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四章苏樱雪救云游

第四十四章苏樱雪救云游

  云游一瘸一拐地将苏樱雪送回了“锦绣阁”,所谓旁观者清,云游看的出来,苏樱雪对皇上元祁很重要,这也是云游亲自护送的原因,他怕苏樱雪有散失。

  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给他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就在云游从“锦绣阁”刚离开不久,便被吕新带着一群侍卫给拦住了,云游并未多想,抬头询问着:

  “吕新,何事?”

  “云大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吕新神情闪烁,冷冷说道。

  “去哪里?可是皇上找我?”

  云游一脸疑惑地询问着。

  “可以这么理解,毕竟在这个皇宫里面,以云大人今时今日的地位,敢动云大人的,除了皇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不是吗?。”

  吕新嘴角微翘,眼中没有往日的谦卑,吐出的话语,皆是讽刺。

  “吕新,你今日怎么了?有话直说。别跟我来这套,你的意思是皇上打算杀我?理由呢?”

  云游自然不傻,是善是恶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吕新突然转变,让云游警惕了起来,冷冷询问着。

  “云游听旨,传皇上口谕,云游与淑妃娘娘狼狈为奸,戏耍于朕在前,朕下令杖责三十,本望之悔过,谁知其竟然不思悔改,又与淑妃勾三搭四,祸乱宫闱,无耻之极,令朕一再失望,责令再杖责二十,关进死牢。”

  吕新说完,挥了一下手,上来几个侍卫将云游不由分说,摁倒在地。

  “不可能,这不是皇上的命令,我不相信,我要去找皇上,我要亲自去跟皇上解释。”

  云游挣扎着,大声吼着。

  他可以理解皇上误解他,但他看的出来皇上的心里是有淑妃娘娘的,他不会拿淑妃娘娘的名节来说事。

  “不用费力气了,皇上他是不会见你的,带走。”

  吕新冷冷说着,自己先向前走去。

  云游使劲挣脱了侍卫们的手,拔剑相向,大喝一声:

  “谁敢拦我,杀无赦!”

  吕新冷冷一笑说道:

  “看来云大人是急着找死,那奴才便送云大人一程。”

  说完,慢慢走向云游,云游想也没想便将剑架在了吕新的脖子上,用同样冰冷的语气说道:

  “你好大胆子,竟然敢假传皇上的命令,简直无法无天,快带我去见皇上,否则刀剑无眼。”

  “好,如你所愿。”

  吕新说完,带着云游向“轩翠宫”而去,云游没有看见吕新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眼光。

  “轩翠宫”里,元祁还在生着闷气,他本来对苏樱雪以前做过的错事,已经释怀了。

  今日他去“锦绣阁”,本来是打算跟苏樱雪和好的,给苏樱雪机会,可是去了才知道,苏樱雪她自己去了冷宫。

  元祁心痛苏樱雪的伤势,去了冷宫,本想告诉苏樱雪,他已经原谅她了,她可以回“锦绣阁”。

  可万万没有想到,人家苏樱雪根本不屑住在“锦绣阁”,还暗地里骂他,说着元铭的好,让他忍无可忍。

  在元祁看来,苏樱雪之所以到冷宫里,就是为了等元铭。

  这也是元祁强行让苏樱雪迁出冷宫的原因,她想在冷宫等着元铭,自己偏不如她的意。

  本以为关她几天,她就会服软,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不光勾搭元铭,还有他的贴身侍卫云游。

  云游自幼跟着他,他自认为自己对云游不薄,云游要看上谁,他都可以为云游赐婚,甚至可以亲自为他主持大婚,给足他的面子。

  可是云游喜欢的竟然也是他的嫔妃,而且还是与元铭一样,都喜欢苏樱雪。元祁回想之前云游屡次帮苏樱雪说话,仿佛瞬间明白了,原来俩人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这个答案,在元祁的胸口,翻江倒海地翻腾着。元祁在“轩翠宫”内,不停地走动着,烦躁极了。

