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七章逼元铭纳颖儿为妾

第七章逼元铭纳颖儿为妾

  枯黄的树叶随着夜晚的寒风吹拂在地,落在一个满脸都是血迹的女人身上,马上便要立冬了,寒风刺骨,如针刺一般,加上女子本就遍体鳞伤,被冻的瑟瑟发抖,苏樱雪被冻醒了。

  她睁开有些模糊的双眼,向四周看去,四周全都是杂草,几乎将她掩埋,在不算太亮的月光照射之下,泛着阴深深的倒影,苏樱雪被吓得哆嗦了一下。

  “该死的渣男,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对我做得一切都讨回来,我不能在这里死去。”

  如此想着,苏樱雪拿起一根银针,向她的腿上狠狠刺了一下,好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下,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隐隐约约发现不远处有一处破旧的宫殿,便咬牙爬起来,一瘸一拐向前面走去。

  当她推开破旧的宫殿时,接着月光里面被蜘蛛网爬满,厚厚的一层灰尘,让苏樱雪忍不住一阵猛咳,一看就是许久没有人居住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冷宫?在这个破屋里总比在外面冻死的好”。

  苏樱雪自言自语地说着,走了进去,随知刚进去她竟然一头载在地上,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中。

  第二天,皇宫一场隆重的祭祖仪式结束,元祁宴请百官吃饭,这让众人十分不解,酒过三巡,元祁突然咳嗽了一声,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诸位,今天朕邀请百官主要有俩件事,第一,朕刚刚登基不久,得诸位鼎力扶持,才有我大周王朝的今天,朕感激大家,特请诸位共饮一杯酒。”

  元祁说道这里,众人全都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元祁抬了抬手,众人禁了声,元祁接着说道:

  “朕今天请诸位来,还有一件事,便想请诸位给朕出出主意。”

  众人再一次齐声高呼万岁,请皇上明示之类的客气话。

  元祁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狡诈,咳嗽一声说道:

  “昨日有一个小宫女私自出宫,按照宫规理应乱棍打死,可朕于心不忍,想问问诸位的意思,毕竟小宫女出个宫,也没什么大事,小事一桩,以朕看,要不就算了?”

  元祁话音刚落,便有许多倚老卖老的老臣,站起来说道:

  “皇上此话差亦,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宫中的规矩不能破,理应乱棍打死。”

  “臣赞同,“无规矩不成方圆”,若人人都不守规矩,皇宫岂不乱套了?”

  “臣也赞同,宫女私自出宫,理应乱棍打死。”

  “对,是该打死,皇上说出宫是小事,臣不赞同。老祖宗有言,天子脚下无小事,应从重处罚。”

  “没错,臣也觉得此事应该严惩,这万一是敌国奸细,出宫给敌国送情报,那事可就麻烦了啊!”

  ……

  众说纷纭,越说事越大,元祁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嘴角微翘,他第一次感觉这帮老臣可爱。

  元铭的脸却不甚好看,他心里有一丝不详的预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文昌,然后做出了一副喝醉酒的样子,文昌急忙心领神会,扶住了他说道:

  “王爷,你喝醉了,奴才扶你回去休息吧!”

  “本……本王今日和皇兄喝……喝酒,高兴,怎么可能喝醉,本王不走……不走……”

  元铭故意装醉着,文昌急忙求助皇上元祁:

  “皇上,你看我家王爷他喝多了,请皇上恩准,奴才先送我家王爷回去。”

  文昌说完,心里忐忑地等着皇上元祁的点头。就在这时,元祁说话了:

  “逍遥王酒量海涵,今日就饮了几杯酒,就醉了?文昌你先扶你家王爷坐好,等朕处理完了这个私自出宫的宫女之后。再走也不迟,何况朕还想请逍遥王,给朕身边的云游,做个见证。”

  说完,拍了两下手,有俩个侍卫夹着,将颖儿拖了上来。颖儿趴附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叫着:

  “呜呜……皇上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王爷救我……”

  “朕昨天听朕的贴身侍卫云游说,王爷看上了这丫头,说这丫头私自出宫,是与王爷偶会去了。朕觉得云游是在诓骗朕,为这小宫女开脱,逍遥王又怎么可能看好一个宫女呢?这简直太荒唐了,所以朕想问一下王爷,这事可是真的?”

  元铭假意醉酒趴扶在酒桌上,他昨日被云游逼得说了气话,心中后悔极了,他的心里只有淑妃娘娘苏樱雪,即使得不到她,他也想默默守护她,为她守身如玉,又怎么可能再爱上其他人了?所以这话茬,他不能接。

  云游一脸惊吓,急忙跪地喊冤,说他没有。

  元祁像是叹了口气似的说道:

  “咳!朕也不想相信这是事实,但朕也相信逍遥王他决不会如此糊涂。王爷他喝醉了,不出声,无法为你作证,朕只能判你在说谎了,你是朕身边最信赖之人,朕也不能包庇你,但朕也不是无情之人,可以给你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证明你与这宫女无私情的机会,你看这事,你怎么才能证明?”

