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三章云游被投入死牢

第四十三章云游被投入死牢

  苏樱雪和白嬷嬷忙活了好半天,终于将床整理好了,铺上被褥打算美美睡一觉,只听“砰”一声,冷宫破败不堪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门瞬间倒塌下来。

  苏樱雪美目圆瞪,心里咒骂着:

  “老娘都来冷宫了,谁她妈的还来这里找老娘的晦气,老娘又不跟你们抢渣男。”

  却见一群侍卫凶神恶煞地闯了进去,苏樱雪仗义地挡在白嬷嬷和颖儿身前紧张兮兮,显然心中所想与现实不一样,苏樱雪还是感觉到有些害怕与紧张,结结巴巴地询问着:

  “你……你们是谁?谁……谁让你们来的?你们可知道本宫是谁?皇……皇上虽然不待见本宫,但皇上还没有废了本宫封号,本宫依然是淑妃娘娘,谁给你们如此大的胆子,胆敢以下犯上?”

  苏樱雪并没有看见元祁来过,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通,目的就是为了吓住这群不速之客。

  一个侍卫向前一步,不甚尊敬地说道:

  “请娘娘立刻跟奴才们回“锦绣阁”。”

  苏樱雪心想,自己回不回“锦绣阁”关这帮侍卫什么事啊!自己跟他们又不熟,莫不是渣男皇帝让他们来的?

  如此想着,苏樱雪厉声说道:

  “回去告诉你们的皇上,本宫不回去,本宫在这里挺好,这里山清水秀,鸟鱼花香,风景宜人,凉爽透气,比“锦绣阁”好多了,本宫住在这里舒坦。”

  一群侍卫齐刷刷地看向窗外,这里荒凉无比,窗户破损严重,北风呼呼地吹着,如冰窖一般,哪里有“锦绣阁”好?莫不是最近这淑妃娘娘被皇上遗弃,受到刺激,脑子不正常了?

  如此想着,几名侍卫眼中含着怜悯般的眼神看向苏樱雪。

  苏樱雪心想,他们不会把我当傻子了吧!急忙解释着:

  “你们别误会,刚刚本宫说的是,等春天来临的时候,不是现在。春天的时候,这里将鸟语花香,清凉无比,现在的确有一点点小风,嘿嘿……”

  苏樱雪傻笑着,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声音冷冷说道:

  “娘娘无需多言,你只说回去,还是不回去吧!皇上有令,生死不论,只要回到“锦绣阁”就行。”

  苏樱雪一听,更加火了,她双手叉腰,厉声说道:

  “本宫还就是不回去了,本宫倒要看看,谁敢将本宫怎么着?”

  苏樱雪话音刚落,一个侍卫一挥手,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走上前不由分说,一把推开苏樱雪,抬起担架上的颖儿,便向外走去。

  “娘娘,娘娘,救奴婢……”

  颖儿大声呼救着,苏樱雪跑到前面,伸开手拦住那群侍卫,大声喝斥道:

  “大胆,放下她,本宫命令你们放下颖儿”。

  可是好像没人再听她的话,绕过她,继续向外走去,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将这个颖儿抬走,他们的淑妃娘娘苏樱雪一定会跟上来。

  苏樱雪追出屋子,后面有几个人开始收拾房间里的被褥,白嬷嬷在屋内大喊:

  “娘娘,这群混蛋,将娘娘的东西都拿走了……”

  苏樱雪一听,回转身子,向那群侍卫扑去,嘴里不断叨叨着:

  “不回去,本宫不回去,把东西还给本宫,再不松手,本宫对你们不客气了。”

  可侍卫们并不搭理苏樱雪,甚至还将苏樱雪一把推倒在地,历声喝道:

  “娘娘还是乖乖回去,对你对我们都好,否则别怪奴才们不客气。”

  嚣张的话语,彻底把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惹毛了,从小便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展小小何时受过这种气。

  只见苏樱雪从头上拔下一支珠钗,从地上爬起来,奔上前不要命地向一个侍卫手背上刺去,那个侍卫吃痛,条件反射般向苏樱雪的脸上甩去,大骂一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樱雪要躲闪,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千钧一发之时,云游一阵风般抓住了那个侍卫的手臂,一把将他摔了出去,厉声呵斥道:

  “你好大的胆子,我看你这只手臂,是不打算再要了,淑妃娘娘岂是你想打便打的?”

  那人一见是云游,急忙爬起来跪地求饶,因为云游是他们这些侍卫的侍卫长,又是在元祁身边随身服侍的,自然地位举足轻重。

  “云大人饶命,云大人饶命,小的……小的是奉皇上的命令,请娘娘回“锦绣阁”的,可是娘娘抵死反抗,皇上说,生死不论,只要娘娘回到“锦绣阁”即可。”

  “你糊涂,皇上说的气话,你们难道听不出来吗?废物……滚……将颖儿姑娘和白嬷嬷安全带回“锦绣阁”,若敢慢待,我饶不了你。”

  云游指着那个侍卫,怒斥一声,恨他不会看脸色,皇上元祁说的气话,他们竟然当真,简直猪一般的队友。

  要是真将苏樱雪给打死了,云游敢担保,这群侍卫的人头,一定会掉在地上。

  “是,是……”

  那个侍卫连声答应着,捂着被苏樱雪扎伤的手,向远处而去。

  云游也是因为刘文拿着药瓶去给他,虽然刘文支支吾吾,说是他给云游的,但云游知道,一定是皇上给他的。刘文在皇上身边当值,若没有皇上点头,他不可能擅离职守,去给他送药。

  加上云游了解皇上元祁,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从太子到皇上,元祁对他身边的人都极好,尤其是云游,元祁甚少责骂,有时或许会厉声呵斥俩句,威胁他几句,但不会真的责打他,这次是个例外。

  先帝在世时,因为云游年幼不小心触犯宫规,元祁也是极力维护着,这也是云游不离不弃的原因,即使有人骂元祁昏君,说元祁的不是,他亦没有怨言。

  所以云游在小太监刘文走后,便一瘸一拐向元祁的御书房而去,他想跟皇上元祁道个歉,尽管是为了救人,他也不该伙同淑妃娘娘耍弄皇上,这将皇上元祁的尊严置于何地?

