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十一章皇上你的身子吃的消吗?

第十一章皇上你的身子吃的消吗?

  “啊……”荒凉的冷宫上空,清晨传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喊叫声。

  让人忍不住想探求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元祁带着人,怒气冲冲地赶到冷宫,而苏樱雪此时却并不知道危险的到来,脱了上衣,正在努力地伸手,用元铭留下的药,擦拭着后背够不着的伤口。

  她怎么也想不到元祁会这么快便返回来。

  被怒火烧毁所有理智的元祁,想也没想,一脚踹开了冷宫里苏樱雪所在的寝室的门,怒气冲天地吼着:

  “该死的苏樱雪,今天朕要不杀了了你,朕……”

  结果元祁还没有说完,却看见一出香艳无比的画面。

  只见苏樱雪此时正趴附在床上,如云般的秀发披散在她光滑无比的胸前,吹弹可破的肌肤,晶莹白皙,苏樱雪本就长的清秀,此时没有穿衣服的样子,更多了一丝蛊惑。

  只是后背上一道道被杖打过的痕迹,生生破坏了这份美好,元祁看着眼前的苏樱雪咽了一口唾液,心里有着微微的动容。

  而此时的苏樱雪,宛如受惊的兔子一般,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弯弯的眉毛,充满着灵气的眼睛,正小心警戒地盯着闯进来的元祁。

  随后跟上来的云游,不知道苏樱雪的房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听见尖叫,急忙冲向门边,询问着:

  “皇上,出了什么事?可是有盗贼在淑妃娘娘房中?”

  只听“咣当”一声,云游的鼻子被皇上元祁,突然关上的门,给狠狠地碰了一下,云游痛苦地揉着鼻子惨叫一声,不明白今日自己怎么如此倒霉。

  他跟随元祁多年,元祁对他甚少打骂,有着超出君臣一般的兄弟之情,但今天却被打了一拳,踢了一脚,如今又被元祁用门差点挤掉鼻子,他摸了摸疼痛的鼻子,感觉有点懵,有点委屈。

  就在此时,只听房间里传出一声元祁低沉严肃的警告声:

  “不准进来,也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否则格杀勿论!”

  “是”。

  云游虽然不明所以,但他还是答应一声,恭恭敬敬地垂手立在一旁。

  元祁的腿,不受控制地向苏樱雪的方向走去,苏樱雪一时心急,手里的药瓶,滚落在地上,滚到了元祁的脚边。

  苏樱雪羞愧难当,抓着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粽子,坐了起来,向床内移动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着:

  “皇……皇上,别……别过来……要……要抓……抓蚂蚁……你……你去……去门口抓去,房……房间没有,臣……臣妾没有穿衣服。”

  元祁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瓶,拿在手里,眼里寒光乍现,如一把利剑射向了床上的苏樱雪。

  “是他来过了,是吗?”

  阴深的话语中夹杂着怒意,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苏樱雪感觉到了恐惧,她使劲咽了一口唾液,结结巴巴地询问着:

  “皇……皇上说什么呢?臣……臣妾没有听懂。”

  就在苏樱雪的话音刚落,元祁纤细修长的大手,已经狠戾无比地掐住了苏樱雪的咽喉,语气里含着狂风暴雨般的怒火说道:

  “说,是不是元铭来过了?你盖的被子,还有朕手里的药,是不是他给你的?”

  因为元祁突如其来的动作,苏樱雪身上的被子掉落下来,身上只着了一件肚兜,就在苏樱雪感觉喘不过气来时,元祁突然又将苏樱摔在一旁,冷冷说道:

  “先将衣服穿上,你的身子那么脏,让朕看到感觉到恶心。”

  这次苏樱雪没有争执,急忙听话地穿上了衣衫。

  房间瞬间恢复到了鸦鹊无声的境地,直到苏樱雪穿上衣服,站在元祁面前,元祁才出声:

  “这个,你可有什么要跟朕解释的?”

  元祁将手里那瓶伤药,伸到苏樱雪面前,质问着。

  苏樱雪急忙上前去抢,元祁手更快,苏樱雪扑了一个空,一下子倒在元祁的身上,元祁向后退了一步,苏樱雪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

  “啊…嗯…”苏樱雪再次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元祁冷眼旁观着,发出一声冷嘲热讽的声音:

  “恬不知耻,竟然妄想对朕投怀送抱,你死了那条心。朕绝对不会再碰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元祁本以为苏樱雪会生气,谁知道苏樱雪却微微一附身,柔声细语地说着:

  “ 皇上说的极是,皇上风度翩翩 仪表堂堂, 才貌双绝,身份尊贵,集所有优点于一身,而臣妾下贱,低俗,不知羞耻,水性杨花,心狠手辣,无恶不作。万万配不上高高在上的皇上,所以臣妾凑请皇上废了臣妾的封号,将臣妾驱逐出宫,眼不见为净。以防赃了皇上的眼,教坏了宫内嫔妃,辱没了皇室尊严……”

  苏樱雪还没有说完,下巴便被元祁狠狠地捏住了,他阴冷地询问着:

  “苏樱雪你又想玩什么花招?你让朕废了你,朕偏不废,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是让朕废了你,你好去跟元铭双宿双飞吗?朕告诉你,朕就让你在冷宫孤孤单单地活着,直到终老。”

  “你……”

