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再次婚姻 > 三十三

三十三

  听到张旭说他的前妻不一定哪天就死了呢,听了以后感觉有一点心寒,他的前妻就算再不对,但是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没有爱情也得有点亲情吧?再说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呢。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绝情的话来呢?

  “行了,先不说了,我去炒菜,你应该也饿了。”我和张旭不想再讨论这样的话题了。因为我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没有意义的了。听到张旭说的这些话,就知道他是决定了不会盖房子了,那就去外面租房吧。反正也是拗不过他的,何必再费口舌呢?

  “行,那你赶紧做菜,等我们吃完了,我再带着你到镇上去看看。”张旭说。

  我没有再说什么,就去厨房做菜。这时候张旭走出来对我说:“文丽,你是不是把菜都切好了?”

  “是呀。”我回答。

  “那我来炒吧。”张旭说。张旭是会做菜的,他做的菜比我做的要好吃。所以以前我们一起下班的时候,大多数都是我把菜都切好了,让他来炒。可是现在我没有上班,为了让他多歇一会儿,我才想着要炒的。

  “你还是在屋子里坐一会儿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我来做就行了,一会儿就好。”

  “炒点菜对于我来说,算什么呀?不累。你在一边看着就行,我来炒。“说着张旭就真的走过来准备炒菜。

  见如此我也不再坚持。张旭告诉我在旁边看着就行,我就在旁边看着。因为我知道张旭的性格,他要是干活,我就算是不干的话,那也得在旁边看着他才高兴。

  就这样他炒菜,我看着。张旭一边忙着一边问我:“刚才我回来的时候问你有没有去镇上看房子,你也没有回答我,你到底去没去呀?“

  “我去了,但是也就是大概的看了那么一眼,也没有看到出租房子的。“我回答说。

  “你是不是把那两条街都走到了呀?“张旭又问我。

  “没有,因为走得太累了,所以我就回来了。“我并没有告诉张旭我是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才没有心思仔细看的。

  “你又穿着高跟鞋去的呀?“

  “是呀,“其实我并没有穿着高跟鞋,因为为了顺着张旭的话说,所以才那样回答的。

  “走那么远的路穿着高跟鞋,不累才怪呢。”张旭说

  他说完了以后,我并没有回答。

  张旭炒完了菜,我们一起吃过了饭,他就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去镇上。到了那里,张旭找个地方,把他那辆摩托车放好了以后,我们就顺着那条繁华的街道一直走。

  我对张旭说:“张旭,你看左边,我看右边。“

  “行。“张旭回答我。于是我们两个人就顺着那条街道一直往前走,边走边看有没有出租的门面,或者是转租的也行。可是一直走到了头,也没有看到有出租的。于是我们拐了弯,又顺着另一条街道往前走。终于,我看到了一家要出租的房子。

  我赶紧对张旭说:“张旭,你看,那有一家出租的。“

  张旭也转过头来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真的,看来还挺大的,我们进去看看吧。“

  说着,我们两个人就穿过马路向那家出租的房屋走去。

  到了门口一看,门是锁着的,上面有联系电话。我对张旭说:“这有个电话,你打过去看看。”

  于是张旭照着那个电话号打了过去:“请问,你家的房子是不是要出租呀?”

  “是的。”

  “我就在房子的门口,您能不能过来一下,让我们进去看看呀?”张旭问。

  “好,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电话里的声音回答。

  张旭挂了电话以后,我们两个人就站在门口等着房东的到来。很快的,房东就来了,是一个比我们稍大一点的中年妇女。

  她看了看我和张旭就问:“是你们要租房子吗?”

  我说:“是呀。”

  “那你们进去看一看吧?”说完了,她就拿出了钥匙打开房门。我和张旭随着房东就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去一看,这个房子还算挺宽敞的,大概有三四十平米的样子。要放下机器和面料是没问题的。但是房子很破。四周的墙皮有很多都脱落了,白一块,灰一块的,看着特别的狼狈。往上一看,棚顶也特别的破旧。

  张旭问房东:“您这个房子房租是多少呀?”

  “两万六一年。”我一听吓了一跳,就这么个破房子,一年两万六?

  “那你们负责不负责装修呀?”张旭又问。

  “不负责,要装成什么样,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们就只管租房子。因为每个租户对装修的要求不一样,所以谁租都是自己来装修的。”房东说。

  说完了又问我们:“你们租房子是要干什么用呀?”

  “我们是想开服装店。”我回答。

  “是卖呀?还是做呀?”

  “做,连做衣服再换拉链什么的。还有卖点床单被罩的面料什么的。”我说。

  “那正好呀,我们这个房子足够大了,你们说的这些东西都能放得下。而且我们这个房子位置也好呀,你看这临街,客流量也大。租了多合适呀?”

  “”倒是够大,就是你的房子太破了,能不能少要一点房租呀?“张旭问。

  “不能再少了。一直都是二万六的。上一个租户刚走。“

  “两万六真的是有点贵,再说了,我们还得装修。你要是便宜点我们就租了。“张旭说。

  “两万六是最低价,你看你们要是觉得合适的话,就放点压金,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上别人那里再看看。“房东的态度很坚决。我看得出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于是我说:“那好吧,我们先回家商量商量再说,你看行吗?“

  “你们要是有心想租的话就放点压金在这,我就不租给别人了。“

  因为我认为这个房子太不值这个价钱了,所以也没有想租。当然不会放压金了。于是我说:“要是有别人看,您就先让他们看。我们回家再商量商量。如果我们商量好了,想租的话,明天就过来,如果不想租的话,就不过来了。“

  “那你今天走了以后,再有人来看的话,我可不给你们留着了。“

  “行,有人看你就让他们看吧。“我说。说完了,我和张旭就走出了屋子。

  出来以后,张旭问我:“文丽,你觉得这个房子怎么样?“

  “倒是挺宽敞,位置也行,可就是太贵了,而且也破。我们要是自己再装修一下子也得花不少钱吧?“我问张旭。

  “嗯,怎么也得个万八千的。“张旭说。
http://www.swimat.com/book/18522/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