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二章强行迁出冷宫

第四十二章强行迁出冷宫

  元祁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苏樱雪的“锦绣阁”院外,他此时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

  他恨苏樱雪所做的所有错事,更恨苏樱雪在御书房,对他的调戏。

  可是他心中却有些闷闷的,他想问一下,是不是如果不是为了丞相刘昊瑜,她就不会去找自己?

  他想问问她,她是不是真的如她所留得日记里说的一般,她是爱他的?如果真是那样,他可以考虑原谅她。

  元祁心里有许多话想问苏樱雪, 可是大男人主义的他,却感觉问不出口。

  “那个女人太嚣张,朕只是来警告她,不要演戏太过了,朕不会一再纵容她的。”

  元祁走到“锦绣阁”院落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刘文识趣地拍马屁说着:

  “皇上说的极是,奴才这就叫去喊淑妃娘娘出来接驾,到时候,皇上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淑妃娘娘。”

  小太监刘文和云游一样,认定元祁心中有苏樱雪,所以忍住笑意打趣道。

  “不用了,朕自己进去,指不定那个该死的女人,又在背后说朕什么坏话?再敢说朕的坏话,朕定饶不了她。”

  元祁沉声说着,背着手,大摇大摆地向“锦绣阁”院落里走去,心中想着苏樱雪见到他,将是怎样的惊慌失措,或者受宠若惊。

  “原来皇上是想给淑妃娘娘一个惊喜啊!”刘文自认为了解元祁,自言自语地说着,被元祁用手狠狠地在头上敲打了一下说道:

  “再敢胡说八道,朕给你一个惊喜,罚你杖责二十。”

  元祁故意板着脸,恶狠狠地吓唬着。

  “是,奴才不敢了,奴才刚刚说错话了”。

  小太监刘文急忙点头哈腰,识相地认错,一行人浩浩荡荡,向里走着。

  走到院落里,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下人也没有,元祁有些好奇。

  “难道又出事了?”

  元祁狐疑地想着,不知道是何种情愫,让元祁健步如飞般向苏樱雪的寝殿而去。

  “苏樱雪,你……”

  “没事吧!”这三个字,卡在元祁的嗓子里,还没有来的及说出口,却看到苏樱雪房间里围着一堆下人,好像在争抢着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呢?”

  小太监刘文尖声尖气地询问了一声。

  不知道是刘文的声音太小,还是他们太过专注,竟然没有人搭理刘文,只在那里叽叽歪歪分着什么东西?

  “你有一个首饰就可以了,这个扳指是我的。”

  “我要这件粉色的衣衫”

  “这个蓝色的是我的。”

  “我要这串珍珠项链”

  “翡翠玉镯是我的。”

  元祁走上前看着三个奴才,俩个奴婢像是在分赃,此时的房间里,并没有苏樱雪的身影,元祁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心想:

  “苏樱雪能去哪里了?这些奴才奴婢都敢明目张胆抢主子的东西了,那是不是代表这个主子遇害了?”

  元祁丰富的大脑,胡思乱想地想着,当想到这种可能,元祁突然感觉心莫名触动了一下,他大喝一声:

  “来人,将这群乱动主子东西,欺负主子的恶奴们,全都拉出去杖毙。”

  元祁话音刚落,一群侍卫冲上前来,将三个奴才俩个奴婢抓住,按倒在地,这时被金钱熏心的几人,才反应过来,一边挣扎着一边向元祁哭喊求饶着:

  “呜呜……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些……这些东西是淑妃娘娘她赏赐我们的。”

  三个奴才俩个奴婢异口同声地说着。

  元祁抬了一下手,侍卫们松开了手,三个小太监和俩个小宫女连滚带爬,扑倒在元祁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叩头说着:

  “皇上饶命,这些东西其实是淑妃娘娘赏赐我们的,我们没有乱动淑妃娘娘的东西啊!请皇上明察。”

  声音杂乱无章,乱七八糟,元祁听着心烦,掏了掏耳朵,用脚踢了踢一个小太监,冷冷说道:

  “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被元祁点名的小太监急忙向前爬了两下,擦了擦额头冷汗,给元祁磕头说道:

  “启禀皇上,事情是这样子的。娘娘今早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就说她把皇上你惹毛了,皇上肯定会再次下令将她打入冷宫。她说为了不劳皇上你的金口,她愿意自请入冷宫。她让奴才们帮她将逍遥王的小夫人颖儿那丫头,还有一堆东西,全都搬去了冷宫。这些是她赏赐我们的。”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说着事情的经过,抬头看了一眼元祁阴沉可怕的脸庞,急忙又低下了头。

  “好个苏樱雪,既然她喜欢在冷宫待着,就让她在冷宫好好待着吧!”