  偏偏这个时候,云游拿剑架在吕新的脖颈上走了进来,强行闯进了“轩翠宫”,见到元祁,这才丢下剑,跪地磕头道:

  “卑职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容禀,卑职与淑妃娘娘清清白白绝无苟且之事,请皇上明鉴,莫不要听信他人之言,辱没了淑妃娘娘的名节才好。”

  “朕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不成?云游,你简直太让朕失望了。”

  元祁眼中满满都是对云游的失望,他将云游当兄弟看,可他的兄弟却全都觊觎他的女人,甚至还是同一个女人,怎能不让元祁生气。

  沐凌蝶适时候出声,添着柴火道:

  “皇上,臣妾好怕,云大人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持剑,进入本宫的“轩翠宫”乃是何意?是想行刺本宫,还是对皇上你的判决不满意,打算威胁皇上你?皇上……”

  沐凌蝶娇喋着,依进元祁的怀里,好像真的害怕一般,元祁目光犀利地看向云游,此时眼中多了一些冷色,冷冷说道:

  “云游你与淑妃狼狈为奸,戏耍朕在前,后又不知检点与淑妃勾搭,如今不知悔过,持剑进入珍妃寝宫,难道你想造反不成?”

  “皇上饶命,卑职跟随皇上多年,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淑妃娘娘更是洁身自爱,皇上不要辱没了淑妃娘娘的名节,卑职恳求皇上明察秋毫,还卑职与娘娘的清白。”

  云游跪地磕头求饶着,可他不知道他不提苏樱雪还好,一提苏樱雪,反倒火上浇油,在元祁看来,云游句句维护苏樱雪,简直关系匪浅,他勃然大怒道:

  “云游你所犯之事,条条件件都是抄家灭门的大罪,朕念及你跟随朕多年,便不累及你的家人,来人,立刻拖出去杖毙。”

  “皇上饶命,卑职冤枉啊!冤枉啊!”

  吕新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看了一眼沐凌蝶,见沐凌蝶向他点头,心领神会,一挥手,上来俩名侍卫,押解着云游,向外走去,云游挣扎着大喊着。

  元祁将自己的身子背对着云游,他怕自己不忍,挥了挥手。

  云游绝望极了,他没有想到,多年陪伴,竟然比不过一个女人的耳鬓厮磨。

  “卑职多谢皇上。”

  云游眼角滑落了几滴泪珠。向背着他的元祁喊着。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杖责声,元祁的心七上八下,感觉心中沉颠,可是圣旨已下,难以收回。还有苏樱雪与云游的事,始终在元祁心中如一根刺,让元祁无法顺畅呼吸。

  云游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没有人怜悯他,他又叫给谁听呢?

  就在此时,苏樱雪赶来了。云游在整个皇宫内,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一出事,自然是传的纷纷扬扬,苏樱雪也听到了风声,本来她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而来的。没有想到还真在“轩翠宫”外,看到云游被杖责。

  “住手!这是怎么回事?”

  苏樱雪厉喝一声。

  云游抬头看了一眼苏樱雪,摇了摇头,虚弱地大喊着:

  “娘……娘快……快走,皇……皇上看到你,他只会更加生气。快走……”

  “这本宫知道,皇上从来就不待见本宫,不是吗?本宫又有何惧?本宫就算不来,这脏水也躲不过去了不是吗?”

  苏樱雪恬静地笑着,向云游走去,就在这一瞬间,云游真的觉得苏樱雪就如同春日的阳光一般耀眼。

  棍棒依旧生生不息,吕新一心想致云游于死地,没有因为苏樱雪的喝停而停止。苏樱雪眉头紧锁,上前一巴掌甩在吕新的脸上,冷言道:

  “哪里来了一个耳背的奴才,听不见本宫叫停是吗?”

