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四十章苏樱雪调戏元祁

第四十章苏樱雪调戏元祁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元祁从沐凌蝶的“轩翠宫”走出来,回到了御书房,经过沐凌蝶的耳鬓斯磨,元祁觉得丞相刘昊瑜简直最大恶极,十恶不赦,理应立即处斩。

  于是他想尽快写一份圣旨,让传旨官传旨,除掉刘昊瑜。只有如此,朝堂上的人,才能安分下来。没有了刘昊瑜,那些朝堂之上那些老臣自然便会听他的,元祁心想。

  就在元祁前脚刚走,沐凌蝶便唤来了她的贴身奴婢燕儿询问着:

  “冯川可有传消息回来?”

  “回禀娘娘,昨日晚间冯川飞鸽传书过来说,镇北将军府王二牛已经启程前往边塞了。”

  燕儿向沐凌蝶实话实说禀报着。

  “如此便好,有苏子岩自己府上的人,前去报信,苏子岩一定会信。只要苏子岩知道苏樱雪被打入冷宫,皇上还下令抓了将军府的所有人,他心中将会怎样的感受?本宫相信,他定然会无心再为昏君效力,只要他稍有分心,我北离国便会有可乘之机。”

  沐凌蝶得意洋洋地说着,燕儿在一旁拍马屁说道:

  “娘娘妙招,怪不得娘娘会求着皇上释放将军府的人呢!当时奴婢还在想,娘娘怎么会帮苏樱雪呢!原来娘娘是想让将军府的人,前往边塞去报信呢!”

  “没错,若我们找人去跟苏子岩,说苏樱雪出事,苏子岩定然会质疑。将军府的这次牢狱之灾,将军府的那些忠仆,必然会怀疑是苏樱雪出事,到处打听苏樱雪的事。到时候一定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昏君为了一名青楼女子,将苏樱雪打入冷宫,后苏樱雪逃走,皇上又将其追回,可回来的路上俩人遇追杀,苏樱雪替昏君挡了一剑,身受重伤,带伤回宫中。却被元祁继续丢弃在冷宫,直到奄奄一息,元祁才出于愧疚,放了将军府的人。哈哈……”

  沐凌蝶狂笑着,想象着苏子岩得知苏樱雪如今的惨状,将是怎样的震惊。自己视若珍宝的妹妹,却被昏君如此糟蹋,血气方刚的苏子岩怎么能忍下去?他必将对昏君失望透顶,无心恋战,到时候便能给我北离国反攻的机会。

  加上城内丞相一出事,宫里的老臣必将对元祁失望透顶,到时候内忧外患,大周王朝必将国之不国。

  沐凌蝶洋洋得意地想着,眼睛里满满都是算计的诡异眼神。

  而元祁回到御书房,便奋笔疾书了一份圣旨,小太监刘文在一旁苦苦规劝着:

  “皇上三思啊!这丞相刘昊瑜不能动啊!若动了,必将引起朝堂动荡不安的,俩朝元老,盘根错节……。”

  元祁不悦地瞪了刘文一眼,冷冷说道:

  “朕是皇上,想杀谁便杀谁,朕倒要看看,谁敢拦着。他行刺朕,蛊惑朝臣,还有他的女儿贵妃刘芯,竟然不光差点杀死淑妃,还陷害朕的珍妃,父女俩人狼鼠一窝,无法无天,罪无可恕。”

  “可……”

  小太监刘文还想再说点啥?可是皇上元祁却狠狠瞪了他一眼,眼中有着警告的意思,刘文生生将话憋到了肚子里了。

  就在此时,一阵掌声响了起来,刘文和元祁全都向门口看去,想看谁人如此大胆。

  只见苏樱雪手捧几株腊梅,缓缓走了进来,微笑着宛如春风拂面般,鼓掌说道:

  “皇上说的对极了,这丞相刘昊瑜简直可恶到了极点,派人行刺本宫,实在该满门抄斩。还有她的女儿该死的刘芯,竟然敢在冷宫里害本宫,简直最大恶极,将他们千刀万剐都难解本宫心头之恨,多亏了皇上替臣妾做主,要不臣妾这仇如何得报?”

  “淑妃娘娘你……你怎么进来了?”

  小太监刘文目瞪口呆,有些结巴地询问着。

  苏樱雪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小太监刘文回头看了一眼元祁,见皇上元祁没有说什么,便识趣地出去了。

  元祁有些呆愣地看着苏樱雪,只见苏樱雪穿着一件普通宫女的衣衫,眉如弯月,嘴角噙着宛如春风般的笑容。

  手里的腊梅,衬托着苏樱雪姣好的容颜,更加灿烂夺目,人比花娇。

  元祁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樱雪会主动来找他。两天前,自己好心去照顾她,为她亲自往伤口上擦药,她醒来后,非但没有感激他,竟然还打了他一巴掌,更是言语讽刺了他,惹得元祁很想暴打她一顿,可终没有下得去手,这俩天他没有再去“锦绣阁。”

  “你来干什么?朕什么时候说你可以离开“锦绣阁”了?又是谁允许你,可以随意进出朕的御书房了?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做了那么多错事,还不知悔改,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朕的面前?”

  元祁故意让自己沉下脸,对苏樱雪厉声喝斥着。

  苏樱雪旁若无人般,摇曳生姿,扭动着纤细的腰,走到元祁的书桌前,见桌子上有一个精致的花瓶,说是透明,还带着一丝浅绿,上面画着游龙戏水图案,非常好看。

  苏樱雪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就它了……”

  说完,在元祁惊愕的目光下,将她手里的那束腊梅,栽到了里面,元祁咬牙切齿地说着:

  “苏……樱……雪,你可知道,这可是南江国进贡的宝物?价值连城,你竟然敢拿来栽花?你不想要你的脑袋了?”

