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五章上演活春宫

第四十五章上演活春宫

  苏樱雪跟在元祁后面,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沐凌蝶的“轩翠宫,”仿佛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般随意。

  东摸摸,西看看,完全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一般。

  “哇!妹妹的房间,果然比本宫的房间漂亮,香味弥漫,就是有些刺鼻。”

  苏樱雪用鼻子嗅了嗅,还很配合地打了一个喷嚏说道。

  沐凌蝶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元祁的身上,手更是肆无忌惮地攀上了元祁的脖子,妖媚地说着:

  “皇上,姐姐好像不太喜欢你送给臣妾的熏香呢!皇上你说怎么办?”

  元祁怒瞪一眼苏樱雪说道:

  “她是没见过世面,既然闻不了,就应该多闻闻,爱妃肚量大别跟她一般见识,今晚不如就让她给朕与爱妃守夜,让她多闻一闻,爱妃觉得朕的意见如何?”

  元祁邪恶无比地说着,想看苏樱雪愤怒羞愧的表情,可令他失望的是,苏樱雪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依旧在四处打量着。

  沐凌蝶一副娇羞无比的样子说道:

  “皇上,讨厌了,姐姐在这里,臣妾可会害羞的。”

  “爱妃可以权当她是一个死人,不用加以理会。”

  元祁毒辣无比地说着,虽然云游的事,有可能是误会,但苏樱雪与云游一起因为丞相刘昊瑜的事玩弄自己,这是事实,若不好好教训一下苏樱雪,难解元祁心头之恨。

  想着苏樱雪房间那一打一打满含情谊的字条,元祁想到了惩罚苏樱雪的歹毒方法,那就是让苏樱雪看着自己与别的女人恩爱缠绵,元祁不相信苏樱雪心里已经没有了他。

  “对,你们完全可以把本宫当死人,不用太在意本宫的。”

  苏樱雪一边善解人意般说着,心中暗暗骂着:

  “该死的渣男,竟然敢如此羞辱我,当我是死人,好,我也不会让你们消停。”

  想到这里,苏樱雪见桌上一对琉璃盏晶莹剔透,五彩缤纷,甚是好看。苏樱雪眼前一亮,心中贼嘻嘻地笑着,暗道一声:“就它了”。

  “哎耶!妹妹,不是姐姐说你,像你这么高贵的人,怎么可以用赝品呢!实在对不起你的身份了。”

  苏樱雪说着,将那一对琉璃盏拿在手里把玩着,甚至还不时撞俩下,听听声音,说的煞有其事。

  元祁看了一眼沐凌蝶,见沐凌蝶也在看着他,顿时觉得丢了面子,大怒一声:

  “苏樱雪,休要胡说,朕的宫中怎么可能有赝品?这可是朕赐的东西……”

  元祁指着苏樱雪还没有说完,便被苏樱雪给打断:

  “皇上那么大声干吗?莫不是被臣妾说中心事恼怒了?”

  苏樱雪说道这里,还故意拉了一下沐凌蝶说道:“妹妹,你别被皇上给骗了,这个绝对是赝品,若不信,姐姐可以证明给你看。”

  “怎么证明?”

  沐凌蝶被苏樱雪严肃的表情给吸引了,虽然她不是太在意这俩个“琉璃盏“”,但还是忍不住随口问道。

  “就这样证明”

  苏樱雪说完,只听“啪啪”两声,俩只漂亮的“琉璃盏”,被苏樱雪摔在了地上。

  就在元祁和沐凌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苏樱雪自言自语地说着:

  “果然是赝品,本宫就说嘛,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玻璃制品,你是被皇上给骗了,他根本就没有心,不爱你,别太自作多情了。”

  沐凌蝶被苏樱雪严肃的表情给逗乐了,忍不住掩嘴而笑道:

  “姐姐你搞错了,这本来就不是玻璃,这是江月国进贡的“琉璃盏”啊!价值万金呢!皇上你说被姐姐给摔坏了,怎么办?。”

  “啊?竟然是琉璃,哎呦!皇上饶命,臣妾不知道啊!臣妾好心做了错事,请皇上责罚,臣妾孤陋寡闻,从未见过“琉璃盏”,只认识玻璃,还以为这是赝品,都是臣妾的错,呜呜……”

  苏樱雪急忙跪地,强装害怕地跪在地上,呜呜地假意哭着求饶着。

  “你……你……简直该死……”

  元祁指着苏樱雪恨得是咬牙切齿,苏樱雪却故意挤出几滴眼泪说道:

  “是,臣妾的确是该死,但皇上答应过臣妾,让臣妾活三个月的,如今臣妾还有俩个多月可以活命不是吗?皇上一言九鼎,一定不会提前杀了臣妾的是吗?”

  “你……”

  元祁气恼地指了指苏樱雪,想到苏樱雪为自己谱写的一堆曲目,还有那一打宛如信件的纸张,想到苏樱雪为自己挡剑,终有些动容,叹息一声说道:

  “朕与珍妃乏了,你去铺床,朕要搂着珍妃歇下了,铺完床,你便在一旁跪着,听候差遣吧!。”

  元祁终是没有再指责苏樱雪,毕竟皇宫也不缺宝贝,加上苏樱雪提到死,元祁没来由的有些心烦,于是邪恶地说着。

  甚至还故意当着苏樱雪的面,吻了一下沐凌蝶,用眼睛斜瞄了一下苏樱雪,苏樱雪强忍着恶心般的感觉,撇了撇嘴说道:

  “是,臣妾这就去铺床,给皇上与珍妃妹妹铺的舒舒服服,好让皇上与妹妹多生几个大胖小子。”

  “皇上,你看姐姐说的,臣妾都不好意思。”

  沐凌蝶一副害羞的样子,依偎在元祁身上,娇羞无比撒着娇。

  “苏樱雪你简直不害臊。”

  元祁咬牙说着,苏樱雪莹莹一笑说道:“皇上与妹妹难道不想要孩子?”