  元祁说着,气呼呼地向外走去。

  走到御书房门口,看着地上有着点点血迹,元祁紧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这是云游被仗责时留下的血迹,顿时有些于心不忍,毕竟云游跟随自己多年,从他是太子时,便是他的小跟班。若说元祁全然无情,终是不可能,元祁深深叹息一声说道:

  “刘文,去太医院取一瓶伤药,送去云游那里,别告诉他,是朕所送,否则他更加无法无天,朕怕他以后再做错事。”

  “是”

  小太监刘文领命,向远处快速而去,虽然他与云游时有争争吵吵,可是人与人相处久了,总是有感情的,刘文也很是担心云游的伤势。

  在刘文走后,元祁回到御书房,房中静悄悄的,唯有苏樱雪的腊梅,在御书房内,增添了一丝暖色,坐在太师椅上,不小心碰掉了一样东西,元祁弯腰捡起,才发现,竟然是他前俩天为苏樱雪画的画像。

  元祁展开画,上面的苏樱雪正在给那个老妇人按压肚子,肿胀的脸上,却有一双俏皮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性。

  元祁想到了苏樱雪身上还带着伤,天寒地冻的,那个女人会不会再受风寒?元祁的腿不受控制地向苏樱雪所在的冷宫而去。

  身后的侍卫们,不远不近地跟着,只见元祁走到冷宫门口,犹豫了片刻,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进去。

  “哇!那个渣男,不,是皇上,谢谢你航!你打算带我来参观冷宫吗?原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冷宫,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冷宫呢!这里空气清新,草木茂盛,很适合当度假山庄”

  “爱妃既然如此喜爱这里,那便在这里永远地居住下去吧!朕不杀你,但也绝对不会再碰你,你记住了,你失宠了,从此以后,你便好好在冷宫呆着吧!哼……”

  前几天俩人的对话,历历在目,元祁气还没有消,俩人却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元祁此时的心境,已经有些动摇,他发现他对苏樱雪仿佛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恨意,尽管苏樱雪每天都在气他。

  轻轻推开冷宫破旧院落的门,元祁发现院落中的杂草仿佛被修剪过,已经有了一条干净的通道,直通里面破旧的寝殿。

  他恍惚着,走到了寝殿门口,里面传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元祁推开房门,只见里面小宫女颖儿静静地躺在担架上,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

  而苏樱雪和白嬷嬷却在那里叮叮当当地钉着破旧不堪的床榻,俩人忙的不亦乐乎,没有人注意到他。

  颖儿看着苏樱雪忙碌的身影,忍不住询问着:

  “娘娘,我们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来冷宫啊!虽然以前娘娘是因为珍妃娘娘陷害,被皇上打入冷宫,但娘娘你替皇上挡了一剑,功过相抵,娘娘完全可以借此这个机会,向皇上再解释一下啊!只要皇上原谅了娘娘,娘娘还是可以重获皇上恩宠的不是吗?”

  颖儿借此苦劝着苏樱雪,她希望苏樱雪与皇上和好,这样逍遥王元铭才不用太过担心苏樱雪,才能走出对苏樱雪的感情。

  苏樱雪一边忙着钉着破旧不堪的床榻,一边说道:

  “谁要渣男皇帝的宠幸啊!本宫搬来冷宫就是想离那个渣男远点,那个人喜怒无常,又自命不凡,实在不是我苏樱雪的菜,我苏樱雪喜欢的人,是要对本宫一心一意的人,还有如逍遥王般温柔体贴,又帅气的男人。如果不能与自己所爱在一起,本宫宁愿一辈子呆在冷宫不出去。”

  苏樱雪的话如一记闷雷闪过,元祁不得不相信一个事实,苏樱雪在御书房对她所做的一切,果然都只是做戏,为了救丞相刘昊瑜所说的违心之言。

  元祁气恼地握紧拳头,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气苏樱雪骂他渣男,还是气苏樱雪根本不在乎他。

  “以后不管娘娘去哪里,奴婢便跟娘娘去哪里?只要娘娘开心就好。”白萍白嬷嬷忠心耿耿地说着。

  “娘娘不会是真的如传言一般,爱上逍遥王了吧!”

  颖儿有些失落地询问着,虽然逍遥王纳她为妾是逼不得已,可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爱着自己,颖儿也不例外,尽管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

  元祁听着颖儿的话,紧张地等着苏樱雪的回答。

  只见苏樱雪在颖儿额头上弹了一下说道:

  “本宫承认逍遥王的确是个出色的好男人,也确实惹的本宫心动。当初本宫在冷宫里,睁开眼睛看见他的那一刻,本宫以为看见了天上的仙人,他是那般风度翩翩,让人怦然心动,不过……”

  元祁只听到这里,眼中寒光乍现,手指紧握,发出“咯咯”声响,心想,元铭果然来过了,原来苏樱雪来冷宫,是想在这里等元铭来。

  元祁自以为是地想着,气的转身离去,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他会亲手掐死苏樱雪。

  苏樱雪温柔地摸了摸颖儿的头说道:

  “颖儿放心,本宫不会跟你抢逍遥王的,因为他已经不再属于我了,他是颖儿你的,本宫要找的男人,必须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种,本宫绝对不会与她人共侍一夫。”

  “不是,娘娘你可是已经是皇上的嫔妃了,你还打算去哪里找男人?那可是要杀头的。”

  听着苏樱雪惊世骇俗的话,白嬷嬷忍不住皱眉说道。

  “这有啥?不满意就退货。既然他是皇上,本宫给他面子,让他退货好了,本宫早晚会让他厌弃本宫的。到时候本宫再出宫,找个如意郎君……”

  苏樱雪眉飞色舞地说着,浑然不知道元祁已经来过。

  而元祁憋着一肚子气,走到冷宫门口,一拳咂在冷宫墙壁上,血顺着他的手指流淌,他大喝一声:

  “你们进去,将淑妃娘娘的东西,收拾一下,让她回她的“锦绣阁”去,哪怕用强的,也要让她给朕回去。生死不论,皇宫是朕的,什么时候轮到她苏樱雪想住哪里住哪里了?简直岂有此理!”

  元祁说完,气的快步离开冷宫,留下一堆侍卫,如土匪般向冷宫内走去。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