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三十九章吃人的世道

第三十九章吃人的世道

  皇宫最不缺的便是流言蜚语,苏樱雪用命威胁皇上,让皇上答应将本就残疾的逍遥王府小夫人颖儿,从逍遥王府要回来折磨的消息,不胫而走。

  有人说苏樱雪是因为喜欢逍遥王,不甘自己的奴婢占有逍遥王,歹毒的将奴婢颖儿要回来,打算活活折磨死她。

  流言蜚语越演越烈,甚至有人造谣说每天都能听到“锦绣阁”传出颖儿的惨叫声,估计颖儿已经快被折磨死了。

  还有说苏樱雪使用狐媚妖术,打算同时勾引逍遥王和皇上俩人。

  ……

  “锦绣阁”里每日帮颖儿针灸的苏樱雪,对所有谣言,嗤之以鼻,不加理会,她相信真金不怕火炼,谣言止于智者。

  但有一个人却忍不了,那便是皇上元祁。

  因为没有哪个皇帝,会喜欢听自己的嫔妃与别的男子的传言,这就是传谣着的目的,她想毁掉苏樱雪的名节,若皇上相信了谣言,便会杀了苏樱雪止谣。

  只可惜君心难测,没有人能猜透帝王的心思。元祁大怒:

  “云游传令下去,将所有传播谣言者,抓起来割掉舌头,驱逐出宫,寻找到传播谣言的源头,揪出此人,立即杖毙。朕倒要看看,以后谁还敢在宫内传播淑妃娘娘与逍遥王的谣言。”

  “皇上,这,会不会太过残忍?”

  云游有些质疑地询问着。

  “怎么?连你也不听朕的命令吗?你们莫不是都想造反不成?”

  元祁对云游的质疑,很不满意,最近他已经够心烦的了,他需要有人支持他的决定。

  “呦,云大人这是想说皇上残忍吗?这违逆皇上的命令,可是要杀头的。还不快去?”

  “轩翠宫”里,沐凌蝶乖巧地依偎在元祁的身旁,用手抚了抚元祁因气愤,而上下起伏的胸膛,阴阳怪气地说着。

  云游惊吓,急忙跪地磕头求饶,说他不敢,只能领命去办,他发现他越来越不了解皇上元祁了。

  “还是爱妃对朕最好,不会忤逆朕,那帮老臣,一个个不让朕省心,朕就不明白了,朝堂之上,到底是朕说了算,还是他丞相刘昊瑜说了算,怎么朕将叛贼刘昊瑜抓起来,他们一个个都说朕的不是呢!”

  元祁震怒着,这几天他诸事不顺,他为苏樱雪所做的一切,苏樱雪仿佛并不领情。

  朝堂之上,因为丞相刘昊瑜被抓一事,朝中大臣又处处为难他,诸事推行不下去,所以他烦躁的很。

  “皇上说笑了,你是主宰万民的王啊!自然是你说了算,他丞相刘昊瑜算什么东西,他就是一根杂草,皇上若看不顺眼尽早拔了去,还怕那帮老东西,不尽早俯首称臣吗?”

  沐凌蝶吻上元祁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说着,开始脱元祁的衣服。

  娇喋的声音,带着魅惑之音,在元祁的耳边,吹气如兰般地魅惑着。

  樱唇更是凑近了元祁的颈间,舌尖划过元祁的敏感地带。

  沐凌蝶的诱惑就像一颗罂粟,让元祁无法自拔,受其蛊惑,拦腰抱起沐凌蝶,爬上了床榻,

  轻纱幔帳,加上沐凌蝶说的正是皇上元祁爱听的话,元祁的心也随之荡漾,他喘息着说道:

  “爱妃所言甚是,赶明,朕便下令将丞相府满门抄斩,让他们看看,这大周王朝到底谁说了算。”

  一夜无语,第二天,皇宫里到处传来嘤嘤啼啼的哭声,有俩名宫女逃进了“锦绣阁”。

  “奴婢求娘娘饶命,娘娘救命,奴婢知错了,求娘娘救救奴婢。呜呜……奴婢再也不敢妄议娘娘了。”