  苏樱雪指着元祁,刚想大骂几声,谁知只听“砰”的一声,元祁当着苏樱雪的面,将元铭给的那瓶药摔了个粉碎。彻底把苏樱雪给惹毛了。

  “该死的渣男,你别得意,我给你脸,你还真不要了,别以为我苏樱雪好欺负,你也挺可怜,连个真心爱你的人都没有,你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对你好,那只不过是因为你是皇上,你有什么好嚣张的。你把别人当成宝,别人却把你当成草。你的女人是很多,可是一个人只有一颗心。你给不了所有女人,早晚有一天,会有一个对你女人更好的男子出现,你的女人便会成为别人的女人。说不定哪天你女人肚子里所有的孩子,都是别人的。哈哈……”

  苏樱雪此话可谓是豁出去了,骂的狠毒之极,元祁忍无可忍,仰手一巴掌打在苏樱雪的脸上,苏樱雪被打翻在地,口吐一口鲜血。

  元祁握紧拳头,正打算再一拳,打向苏樱雪的脸时,苏樱雪却仰头说道:“有种皇上便打死臣妾,臣妾死了以后,也好在天上看看皇上是如何孤独终老的。与其让臣妾天天顶着皇上嫔妃的封号,还不如让臣妾死了的痛快。因为皇上同样让臣妾感觉到恶心。臣妾宁死也不想守在皇上你的身边。 ”

  苏樱雪的话,句句都让元祁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看,所以他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来人,将苏樱雪拉出去乱棍打死。”

  话音刚落,云游面色严肃地走进来,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苏樱雪,走到元祁身边,趴在元祁耳边说了几句话。

  元祁的眼神,瞄了一眼苏樱雪,突然改变了决定:

  “我们走,从今天开始,不用给她送饭,饿她几天,让她好好悔过……”

  云游恭敬地急忙领命说道:

  “是。”

  元祁本想杀了苏樱雪的,可偏偏这时远在北离边境的苏子岩却传回捷报,让元祁高兴的,没有了杀苏樱雪的心,想让她多活俩天,可是却又不解恨,所以便下令饿着她。

  待元祁走后,苏樱雪又骂了几句渣男,趴回了床上,她刚刚真的害怕了,她以为皇上会杀了她,会为难她哥哥,可他却没有。

  “云游到底对渣男说了什么啊!”苏樱雪很好奇,可却没有人回答她的疑问。

  元祁与云游匆匆忙忙回去,便上了朝,听着捷报频传,元祁心里对苏樱雪的恨,也暂时搁置到了一旁。

  下朝后,便直奔沐凌蝶的“轩翠宫”而去,心里美美地想要与自己最爱的女人,分享自己心中的喜悦:

  “爱妃,爱妃,好消息,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皇上遇到什么喜事了吗?可是姐妹当中又添龙嗣了?”

  沐凌蝶旧话重提,意在提醒皇上元祁,苏樱雪害死她们俩人皇嗣的事,因为沐凌蝶听说苏樱雪还活着,心中恨的咬牙切齿。她怎么也搞不明白,元祁他怎么能忍得了苏樱雪害死他子嗣,又给他带绿帽子这俩件这么大的事发生。

  想用孩子来提醒元祁,让他生气,去杀了苏樱雪。

  而如沐凌蝶预料的一般,元祁确实勃然大怒,但却不是对苏樱雪发火,而是对沐凌蝶。只见元祁将满满一桌子饭菜,全都掀翻在地,异常激动地吼道:

  “皇嗣,皇嗣,你们女人,怎么天天都将皇嗣挂在嘴边,莫不是你也认为朕今生不会有自己的皇嗣了?”

  苏樱雪的话,就像魔咒在元祁脑海里转,苏樱雪说他的女人所生的孩子都不一定是他的。说会有人比他更爱他的女人,元祁想到了元铭对苏樱雪的那份痴情,幻想到了昨晚苏樱雪与元铭在一起一夜,不知道两人有没有行苟且之事,元祁便心情烦躁。

  好在苏子岩的捷报,让他暂时忘记了这裆子事,可沐凌蝶如此一提,让元祁彻底震怒。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妾错了,臣妾从来没有那个意思,皇上春秋鼎盛,必将子嗣繁多……”

  尽管沐凌蝶跪地苦苦求饶认错,但元祁已经没有了那个心情,甩袖出了“轩翠宫”。

  沐凌蝶待元祁走后,站起来冷冷说道:

  “燕儿,去查一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

  燕儿领命退去。

  而元祁出了“轩翠宫”之后,直接摆驾去了自己的寝宫“龙霄殿”。

  将小太监刘文唤到跟前,悄悄对他说了几句话,刘文当场石化,片刻之后,尖着嗓子大喊一声:

  “什么?皇上今晚要招十位嫔妃来侍寝?你的身子吃的消吗?”

  元祁的眼睛如利剑一般射向小太监刘文,刘文急忙说道:

  “奴才这就去办。”

  一旁的云游,感觉额头一群乌鸦飞过,震惊不已,只听元祁自言自语地说着:

  “朕就是想让她看看,朕怎么就不能拥有自己的子嗣了。哼!”

  接着又对云游说道:

  “明天,去给那个该死的女人送一瓶药,别让她死了,朕要让她看着朕儿孙满堂,而她则要孤独终老的样子。”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