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03章 突飞猛进的关系

第103章 突飞猛进的关系

  乔麦在聂渊的帮助下笨手笨脚地换上轻薄透明的绫罗罩衫和对襟直领、大红锦质裙装,一身透如蝉翼,轻盈空灵。听说大梁风气开放,男女可同席,女子亦有出将入相的,皆因开国皇帝荆羡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选贤任能。

  所以虽然他性格暴戾,后世学者们却对他评价颇高。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见聂渊和乔麦回到冬暖阁,机灵的大内总管站在门外一迭声道喜。

  要不说人家能升到这个位置,有本事呢,这道喜的话一出,聂渊脸上的笑意都多了几分:“行了,别拍马屁,去叫礼部张尚书过来。”

  “喏!”总管答应得快,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本以为陛下最多也就封个美人,现在看这架势,起码得是四妃往上呀。

  乔麦坐在软榻上,手里握着一个绿豆饼慢慢啃。聂渊坐在旁边批阅奏折,被她偷看好几眼后,挑眉问:“你也想看?”

  “不,我不想!”她放下绿豆饼,凑过去问,“陛下,你不觉得,见一面就成婚很草率吗?”

  聂渊抬眸问:“你想无名无分?”

  “不是,我是说,咱们可以先当炮友。”乔麦知道让普天最大的皇帝陛下放弃自己是不可能的,只盼着他能理智一点。

  聂渊问:“炮友是什么?”

  “就是只上床,不确定关系。”

  “哦?你对千年后的我也是这么说的么,所以你们感情破裂?”

  乔麦对他的理解能力感到绝望:“都说是因为他有新欢啦!”

  “呵呵。”聂渊把装盛点心的青花瓷盘往她面前挪了挪,“接着吃吧。”

  可恶啊!

  乔麦双手握着糕饼,几口咬完一个,补充刚才被折腾过多的体力。

  不多时,礼部尚书来到乾泰殿正殿等候,乔麦百无聊赖地在暖阁里走了几圈,到底还是太过疲惫,不一会儿就在龙床上酣睡过去。

  梦里,她无论怎么研究都找不到回现代的办法,在深深宫墙里蹉跎一生,和聂渊相看两厌,每日都在思念乖儿子们。

  梦境里的悲伤那样浓烈,她胸闷心悸,眼眶酸涩,正对着一只猫儿哭得伤心,忽然地动山摇,眼前发黑。

  她缓缓睁开眼皮,只见面前是一个满面焦急的小姑娘,边摇着她的肩膀,边喊:“娘娘!娘娘!”

  “嗯……你是?”

  “娘娘,我是绿柳,她是紫蕊,我们是李总管派来侍奉您的。”

  “等、等一下。”乔麦抹了抹脸,眼角还挂着泪珠:“我是什么娘娘?”

  绿柳和站在榻边的紫蕊对视一眼,笑吟吟地说:“您当然是皇后娘娘。张尚书已接了陛下的旨意,即日起为您筹办封后大典,听说呀,陛下还要召各路封地的诸侯回京观礼呢。如今整个京城都传遍了,说陛下甚为爱重您。”

  不愧是大内总管挑出来的人,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乔麦翻身下床,张望几眼,问:“你们陛下呢?”

  紫蕊正要接话,聂渊身着金色滚边的玄色常服大步绕过屏风,两个宫女福身请安,看得出大梁的宫廷礼仪并不严苛。

  “是谁惹得夫人落泪?”

  他嗓音一沉,两个宫女都双腿打颤,即使不用行跪拜礼,也恨不得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睡觉睡的。”乔麦闷闷不乐地说,“她们还没那本事把我惹哭。”

  她那么一说,聂渊的脸上立刻冰消雪融,抬手揪起她软而弹滑的脸蛋:“你啊……梦到什么了?哭得眼角脸上都是泪。”

  两个宫女悄无声息地退下,心中多少有些喜气,看来这位新主子是个有本事的,居然能如此受宠。

  以往被王公大臣或外族属国送来的那些美人,多少连陛下的一面都未见到就被放出宫去。有死赖着不愿意走的,千方百计在后宫偶遇,都被陛下整治得再不敢冒头。

  唯有这一位,对陛下如此放肆,竟还能得他喜笑颜开。

  这下,又不知有多少千金小姐要心生妄想了。

  在史书上,荆羡勉强算得上一个勤勉的皇帝。史官记载他三日开一次早朝,办事雷厉风行,大臣们都不敢敷衍。

  乔麦到古代的第二日,正好轮到聂渊上工的早朝。昨夜明明在聊为何哭的事,乔麦正说到思念千年后的猫崽,就被聂渊压倒在床上,非说什么要生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

  乔麦缩在被窝里看聂渊熟练地换朝服,太监宫女们均等在门外。

  她露出一双小鹿似的眼睛,问:“你真是从刷马小兵当上将军,再当上皇帝的?”

  聂渊将玉佩系好,振了振宽袖,说:“不错,夫人若是好奇,改日我慢慢讲给你听。”

  还真和那个聂渊说得一样,这里究竟是过去,还是平行时空?

