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教父不想复活 > 第 17 章

第 17 章

  第一天小朋友就是哭着从幼稚园回来的。

  按理说这不应当。

  太宰治调查之后特意给小朋友选的樱花班,为的就是夏目贵志这个能看得到妖怪自身实力超强又人善心美的班主任。看资料班里的小孩子都不是熊孩子,再加上工藤新一保驾护航,没有人能欺负的了小纲吉。

  但小朋友就是掉着金豆豆揉着眼被柯南牵回来的。

  回来之后小纲吉二话不说直接扑进了太宰治怀里,小手死死的抓着太宰治的衣服,脑袋埋在太宰治颈窝里就是不出来。

  “怎么了?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吗?”太宰治问。他检查了下,也不像是摔倒了疼哭的样子。

  跟在两只小不点后面的夏目贵志忍着笑咳了一下,带着点歉意走过来说:“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时间回到上午,好不容易领回了小朋友的夏目贵志有点头痛。

  从毕业留在东京工作至今,温柔和蔼的夏目老师一直都很受小朋友们的喜欢,他带的班几乎都没出过什么大事。

  他也遇到过一些不讲理不听话的小孩子,只要让那些小孩子认识到自己本身某些行为是不恰当的,很容易就能改正。

  但这些都跟小纲吉讲不通。

  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私自跑下车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有多危险,也不是小朋友不乖巧讲不通道理,主要就是……

  夏目问:“阿纲刚才为什么要跑下车呢?”

  小纲吉:“因为车车停在了卖好吃的的店门口啊,papa平时都是停车让阿纲自己去买哒!夏目老师要吃铜锣烧吗?阿纲分给你。”

  夏目:“不……谢谢阿纲,但是那样很危险的,你一个人出去,有坏人把你抱走怎么办呢?”

  小纲吉:“不会的,他们都被papa biubiubiu的打飞了,变成了星星!”

  小家伙说的时候还模仿中原中也学了个高抬腿踢,可惜平衡感不好,吧唧一下就摔了个屁股墩。

  摔的有点疼的小家伙抽着鼻子忍着眼泪说:“阿纲不疼,坏人摔的比阿纲现在还要痛痛。”

  夏目贵志无奈的叹了口气,抱着摔疼的小家伙揉揉头哄着。

  他跟小纲吉的对话就是车轱辘:“不能随便下车一个人跑→没关系有papa”、“有危险→没关系有papa”、“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办→没关系有papa”。

  对一个觉得papa是万能的而他的两个老父亲实际上也确实近乎万能的小家伙来说,是讲不清这些道理的。

  所以夏目贵志只好柔声问:“那如果阿纲的papa在阿纲遇到危险的时候不在呢?”

  小纲吉楞了一下。

  夏目贵志看着小朋友带着一点点嫌弃,气鼓鼓的鼓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脖子里拉出了一个正正方方的塑料片,递给了夏目贵志。

  “东京都米花市米花町5丁目……松木治、森中也:捡到我家小烦人精/幼崽请联系xxx…xx?”

  “阿纲才不是小烦人精!”小家伙掐着腰痛斥青花鱼,“papa说阿纲这个年纪比青花鱼厉害多了,不过papa也说如果遇到危险他不在就把这个塑料片掰断,如果动弹不了就小声喊救命,或者生气气让自己的心跳的快一点,老头子就会立刻找到阿纲的!”

  幼稚园开学前沢田纲吉被太宰治带着,这位……实际和理论都经验丰富的前mafia干部把能想到的小家伙会遇到的危险、绑架、劫持都来了个遍,逃跑、求救、保护自己的方法也学了个全,除非有人不管不顾直接想杀掉小家伙,不过有太宰治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夏目老师又听到小家伙说:“不过阿纲明白了,只有papa的车可以随便下去,因为青花鱼看得到阿纲,老师的车就不行。阿纲本来只想买虾饼的,但是回来发现校车不见了,阿纲以后不会下校车了。”

  ……也行吧,夏目贵志苦笑着摇摇头。

  还是等下午跟小家伙的家长当面谈谈这个问题吧。

  给阿纲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上的幼稚园一般都比较轻松,九点多去学校,先做早操,然后上20分钟隔断的小课,午饭之后是班级活动,一般是跟别的班合在一起玩游戏,毕竟每个班人数都不多,然后是根据家长是否有时间来决定的小孩子在学校还是回家午睡,下午是没有课的。

  让小家伙伤心难过到哭个不停的起因就发生在班级活动的时候。

  夏目贵志有一颗通透的心,小纲吉看似很无畏一股脑什么都不怕的跑下车去买吃的,但是从到了班级略微的局促,和听说要跟别的班的小朋友一起玩时露出的局促表情来看,这是个有些怕生的小家伙。

  所以他弯下腰揉了揉小纲吉蓬松的头发,轻声劝道:“阿纲牵着老师的手一起走好不好?等下就可以见到好多小伙伴了,阿纲不要害怕,大家都会友好相处的。”

  小家伙咬着嘴唇,看看夏目,点了点头。

  怯生生的小家伙到了地方一个激灵就缩到了夏目身后,抱着夏目贵志的大腿不肯出来。

  夏目贵志用眼神跟猫咪老师达成了协议,斑撇撇嘴晃着尾巴走到了人类幼崽面前,两只前爪缩在一起,歪着圆乎乎的脑袋“喵”了一声。

  “喵喵?”小纲吉在夏目贵志的示意下,哒哒哒的跑过去,又慢慢的蹲下来伸出一根手指头摸了摸猫咪老师光滑水润的皮毛,双眼亮晶晶的感叹道:“喵喵好胖胖!比阿纲还肉呼呼!”