  如果换作一般人,他恐怕早就掉了脑袋了,元祁却只是下令杖责他三十大板,可最后却因为心软,没有真正执行完。如今又派刘文前来送药,云游打心里感激皇上元祁。

  可到了御书房,却得知淑妃娘娘自己去了冷宫,皇上也往冷宫去了,云游只得强忍着伤痛,托着腿一瘸一拐向冷宫而来。

  可刚走到冷宫,却见皇上元祁气呼呼地从里面出来,并吩咐人,将淑妃娘娘苏樱雪强行迁出冷宫。并特别吩咐生死不论。

  也许是太生气的原因,元祁仿佛并没有看见云游。

  云游担心手底下的人,不懂皇上元祁的心思,理解错了,这才一瘸一拐向冷宫内走去,只是因为他身上带着伤口,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动一下便宛如针扎一般,让云游走的如蜗牛一般,这才走到了那帮侍卫后面,有了上面的一幕。

  由于云游出手相帮,苏樱雪已经不再敌视云游,由衷道谢说道:

  “本宫多谢云大人,若他日云大人有难,本宫一定也会鼎力相助的。”

  “淑妃娘娘客气,这都是卑职份内之事,娘娘不必放在心上。此处天寒地冻,娘娘又伤重未愈,实在不宜在此久待,不如我们回“锦绣阁”吧!”

  云游拱手一礼,毕恭毕敬地说着。

  “咳!”

  苏樱雪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

  “本宫本想来冷宫这里,离那个渣男皇帝远一些,没想到,那个渣男皇帝依旧不想让本宫清闲。非逼着本宫回去,本宫看见他就心烦,天天将那个妖里妖气的沐凌蝶当成宝贝,简直不知好坏。”

  苏樱雪说完,大步向冷宫外走去,因为白嬷嬷和颖儿已经回“锦绣阁”了,自己不能丢下她们,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坚持了。

  云游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走了一会,见云游没有跟上来,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云游走路不对劲,苏樱雪停下来,关切地询问着:

  “你怎么了?谁打你了?一定是那个渣男对不对?本宫就知道,那个渣男他就是一个混蛋,昏君,喜怒无常,翻脸跟翻书似的。”

  云游一听,紧张地向左右看了看,生怕被人听见般,严肃地说道:

  “娘娘请慎言,被人听去,那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是,那个渣……算了,早晚有一天本宫会离开这里,管他呢!爱咋咋地,反正这是他的国家,关本宫屁事。”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自言自语地说着。

  云游听着有些别扭,心想,怎么是皇上的国家?难道不是她的吗?可片刻之后,便释怀了,心想,也许淑妃娘娘只是说气话,便宽慰着:

  “娘娘,别难过,其实皇上还是挺关心娘娘的,娘娘昏迷那几天,皇上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娘娘,只要娘娘好好讨好皇上,娘娘重获圣恩的日子,指日可待。”

  “拉到吧!他那是怕我死了,我哥浴血奋战回来,他没法跟我哥交待,做贼心虚。”

  苏樱雪口无遮拦地说着。

  云游一听,吓得脸都绿了,急忙捂住苏樱雪的嘴,悄声说道:

  “娘娘一定要慎言,一个帝王何须向你哥交待?难道苏将军还敢造反不成?这话要传到皇上耳朵里,恐怕会给你哥苏子岩将军,带来杀身之祸的。”

  苏樱雪一听,心中一跳,急忙重重地点了点头,云游这才松开了苏樱雪的嘴巴。

  “你这个女人,总是不思悔改,一次又一次让朕失望,按理说,朕不应该搭理你,但一日夫妻百日恩,朕也不想让你说朕无情,朕想问问你,这次是谁打算杀你?你可不要再说是珍妃,如果再敢陷害她,朕可饶不了你。子嗣的事,朕先不与你计较了,珍妃大度也一再为你求情,让朕原谅你,望你好自为之,想好了再告诉朕。”

  加上元祁的话,总是像魔咒一般,冲刺在苏樱雪的耳边,苏樱雪想要离开的想法,更加激烈了起来,在皇宫里,连说个话,都不能随心所欲,真不舒坦。

  “娘娘,你听卑职说,皇上他其实真的很在乎你的,真的,你听卑职一件一件跟你说……。”

  云游着急地跟苏樱雪解释着,一瘸一拐跟在苏樱雪的身后,想向她解释元祁对她的在乎。

  殊不知不远处有一道阴蛰的目光,正向他们这边射了过来。

  “皇上,你说姐姐她怎么可以这样?皇上都一再宽恕她的罪过,可她竟然还如此不知悔改,刚刚下人们来报,说云游他拖着受伤的身子前往了冷宫,臣妾还不相信。臣妾为此,还责打了那个下人,说他看错了,云大人不可能与淑妃姐姐有染,可俩人都如此亲密了,看来……”

  沐凌蝶妖媚地依偎在元祁身上,给元祁的怒火,又填了一把柴火,让元祁的怒火,更加旺了起来。

  元祁拳头紧握,指甲戳破手心,大喝一声:

  “来人,云游私通后宫嫔妃,杖责二十,关进死牢。”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