  “夫人再多睡一会儿。”聂渊像只吃饱的狮子,餍足地摸摸长期供应猎物顶出草丛的脑袋,“想去哪儿,让他们带着你去逛逛。”

  乔麦脱口而出道:“嗷!我要出宫!”

  “行,明日休沐便去。”

  好吧,狮子是不会让猎物逃走的,她早该知道。

  乔麦又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后直接用的午膳。

  大梁的宫廷膳食可以称得上节俭,午膳仅一碗白米饭和四菜一汤,分量都只小小一碟,恰好够一人吃。

  乔麦问过后,听闻宫女的膳食标准也不错,她勉强给聂渊加了1分印象分。

  因着聂渊临走前特意吩咐过,要他们带皇后娘娘在禁宫各处转转,是以宫女太监们早早就忙碌起来,把遮阳的伞盖、各色点心盒子、冰镇果饮等物事都准备妥当。

  乔麦一出乾泰殿就大大方方沿着宫廷中轴线往南走,走出一段后,两个贴身侍候的宫女露出为难之色,紫蕊低声提醒道:“娘娘,再往前就是重玄门,往外是羽林卫衙署和翰林院、学士院。”

  乔麦当然知道,可是些地方可比后宫有趣多了,大梁和四国争霸期间的史书皆有记载,不少能人异士就在这几处衙署中,搅|弄政坛风云。

  她停步,遗憾地问:“这些地方,我不能去是吗?”

  李总管上前一步赔笑道:“哪儿能啊,陛下可是说了,您想去哪儿都行。你们俩,还不快给皇后娘娘带路!”

  紫蕊和绿柳惶恐地向乔麦道歉。乔麦摆手连说没关系,神情轻松,可两人还是像触犯了什么大忌似的,一直低头跟着她。

  出了重玄门,一路上能见到不少往来巡视的羽林卫,和来回呈递文书的小翰林。见了大内总管亲自陪着闲逛的乔麦,他们无不在遮阳伞盖五米开外的地方就躬身请安,俱是口称“皇后娘娘”。

  乔麦心说,自己就睡一晚上觉的功夫,竟是皇宫里都传遍了。

  乔麦闷闷不乐地走近翰林院。

  聂渊是狗吗?闻着香,就迫不及待地封皇后?

  “参见皇后娘娘!”翰林院从老到少纷纷行礼,乔麦连忙上前把那几个白胡子飘飘的老人扶起来。

  “老人家快坐,都坐。”

  李总管出言提醒:“娘娘,这位是翰林院罗学士,这位是……”

  一圈介绍下来,乔麦人倒是都记住了,小太监们还搬了把雕花木椅来,垫上软垫,让她坐下。

  “咳咳,大家不要紧张。”她说完,发现那群白胡子老爷爷更紧张了,颤巍巍地拱手。

  “不知罗学士的研究范围是?”

  罗学士略理解了一下她的口音,接着慢吞吞地答道:“回皇后娘娘,微臣在翰林院主管前朝史书编修。”

  “前朝?”乔麦来了兴趣,“那罗学士可否跟我讲讲,您认为前朝最贤明的君王是谁?”

  李总管心里一个咯噔,今上乃前朝大将军,是谋朝篡位,起义得来的皇位,前朝之事当是一大忌讳。

  皇后娘娘张口就让罗学士评选前朝最贤明的皇帝,这不是给人挖个坑往里跳么?

  罗学士不卑不亢,拱手道:“回娘娘的话,微臣认为,前朝贤明之最当属代宗。当初镇东将军谋反后,宫室焚烧,十不存一,百曹荒废,曾无尺椽。中间畿内,不满千户。既乏军储,又鲜人力。而代宗在漕运、盐政、粮价上大刀阔斧实行新政,平抑物价,养民为先,清理宦官,使朝堂内肃然一新,令前朝再续百余年。古之贤君,未能及此。”

  “好,好!罗爱卿此言,甚得朕心。”

  一行人身后,不知何时前来的聂渊从博古架后迈出,抚掌而笑。

  罗学士赶紧起身拜见:“臣惶恐。”

  “罗爱卿快坐。”

  聂渊摆摆手,拒绝了太监搬来的椅子,走到乔麦身侧,按住她的肩膀,笑睨她一眼。乔麦本来也就装装起身的样子,聂渊一按,她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坐着。

  “被皇后问到,罗爱卿镇定自若,答论精辟,该赏。朕知你一心修史,废寝忘食……这样吧,就赐罗爱卿履道坊官邸一座,让你今后|进宫当值能近一些。”

  罗学士俯身便要跪下:“臣……谢主隆恩!”

  “欸,罗学士快起来!您年纪都这么大了!”乔麦赶紧去扶,聂渊见状也搭了把手,更是把罗学士感动得老泪纵横。

  李总管知机地递上干净锦帕,内心对皇后娘娘的敬畏又多了一分。

  短短几句话,就让素日清贫的罗学士在寸土寸金的地段得了栋宅子,谁能相信她和陛下认识才短短一日?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