  云游急忙磕头说道:“既然王爷醉酒,不能为卑职作证,卑职倒有一个方法。”

  “哦?那便说来,给朕与诸位大臣听听,看这个方法能不能救你一命。”

  元祁故作冷漠,眼神与云游交汇,微微额首。

  云游心领神会,急忙磕头说道:

  “大家都知道,我云游跟随皇上多年,忠心耿耿,从无二心,若说我云游包庇谁,那必然是我云游与这个人有私情,所以,为证卑职与这个小宫女并无关系,没必要为了她犯欺君罔上之罪,卑职愿意亲手打死她。”

  云游说完,元祁紧跟着说道:“朕觉得云游这话有道理啊!要不,大家就翘首以待,看云游舍不舍得下重手?若舍不得,朕就以欺君之罪杀了云游,以儆效尤。”

  “皇上圣明!”震天动地的喊声,响彻在整个大殿里。

  元祁瞄了一眼未有所动的元铭一眼,轻飘飘一句:

  “动手吧!”

  “是”。

  云游答应一声,接过一个侍卫手里的棍棒,向颖儿一步一步走去,颖儿吓得瘫痪在地,呜呜的哭着,向元铭求救着:

  “呜呜……王爷,救救奴婢,王爷救救奴婢……”

  哭喊声震天,伴随着的是虎虎生威的棍棒之声,云游的功夫不弱,加上为了摘清楚他和颖儿并无关系,这一棍棍下去那都是使出全力的,棍棍见血,声声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响声,令人毛骨悚然,元铭拳头紧握,始终没敢松口。

  他现在终于搞明白了,皇上今天的宴席,就是为他而设,一场“鸿门宴”,逼着他纳颖儿为妾,让他与苏樱雪之间关系尴尬,彻底断了关系。

  颖儿只是一个弱女子,此时已经奄奄一息,连喊叫的声音,也没有了。

  “王爷,再一棍子下去,颖儿姑娘必死无疑啊!”文昌急忙小声地跟逍遥王元铭嘀咕着。

  元铭的手在抖,他何尝不知道呢!他又不是真的喝醉了。

  可是如果他松了口,那么他和苏樱雪便真的再没有关系了。因为颖儿与苏樱雪情同姐妹,如果他纳了颖儿,恐怕以后连见她,都会让他觉得惭愧,觉得是对她感情的背叛,虽然明知道他与她不可能在一起,他依旧想为她守身如玉。

  眼见云游又一棍子抡向颖儿,文昌突然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着:

  “住手,住手,请皇上手下留情,是奴才,是奴才与颖儿姑娘有私情,颖儿姑娘偷溜出宫是与奴才私会,皇上要打,便打奴才吧!”

  元祁的眼神如同千年不化的冰霜般寒冷,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阴冷夹杂着怒气地询问着:

  “你说的此话,可当真?你可知欺君之罪,该当何罪?”

  文昌这横出一杠子,打乱了元祁的计划,他十分不悦,他就是逼元铭纳颖儿,让他对苏樱雪死心,他可没有忘记昨天苏樱雪看元铭的眼神,那是曾经看他的眼神,让元祁感觉犹如棉絮塞在胸口,他心中暗暗发誓,若文昌胆敢阻扰他的计划,他会让他血溅当场。

  “奴才……奴才……”

  经元祁这一问,文昌不敢轻易接话,结结巴巴,回头看了一眼他的主子,见他的主子逍遥王元铭一直不说话,一咬牙说道:

  “奴才……”

  刚说了俩字,元铭却站了起来,没有任何醉酒的样子,说道:

  “够了,不用说了,不管你如何作答,都是死路一条。如果你说的不是真的,他会说你犯了欺君之罪。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皇上便会以你私通宫女的罪名,判你绞刑。皇上不过就想帮臣弟赐婚嘛!何须如此大费周章?臣弟谢过皇上便是。若没什么事,皇上便拟旨吧!臣弟接旨便是。”

  元铭不耐烦地说着,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走到颖儿身边,抱起她,咬牙说道:

  “皇上,臣弟要赶紧带臣弟的夫人,回府医治了,请皇上恩准。臣弟的夫人伤势严重,不宜久待,皇上拟好圣旨,直接差个人送臣弟府上即可。”

  说完,不再搭理元祁,也不怕元祁治他的罪,便大步抱着颖儿向外走去。

  文昌紧追其后跟了上去。

  元祁见事情如预料一般,也借口说累了,让诸位大臣吃饱喝足,自行离开,他也走了出去。

  剩下大臣们不解其意,相互对视一眼,也悻悻然地离开了,一场闹剧,就此画上句号。

  元铭与文昌出去之后,元铭便匆匆将颖儿塞给了文昌,并吩咐文昌尽快回府,找到大夫医治颖儿,自己则向冷宫的方向而去。

  沐凌蝶接到消息后,嘴角微翘,自言自语地说着:

  “有趣,这逍遥王果真没有让本宫失望,燕儿通知门房,就说,今天进宫赴宴的大人们太多,让门房严查,谁出了宫,谁没出宫,必须有详细记录,不得有误。”

  “是!”

  燕儿简单答应着,领命去办。

  就在此时,元祁走了进来大笑着:

  “爱妃此计甚妙,你没看见当时元铭的脸,瞬间煞白,哈哈……朕许久没有如此开心了,这一切都是爱妃的功劳。”

  “皇上开心就好,皇上今晚可是要睡在臣妾这边?”

  沐凌蝶故意询问着。

  元祁一把搂着沐凌蝶腰,将她逼近自己说道:“爱妃身体不适,朕就不在此处,逗留了,朕还有一些奏折没有批阅,先到御书房,爱妃不用等朕。”

  元祁帮沐凌蝶整理了一下薄弱的衣衫,温柔地说着,他感觉越来越喜欢沐凌蝶了,因为沐凌蝶是最懂他的人。

  只是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美人,今晚还给他安排了另外一出戏。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