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一章无祁吃味云游与苏樱雪

第四十一章无祁吃味云游与苏樱雪

  云游听小太监刘文说,元祁找他,不敢耽搁,快步向元祁的御书房而去。

  进来御书房,只见元祁阴晴不定的脸,铁青着,从他进门便一直冷冷盯着他,让他感觉浑身毛骨悚然的。

  云游小心翼翼地抬头,迎上元祁冷峻如冰的眼神,舌头有些打颤禀报着:

  “皇……皇上,卑职已经奉皇上的命令,将……将那几名传播谣言的奴婢,割掉舌头,全部赶出了皇宫,特回来复命。”

  “她跟你说了什么?”

  元祁薄薄的嘴唇抿着,犀利深邃的眼眸锐利如鹰般射向云游。

  “呃?”

  云游一脸茫然,他并不知道元祁看见了他和苏樱雪的互动,不解地询问着:

  “皇上在说什么?谁跟卑职说了什么?是那些传播谣言的奴婢们吗?她们除了求饶,还能说……”

  云游还没有说完,元祁怒不可赦,对着云游吼道:

  “朕是问你,在门口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皇上在说淑妃娘娘?莫不是皇上在吃味卑职与淑妃娘娘?”

  云游不得不怀疑元祁看到了苏樱雪叫住他的事,故而疑惑地询问着。

  谁……谁说朕吃味了?朕岂会吃味那个女人?朕只是想警告你,那个女人,她……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你最好离她远点,省的她将疯病传染给你。”

  元祁被云游说重心事,很不自然地结巴着,说实话,看见云游与苏樱雪在一起。元祁确实感觉心里堵的慌,这难道是吃味?

  元祁不想承认,他心想,也许只是苏樱雪头上顶着他的嫔妃头衔的缘故吧!

  “疯病?不会啊!娘娘除了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之外,看不出疯了的样子啊!”

  云游挠了挠头,一脸疑惑很认真地说着。回头又看了一眼御书房的门,仿佛想看一下苏樱雪是否真有疯病似的。

  元祁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那一束刺眼的腊梅花,声音透着令人寒入骨髓般的阴冷,再次询问着: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这个……”

  云游又挠了挠头,仿佛犹豫了片刻说道:

  “回禀皇上,许是刚刚卑职听错了,娘娘她说……她说……”

  云游看到元祁杀人般的眼神,正瞪着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急忙跪倒在地说道:

  “皇上饶命,许是卑职刚刚听错话了,待会……待会卑职再去“锦绣阁”,问问娘娘,再……再回来禀报皇上。”

  “听……错……了?你耳背吗?你们俩个离的那般近,怎么可能听错?”

  元祁没来由的一阵生气,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着。

  云游心想,果然皇上在吃我与淑妃娘娘的醋,急忙解释说道:

  “皇上饶命,卑职与娘娘真的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娘娘托卑职监视皇上而已。”

  “那个女人让你帮她监视朕,你还敢说你们没有关系?到底朕是你的主子,还是她苏樱雪是你的主子。”

  元祁一听,更加生气,抄起一本书,砸向云游,云游一脸委屈地说着:

  “也不能说是监视了,她只是说,只要皇上你下令杀了丞相府的人之后,就让卑职告诉她,她便会重新宠幸皇上你,让皇上你给她侍寝……”

  云游说到这里,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皇上元祁,只见皇上元祁脸色更加铁青,咽了一口唾液,接着说道:

  “所以,卑职以为一定是卑职耳朵不好,听错了,也许是卑职听反了,是皇上已经原谅了娘娘。答应了娘娘,在杀了丞相之后,重新宠幸娘娘,让娘娘给皇上你侍寝?”

  “那个该死的女人,她将朕当什么了?当她的男宠吗?朕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惹怒朕的下场。”

  元祁怒火中烧,咬牙说道,将一个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太监刘文与一群侍卫,听见响声,冲了进来,见云游跪在地上,刘文一指云游说道:

  “是不是又是你这小子,惹皇上生气了?你怎么如此不小心,知道皇上心烦,就不能顺着点吗?……”

  “什么叫我又惹皇上生气?我什么时候惹过皇上生气了?那还不是因为娘娘她让皇上给她……”

  云游一脸委屈,刚想说“侍寝”俩字,便被元祁一声厉喝吓得住了嘴:

  “云游,你再敢吐一个字,朕杀了你。”

  看着元祁欲杀人的目光,云游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小太监刘文一脸茫然与不解,不知道皇上元祁与云游打的什么哑迷,忍不住拍马屁询问着:

  “皇上是不是因为丞相刘昊瑜之事,才生气的?既然皇上真的觉得丞相刘昊瑜一党有谋反的嫌疑,那便尽早下旨除掉吧!只要皇上觉得对就行,奴才这就拿去宣读圣旨……”

  “那还不快去,皇上正等着呢!许是等宣读完了圣旨,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拔去,娘娘与皇上和好,皇上的气就消了。”

  云游强忍心中的的恐惧,一咬牙,低头故意不看皇上元祁,杀人般的眼神说道。

  “是,是,是奴才这就前去找宣旨官,宣读圣旨,皇上不要生气……”

  小太监刘文不明所以,听云游如此一说,急忙点头哈腰说道,向御书桌上摸去。

  “谁说朕要宣读圣旨了,不宣,朕决定了,暂时不杀丞相刘昊瑜,待秋后再问斩他也不迟。”

  元祁急忙将圣旨拿到手里,紧握着,紧张地说着。他才不会让那个女人,以为他想替她报仇呢!不对,本来自己也不是为了那个女人。

  不对,自己好像被那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了,当元祁刚想到这一层,只听御书房里,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响了起来:

  “皇上圣明,臣替丞相府谢过皇上暂时不杀之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云游急忙磕头高呼着。

  刘文等人一见云游高呼,也急忙拍马屁般高呼着。

  “你……你是不是故意的?”

