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五章打入冷宫

第五章打入冷宫

  就在苏樱雪走到逍遥王元铭的身边,伸手打算碰触元铭光滑的脸庞时,突然感觉手臂一痛,一股强大的劲力,将她一下子拉到了一处宽敞的胸膛,接着是一声满含怒意的声音,从苏樱雪的头顶传了出来:

  “苏樱雪朕还没有废了你的封号,你还是朕的妃子,离别的男人远点。”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让我觉得恶心……”

  苏樱雪挣扎着,嘴里叫嚷着。

  “你……你以为朕愿意抓着你吗?朕都怕你脏了朕的手。云游,将苏樱雪打入冷宫,请逍遥王离开……”

  元祁咬牙说着,可是手还是禁锢着苏樱雪的手腕,他打算等元铭离开之后,再松开苏樱雪的手。

  元铭喜欢苏樱雪,早就不是秘密,元祁虽然已经厌弃了苏樱雪,如果苏樱雪跟元铭走,一定会得到幸福,可她不光害死他的子嗣,打他,骂他,还诬陷他的爱妃,这一条条一件件,让元祁对苏樱雪恨之入骨,他想要阻止苏樱雪得到任何幸福的机会,他改变主意了,他不会让苏樱雪死,他要让她痛苦一生,用一生来赎她的罪。

  “王爷请吧!”云游走到元铭身边,恭敬地摆了个请的手势。

  就在此时,苏樱雪忽然低头狠狠地朝元祁的手背上咬去,元祁吃痛,松开了手,他不敢相信地咬牙说道:

  “你竟然敢咬朕?”

  苏樱雪见元祁松开了手,连看都没看元祁一眼,便向逍遥王元铭跑去,元铭也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有些呆了。

  苏樱雪进宫时,元铭曾经想带苏樱雪离开的,可苏樱雪却告诉他,她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如今的皇上元祁,只是把他当哥哥看。可如今见苏樱雪见到他痴迷的样子,元铭不得不怀疑苏樱雪当年进宫,是不是受到了元祁的威胁。

  就在元铭胡思乱想的时候,苏樱雪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花痴一般地看着他说道:

  “你好!我叫苏樱雪,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元铭满脸疑惑,不可思议地指了指自己,询问着:

  “雪儿,你……你不认识本王?”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心想,坏了,这位男神竟然是苏樱雪的旧识,她努力地在脑海里,寻找关于眼前男神的回忆,可她却发现,只有关于元祁的一切,苏樱雪为元祁画画,苏樱雪为抚琴,苏樱雪为元祁做羹汤……

  苏樱雪为元祁做了太多太多,可见苏樱雪曾经真的是爱着元祁的,如此的付出,却只换来元祁后宫的女人越来越多,还有元祁的不信赖,这让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替原主感觉深深的不值,她更加坚定了元祁是个渣男,她觉得她要为自己活一回,摆脱渣男,宁死不屈,为了自由,抛头颅,撒热血。

  “对不起!本宫失忆了,记不得以前的事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想到这里,苏樱雪只能以失忆为借口,也为以后她性格大变,打下基础。

  “失忆?”不光元铭大惊,连刚刚怒火冲天的元祁也惊了,俩人异口同声地叫着。

  苏樱雪很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时云游走到元祁面前,趴在元祁耳边将苏樱雪被打之前说的那番话,包括她说自己失忆,还有那番慷慨激昂的遗言,原封不动地说给了元祁听。

  元祁那双乌黑俊俏的眉毛,微微翘了一下,冷冷说了一句:“难道失忆便可以抵消一切的过错吗?来人,将你们的淑妃娘娘拉入冷宫,今天的事,谁要敢吐出去一个字,朕决不轻饶。云游,请逍遥王离开,他若再不走,你便给朕将整个逍遥王府的人,全给杀了,一个不剩。”

  帝王便是帝王,一句话可以决定很多人的生死,逍遥王元铭不想牺牲太多无辜人的性命,只能选择离开。

  就在元铭打算离开的时候,苏樱雪突然抓住了元铭的手,大喊一声:“等等!”

  元铭呆呆地看着俩人交叉的两只手,发起了呆,感觉到一股暖流流经四肢百合,这是至苏樱雪进宫一来,元铭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跳动。

  元祁的脸,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旁更有沐凌碟在幸灾乐祸:

  “哎呦!皇上,臣妾有点搞不懂了,这姐姐她不是你的妃嫔吗?这和逍遥王这是干什么呢?”