  苏樱雪不慌不忙整理了一下那束腊梅,一脸不解与茫然地说着:

  “皇上为何要臣妾的脑袋?花瓶不就是用来栽花的吗?况且臣妾这花,也是送给皇上的,臣妾又没有拿走,臣妾何罪之有?”

  元祁被苏樱雪这一堵,气的指着苏樱雪刚想说点啥,谁知手指却被苏樱雪握在了手心,柔声细语般说道:

  “何况皇上你舍得杀臣妾吗?”

  “你……你少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一个讨厌之极的女人罢了,惹极了,朕非让人砍了你的脑袋不可,你到底来朕的御书房干什么的?”

  元祁突然被苏樱雪握住了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感觉到了心跳加速了起来,为了掩饰心慌,他厉声呵斥着。

  苏樱雪学着从电视上学到的,男子调戏女人的样子,将元祁使劲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用另外一只手托起元祁的下巴,吹气如兰般说道:

  “臣妾听闻皇上对臣妾一往情深,爱入骨髓,不顾身上有伤,将臣妾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如今又为了臣妾,打算弑杀丞相和贵妃一党,因为他们伤了臣妾,皇上打算替臣妾报仇。臣妾被皇上感动了,特摘了一束腊梅,来感谢皇上的,皇上不要太过感动,毕竟臣妾长的是那么地惹人喜爱,爱臣妾的人,数不胜数。臣妾想来问问皇上,圣旨拟好了?”

  元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一用力将自己的手指拽了出来,一巴掌打掉苏樱雪托着他下巴的手,厉声呵斥着:

  “朕见过不要脸的女人,还真没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你的脸皮,简直比冬日的靴子底还厚……”

  元祁说完,感觉这话似曾相识,只见苏樱雪摇了摇头,满脸刺眼的笑意喋喋说道:

  “看来传言属实啊!皇上果然痴迷臣妾,就连说话都学着臣妾,臣妾猜想,皇上一定爱惨了臣妾,要不怎么会学臣妾说的话呢,而且还学的如此之像,你说是吧!皇上。”

  苏樱雪一边说道,一边更是得寸进尺,甚至还用手臂圈住了元祁的脖子。

  “滚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朕……朕早就厌弃了你了。”

  元祁说着,狠狠地推开了苏樱雪。

  苏樱雪脸上却露出了更加讽刺的微笑说道:

  “皇上不就喜欢不要脸的女人吗?少跟臣妾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臣妾很忙的,既然已经拟好了旨,就赶紧让宣旨官,宣读圣旨吧!宣读完了,说不定臣妾一高兴,就重新宠幸了皇上也不一定,你可要好好表现呢!”

  苏樱雪说着,向桌子上元祁写好的圣旨上,伸手拿去。

  元祁急忙将圣旨抱在自己怀里,脸因气愤,涨的通红,结结巴巴地说着:

  “谁……谁说朕……朕是为了你,才杀他们的?朕是因为……因为……”

  元祁还没说完,便被苏樱雪打断说道:

  “皇上不用解释了,臣妾都明白,皇上是因为丞相派人行刺本宫,所以臣妾特来告诉皇上,只要丞相刘昊瑜人头落地,臣妾便会让皇上侍寝,你看如何?”

  苏樱雪为了让自己的话显得真实,甚至还将自己的樱唇靠前,几乎划过元祁嘴唇,她知道元祁一定会推开她。

  因为自古以来,都是帝王宠幸嫔妃,让嫔妃侍寝。苏樱雪今天让元祁侍寝,还说宠幸他,大有讽刺的意味,元祁定然受不了。

  果然,元祁气得青筋暴露,大吼道:

  “苏樱雪,朕看你是疯了,给朕滚出去……”

  “皇上难道不想早点侍寝吗?少跟臣妾装模做样,有种你别为了臣妾杀了丞相一府,要装就装到底。欲擒故纵的把戏玩久了,臣妾只会瞧不起你的。”

  苏樱雪不怕死地接着补充着。

  “刘文,刘文,将这个疯女人,给朕拖出去……”

  元祁怒不可赦,对着门外大声吼着。

  苏樱雪嘴角微翘,没有等刘文进来,便转身大摇大摆地走出御书房,她开始捧腹大笑,她可以断定,渣男皇帝绝对不会再杀丞相刘昊瑜一族,因为他绝对不会承认,是为自己报仇,更不会承认他想让自己宠幸他。

  就在此时,迎面遇到执行皇上元祁命令回来的云游,看到苏樱雪从御书房出来,云游一愣,刚刚他也就那么随口一说,没有想到苏樱雪她真的来了,不知道苏樱雪可劝动了皇上没有?

  云游心里想着,向苏樱雪施了一个礼询问着:

  “娘娘,皇上他……”

  云游没有说完,苏樱雪向云游招了招手,云游附耳过去,苏樱雪向云游耳语一番。

  元祁本来是气愤的想出去走走,却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一幕。

  他眼中寒光乍现,刚刚那个调戏自己的该死的女人,竟然又去调戏自己的贴身侍卫,元祁重重地摔上了御书房的房门,复又感觉胸口郁闷难舒,大吼一声:

  “刘文,让云游给朕滚过来……”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