  元祁懒得在和苏樱雪斗嘴,指了指地上,让苏樱跪下,他则打横抱起沐凌蝶向床榻走去。

  粉红的轻纱罗帐很快在苏樱雪面前落了下来,苏樱雪眼滴溜溜地转着,心想:

  “该死的渣男,敢如此羞辱我,行,我让你们今晚鸡飞狗跳。”

  就在元祁与沐凌蝶准备培养情趣,激情索吻时,苏樱雪却突然走上前,一把掀开了帘子。

  凑到俩人的面前,如鬼魅一般地说着:

  “皇上,你还没有脱衣服。”

  沐凌蝶发出“啊……”的一声大叫,元祁猛地坐起来怒吼道:

  “苏樱雪,朕脱没脱衣服,关你什么事?谁让你起来的?”

  苏樱雪看着元祁冷峻的眼眸,她知道,如果眼能射出火,估计她这回已经千疮百孔了,但勇气告诉她,决不能退缩。

  扬起无辜地笑脸,好不害臊地说道:

  “皇上怎么能说跟臣妾没有关系呢?皇上让臣妾前来守夜,不就是想让臣妾看看皇上,上演活春宫吗?皇上不脱衣服,臣妾怎么看?”

  “活春宫?”

  元祁捏着苏樱雪的脸,仿佛要捏碎般,咬牙说道。

  苏樱雪目不转晴地看着元祁,眼中尽是讽刺的笑意,元祁对苏樱雪咬牙说道:

  “好,你喜欢看活春宫是吧!朕今晚便让你看个明白,朕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给朕宽衣。”

  “是”

  苏樱雪轻启莲步,向元祁走去,走到元祁身边,抬起修长的纤纤玉手,解着元祁身上的扣子。

  元祁相貌俊朗刚毅,身材挺拔健硕,胸膛宽广,如果抛弃他做的一些太渣的事,元祁可以说浑身上下都冲斥着男人的魅力。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在穿越之前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虽然有很多人追她,她也喜欢美男,可她洁身自爱,不曾与任何人越雷池一步。

  看到因为脱了衣服,露出光滑肌肤的元祁,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将脸别到了一旁。

  元祁紧盯着苏樱雪看,苏樱雪的这点小动作可没有逃过元祁的眼睛,他嘴角微翘,心想:

  “果然是装的,苏樱雪是爱朕的,她是得不到朕的爱,所以才故意跟元铭还有云游走的近,想跟朕玩欲擒故纵。”

  如此想着,元祁自认为就可以理解苏樱雪最近性情大变的愿因,他认为苏樱雪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而已。

  想到这里,元祁突然将苏樱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下,嘴唇故意向苏樱雪嘴唇靠近,就在苏樱雪以为元祁要吻住她时,元祁又突然至她嘴唇离开,落到苏樱雪耳畔说道:

  “女人,以后最好不要做一些让朕讨厌的小动作,即使想要引起朕的注意,也不要如此做,那样只会让朕更加讨厌你。”

  苏樱雪本因为元祁的靠近,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但后又听着元祁无耻的话语,恨得咬牙切齿,抬起脚,狠狠地一脚跺在了元祁的脚背上,惹得元祁一阵痛呼,他大怒道:

  “苏樱雪,你竟然踩朕,你……”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皇上的魅力实在太大了,臣妾情不自禁,不小心踩到了皇上,还望皇上恕罪”

  苏樱雪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求饶着。

  “你……”

  元祁怒指了指苏樱雪,懒得再理她,向床榻上的沐凌蝶走去。

  床上的沐凌蝶秀发如瀑,红唇如樱桃,眸光中含着无尽的春水,肌肤白皙胜雪,只消片刻便让元祁沉沦。

  元祁丢掉在苏樱雪这里讨到的不快,光着上身爬上了床榻。

  嘤咛的声音,沐凌蝶的妖媚足以燃烧元祁最后的理智。

  随着沐凌蝶娇躯轻柔缠覆上元祁精壮的身躯时,元祁的声音透着粗重的喘息声,翻身将沐凌蝶压在了身下。

  活春宫正打算真的在曼妙的罗帐内上演,苏樱雪却再一次掀开了帘子。

  “啊……”

  沐凌蝶再一次,发出一声尖叫,急忙用被子遮挡住了自己。

  元祁则再一次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苏……樱……雪,你又进来干吗?滚出去……”

  “臣……臣妾奉旨进来看皇上,上演活春宫啊!皇上不是说今晚让臣妾看个明白吗?可隔着帘子,臣妾怎么能看明白,所以臣妾便进来看了,臣妾可是很听皇上话的。”

  “你……”元祁气的指着苏樱雪,刚想再说点什么,苏樱雪急忙握住元祁的手说道:

  “皇上,什么也不用说,臣妾都懂,臣妾不会只看的,臣妾还会为皇上你与妹妹呐喊助威的,俩位继续。”

  “朕看你就是找死……”

  元祁怒不可赦,咬牙说着,不顾身上没穿衣服,从床上下来,掐住了苏樱雪的脖子,将苏樱给提了起来……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