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七宝喵喵:超能总裁宠上天 > 第102章 被献给他

第102章 被献给他

  乔麦立刻摸了摸自己身上,还是之前的身体,没什么异样,衣服也是在容镇上穿的那一身运动休闲短袖和七分亚麻裤。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街上视线范围内的商贩都震惊地看着她。

  “这女子……妖物啊!”

  “你们方才看清她怎么出现的吗?”

  “好像是噗嗤一声?”

  “明明是咚隆一声!”

  “哎呀,别吵了,反正是凭空现身的,快把她抓起来!”

  他们说话的口音和厦国的标准话不同,乔麦稍微理解了一下才听懂。她本想找个人少的地方突出重围,奈何出现的地点实在太糟糕,逛街的、叫卖的,每个人随便走两步就把她围了个水泄不通。

  乔麦反抗无效,索性节省一点力气。看这群人要把自己抓到哪里。

  压着她的两个壮汉商贩倒也客气,后头跟着的吃瓜群众规规矩矩,就和跟团旅游似的,一群人浩浩荡荡穿街过巷。

  乔麦仔细观察街道两旁,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痕迹,看来刚才忽然的转移地点不是她的错觉。

  那个山洞里到底有什么?虫洞?

  商贩们押着她走出街市,步入一条安静的主街,这里比方才的集市要宽洁许多。看道旁的建筑,也不是随随便便砌起来的砖房,越过墙檐能看见参差落错的绿树亭盖,每座大门都有石狮子镇守,铁画银钩的牌匾上写着“东城兵马司”、“太学”、“灵台”等繁体的官署名。

  直到来到一处写有“镇抚司”的官衙前,才有人去汇报给守卫,说抓到了一只妖物。

  乔麦飞快思考着待会儿要是官兵把她烧死,她该怎么脱身。按照现在看到的一些官署名和街道布局,此时的风貌最接近1000年前的的大梁王朝。

  等等,大梁?

  乔麦难以置信,该不会……

  “你们做得不错,过来领赏。”进去通报的卫兵拿起钱袋开始给商贩们分发铜板,乔麦百思不得其解,她没见史书上有说过大梁百姓捉妖领赏的事。

  “来,跟我走。”守卫没对她动手,规规矩矩领着她绕过重重院落,来到镇抚司的后门,门口停着一顶软轿,轿夫已经就位。

  守卫抬手道:“姑娘请。”

  “请问,这是要让我去哪儿?”

  守卫丝毫没有为她的口音感到奇怪,理解话中意思后,便回答道:“姑娘不必知道,只管上轿就是。”

  乔麦看了眼他身上的佩刀,决定此时还是乖乖配合为妙。走到轿子正面时,她惊讶地发现这轿子居然装了推拉式的门,上面挂着一把小锁,且轿子两侧也没有通窗。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忍不住问:“这位大哥,敢问这轿子可有透气孔?”

  “姑娘放心,轿底就有。”

  乔麦彻底服了,只能坐进去。这保密措施,做得足足的,连个偷看的地方都没有。

  一路上似乎有上下坡的起伏,但弧度都不大,乔麦记住转弯的次数,笃定他们在走出巷口之后,一直走在中轴线的大道上。

  按照这个路线,应该是进入皇宫了。

  过了一会儿,乔麦明显感觉到轿夫在上一段长长的台阶,接着在最高处停下。旁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人低声在轿子外面议论着什么,乔麦贴到轿子边缘都听不到,腹诽这轿子肯定花了大价钱来造。

  谈话停止后,轿子又开始前进,这回没过多久,外面的小锁就被打开,乔麦弯腰出去,第一眼看到面前的房屋摆设,就知道这里果然是皇宫没错。

  摆在她正前方的是一座金漆宝座屏风,眼角余光能瞥见一个摆放文玩玉器漆盒的多宝架,上面的古董成色都很不错。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垂帘用的都是明黄布料。

  轿夫默默退下,很快这间宫室中就空无一人。乔麦隔着屏风猜测里面的人,心中的预感越发强烈。

  “你是凌家来的?”

  这欠扁的低沉嗓音,是聂渊没错了!

  乔麦道:“我姓乔。”

  屏风后的欠扁男人冷哼一声,说:“变成原形给我看看。”

  乔麦明白过来。聂渊这是误会她是同族了?

  “你说的这个,我真不会。”

  “不会?”穿着明黄龙袍的身影从屏风后走出来,那张脸,和乔麦在现代所见没有任何不同,正是聂渊。

  他的穿着十分随意,衣襟敞着,露出白底的里衣,一头及腰的乌发没有任何头饰束缚,自然而然地垂落在肩上,头发上还带着微微的潮气,仿佛沐浴完毕后不久,发丝还未彻底风干。

  他捏住乔麦的下颌,俊美无瑕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你身上的味道,都快藏不住了。”

  乔麦很不习惯这样的他,比起现代的聂渊来,多了说不出的欲望气息。就像、就像一个等待被扑倒的美男子!

