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和电竞男神相亲后 > 逾越

逾越

  这下,阿决的粉丝们疯了。

  开挂,平台出来证明确实是真的了,你说私生活差,好的,平台也给你坐实了。

  即使有些人依然无脑护拥,平台说的就是对的吗?平台暗箱操作的事情还少吗?

  吃瓜群众就不服了。

  野豹直播是业内顶尖直播平台,有必要为了一个主播而自砸招牌吗?

  再者,你要说有人故意搞他,那么请问是谁这么牛逼,能让平台官方出来为他作假?是平台他幕后老板秦家吗?

  他们还觉得,平台之前故意包庇阿决!实在是恶心呢!明明这些事情发生了这么久,现在才爆出来!不就是为了钱吗?资本家就是这么恶心!

  阿决的粉丝看得气吐血了。

  这就是双标狗吗?

  但他们再怎么气,也没办法了。

  因为接二连三,有野豹直播平台的小主播出来转发了,这些主播,绝大多数都不温不火,没名气,都表明,私下曾经被阿决威胁过,不巴结他,就没法继续直播。

  近几年,直播行业兴起,原本大家以为业内已经整顿得挺好了,没想到还是这么乱。

  一时之间,事情越发大条了起来。

  最后,逼得野豹官方不得不再次发出了一条声明,表明近期会对平台进行严格整顿,平台暂时关闭几天。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而律师事务所给出的律师函,也吸引了不少TVT粉丝们的关注。

  这个宝丁同学是谁?

  TVT的粉丝们一脸懵逼。

  虽然事务所服务于TVT战队,但是也不仅仅是为战队服务,事务所也会接受一些案子。

  但是从来没有受雇于一个平台小主播过。

  而郁宁的粉丝也懵了。

  虽然郁宁之前一直在直播间说,蹭陆倦的热度,但是他们也知道,那只是郁宁嘴巴上说说,他们也没能想到……郁宁居然请了服务于TVT的律师事务所?

  别说郁宁的粉丝。

  连郁宁自己也懵了。

  他什么时候委托的?

  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郁宁原本抱着看戏的心态,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他连仅剩的那点儿困意都没了。

  从被窝里爬出来后,郁宁才觉得有点冷,他抬头看了眼空调,睡觉的时候,忘记关了,鼻子好像有一点点塞。

  郁宁这会儿也无暇顾及这些,吸了吸鼻子,尝试着联系了一下这家事务所。

  虽然是半夜十二点,但是,这事儿还真的挺紧急的。

  但是好在,郁宁的电话还真的打通了。

  接电话的是个男人。

  在郁宁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电意图之后,对方诡异地沉默了几秒,“您好,郁先生,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确实是收到了您的委托。”

  郁宁也诡异地沉默了几秒,要不是那是官方发出来的东西,他甚至要以为,自己信息被泄露了,被非法分子利用了。

  大概是猜出来他的心理活动,对面立马道,“您不用担心,我们律师事务所是国内一级律师事务所,不存在欺骗客户这一说。”

  神他妈不存在欺骗。

  接电话的律师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又看了眼电脑上的文件。

  一次性起诉那么多人,工作量巨大。

  还要违背内心,欺骗人家说,我们不骗人的哦。

  也就陆倦能干得出来这种事。

  本该是美好的一天,却因为陆倦一通电话,搞得整个事务所加班到现在。

  这样想着,年轻却秃头的律师狠狠咬了口手里的鸡腿,还好,陆倦还算是有点良心,知道给他们送夜宵。

  郁宁:“……”

  “我知道的……但是我并没有委托你们……”要说委托,他也只是和姜浩的哥哥提了这件事情。

  但是姜浩哥哥至今没有给他完整的答复,毕竟这种事情,需要走的流程很多的。

  对方嗯了声,“是这样的,我们确实接到了委托,请您放心,我们事务所绝对不会泄露您的任何个人信息,也不会对您本人造成任何伤害。”

  说话的时候,这人嘴巴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声音闷闷的。

  郁宁沉默了。

  对方明明就是在和他打太极拳。

  知道不是他本人给的委托。

  和律师通完电话之后,郁宁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

  即使对方不说,他也能猜到了。

  毕竟,他们服务于TVT电子竞技俱乐部。

  而他认识的和TVT有关的人,也只有陆倦。

  只是,这个猜测冒出来,郁宁就觉得不太可能。

  陆倦为什么要管自己的事情?

  即便是朋友之间的关心,也没有必要,搞得这么声势浩大。

  照目前的形式来看,阿决以后的直播生涯大概就是毁了,单单是那些债务,就足以让他背负一辈子。

  他的名声、他辛苦经营起来的一切,都没有了。

  这好像是郁宁想要的结果。

  但好像又不是他预料之中的结果,或者说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结果。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郁宁才重新拿起了手机。

  宋兆正在微信上疯狂呐喊,问他怎么回事。

  郁宁抿了下唇,他也不知道啊。

  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挺茫然的。

  郁宁:[你等我缓缓]

  宋兆:[你是不是和陆倦暗度陈仓暗中勾结暗送秋波了?]

