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教父不想复活 > 第 18 章

第 18 章

  所以小麻烦精哭的原因……就是觉得他可能是怪盗基德?

  就这?就这?

  说是微妙倒也不至于,不过太宰治还是很好奇小家伙如果有一天知道自己跟中也一个曾经是另一个现在仍是Mafia干部是什么表情的。

  如果被吓到哭出来应该很好玩吧。

  “所以……是害怕爸爸不是好人吗?”敢点头他就让这个小东西这辈子都吃不到一口蛋糕。

  或许是太宰治的表情看起来太黑泥,揉着眼睛的小纲吉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嗝。

  然后太宰治就见到小家伙满脸挂着十分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因为太过震惊,直接破口而出道:“老头子你怎么会觉得自己是好人的?!!”

  “发烧了吗?”小纲吉踩着太宰治的腿往上爬,有点担心的伸着手去摸太宰的额头,“诶?不烫啊?为什么?”

  老父亲笑不出来,老父亲提着小幼崽的后衣领,甚至开始考虑该把这个小废物扔到可回收还是不可回收垃圾桶里。

  没法养了,扔了吧。

  “所——以——”太宰治拉长了尾音,问道,“你为什么哭?”

  “因为、因为老师说,怪盗基德那样的小偷会被大老虎吃掉的!”小家伙抽着鼻子泪花又立刻出来了,“绝对会好痛好痛的!阿纲不要青花鱼被吃掉QAQ!”

  太宰治:“……”

  很难形容他这一刻是什么心情,曾经的mafia干部缓缓的把手放到了怀里这颗哭的令人厌烦的小豆丁背上,他突兀的觉得这个小家伙是真的好小,又小又脆弱,又为着一些莫须有的东西伤心。

  果然是因为长得跟中也一样小小所以才智商不高的样子吧,唔,果然还是给他安排上天天喝牛奶比较好呢。

  “啧……别哭了,”一直以逗小纲吉哭出来为乐的恶劣的大人有些笨拙的给小家伙擦了第一次眼泪,“这里的警察是很废物但也不会放老虎去咬人,而且怪盗基德在二十多年前就出现了,那时候我跟中也都是你这也的小豆丁哦。”

  “所以青花鱼不是怪盗基德吗?”小朋友在太宰治嘴角抽搐的情况下把自己哭出来的眼泪全蹭到了太宰治的衣服上,仰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期期艾艾的说。

  “……对,”看着自己衣服上的水痕,太宰治调了一下眉毛,状似不经意的问道:“是哪个老师给你那么说的?”

  “神仙教母!”小纲吉对每次见面都给他好吃的的五条悟好感十分之高,他手舞足蹈的补充道,“是五条老师哦~”

  “恩?”

  “五条老师是隔壁太阳班的老师,今天阿纲还跟五条老师的学生悠仁哥哥交了好朋友!”小纲吉脆生生的说。

  “那在学校里有好好的忍着,不生气冒出火来吗?”

  “有!阿纲超厉害的!”

  太宰治又哄了小纲吉两句,就让他自己去看动画片了。

  他翻了一遍被画满了只有自己知晓意义符号的日历,捻着从小纲吉身上拿下来的一根烧焦的线头,垂下眼淡淡道:“原来如此,五条……悟吗。”

  ----------

  在那之后的生活过得算是风平浪静,阿纲跟虎杖悠仁这个体贴可靠的小哥哥关系越来越好,此外这些小孩子们还凑在一起,成立了幼稚园侦探团,目前致力于把夏目贵志和五条悟都拉进来当“顾问”,工藤新一对此表示你们开心就好。

  这天中午,班级活动中拿着放大镜过足了侦探瘾的小朋友们一个个排排坐在窗户前吹着风。

  他们也快到了放暑假的时候,正在一起讨论夏目贵志昨天说的暑假需要做的观察作业。

  “步美想种牵牛花!”

  “我的话,果然还是喜欢玉米这样简单的植物。”

  “喂,你们看,那边是不是有个长的超级高的美人姐姐走过去了?”

  “哪里哪里?”

  “没有看到啊,元太你看错了吧。”

  小孩子随便说了两句就抛在脑后,而米花幼稚园的校长办公室内,真的迎来了一位身高181长相昳丽,十分难搞的“美女”。

  “所以这位中原……夫人,关于您的孩子,我们这里的老师绝对不会有那种行为的!”校长满脸大汗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他们的老师怎么可能会做出虐童的事情呢!

