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十章二次去冷宫抓奸

第十章二次去冷宫抓奸

  元祁因为苏樱雪泼了他一身赃水,本就心里有气,如今又因为苏樱雪故意调侃他,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又抬起脚来,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向苏樱雪,说时迟,那时快,苏樱雪,身子向后灵活一扬,硬生生地躲开了元祁的脚。

  元祁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苏樱雪竟然会躲开他的脚,然而就在此时,只听苏樱雪大喊一声:

  “坏了,皇上不好了,那只蚂蚁胆大包天竟然跑到皇上你身上了,这要是在你的身上咬上俩口,起满身疹子还是好的。万一趁着皇上睡着了,从皇上的鼻孔钻进去,咬皇上的内脏可如何是好?”

  “你……你,啊涕……”元祁怒不可赦,指着苏樱雪刚想说朕要杀了你,却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就在此时,苏樱雪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子抓住元祁指着她的手,一嘴角微翘,一抹嘲讽地微笑,出现在苏樱雪的脸上,但嘴上却温柔体贴地说道:

  “皇上啥也别说了,臣妾都懂,皇上身体为重,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顺便找你的爱妃帮你把蚂蚁抓了,以防后患无穷吧!”

  元祁看着苏樱雪得意洋洋地样子,恨得咬牙切齿,再次扬声说道:“来人,将苏樱雪……”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此时,苏樱雪却突然垫着脚,吻上了元祁的嘴巴,将他打算吐出的无情之语,吞进了苏樱雪的嘴里。

  元祁本想说将苏樱雪乱棍打死,可却被苏樱雪突如其来的亲吻,整的措手不及。香津浓滑的嘴唇相碰,元祁脑中一片空白,忘了思考,忘了恨她,什么都忘记了,本能的想抱住了她,然而就在此时,元祁却忽然向后倒去。

  云游等人傻眼了,不是说是来抓盗贼的吗?怎么皇上和冷宫的淑妃娘娘又……

  画面太过火辣,云游只好命令众人转头,以防看了不该看的画面,长了针眼,却在此时,听到苏樱雪大叫一声:

  “不好了,皇上晕倒了……”

  云游一听,急忙转头奔到元祁跟前,紧张地呼唤着:

  “皇上,皇上,你怎么了?”

  冷汗至云游脑袋上如雨水般滚落下来,要知道皇上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将被满门抄斩的,云游又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好在此时,一个异常清晰且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云大人,还愣着干嘛呢?皇上受了风寒,还不赶紧抬他回寝宫,找太医给看看啊!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云大人可担得起责任?”

  “对,对,对,多谢娘娘提醒,卑职马上带皇上回去。”

  云游一听,不顾寻找刺客,急忙背起元祁,带着众人,火速往冷宫外飞奔而去。

  苏樱雪看着消失在冷宫里的云游,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嘴,咬牙说着:

  “要不是事态紧急,本小姐岂会让你沾了便宜?该死的渣男,便宜你了。”

  说着,将手里一根银针,拿在手里把玩着,

  银针在晨光的照射之下,泛着阴深深的光芒。

  “这是什么?你把我皇兄怎么了?”

  元铭的突然出现,将苏樱雪惊了一身冷汗,结结巴巴地询问着:

  “王…………王爷……你不是走了吗?”

  “淑妃娘娘你还没有回答本王的问题呢!”

  元铭语气淡漠,深邃的眼神,直盯着苏樱雪询问着。

  可没有人知道,元铭心里的紧张,他不知道如果他的皇兄,当今的周明王元祁,如果出了事,他该不该将眼前这个罪魁祸首交出去?

  苏樱雪是他的全部,可元祁却是整个大周王朝的全部。一但元祁出了事,那么整个大周王朝也即将大乱,元铭不知道他该站在哪一方?因为他不能那么自私,为了心中所爱,而毁了整个大周王朝。

  见被心中男神误解,苏樱雪急忙上前夺过银针,冷冷地说道:

  “放心吧!皇上他没事,只是短暂昏迷,很快便会醒过来的。王爷还是快些离开吧!”

  听出苏樱雪的疏离, 元铭心里很不是滋味,刚刚俩人还欢声笑语,如今却有好像是陌生人似的,元铭急忙解释着:

  “淑妃娘娘,对不起,本王不是那个意思,本王虽然恨皇兄,他从本王身边抢走了了你,可是本王却不想他有事,因为一旦皇兄出了事,那有可能会让大周王朝动荡不安,百姓也会流离失所。”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一听,心想,看来这个元铭,倒是比那个渣男皇帝好,起码会想的长远,还一心为别人着想,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便急忙说道:

  “王爷,你不用解释,本宫都明白,刚刚事态紧急,本宫只是用银针扎了一下皇上的一处穴位,让他短暂昏迷,不出一刻钟,皇上必然醒过来。”

  因为有文昌在场,所以苏樱雪和元铭都本分地没有直呼对方的名字,而是以王爷和淑妃娘娘称呼。

  逍遥王元铭长长舒了一口气,但很快又被新的疑惑所取代,他不解地询问着:

  “皇兄身边有云游他们保护,淑妃娘娘是如何下手扎晕皇兄的呢?”

