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三十八章脸皮比鞋底厚

第三十八章脸皮比鞋底厚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迷迷糊糊间明白了原主苏樱雪,为什么放着元铭那么好的一个人不嫁,而偏偏要做元祁这个渣男皇帝的嫔妃,原来是源于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感动了年幼的原主苏樱雪。

  “可惜了,苏樱雪不知道,人心总是会变的。当年那个勇敢的小男孩,却变成了如今的渣男皇帝了,苏樱雪的一番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心里想着,发出了一声梦呓之声。

  梦呓的话,元祁没有听清楚,他以为苏樱雪是因为伤口的痛,才发出的声音,便低头又轻轻吹了一下苏樱雪胸口的伤痕。

  一阵冷风让睡梦里的苏樱雪,哆嗦了一下,她猛然惊醒,坐了起来。

  手却不小心碰到了元祁的头,毛绒绒的,苏樱雪条件反射般惊叫一声,元祁刚好抬头,俩人四目相对,苏樱雪惊的心一跳。

  一个讯息窜入到了苏樱雪的脑海里:

  “这个渣男,敢趁着她睡觉,占她便宜,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只听“啪”的一声,元祁的脸上,便多了一个火辣辣的五指印。苏樱雪的这一巴掌是打的又准有狠,使出全力的。

  元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如此细心地照顾苏樱雪,反而又被苏樱雪给打了,他咬牙切齿怒不可赦地怒吼道:

  “苏樱雪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敢打朕,谁给你如此大的胆子。”

  元祁说完,宽大的手掌,就此附上了苏樱雪的咽喉,将苏樱雪给提了起来。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我家娘娘昏迷几天了,头脑不清醒,所以才会冒犯圣颜的,求皇上饶过我家娘娘。”

  躺在床上的颖儿,起不了身,着急地大喊着。

  “不……不用求……求他,本……本宫不后悔,谁……谁让他占……占本宫便宜了。”

  此时的苏樱雪,因为身上受伤,被元祁脱了上衣,只着一件亵衣,被元祁强行从被子里提了起来,雪白的皮肤,宛如凝脂一般出现在元祁的眼前。元祁感觉胸口漏跳了一下。

  急忙松开了手,嘴上却歹毒无比地说道:

  “赶紧盖上被子,朕怕脏了自己的眼睛,你这个令人讨厌的女人。”

  苏樱雪跌落在床榻之上,迅速拉过锦被,将自己包裹成了一个粽子,结结巴巴地说着:

  “你……你这个臭流氓,不要脸,竟然敢趁着本宫睡着了,占本宫便宜,龌蹉,不要脸。”

  元祁看着苏樱雪一副仿佛被侵犯了的样子,就像她与他之间只是陌生人似的,一脸不悦说道:

  “苏樱雪你少给朕装,朕知道,朕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天下每个女人都想留在朕的身边,你也爱慕朕许久,你想跟朕玩欲擒故纵,朕警告你,你再做这样的小动作,只会让朕更加讨厌你,对你失去兴趣。与其做些无用的小动作,倒不如想着怎样讨好朕,让朕原谅你。就算你喜欢朕,也不该推珍妃下水,她怀的可是朕的孩子,如今孩子没了,珍妃度量大原谅你,朕还没原谅你呢!”

  元祁想着苏樱雪给自己画的那一堆画像,还有苏樱雪写的那一叠又一叠宛如日记的记录,通通都是对他的爱,元祁的心不是铁做的,怎么可能不动容?他释怀了刚刚那一巴掌。

  只是他不想让苏樱雪知道,他想让苏樱雪吃点苦头,甚至求求他,讨好他,他装装样子,然后再原谅她。磨磨苏樱雪的妒意,敲打敲打她,以免她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竟然有元祁这般厚颜无耻,自大狂妄的自恋狂,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元祁见苏樱雪一直盯着他看,忍不住又说道:

  “朕已经知道。你一直痴迷于朕,你也不用如此盯着朕看吧!来日方长,待你身子好了,好好跟珍妃道个歉,珍妃度量大,她不会跟你计较的,以后只要你好好的伺候朕,朕也便原谅你了。”

  元祁的自以为是,让苏樱雪清丽的脸庞上,掬起了灿烂的笑容,像是明媚的阳光一般,让元祁有些呆愣,这三天自己每日都给她搽药,苏樱雪的脸,已经消肿了,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这就对了嘛!喜欢朕你就说,不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朕终日处理朝堂之事,已经够心烦了,没空猜你们这些小女人的心思,还是等你伤好了,想想怎么取悦朕,说不定等朕一高兴,便会重新宠幸你了也说不定,今后就看你的表现了。”

  元祁以为苏樱雪是知道错了,所以笑着向自己示好,顾又补充说道。

  说完,转身准备离开,因为丞相被抓,很多事需要他亲力亲为。

  谁知元祁刚走了俩步,苏樱雪却突然叫住了他:

  “喂!皇上,请留步。”

  元祁嘴角微翘,心想,这女人终于开窍了,不会今天就打算讨好朕吧!朕绝对不能这么快就原谅她。要是这么快就让她看出朕原谅了她,以后岂不更加有恃无恐了?还指不定做出怎样的错误呢!

  如此想着,元祁转身,故意沉声说道:

  “不急,待你身子好了,再说吧!”