  宋兆:[不然他们那个龟毛律师事务所怎么可能会帮你呢!一定是这样!你别想骗我!]

  宋兆:[你有本事被坏男人骗走了有本事好好给我解释啊!]

  郁宁:……

  郁宁:[不会用成语就别用了]

  郁宁:[什么被坏男人骗走了,好好说话,舌头捋直,洗个手再来重新组织语言]

  宋兆:[你变了,不是你说的他是坏男人?]

  郁宁:[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也没被骗走]

  郁宁:[我们就是纯洁的合作关系]

  宋兆:[你放屁,纯洁的合作关系会给你澄清?还能帮你出气?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难道要我从别人那里看见你和他的亲密照,你才愿意告诉我,你们在一起了吗?]

  宋兆:[这是何等的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系统提示: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大半夜偷偷溜出来找信号的宋兆:??

  这就为了心脏的坏男人把他拉黑了,还说他们没有关系?

  这就是纯情少男?

  把宋兆拖入黑名单后,郁宁觉得清净了不少。

  他还没想好怎么问陆倦这件事。

  被宋兆这么一通乱说,搞得他心绪也有些乱了起来。

  郁宁反反复复戳开微博。

  他平时不怎么发微博,这会儿微博消息却过千了。

  不少是他粉丝的安慰,庆幸幸好他及时拒绝了阿决,还有一些夹在中间的,来自之前诋毁过他的一些人的道歉,希望他能够收回律师函。

  当然,还有不少是TVT粉丝发来的。

  来围观的。

  郁宁深深吸了一口气。

  还好他们不知道是陆倦搞的,不然,他恐怕得被陆倦的粉丝淹没了。

  郁宁真的很不喜欢麻烦,他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赚钱,养外婆,毕业以后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只要足够让他和外婆生活就好了。

  但是似乎现在,事情总是往他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也逐渐升起。

  郁宁平静了一会儿,才把这些念头压了下去。

  喜欢一个人这种事,于他的生活,是可有可无的。

  如果不是因为外婆,他也不可能会和陆倦再有什么交集。

  如果稍有逾越,郁宁甚至想,就从根源上解决苗头就好了。

  切回微信,郁宁对着聊天框删删减减,斟酌词句。

  下一秒,陆倦直接打了个微信语音过来。

  吓得郁宁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

  这回他确认了,陆倦还真的是有窥屏的爱好。

  -

  TVT基地,陆倦半靠在窗边。

  凌晨一点多,基地的灯火通明,偶尔还能听见训练室里传来的怒吼声。

  陆倦左手拿手机贴着耳侧,右手指尖夹了根烟。

  还是刚点上的。

  他今天听徐酩训自己训了一下午,好不容易熬到晚上训练赛,训练赛结束后,其他战队还非得跟徐酩旁敲侧击,TVT这是给谁出头。

  气得徐酩又骂了半个小时。

  动用律师事务所就算了,反正那事务所是陆家的,但是不跟他商量就是大事!

  这么兴师动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周决是得罪了TVT呢,虽然换句话来说,他确实是得罪了TVT。

  好在陆倦在粉丝心目中的注孤生形象被钉死了,再怎么猜,都没猜到陆倦头上去。

  那些来打听的,徐酩一律以“事务所接什么单子跟他们无关”打发回去了,只有EVE战队经理瑟瑟发抖,问他,自己不会被陆倦灭口吧?

  徐酩能怎么回答,只能回答他“会的”。

  EVE战队经理颤抖着挂了电话。

  陆倦指尖掸了掸烟灰,垂下眼睑,“睡醒了?想好怎么组织语言了吗?”

  他声音还是有点哑。

  郁宁愣了一下,“我……”

  我,我什么?

  他突然当机了。

  好在陆倦似乎是知道他要问什么,低笑了声,“是我做的。”

  他承认得很迅速,也没有一点点想要遮掩的意思。

  郁宁只能干巴巴哦了声。

  “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毕竟我们现在也算是……合作关系。”陆倦顿了顿,在郁宁出声之前,又接着道,“毕竟在我爸妈眼里,我们是恋爱关系,他们要是看见他们的儿媳被欺负,而我无动于衷,大概会把我从基地拖出去……”

  “给你谢罪。”

  被陆倦这么一说,郁宁刚刚怀着的那点儿不该有的小心思,也慢慢地被压路机压了过去,埋进土里,寸草不生。
http://www.swimat.com/book/19128/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