  一个穿着青衣服和绿衣服的宫女,在苏樱雪的寝殿外跪地,哭泣求饶着。

  “快走吧!你们的事,我们娘娘管不了,要求饶,找皇上去,下辈子记得谨言慎行,不要再妄议主子们的事情。”

  白嬷嬷驱赶着她们,她希望淑妃娘娘苏樱雪不要插手任何皇上的事,她的任务便是努力讨好皇上,只有如此,才能重获圣恩,何况这些宫女,妄议的便是淑妃苏樱雪的谣言。

  “求娘娘饶命,奴婢知错了,再也不敢了,求娘娘饶命……”

  性命攸关,俩个小宫女在外面撕心裂肺地喊着。

  苏樱雪正在里面给颖儿施针,听到外面的哭喊声,眉头紧皱,唤了一声:

  “白嬷嬷可是出了什么事?”

  白嬷嬷推开门走了进来说道:

  “启禀娘娘,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最近宫里很多关于娘娘的传闻,皇上大怒,下令严办。说要将所有传播谣言的人的舌头割下,这俩个小宫女来求娘娘救救她们,以奴婢看,她们都是罪有应得,所以奴婢正在驱赶她们离开。”

  “这也太惨忍了吧!打几下教训一下就可以了,怎么能将人的舌头割下呢?这样岂不毁了?本宫出去瞧瞧。”

  苏樱雪说着,随着白嬷嬷走出了寝殿,两个小宫女见到苏樱雪,头磕的更响了,嘴里大声喊着:

  “娘娘饶命,娘娘救救奴婢,奴婢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苏樱雪眉头轻挑,故作冷漠地说着:

  “你们说本宫坏话,本宫干嘛要替你求情?”

  “娘娘饶命,奴婢知错了,奴婢愿为娘娘当牛做马,还娘娘这份恩情,求娘娘饶命。”

  两名女子苦苦哀求着。

  苏樱雪为之动容,她从来不是小肚鸡肠的女人,只要别人知错了,她可以选择不追究,可在这里,她说了不算啊!她做不了渣男皇帝的主啊!

  “咳!就算本宫有心想救你们,恐也无能为力,本宫只是皇上废弃的妃子,皇上也不会听本宫的话,你们求错人了,还是去求珍妃娘娘比较有用。”

  苏樱雪无奈地给她们出着主意。

  “不……不是的,皇上是在意娘娘的,娘娘出事的那天,皇上不顾自己身上有伤,一路抱着娘娘从冷宫回来,甚至请了所有太医为娘娘看诊。还有娘娘昏迷的三天,皇上天天来“锦绣阁”看望娘娘,这足可以看出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求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说娘娘的坏话了。”

  绿衣服的小宫女向苏樱雪磕着头,说着她知道的。

  “对,娘娘饶命。奴婢也是被珍儿那个贱人给教唆的,她说只要我们说娘娘几句坏话,便给我们五两银子,我们也是财迷心窍啊!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穿青衣服的小宫女急忙补充着。

  苏樱雪有些诧异,她没有想到,原来她的命竟然是元祁救回来的,甚至还为她请了太医。还天天来看她?苏樱雪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眼白嬷嬷,只见白嬷嬷微微点了点头。

  “好大的手笔,看来贵妃刘芯见本宫没死,打算再次除掉本宫,莫不是想制造谣言,借着皇上的手,除掉本宫?”

  苏樱雪自言自语地说着,根本不知道贵妃刘芯已经被打入冷宫的事,所以认为珍儿,一定是她的主子教唆的。

  俩个小宫女面面相觑,不知道苏樱雪是不是在装糊涂,还是白嬷嬷站出来说道:

  “娘娘,贵妃刘芯已经因为害娘娘的事情,被皇上下令打入冷宫了,就连丞相刘昊瑜也因为半路派人行刺皇上与娘娘,被下令将整个丞相府给抓进了大牢,还下令秋后问斩。贵妃一党已彻底垮台了。估计这一切只是珍儿自己私自干的。因为前俩天,皇上看见娘娘的脸上有掌掴的痕迹,一怒之下,下令彻查,掌掴五十。听说珍儿被打的很惨,还打掉好几颗牙,耳鼻流血,云大人一时心软,没有将她关起来,本望她潜心悔过,不曾想,她又兴风作浪,制造谣言,奴婢听说她刚刚不久前,已被云大人亲手斩杀。”

  白嬷嬷说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在皇宫就应该谨言慎行,可有的人,却到死,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苏樱雪一脸茫然,她没想到自己仅仅昏迷三天,竟然发生如此多的事。

  “你是说珍儿她死了?”