  云游反应太快,让元祁不得不怀疑云游,阴沉脸冷冷询问着。

  冷汗瞬间从云游额头冒了出来,他磕头求饶道:

  “皇上饶命,卑职苦劝皇上不住,便在抓拿那俩个乱嚼舌根的宫女时,向淑妃娘娘多了几句嘴,卑职没有想到,淑妃娘娘她真的会来。”

  “所以苏樱雪她来御书房,闹这么一通,仅仅只是为了让朕饶过丞相府的人,并不是真的想让朕给她……”

  “侍寝”俩字,当看见刘文和一群侍卫打探的眼神时,硬生生咽进了元祁的肚子里了。

  他此时真的恨不得掐死苏樱雪,她刚刚调戏自己,气自己半死,感情只为了救人。那么如果不救人,她是不是根本就不会来找他?

  元祁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了这样一个答案,元祁心中怒火中烧,大喊一声:

  “来人,将云游拉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啊?皇上,云游他可是做了什么惹皇上你生气的事了吗?”

  小太监刘文急忙帮元祁顺着气,询问着,他也是担心云游啊!

  但当看到元祁杀人般的目光时,小太监刘文急忙住了嘴。

  俩个侍卫走到云游面前说道:

  “云大人得罪了。”

  云游毕恭毕敬地向元祁磕了三个响头,眼也不眨地说道:

  “谢皇上,卑职知错,这就下去领罚。只是卑职想求皇上,不要怪罪淑妃娘娘。按理来说,贵妃娘娘差点害死她,她理应恨贵妃娘娘,不应对丞相一族手下留情的。可她的善良,选择了原谅,她说每个女人一开始都是善良的。她们的狠毒,只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爱而不得所致。她想请皇上仔细彻查一下刺客之事,如果真的是丞相一族,再杀也无妨,给他们一个辩驳的机会。”

  “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她在说朕?”

  元祁咬牙切齿地说着。摆了摆手,云游被俩个侍卫拉了出去,御书房外棍棒交加的声音,还有云游沉闷的闷哼声,让元祁更加烦躁。

  他回头看了一眼书桌上的腊梅,想着苏樱俏皮的样子说着:

  “皇上为何要臣妾的脑袋?花瓶不就是用来栽花的吗?何况臣妾这花,也是送给皇上的,臣妾何罪之有?”

  小太监刘文看着云游被拖出去暴打,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云游跟随皇上元祁多年,元祁虽然嘴上有时会责骂他,但甚少让人责打他,如今听着外面虎虎生威的棍棒声,小太监刘文知道元祁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皇上元祁,见元祁的眼睛,一直盯着桌子上的花瓶,冷汗立刻冒了出来,如此价值连城的宝物,竟然被插花,怪不得皇上今日火气如此大呢!小太监刘文自以为是地想着。

  “这淑妃娘娘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将花插在此处,简直罪无可恕。皇上请息怒,奴才这就将花瓶里的花,拿出去丢了。”

  小太监刘文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走到花瓶面前,刚打算伸手拔出花瓶里的花,只听元祁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放着吧!朕的御书房也该添些颜色了,何况花瓶本就该用来栽花的,放着也是可惜了。”

  “啊?”

  小太监刘文一脸惊愕,以前珍妃沐凌蝶刚来时,皇上元祁和珍妃沐凌蝶浓情蜜意,就连批阅奏章时,都抱着珍妃沐凌蝶。

  那时候沐凌蝶曾经提议在御书房种些花草,皇上元祁便以自己不喜爱花草为由,拒绝过,如今看来这淑妃娘娘的盛宠即将来临啊!小太监刘文心想。

  苏樱雪来的时候,刘文在外面候着,自然不知道御书房发生的事,只能靠丰富的想象力猜测。

  就在小太监刘文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元祁轻飘飘地说了一声:

  “摆驾“锦绣阁”。”

  “呃?是。”小太监刘文惊愕地叫了一声,但又很快反应过来答应着,抬头高喊一声:

  “皇上摆驾“锦绣阁”。”

  元祁走到门口,瞥了一眼挨打的云游,不耐烦地说着:

  “够了,退下吧!朕看见你就心烦。”

  “是,”

  云游简单答应一声,侍卫,太监们前后相拥着元祁,一群人浩浩荡荡向苏樱雪的“锦绣阁”而去,只是元祁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此番去竟然会扑了一个空,苏樱雪根本就没有在“锦绣阁”里。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