  “你不用煽风点火,本宫也不稀罕这淑妃娘娘的头衔,有种你就让皇上将本宫的封号,摘了去,本宫自请被废。”

  苏樱雪满不在乎地说着,却温柔地拉过逍遥王元铭受伤的手,轻轻吹了吹,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她从自己衣衫上撕下了一缕布条,细心地帮元铭包扎了一下。

  就在苏樱雪想再和心中的男神,说几句话的时候,却忽然感觉身后刮来一阵阴风,接着元祁一掌拍向毫无防备的元铭,元铭口吐一口鲜血向后倒退数步,而苏樱雪则被人如老鹰捉小鸡般吊在了空中,向远处而去。

  “云游,立刻送逍遥王出宫,不得有误。”

  空中飘来元祁阴深深的话语。

  “是”。

  云游恭敬地回答着,向逍遥王元铭摆了个请的手势。

  “雪儿,我叫元铭…”。

  逍遥王元铭惊叫一声,本想追去,却被一群侍卫给拦住了。

  云游无奈地小声提醒说道:“请吧!王爷。淑妃娘娘她暂且没事,但如果你再执意不肯放手,惹怒皇上,卑职想也许明年的今天,便会是淑妃娘娘的忌日,望王爷为了淑妃娘娘的清白与生命安全,也请王爷自重。”

  逍遥王元铭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甚至可以不在乎他自己的命,可他不能不在乎苏樱雪的人身安全,他看了一眼刚刚苏樱雪给他包扎的手,那里还有一点余温,只能无奈地转身向外走去。

  而苏樱雪则被带入了一处荒凉偏僻的院落,这里人烟稀少,杂草丛生,经岁月侵蚀的大殿,有些破旧不堪。

  “哇!那个渣男,不,是皇上,谢谢你航!你打算带我来参观冷宫吗?原来这便是传说中的冷宫,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冷宫呢!这里空气清新,草木茂盛,很适合当度假山庄。”

  苏樱雪不由感叹着,天地良心,她说的是事实,可是某人却脸黑如炭,头顶飞过一群乌鸦,这苏樱雪绝对是在故意气他,他绝不能上当,绝对不能,元祁如此想着,好看的眉毛一挑,冷冷说道:

  “爱妃如此喜爱这里,那便在这里永远地居住下去吧!朕不杀你,但也绝对不会再碰你,你记住了,你失宠了,从此以后你便好好在冷宫呆着吧!哼……”

  接着苏樱雪被狠狠地摔在了满是杂草的院子里,苏樱雪惨叫一声:

  “既然你如此讨厌我,为什么不遣我出宫,或者直接杀了我?”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大喊一声,她早就已经将生死看淡,也许死了,便可以回到她本来的生活当中,只是她没有勇气自杀,借渣男的手,送自己回到二十一世纪也好。

  元祁向苏樱雪一步一步走了过去,一脚踹倒苏樱雪,将脚踏在苏樱雪的身上,讽刺一笑,残忍地说道:

  “想出宫和元铭在一起,你死了这条心。还有,这么快便想得到解脱吗?朕改变主意了,朕不杀你,朕要你的哥哥一生都为朕效力,直到战死沙场。而你,朕要让你在这冷宫里孤独终老,让你为你所做的错事,付出代价,为朕的孩子赎罪。”

  “你这个糊涂皇帝,本宫早就说过了,本宫没有害死你的孩子,你那个妖妃根本就没有怀孕。”

  苏樱雪忍住浑身如散架一般的疼痛,勉强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着。

  元祁的脸瞬间铁青了起来,青筋暴露,拳头紧握,冷冷说了一声:“来人,抓住她,给朕掌嘴,辱骂朕,到现在还不知悔改,颠倒黑白陷害珍妃,实在是罪无可恕,朕仁慈,掌嘴二十以示惩戒。”

  宛如地狱发出的声音,回荡在空阔在冷宫上空。

  “啪啪啪”的响声,响了起来,苏樱雪感觉自己瞬间眼冒金星,她咬牙说道:

  “渣男,你听好了,我苏樱雪从此以后与你不共戴天,早晚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

  元祁身边的小太监刘文走上前,小声说道:

  “我说淑妃娘娘,你能不能识时务点,要不你今天这条命,怕是要搭在这里了。”

  “我呸…本宫不怕,要头一颗要命一条,怎么也比呆在这个皇宫里,让人恶心得好。我告诉你渣男皇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从小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加上面容姣好,身材一流,又是中医世家出身,身边追求她的人,排队都能排到黄河,都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摘给展小小,所以在展小小的字典里,就没有“服软”俩字,所以她是一百个不服,和周明王元祁叫着板。

  元祁阴沉的脸,走到脸肿得如猪头一般的苏樱雪面前,用手狠狠捏着苏樱雪的下巴,咬牙说道:

  “想死?朕偏不让你死,朕就是要让你看看朕做过的决定,从来不后悔。相反朕一定要让你为你做过的事后悔。”

  元祁说完,将苏樱雪再次狠狠地摔向一旁,站起来向远处走去。

  苏樱雪怨毒地看向元祁,强撑最后一丝气息说道:

  “总有一天我苏樱雪会让你厌弃我,记住你自己的话,最好永远不要碰我,因为你会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苏樱雪彻底陷入了昏迷当中。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