  苏樱雪不可思议般询问着。

  “死了,就在今天凌晨过后。皇上对谣言怒不可赦,下令云游连夜彻查,云大人找到后,直接将其,一剑毙命,连审都没过审。

  白嬷嬷将她知道的事情,据实以报,苏樱雪连退数步。

  她从来不知道人的命,竟然如蝼蚁一般渺小,不堪一击。

  就在苏樱雪胡思乱想的时候,“锦绣阁”外一片嘈杂之声,接着云游带着一群侍卫,闯了进来大喝一声:

  “拿下,带走……”

  “慢着,云大人从本宫的宫里带人,是不是需要经过本宫的同意。”

  苏樱雪双手叉腰怒目圆睁,力喝一声,对元祁的讨厌,让苏樱雪捎带着对云游的态度,也不怎么温顺了起来。

  云游急忙行礼,对苏樱雪毕恭毕敬地说着:

  “卑职也是奉命行事,望娘娘体谅卑职的难处。她们这几个奴婢乱嚼舌根,本就该死,皇上宅心仁厚,只命其割掉舌头,驱逐出宫,已经是仁慈之举了。卑职望娘娘还是不要多加干涉的好。”

  “云大人好大的官威,本宫虽然不受宠,可怎么着也顶着淑妃娘娘的头衔吧!难道云大人就不能给个面子,饶了她们吗?”

  苏樱雪不得不拿着身份压人,这还真不是她的作风。

  “娘娘严重了,云游只是公事公办,从来不故意为难谁,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她们几个传播娘娘与逍遥王的谣言,毁坏的是娘娘你的名节,罪无可恕。”

  云游说道这里,苏樱雪急忙接口,恳求道:

  “本宫不在意,求你饶过她们吧!”

  “请娘娘恕罪,娘娘可以不在意,可你让皇上怎么想?她们已经触犯了皇上的逆鳞,她们若不死,那么死的人,便是云游和云游今日带的这帮兄弟了,难道她们的命是命,我们这群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云游说着,指了指身后的那群侍卫,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在“锦绣阁”响了起来:

  “请娘娘体谅我们的难处,将人交出来……”

  苏樱雪颤抖了一下,云游挥了挥手,上来几名侍卫,连拖带拽地将那俩名小宫女给拖走了。

  “救命啊!娘娘救命啊……”

  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冲刺在苏樱雪的耳边,她的身子又摇晃了一下。

  “娘娘,小心……”

  白嬷嬷急忙扶住了苏樱雪大喊着。

  “滚,你不要再出现在本宫面前,你和你的主子一样让人讨厌……”

  苏樱雪忍无可忍地大声冲云游吼着,她知道这怪不得云游,这一切都是皇上元祁的命令,可是她却顾不了那么多。

  “娘娘若真有如此菩萨心肠,还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让皇上收回杀丞相府一百二十八人的决定呢!逍遥王为了娘娘,与贵妃娘娘练手将丞相一府,送上了断头台,卑职来的时候,皇上正准备回“御书房”下“斩立决”的圣旨了,事情根本还没有查清楚,如此贸然下命令,必将有许多人含冤而死,何况就算事情属实,其他没有参于的人,也是无辜的啊!”

  云游忍不住说着,这么多条人命,对于一向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来说,确实是惊人的,云游见其呆愣,深深叹息一声,向外走去。

  在云游看来,元祁能否改变心意,就看苏樱雪的了,元祁对宫里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无情的。

  因为元祁后宫佳丽三千,在后宫也只是一个摆设,元祁从来没有留宿在哪个嫔妃宫里。

  若说后宫中,元祁对何人不同,恐怕只有沐凌蝶,还有苏樱雪了。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