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在八零后妈文当女配 > 第13章

第13章

  第二天,林有山就收拾收拾住回供销社了。

  走之前恐吓胡大好:“你管着点翠翠。要是翠翠也跟着娇娇不学好,我看你这日子也不用过了。”

  林翠翠不服气地嘟囔:“我怎么可能跟她学,我也是有几分聪明的人,不会做那种蠢事。”她要学也是学林夏。

  “聪明?数学考试考五十分的聪明?”林有山气笑了。

  “……”

  考五十分又怎么了,他们班上还有考五分的呢,人家还不活了吗?

  林夏现在也不读书没工作,眼下结婚对象都没有了。她要跟林夏学,看林夏怎么过日子的,她初中毕业后用的上。

  外面传来洗洗涮涮的声音。

  林夏蹲在院子里刷牙,经过的人都默默地绕开她,院子里一点人声都没有。

  林爱莲皱巴着眉眼,垂头丧气的,一条毛巾拧了七八回,就是拧不干。

  “妈,要不我来吧。”在后面排队的林冬孝顺地说道。

  林爱莲也不搭理他。

  吴琴拿着条毛巾,沉默地过来。一夜过去,她好像老了七八岁,眼袋拖到脸颊上。

  林爱莲开了腔:“要不然,你先来洗?”

  “算了,我不急。”吴琴拉着脸。

  “你不急,屋里娇娇急啊。”林爱莲善解人意,“娇娇可是要当新娘子的人了,这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啦。”

  “……放屁!”吴琴老脸一黑,扭身就走,脸也不洗了。

  林爱莲慢慢吞吞地垂下眼,继续苦巴巴地拧毛巾。

  林冬怂怂地缩在后头。

  林夏牙刷好了,漱了漱口,吐出沫子。

  她看了一眼二房屋里,里头传来林娇娇撕心裂肺的声音。

  “我不吃,我不喝,我就要嫁给杨志忠!”

  真爱,这就是真爱吧。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

  屋里,吴琴冷笑了一声,问林大牛:“听见了吗?感动吗?”

  林大牛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敢动不敢动。”

  林有海躺在床上养腿呢,忍不住说:“琴子,别逼孩子,你就随着她,她也不小了。”

  “随她嫁给人当后妈?!”吴琴的声音掐了起来。

  “那个杨志忠,条件也不错,昨天你打他,他还护着娇娇,之前把小夏嫁给他,你不是说很般配吗?”

  “我家娇娇和小夏能一样吗!”

  “哪里不一样?”

  “……”

  吴琴咬着腮帮子,恨恨地盯着林有海,怀疑林有海是想跟她作对。

  “还是有不一样的。”林大牛老实道,“娇娇没上过高中,长得也不如小夏精神……”

  小夏往那里一站,就像是一杆指天的长矛。

  “……滚,赶紧滚。”

  林大牛被吴琴用鸡毛掸子撵了出来。

  老林家三房儿女,没有一房是高兴的。

  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溜达的溜达,林夏自己在家复习功课。

  这一年冬天,就要恢复高考了。这辈子的人生对她而言就像是赚来的,她要把每一天都利用起来才行。

  老林家家的人都以为她退学了,其实不是的,林夏还是留了条心眼子的,她是休学。

  上辈子她也考了,自认为考得还不错,但是始终没等到录取通知书,只等来了婚期。

  后来她熬成斗战胜佛后走出杨家庄,准备自考,才晓得早就有别人顶着她名字上大学了。

  这辈子不会了。

  “咚咚咚。”

  是窗框被敲响的时候。

  林夏眨巴了一下眼,放下笔,隙开一条窗缝。

  ……她跟林娇娇四目相对了。

  林娇娇红眼睛、红鼻头,直勾勾地看着林夏,像是来找林夏算账的。

  林夏奇怪了:“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怎么出屋门了?”

  “要你寡!”

  好家伙,这说话还侉起来了。看来林娇娇闹了那么久,身上依然充满了能量。

  “那我知道了。”林夏点了点头,“是你妈出门了,你爸睡觉了,你偷溜出来的。”

  “……我来,是想问你事。”林娇娇冰着脸。

  “问吧。”林夏悠闲地坐了回去。

  林娇娇一字一句,自认为特别有压迫力:“我到底是要叫你姐,还是叫你小夏?”

  “……”

  林夏左右看看,又看回林娇娇,非常诧异地一笑:“你问我啊?”

  林娇娇胸脯一挺:“是,不敢答了吗?”

  “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教你。”林夏转了一下手中的笔,“你这一问三不知的,究竟你是林娇娇,还是我是林娇娇?”

  “!!”

  林娇娇的后背又起毛汗了,啊啊啊啊啊。

  不再装死的系统闪现抢救她:“宿主冷静,宿主冷静,林夏又是在诈你,林夏空手套白狼,宿主不可自乱阵脚。”

  林夏看着她微微一笑:“我不是林娇娇。”

  “我……”林娇娇灵光一闪,再次脱口而出,“要你寡!”