  苏樱雪眉头紧皱,心想,莫不是他没有看见我吻那个渣男皇帝?如此倒好,省的他误解我与渣男有情,该死的渣男,我早晚甩了他,到时候我便可以和我心目中的男神在一起了,这样想来,他还是别知道的好。

  想到这里,苏樱雪柔声说道:“本宫是趁他没注意偷袭了他。”

  元铭摇了摇头道:“本王相信娘娘没有害皇上之心,只是他人恐怕要误解娘娘,所以娘娘还是以后不要耍此等聪明的好。本王担心娘娘的安危。”

  苏樱雪深知元铭是为她着想,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文昌,也开始变的庄重起来,咳嗽一声说道:

  “王爷所言甚是,本宫知道了,以后一定谨记于心,不会再贸然行事。”

  苏樱雪之所以称呼元铭为王爷,是因为她还没有让渣男皇帝废了她,不想给元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当着旁人的面,她只能是淑妃娘娘,要与元铭保持一定距离,以防被人抓住把柄。

  就在此时,一旁的文昌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两人说道:

  “王爷,我们是不是该走了,万一皇上醒来,如果再折回来,恐怕再走,就来不及了”。

  所谓旁观者清,文昌很明白,他家王爷,和眼前这个淑妃娘娘,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何况皇上昨日刚刚将婉儿姑娘赐给了逍遥王元铭。不管逍遥王元铭愿不愿意,这都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所以文昌催促着,他不希望俩人越陷越深。

  元铭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苏樱雪,转身向冷宫外走去,他不敢回头,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

  谁知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见男神离开,急忙上前奔跑了几步,喊了一声:

  “我们还会见面的,是吗?”

  元铭的脚步微顿,心中狂跳,就在他打算转身的时候,文昌却先一步挡在了苏樱雪的前面,语气有些丝丝不悦,冰凉无比地声音说道:

  “娘娘还请自重,王爷今日冒险来看你,是看在往日情分上。如今娘娘已经是皇上的嫔妃,为了王爷,也为了娘娘你自己,还有整个镇北将军府,娘娘以后还是与王爷保持距离的好。”

  “文昌,你捷越了……”

  元铭的声音透着威严地警告,文昌急忙跪地求饶道:

  “属下愿意回去接受王爷的惩罚,但属下不后悔今日说出的话。”

  逍遥王元铭没有再看苏樱雪,而是一甩衣袖,快步走到围墙处,一跃而起,飞出了城墙。

  文昌站了起来,急忙追了上去,原地只剩下苏樱雪,她呆呆地看着男神元铭离开的方向有些失落。

  “老天爷,你不能如此对我,我这一生不过想找个十全十美的夫君,难道有错吗?干嘛让我遇到一个渣男夫君,不行?我不认命,我一定要为了我的幸福,让渣男厌弃我,追上我心目中的男神,元铭你等着本宫,早晚本宫要拿下你。”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花痴一般地自言自语着。

  初冬时节,清晨有些冷清,空气分外寒冷,苏樱雪在外面站了一会,觉得有些冷,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转身回到屋里。

  虽然房间窗户破旧,透着丝丝寒风,但还是比屋外暖和,何况屋内被元铭打扫的干干净净,床上是元铭给他送来的被子,让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心里有着丝丝暖意。

  一瓶伤药膏,静静地躺在苏樱雪的枕头旁,她急忙拿在手里,心里美美的,看来男神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哈哈…

  花痴一般的大笑之后,苏樱雪决定自己将后背上的伤擦拭一下,毕竟伤口真的很痛。

  而此时此刻,皇上元祁的寝殿里,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云游跪在地上,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房间里只剩下元祁拳头被捏的咯咯响的声音,接着一声宛如地狱里的声音响起:

  “朕到底是怎么晕倒的?”

  “卑……卑职,不……不知道。当时皇上与淑妃娘娘正在那啥……突然就晕倒了。”

  云游看元祁脸色铁青,没敢将“接吻”俩字说出来,趴附在地,结结巴巴地回答着。

  元祁的身上溢出一股冷冽杀气,他一把将云游抓了起来,“碰”的一拳打在了,云游的肚子上,接着只听元祁咬牙切齿地询问着:

  “那刺客呢?你可有带人搜查冷宫?”

  云游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汗水滴嗒嘀嗒向下流淌,结结巴巴地说着:

  “皇……皇上息怒!卑职当时见皇……皇上昏迷,故……故而没有让人……”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云游被元祁踹出了老远,一个声音透着威严的声音,冷冷地说着:

  “赶紧带人,立刻随朕再去冷宫搜查,这次再出意外,朕饶不了你。”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吻他?元祁想起被苏樱雪强吻,心中的怒火更旺,当想起此时也许元铭还在苏樱雪的床上,元祁恨不得将苏樱雪活活掐死。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再次向冷宫而去。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