  “你的意思,是我在说谎?”一个眼神就让人瑟瑟发抖名为中原治的“女人”,此刻却突然放声大哭起来,虽然是不带眼泪的,“我家的先生去年就狠心的抛弃了我们,没想到你们学校的老师每天都把我家的孩子弄哭,问他他只说怕疼,一次两次就算了,但是每天都这样!我本以为校长先生绝对不会偏袒那种劣迹斑斑不配做老师的家伙,却没想到……呜……我的命好苦啊……”

  远在杀青现场有双叒叕风评被害的中原中也哆嗦着打了个喷嚏,而直面太宰治的校长也哆嗦的不成样子,只能按照太宰治的意愿,把太阳班的五条悟老师叫过来当面对质。

  此时五条悟正在逗……也不是,主要还是让小纲吉生气冒出火来研究一下。

  最强的咒术师也发现了小纲吉点火和这个世界出现时间轴错乱的联系。而且比起太宰治他们一无所知的摸索,五条悟敏锐的发现小纲吉的火焰跟咒力虽然不完全相同,但无论是引发方式还是流动路径,都跟咒力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就是作用效果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咒灵的存在,而小纲吉又不能连续放火让五条悟研究的有点慢。

  “能改变时间和空间的术式?”五条悟又感受了一下小纲吉发出的火焰,嘴里嘟囔道,“还是高中生的时候遇到过,但总感觉不像啊。”

  那个火焰耀眼的过分了,比起咒力来源是人类的负面感情的“﹣”,更像是光明美好带着生机的“ ”啊。

  五条悟被人喊走之前把今天的小点心递给了小纲吉,十分好哄的小家伙大度的原谅了刚才五条悟把他气到头发丝都炸起来的行为,打着小哈欠托着小被子凑到了虎杖悠仁旁边依偎在一起埋头睡觉觉。

  在小纲吉传出均匀呼吸声的下一秒,一边的“虎杖悠仁”醒了。

  他的周身浮现出迥异于平常睥睨天下的气势,脸上手上也显出了黑色的花纹。

  “无聊的咒术师,烦人的小鬼。”

  天天被迫在幼稚园这群让人快要炸掉的幼稚小鬼中间待着,还要被一个傻子一样的棕毛小鬼围着转,两面宿傩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如果不是“束缚”令他只能出现一分钟还不能杀人,他绝对要好好的畅快的把眼前烦人的这一切全都切碎。

  “尽管不能直接杀死,但让这个小鬼头闭上嘴的话……”

  抓着纲吉的头颅,用指甲逼近幼崽小小喉咙的诅咒之王,却被突然出现的,包裹在小纲吉全身的死气之炎拦住了。

  “切,这种弱小的东西……恩?”再睁眼就发现自己还没到时间就被换回来的两面宿傩怔愣了一下,他看向自己的掌心,刚刚接触的火焰并没有带来灼烧的刺痛,“咒力?术式?不、不对。”

  那不是咒力,术式可以反转,但是咒力绝不会变成温暖的东西。

  而刚才那一瞬的感觉,就好像是被……调和、正负相抵了。

  ---------

  太宰治去纲吉的学校试探五条悟,小纲吉午睡快要醒来的时候,在外面出差将近半年多,回到日本又去影视基地补了好几个镜头才宣布杀青的中原中也,终于回到了米花町。

  然而——

  “你说什么?!”干部大人收敛着情绪的一拳,还是把波罗咖啡店的大理石吧台砸出了蛛网般的裂缝,“太宰、松木那个天天不务正业的家伙又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请、请冷静一下中也先生,”榎本梓看着废弃的桌面倒吸一口凉气,头上挂着冷汗磕磕巴巴的帮太宰治解释,“店长只是今天一大早就出去说有事,平时还是会待在店里听歌……额不是,帮忙的。”

  “不用给那个家伙辩解,那就是个会说出“与其工作,宁可饿肚子”懒到令人发指无可救药的混蛋,”中原中也摆摆手,又问道,“阿纲呢?幼稚园不是这个时候放学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平时确实是这个时候就看到阿纲回来的说。”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甩开墨镜带上,刚才的声音太大店里已经有认出他来的人隐隐往这边投注了视线。

  店里不能待了,他干脆出去跨上机车打算去太宰治可能出现的地方找一找,总感觉这个混蛋又去搞什么事情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带着阿纲一起。

  “森先生……等等!森先生!”

  身后传来了那个名叫江户川柯南的小鬼头的叫声。

  中原中也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个小鬼头是在喊他,而不是喊森鸥外。

  “有事?”他双手插兜问道。

  “呼、呼,森先生,阿纲他可能还在幼稚园里!”柯南着急的说,“校车发动之后我才看见阿纲的座位上只有他的小背包,跟他坐在一起的小岛元太说好像看见阿纲跑下校车往学校里面去了!”

  “我给松木先生打了电话,但是一直没有被接通,校车上的老师也说联系不上阿纲的家长,但是他得送这些小孩子不能回去,只能拜托留校的老师,但是打通电话说那边临时有燃起泄露临时进行维修撤走了所有人!”