  苏樱雪的突然出现,自然也瞒不了“轩翠宫”里的两人。

  沐凌蝶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哎呦!皇上,这淑妃姐姐怎么来了?不会是为云大人而来的吧!臣妾可是一直对淑妃姐姐与云大人的事存有质疑的,可如今看来……”

  元祁的脸铁青的厉害,没等沐凌蝶说完,便大踏步向外走去。

  走到“轩翠宫”外,元祁见到苏樱雪与云游站在一起,侍卫吕新脸红红的,像是被打了,顿时怒火中烧,大喝一声:

  “苏樱雪,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来这里耍威风?谁给这么大的胆子?朕还没有找你算账,你竟然自己跑来了。莫不是来与云游一起挨打的?”

  “皇上此话有趣,臣妾的威风,自然是皇上你给的,臣妾的头上挂的可是淑妃娘娘的头衔,这个奴才敢藐视臣妾,那就是藐视皇上你啊!臣妾可是替皇上你教训这个恶奴啊!”

  苏樱雪满面春风,不慌不忙地说着。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才不敢”。

  吕新急忙跪地磕头求饶。

  “姐姐好一张厉嘴,臣妾服了。”

  沐凌蝶说着,依偎在元祁身上,扇风点火般说着。

  元祁怒火中烧,大喝一声:

  “苏樱雪你该知道,朕因为什么责打云游,若你敢替他说一句话,朕连你一并责罚。”

  苏樱雪嘴角微翘,如春风拂面,刺眼如朝霞般说道:

  皇上,搞错了,臣妾只是来看热闹的,你们继续,不行臣妾可以帮你们数数。噢!好像不用数,直接打死就行是吧!云游,你可要咬牙撑着,让自己多活久一点,否则本宫不解气。”

  “看热闹?”

  元祁咬牙说道。他都快被气炸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来看热闹。

  “对啊!前俩天,云游带着人,将镇北将军府的人都抓了起来,臣妾对他是恨之入骨。一直在找机会报复他,苦于没有机会。今日既然皇上帮臣妾教训了,臣妾自然是来看热闹的,顺便来说几句风凉话。比如告诉他,他追随了多年的主子根本就不在乎他,他连条狗都不如,不如早死早超生之类的话。”

  苏樱雪冷嘲热讽着,元祁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他一指苏樱雪说道:

  “好,你……你……”

  元祁刚想说什么,只听苏樱雪指了指俩个执行杖责的侍卫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往死里打,狠狠地打,这天寒地冻的,本宫也等着看热闹呢!谁敢打的轻了,本宫跟他没完。”

  苏樱雪的突然转变,让元祁和云游都一愣,云游本以为苏樱雪是来救他的,没有想到竟然是来落井下石的,他咬牙说道:

  “卑职看错娘娘了,卑职以为娘娘是个好人,没有想到,竟然如此恨着卑职,卑职这一生从未做过违背良心之事,却发现自己活着就是一个笑话,卑职以为的好人,却都想让卑职死的人,动手吧!”

  云游绝望的话语,在元祁的心中荡起波澜,他动容了,既然苏樱雪想让云游死,那么便表示俩人是清白的,如果是清白的,自己也就没有必要杀云游了,想到这里,元祁咳嗽一声说道:

  “朕今日头有些痛,先将云游暂时收押,他日再行刑。”

  “慢着,皇上为什么不打了,臣妾还等着看戏呢!”

  苏樱雪大喊着。元祁往“轩翠宫”走了几步,又停下,指了指苏樱雪说道:

  “你给朕进来。”

  “不行,本宫不能这么放了你,本宫要你死……”

  苏樱雪不依不饶着,对着云游拳打脚踢,可是却都没有用力,趁乱将一颗药丸,塞进了云游手里。

  “够了,赶紧给朕滚进来。”

  元祁烦不胜烦地回头喊了一声。

  “是”

  苏樱雪像是害怕了,答应一声,但仍不死心地大喊着:

  “云游,你别嚣张,你最好别死的太早了,本宫会再找你的。”

  云游一脸茫然,用手紧紧拽着一粒药丸,这是刚刚苏樱雪给他的,心想,这是什么意思?

  他抬头看向苏樱雪,只见苏樱雪向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云游瞬间明白了,苏樱雪是在救他,她故意说着反话的。只是这颗药丸有什么用呢?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