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驸马今天篡位成功了吗 > 第034章 柔情似水她总该爱了吧?

第034章 柔情似水她总该爱了吧?

  话是他现编的,但他觉得自己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反正应该挺能唬人的。

  他相信,乔明锦这么没脑子一个人,一定能被这些骗人的话给唬住。

  狂放不羁她不爱,柔情似水总该爱了吧?

  永安候心底自信极了,却不料乔明锦缓缓开口:“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侯爷如此喜欢这幅图,那这图还是留在侯爷府上比较合适。本宫向来不夺人所爱,侯爷看中的,本宫自然不要。”

  永安候该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

  她如此认真等他挑画,他却跟她闹着玩?

  这幅图底下还有城西怀书院铺子的印章,真当她眼下看不见啊?

  随便拿一副在铺子里就能买得到的字画来糊弄她,当她是三岁孩童呢?

  她可没闲心陪他玩。

  乔明锦微微拂手,将宋祁安唤上前,道:“你去替本宫随便挑一副吧,可要记住了,切莫挑中侯爷喜爱的字画。”

  她特意将侯爷喜爱这四个字给加重了。

  毕竟,就按照永安候刚刚那审美,她都不敢相信他的眼光了。

  照这样,他也别爱收藏字画了,干脆去城西帮别人卖赝品得了,就这样一张嘴皮子,或许能骗到不少银子。

  宋祁安点了点头,默默在屋里转了一转。

  永安候见他一副小厮装扮,没什么特别的,还以为他只是公主府普普通通一小厮,便没把他当回事。

  他还故作担忧道:“公主,您若是想要一副好的字画,也得找个懂的人来挑选才行,您怎么随便找了个小厮挑,万一他挑到一副次次品该如何?”

  “无妨。”乔明锦摆了摆手,轻声道:“不管他挑中什么,只要是他挑的,本宫都要。”

  声音很轻,却又极其坚定。

  她信他。

  她是不懂字画,可是宋祁安他懂。

  只要有他在,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见宋祁安于一处柜子前停了下来,他蹲下身,缓缓打开了柜子底部一个隔层。

  瞧见他要打开那隔层的那一刻,永安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

  那里面放着的,可是他珍藏了整整十年的长卷。

  那幅图,亦是前朝乐安居士的真迹。

  那是乐安居士一生中最后一幅字画。

  世人皆以为这副寂林抚琴图早已消失于这世上,却不知这幅图被萧家当成了传家之画。

  这幅画的珍贵,早已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了。

  永安候此刻只在心底默默祈祷宋祁安不要打开那个隔层。

  但不幸的是,宋祁安此刻已然默默将那隔层打开。

  他将隔层中的一个红檀木方盒取出,又将那方盒打开,瞧见了放在盒中的一副字画。

  这副字画用纸极其普通,甚至已经有了一些破损的迹象。

  可他却隐隐约约能够觉察得出这幅字画的不同。

  他将方盒置于桌上,小心翼翼的将那副字画从盒中取出。

  他方碰到那副字画,还未打开便又立马将字画放回了盒子里。

  永安候见她又将画放到了盒子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可他刚松了一口气,便瞧见宋祁安拿着那方盒走到了乔明锦面前。

  永安候心头一紧,额间渗出了冷汗。

  他连忙道:“公主,这副字画不值钱的。”

  “哦?”乔明锦瞧出了永安候的紧张,她微笑着站起身,接过了宋祁安递来了这幅字画。

  她云淡风轻地说道:“值不值钱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宫不能拿喜爱之画,既是侯爷觉得这一副不值钱,那不如本宫就要这一副吧。”

  说着,便要将这字画收起来带走。

  永安候大惊,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声道:“公主饶命,臣斗胆求公主将此画留下。

  除了这幅画,这屋里其他的画公主随便挑都可以,就算是将其他画都带走都可以。唯独这幅画,恕臣无法赠与公主。

  这幅画...乃是我萧家传家之物。”

  永安候姓萧,这是长安城中一个秘密。

  只因萧姓亦是婉皇后姓氏,他怕明齐帝念及此姓思起故人,便从未说起过自己的姓氏。

  可他到底是萧家人。

  他姓萧这件事情,是能够查得到的。

  乔明锦查过他这个姓氏,也知晓他的全名,但她从未提起过他的名字。

  她不是不愿提起萧这个字,而是想把这个字珍藏在心底。

  这是她母后的姓氏。

  朝廷百官也早已十分默契,从未提起过长安候的姓氏。

  不仅如此,百官提起萧昭时也都只唤一声长安君,提起萧平时只道是安平王。

  众人皆知婉皇后在明齐帝心底有多重要。

  大家都在不约而同的为明齐帝守着那个珍藏在他心底的名字。

  那不仅是明齐帝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也是她乔明锦的。

  那不仅是一个姓氏,更是一段记忆,一个人。

  永安候姓萧,乔明锦知晓,百官知晓,明齐帝亦是知晓。

  就算众人都已知晓,但它依旧是一个秘密。

  一个所有人心甘情愿默默守着的秘密。

  他们以为,无人提起,明齐帝便不会忆起旧事,思起旧人。

  他们不知,那关于婉皇后的往事早已印在他的心里,永远不会忘记。

  他们不知,可是乔明锦心中知晓。

  乔明锦不愿提起,不是怕明齐帝会思念母后,而是她觉得,真正宝贵的就应该珍藏在心底,而不是挂在口边。

  “传家之物......”乔明锦垂眸,望着这幅未展开的字画看了好大一会儿。

  片刻过后,她又收回了目光,将这木盒又递给了宋祁安。

  罢了,还是不难为自己了。

  看了这么长时间,她是真的什么也没看出来。

  她确实是对这些一窍不通。

  永安候神色紧张,他恳求道:“公主,这是乐安居士生前赠与我祖父的,这幅图对于萧家而言极其重要,臣愿将这屋里所有墨宝都赠与公主,只求公主将此图留给臣。”

  乔明锦闻言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宋祁安,见宋祁安微微点了点头,她才问道:“这是乐安居士赠与你祖父的?”

  “是。乐安居士生前与我祖父交好,此图名为寂林抚琴图,画的是一男子于林中抚琴,画中男子正是祖父,此图,的的确确是易安居士为祖父所画。”
http://www.swimat.com/book/20368/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