  林夏:“……”

  可以,学到了。

  “让让,我要关窗了,你站在这里有点碍事。”林夏懒得再跟她费口舌了。

  也没个正事,多耽误时间啊,林夏要学习呢。

  “等一下。”林娇娇把手一伸,插.进窗缝里来,“你难道就不好奇,我跟杨志忠是怎么回事吗?”

  “我不都看到了吗,你们俩跟水鸭子一样美得很。”林夏无语。

  “你看到的不全,你肯定没看到最后面。”林娇娇唇角一翘,带了点小得意,她盯着林夏的眼睛说,“姐夫,哦,他现在不是我姐夫你,是你妹夫了,他跟我亲.嘴了。”

  “……”

  看林夏沉默,林娇娇就更快活了,她关心道:“小夏,姐,你说话呀!”

  “你们,第一回见面,就甩对方嘴唇了?”林夏一言难尽地问。

  “当然了,不行吗,这就叫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林娇娇美滋滋道,卖弄起来典故了。

  这个年代的男的又不油,很纯真的,她一套路,杨志忠就抵挡不住了。

  “深感佩服,着实般配,娇娇,你是能干大事的人呐。”林夏用力地给她鼓了两下掌,“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我今天算是真看到了。”

  林娇娇就看着这恶毒女配强颜欢笑。

  她挺满意这个效果的,但是又怕刺激到林夏直接黑化。那多不值当啊,她婆家的一堆大佬还没进化好呢,她拿头跟林夏斗啊。

  于是,林娇娇把嘚瑟收了一点,委屈巴巴道:“姐,你反正不喜欢那个杨志忠,你们没见过面,定亲了自然也不做数,我可不算抢了你男人,你别记恨我。”

  就怕林夏思想落后,遇到这种事不舍得怪男人,反过来怪她林娇娇勾引人。

  那岂不是千古奇冤!

  林娇娇暗搓搓审视林夏,跟系统嘀咕。

  “系统系统,你看林夏思想怎么样,她会不会跟我搞雌竞啊。”

  “宿主放心,未来都在宿主掌握之中。林夏只是纸片人,纸片人能有什么思想呢。”

  “纸片人”林夏一脸喜气洋洋:“娇娇,我怎么会记恨你呢。我感谢你,我希望你和杨志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苍天可鉴,林夏说的都是真心话。

  她都想好了,送亲的时候还是要劝一劝妹夫以和为贵,林娇娇现在看起来脑子进水了,但显然也不是会白白让他打的。

  然而,她越发的高兴,林娇娇就越发的狐疑。

  “姐,你为什么不生气?”

  知道她生气才正常,还过来跟她分享嘴事?

  林夏好脾气道:“问问你自己,为什么要把会让我生气的事告诉我?”

  “……我妈不同意把我嫁给杨志忠,我猜她顾及到你这块不好处理。”

  林娇娇太甜了,把吴琴同志想象成了这么个顾全大局的人,“姐,还是得你出手,你告诉她,你不想嫁,然后我替嫁,你看行不行?”

  “不行。”

  “!”林娇娇难以置信,“我都跟杨志忠亲过嘴了。”

  林夏莫非要当绿帽女侠??

  “一个是我没看到,另一个是光我知道没有用。”林夏循循善诱,“就我一个人说这件事,老林家第一个堵我的嘴,你觉得还有以后吗?”

  “……”

  “不过我刚刚在书上看到一个成语,叫什么的……”林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什么什么,快说!”林娇娇眼睛一亮,活过来了。

  “哦想起来了,”林夏抚掌道,“三人成虎。”

  ……

  丧了一天的老林家,在晚上的时候遇上了好事。

  郑副厂长送来亲切的问候和三百块钱的关怀,握住林有海的手,大力地摇:“我们厂很缺你这样的人才啊,等你腿养好了,必须回到厂里效力,你的位置木材厂永远给你保留。”

  “我老了,干不动了,再回到木材厂,给各位同志添麻烦,我心里过意不去。”

  林有海牢记不耽误自家儿子前途的使命,一席话说得热泪盈眶。

  “倒是我儿子大牛,他人老实能干活,是个不错的人才,现在就在我们木材厂当学徒工呢。”

  郑副厂长:“……”

  林有海极限一换一,林大牛的工作问题解决了。

  这样的好事给布满阴霾的老林家添了点阳光,林老头又好意思拄着木棍出去吹了。

  然而很不幸,还没吹到两天,林老头再也不出去溜达了。

  外头传遍了一件事情,林娇娇和一个叫杨志忠的乡下男人亲过嘴了,就在千秋一中后头的小河边!

  传的活灵活现,甚至连一片桃花瓣子落到了林娇娇耳朵上、被杨志忠抹下这种细节都有。

  刚成为正式工的林大牛都没办法去木材厂上班啦!

  甚至传到了林有山的供销社里。

  对于传闻,林娇娇当场承认:“这就是事实。”

  林夏当场就气晕了,嘴里还念叨着:“自行车、自行车……”
http://www.swimat.com/book/19313/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