  “谢了小鬼,”中原中也的手机这时候亮了一下,他表情不太好的看完邮件之后,把带好的机车帽子解了下来,径直走向停车场,“阿纲在学校,老师给我发了短信,你可以回去了。”

  ----------

  米花幼稚园,校长室。

  原本校长的位置,现在正被太宰治坐着。

  他的下巴搭在交叠的手指上,跟五条悟之间的氛围,无比剑拔弩张。

  他曾经被某个不想提起的人灌输过一堆繁杂的知识,可以从一个人的语气、姿势、细微动作、话题内容上判断出这个人的性格,这位名为五条悟的老师,纵使有所收敛,也是满满的傲然,是由实力带来的“唯我独尊”这样的自信。

  太宰治很早就掌握了米花町大大小小的摄像头,还根据自己的需要查缺补漏武装到了所有死角。在这个科技发展不均的世界,他很容易的就从国际黑市买回了自己需要的处理器,虽然不必上“神之眼”,但用来追踪一个人足够用了。

  而根据截取的五条悟出现在外面的画面,太宰治分析对方的能力如下:

  1.高速移动(瞬移)→第一次见到小纲吉迅速离开,监控只捕捉到一帧的白影

  2.侦查/全地图视角→对方蹭在大街上帮背后的小孩躲开了高空坠物

  3.类似于中也的操控能力?→不是反射,不是控物。太宰治试过鸟粪、花瓣、还有雨滴,第一种被五条悟直接停住,对方嫌弃的走开后才落下;第二种是缓慢的停住顺着五条悟的头发飘落;最后的雨滴滴在了五条悟身上他才反应过来将那些雨隔绝。

  4.不明原理的AOE大招&不明原理的各种“法术”→这是在发现五条悟带着虎杖悠仁上山特训之后,太宰治略微动了点手脚让的场家的一只大妖出现在五条悟面前,后来还给对方送了次“百鬼夜行”试探得出的。

  这些粗浅的结论仍不能让太宰治决定是否进行他的那个想法,毕竟他目前还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遮住那双眼睛,是否有其他后手。

  如果人间失格对对方起作用自然好,如果不行就要借助外力,有点麻烦。

  万幸见面之后,太宰治发现幸运之神还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在对方越来越不耐烦自己半遮半掩话里有话绵里藏刀的试探之后,太宰治看了眼五条悟身后的钟表,眸色变深。

  “五条桑是猫派还是狗派呢?”太宰治突然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哈……?”

  而太宰治根被没有让五条悟回答的意愿,他挂着那种轻松到可以去赏花郊游的表情,带着浓浓的恶意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狗狗了。”

  说完那句话太宰治就以一种令五条悟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迅速蹲下,随破窗生而来的还有太宰治早就顺备好的各种各样可以被中原中也用重力异能以超音速发射的危险物品。

  今天幼稚园的人都被他支走,燃起维修的告示让周边的人即便听到巨大的声响也不会觉得奇怪。

  他并非故意要跟五条悟针锋相对,同为异世界的来客,他们本可以好好相处井水不犯河水,偏偏对方发现了小纲吉的秘密还对小家伙出手……

  即便根据录音听起来像是教导,但他这类人,向来是怀抱着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的。

  弱者没有跟强者谈判的权力,只有强者之间,才能有事好商量。

  数不清的子弹把墙壁扎成了筛子,却无一例外的停留在了五条悟面前。

  巨大的石头被轰开,别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也没有沾到他分毫。咒术师战斗的对象是可以感受咒力的咒灵,跟人对战的经验确实很少,而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正相反,他们从未见过那些怪物,却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更未可怕的“怪物”。

  无下限的术式让五条悟习惯了碾压,考虑到普通人的存在又让他有些束手束脚,所以突然被一枚子弹划破脸颊的时候,五条悟确实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他是感知到了太宰治出现在他身后,但却没想到太宰治能让他的术式失效。

  唔,有点麻烦呢……

  “诶——真的是血啊,”五条悟抹下脸颊处的红痕,踢飞太宰治的同时开口道,“真是厉害啊,这样“严重”的伤势,我有多少年没受过了呢?”

  “我的无下限咒术还是第一次被人抹消啊,啊对了,所谓的无下限呢,就是……”

  “中也!”太宰治按着用来格挡五条悟那一击的胳膊,大喊道。

  有些失策了,这种时候果然应该给胳膊缠上铁板石膏什么的再过来的。

  “不用你啰嗦,太宰。”

  跟太宰治待久了,中原中也被迫连城了宰语十级。

  太宰治刚才的意思就是让他去打断五条悟的解说,不过随便想想也知道,怎么可能有人会在战斗的时候毫无保留和别的目的轻易的告诉敌人自己的能力,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太宰治,那个混蛋当时为了套出洛夫克拉夫特的弱点,才向组合的工蚁君讲述了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中原中也直接扛着太宰治去碰瓷五条悟,在太宰治揪住五条悟的头发之后,毫不客气的一脚把两个人都踹了出去。

  中原中也可以控制触碰到的东西的重力,所以五条悟就被他压进了他先前挖好的深坑里,当然太宰治没进去,而五条悟的无下限也使得对方没有受多大伤害。

  “中也~旁边让让。”

  横滨黑暗世界最强二人组一向喜欢补刀,更深谙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所以中原中也往旁边走了一点,太宰治就把车后备箱里准备的最关键的道具倾泻而下,倒入五条悟还没上来的深坑中。

  那是数量庞大足以遮盖视线连无下限也不是很好弹开的面粉,以及隐藏在其中的,太宰治亲身体验效果足够良好的麻醉药品以及肌肉松弛剂。

  当年为中原中也准备却没能派上用场的“恶作剧”,终于今日发挥了原有的威力,用在了五条悟身上。
http://www.swimat.com/book/1894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