  只见苏樱雪拢了拢被子,樱唇轻启,柔情似水般说道:

  “皇上,你先移步过来,臣妾有话与你说。”

  元祁故意阴沉着脸,向苏樱雪面前走了俩步,等着苏樱雪跟他说几句甜言蜜语,向他道歉。

  可苏樱雪只盯着他看,半天没出声,元祁厉声询问着:

  “什么事?朕很忙的,没空在这里跟你墨迹。”

  苏樱雪向元祁勾了勾手,故意看了一眼床上的颖儿,妩媚地对元祁说道:

  皇上你先附耳过来,臣妾发现了皇上的一个小秘密,可不能让他人知晓。

  “小秘密?”

  元祁好奇,凑上了前,苏樱雪裹紧被子,靠近元祁,因为苏樱雪衣衫单薄,让元祁都能感觉到苏樱雪体温,元祁竟然感觉有股热流,流淌全身,让他想去抱一下苏樱雪。

  可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这么快原谅苏樱雪,所以他强忍着,什么也没做。将耳朵凑了过去。

  苏樱雪的樱唇慢慢凑近元祁耳畔,故意用娇喋的声音说道:

  “皇上,臣妾有个问题想问。”

  元祁不解地询问着。

  “什么问题?”

  苏樱雪柔声细语地询问着:

  “皇上你说冬日里的靴子底厚吗?”

  “呃?”

  元祁诧异,不明白苏樱雪这说的哪一出?一时没反应过来,心想,这女人不会想为朕做一双靴子吧!

  “那个,爱妃,身子未痊愈,这做靴子的事,就交给下人去做就好,你的任务就是……”

  元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苏樱雪用纤纤玉手捂住嘴巴,继续说道:

  “臣妾最近发现皇宫中有一个人,脸皮厚的比冬天的靴子底还厚。这人有严重的自恋型人格障碍症。”

  “谁?”

  元祁条件反射般询问着。可当他看到苏樱雪俏皮的眼睛里,蓄满宛如烈日阳光般大大的讽刺般笑容的时候,元祁反应过来,指着苏樱雪咬牙切齿地询问着:

  “苏……樱……雪你在骂朕?”

  苏樱雪用手急忙握住元祁的手,娇美如花般说道:

  “皇上玉树临风,花见花开,臣妾怎么会骂皇上呢!不会是皇上你自己觉得,你与臣妾说的那个人有点相近吧!不过这可不是臣妾说的航……”

  “你……”

  元祁狠狠抽出手,握紧拳头,准备打向苏樱雪那张满是嘲讽笑意的脸庞。

  “打人的是渣男……”

  苏樱雪有些害怕地,闭着眼大叫着。

  “好好呆着,反省一下你自己的过错”。

  元祁气愤地转身离去,等苏樱雪再睁开眼睛时,元祁已经不见了踪影。

  苏樱雪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刚刚真的好怕元祁一拳打向她,元祁当时青筋暴露,分明是真的生气了,可他为什么不打自己呢?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说的那句话?

  “娘娘,你刚刚跟皇上说了什么?皇上他怎么那般生气?”颖儿躺在床上,诧异地询问着。

  在颖儿看来,皇上也不是全然不在乎淑妃苏樱雪的,应该说是挺在乎的,因为在苏樱雪昏迷的这三天,元祁每日都来,可这些话皇上不让她说。

  “没什么,皇帝都是喜怒无常不是吗?不用理他。”

  苏樱雪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穿着自己的衣服,想起刚刚醒来时,元祁就趴在自己的胸口,苏樱雪感觉脸一阵火辣辣地烫着。

  心想,这该死的渣男,,没有想到还有这嗜好,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只是她不知道元祁只是为她搽药,怕她痛,为她吹了吹而已。

  “嗯!也是!君心难测嘛!”

  颖儿不知道苏樱雪与元祁说了什么,便附和着,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颖儿认真的样子,惹的苏樱雪一阵好笑,心想,要是元祁知道,她们在如此讨论他,肯定会当场气炸吧!苏樱雪贼嘻嘻地傻笑着。

  “咦?娘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奴婢?”

  颖儿看着苏樱雪的笑脸,忍不住询问着。

  苏樱雪更加觉得忍不住笑意,但她却没有告诉颖儿,她对元祁说了什么,她怕那个渣男皇帝为难颖儿,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对了,这俩天本宫昏迷,你的身子怎么样?可还是那般痛吗?”

  苏樱雪关切地询问着。

  颖儿摇了摇头说道:

  “许是已经痛麻木了,这两天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让我看看……”

  苏樱雪说着,来到了颖儿的床边,按了一下颖儿的腰椎,惹来颖儿一阵痛呼。

  “娘娘,颖儿的命本该如此,就不要劳烦娘娘了,娘娘还是不要劳累了吧!”

  颖儿委婉地说着,她真的不太相信她家娘娘的医术啊!她也是来自将军府,跟着苏樱雪也很长一段时间了,只知道她家娘娘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她会医术啊!

  “这可不行,颖儿还年轻,绝对不可因此落个残疾,你放心,本宫绝对会治好你的。”

  苏樱雪承诺着,在颖儿哭哈着脸的情况下,拿出银针向颖儿的悬枢穴,经外奇穴,锁骨,阳关穴等几处大穴,还有零零星星的小的穴位上扎去。

  颖儿悲壮地闭上了眼睛,只能祈祷着自己家的娘娘快些结束,祈祷别让自己后背的伤,更加严重才好。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