  不不不,现在的聂渊并不认识她,她不该想这些有的没的。以聂渊的阅历,瞎说八道肯定不行,她不了解大梁的社会风貌,还不如……

  还未等她开口,微潮的发丝垂落在她的脸上。男人凉薄的唇猝不及防地贴上她,还将他的唇瓣含在齿间碾了碾。唇舌交缠间,乔麦能感觉到聂渊的喘息越发粗重,好似又要发病了似的。

  她本想直接踹人一脚,可想起聂渊如今的身份,她硬生生忍住了冲动。

  啊,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聂渊好不容易吻够了,唇分时还抵住她的额头,轻声呢喃道:“你好香。”

  乔麦心中警铃大作,可聂渊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轻而易举将她拦腰抱起,转进屏风内。里面放着一张楠木包镶大床,床上是明黄的枕头被褥。

  乔麦紧紧抓住聂渊散乱的衣襟,凌乱道:“陛、陛下,您是打算就地办了我吗?”

  “嗯。”聂渊将她往床上一放,手指挑起短袖T裇的衣领,神色古怪地道,“这是何物?”

  乔麦立刻想起刚才的盘算:“陛下,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其实我是从1000年后来的,这是我们那会儿的衣服。”

  聂渊听完,一点儿没有乔麦意想中的表情,而是伸手咔嚓一声,把她的T裇从中间直接撕开。

  “那一千年后也没什么好的,穿着如此不便。”

  不便你个大头鬼啊!

  乔麦心塞无比,却根本没办法阻拦聂渊的行动。她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历史记载上的大梁开国皇帝荆羡对女色没有任何兴趣,否则她还得担心一下身体健康问题。

  被聂渊剥光压在床褥上时,她想到自己以后的悲惨未来,问:“陛下,你确定不听我说说千年后的事吗?说不定会对你有所帮助。”

  “哦。”聂渊结实的手臂撑在她的耳侧,反问道:“这同当下之事有干系么?”

  “这……呃……”

  还真特喵的没关系!

  乔麦没想到,现代的聂渊遵守规矩,睡一张床都乖乖玩游戏,古代的聂渊却恣意妄为,偏偏没有人能制住他。

  到后面乔麦眼泪汪汪,腿缠在聂渊身上,说出来的话都是哭腔。

  “陛下,我应该不会死吧?”

  聂渊好笑地捏了她一把,打心底觉得她这流泪的小模样真漂亮。

  “放心,我还舍不得让你死。再说……”

  男人坏心眼地惩罚她,乔麦迷迷蒙蒙间,听见他说:“你面上哭着,其实心里却喜欢得很吧。”

  乔麦环住他的脖颈,哀莫大于心死地问:“那,陛下,包吃住吗?”

  聂渊堵住她那张恼人的嘴,让乔麦再也没力气说出可爱又可气的话来。

  云收雨歇后,聂渊打开暖阁的门,叫人去把殿内的汤池准备好,再拿些嫔妃用的衣物来。听用的太监兴高采烈地吩咐下去,这可是乾泰殿里头一遭,他们总算有娘娘了!

  乔麦趴在枕头上,自嘲地想,自己不愿意牵扯进聂渊和常家姐妹的复杂关系里,可到了这里,能有个妃嫔待遇都成生活保障了。

  聂渊连人带被抱起她,到达殿后的汤池时,宫女们已将备用衣物和干巾都准备妥当,还十分自觉地径自离去。

  聂渊将她从被子里剥出来,跟摆弄洋娃娃似的放进汤池里,自己在她身边坐下,问:“你姓甚名甚?”

  “姓乔名麦。”

  “乔麦……”聂渊轻轻咂摸这两个字,惬意地往后面的汉白玉壁上一躺,说,“一千年后的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夫妻?”

  乔麦震惊:“我、我有说过吗?”

  “没。”聂渊递给她一个小瓷瓶,说,“香露。你的眼神,说你认得我。”

  这也行?

  乔麦拔开瓷瓶的软塞,闻到淡淡的茉莉清香。她慢慢抹在皮肤上,说:“不是真的夫妻,我意外有了你的孩子,你为了认回孩子结婚而已。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你说的……气味。”

  最后俩字她说得十分憋屈。

  “总之,千年后的你已经有新欢了,我们很快就会离婚!”

  “哦?”聂渊眼眸中兴味变浓,注视着乔麦慢慢靠近,那噬人的感觉,让乔麦像只受惊的小松鼠,紧紧贴在玉滑的池壁上。

  “那正好。”

  乔麦眼前一亮,这个聂渊挺好说话的嘛,居然支持她离婚。

  男人手掌托起她的脸颊,露出一个摄人心魄的笑:“你们并不相爱,那你就留在这里,同我成婚吧。”
http://www.swimat.com/book/21545/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