇:“不过管她呢,她不出现在我面前当然最好。”

  “妈妈?妈妈?”

  乔麦如梦初醒,对着电话说:“嗯,行,小布,你快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去给你太爷爷买纸钱。”

  隔着一段石桥,她看见站在对岸柳树下,含笑望着自己的英俊青年。

  乔麦提着已经买好的香烛,朝青年飞奔而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之色。

  “哈哈哈哈哈,秦创!”

  她冲过去重重地拥抱了一下青年,后者捂住胸口,夸张地喊:“哇,乔麦,你的力气怎么越来越大了,我还以为你回城里写代码之后,会变得气虚体弱呢。”

  “你的嘴还是这么损。”

  秦创收起演技,双手揣进裤兜里,正色道:“说真的,你这次回容镇,为什么不联系我?”

  乔麦别开脸,摸着鼻子,一脸尴尬:“那还不是因为……因为我……”

  “因为你上一回不告而别?”

  乔麦沉默着低下头。

  秦创自嘲地笑了笑:“也对,当初我是有多自信,竟然想帮你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在他们现在的父亲面前,我这样的是不够看。”

  “不是这样的!”乔麦着急地仰头解释,却捕捉到秦创唇畔那抹戏谑的笑。

  “秦创,你——”

  “哈哈哈哈被我骗了?喂,乔小麦同学,我们俩多少年的交情了,你觉得我真会因为这种事改变对你的看法?”秦创一敲她的脑门,“该罚。”

  乔麦松了口气,先前不告而别的尴尬也被冲散了许多。

  秦创却没有放过她,非说要罚她给自己做饭。

  “我在你六儿子的直播间里看了,听说你现在厨艺大有进步啊,不给兄弟做做,不像话哦。我以前可是被迫吃了你无数黑暗料理。”

  他还是乔麦记忆中那样,蔫儿坏。许久未见,相处起来让她觉得怀念无比。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