  气的娘口三三糊了小幼崽一脸尾巴毛,但是小家伙却一点都不害怕的咯咯笑。

  就这样猫咪老师迎来了他又一日无可奈何哄人类小崽子被小崽子们撸外加投喂的“悲惨”日常,而小纲吉也在这样的活动中跟别的小朋友熟悉了起来。

  小纲吉虽然有邀请工藤新一一起,但是大侦探受不了这种环境,插着口袋站在一边,反而成了小朋友们口中的酷哥。

  小朋友们聊着聊着就从猫咪老师的种种说到了他们从大人那里听来的事情上。

  “说到猫咪的话,你们有看最近的新闻吗?”圆谷光彦一脸神秘的说道。

  “新闻?”所有的小萝卜头都好奇的凑了过去。

  “步美知道!”带着发卡的小姑娘一脸激动,她握着手一脸憧憬的说:“是怪盗基德sama!”

  “据说法国的怪盗黑猫向怪盗基德下了战书,他们要一起争夺有黄金之眼外号的稀有猫眼石!”

  “哇!真的吗!”

  “基德大人一定会赢的!”

  “怪盗基德?”看着叽叽喳喳热烈讨论的同学,再看看一脸无聊呵欠连天的柯南,搭不上话的小家伙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那个跟自己一样在状况外但是见过一次的粉色头发的小哥哥,小声问道:“你、你知道怪盗基德吗?”

  “啊?你说什么?”

  虎杖悠仁其实在走神。

  虽然从自己刚学会操控咒力就被带着围观特级还被订下了一个小目标就可以隐约看得出自己的老师不是那么的……严谨、认真,比较……随性,但是被告知自己要用缩水的身体去上幼儿园的时候,他还是一脸的“三口三???”

  “等、我是高中生吧?”

  “恩……但是悠仁现在,”五条悟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虎杖悠仁,拍腹大笑道,“真的好小一只。”

  某高专老师仗着自己出类拔萃的身高还很恶劣的比划了一下说:“哇——!悠仁居然没有我膝盖高诶!”

  “而且老师我现在应聘上了米花幼稚园的老师,恩?为什么会有证件?在高专当老师当然也要考教师证的啊,顺便就多考了个没想到有一天能用上。这个世界真的很有意思,证件明明都是合法的,咒术师和咒灵却都不存在。”

  “嘛~总之是摸到了一点头绪,试探的工作就交给可靠的大哥哥虎杖悠仁同学了呢。”

  回忆在脑内打住,虎杖悠仁看着眼前因为他一直沉默绞着手指耷拉着头发想退缩的小不点,有些紧张的说:“抱歉、抱歉,我没听清你说的什么,可以在说一遍吗?”

  小纲吉有点磕巴的复述了一遍。

  太好了,没有哭真的是太好了!

  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怎么跟这么小的小朋友相处的悠仁同学看着小家伙没有掉出来的金豆豆长舒了一口气,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个怪盗基德是谁,所以……

  “不知道的话,直接问问不就好了吗?”直球派选手虎杖悠仁拉着有点僵的小纲吉走到了人群中间,说,“那个怪盗基德是什么?可以告诉我们吗?”

  于是小纲吉就听到了——

  “我姐姐说基德大人是魔术师,据说怪盗基德有一千张脸,他可以变妆成任何一个人!”

  仔细听着的小纲吉惊讶的张着嘴,然后楞了一下,猛地想起自家老头子好像大概似乎也能做到?

  小家伙拧着眉托着下巴仔细想了想绑架特训里每次他都能认出来,但非强调自己那是优秀变装技术,还捏着他小鼻子一脸郁闷的说“这是小狗鼻子吧”的太宰治,瞬间气哼哼。

  决定了,他不要喜欢这个跟老头子一样会变装的怪盗!握爪!

  小朋友又继续听到有人说:“而且世界上什么样的金库机关都难不倒怪盗基德,他只要打一个响指,就可以把那些锁都打开!”

  诶……?开锁?

  小家纲吉的耳朵动了动,好像、好像这个老头子也会?

  “他还可以变声!上次的蓝宝石基德就是变成了中森警部的声音偷走的!”

  小纲吉心里一咯噔,前一段时间他有点小感冒,半夜特别想中原中也,又不想晚上给中也打电话让papa担心,老头子就伪装成了中也的声音来哄他!

  “怪盗基德会鉴定宝石!”

  老头子会。

  “怪盗基德会出谜题猜迷!”

  老头子也会,还会因为他猜不出来笑话他。

  “还有基德大人的标志,魔术纸牌手木仓!我在电视上见到基德大人用那个打出来过玫瑰花!还有带钩子的绳子!”

  被太宰治领着拿能打出纸花的木仓吓过工藤新一,还见过太宰治身上侦探社标配勾木仓的小纲吉,石化了。

  难道……难道……

  难道老头子他竟然是……怪盗基德吗?!!
http://www.swimat.com/book/1894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