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三十一章苏樱雪苏醒

第三十一章苏樱雪苏醒

  元铭怎么也没有想到,皇上元祁这次竟然会用剑指着他,他一时之间有些呆了,元铭为了苏樱雪不知道跟元祁闹了多少回。

  直到原主苏樱雪找到元铭,告诉他,她一直以来,只是把他当哥哥看,但她心中所爱却一直是元祁。元铭这才消停下来,将心中那份感情,藏了起来,想默默守护着她。

  可显然苏樱雪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那份感情回报,元祁并不爱苏樱雪,他后宫的女人越来越多,如今又宠幸一名青楼女子沐凌蝶,甚至荒唐地将沐凌蝶扶上了妃位,导致苏樱雪屡着陷害与伤害,元铭这才又插入了苏樱雪与元祁之中。

  好在元祁的剑,在触及元铭胸口的时候,元祁又将剑收回到了剑鞘里,趁着元铭呆愣,一把将元铭怀里昏迷不醒的苏樱雪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冷冷说了一句:

  “逍遥王善闯后宫,有辱淑妃娘娘名节,按律当斩。朕念及兄弟之情,庭杖三十,以儆效尤。”

  元祁话音刚落,云游等人不由分说将逍遥王元铭羁押了起来。

  文昌急忙跪倒在地,拼命磕头求饶:

  “皇上手下留情啊!请皇上念及兄弟之情不要仗责我家主子,如果要打便打奴才吧!是奴才不好,没有拦住我家主子,都是奴才的错。还有皇上,我家主子也是因为淑妃娘娘有危险,才闯进来的啊!只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要不淑妃娘娘也就不会死了啊!”

  “文昌不用求他,雪儿不在了,本王也就无畏了。他就是一个冷血的人,雪儿一腔热血竟然没有将他冷如石头的心捂热,要打要杀都随他便罢。”

  元铭看着元祁怀里一动不动的苏樱雪,眼中蓄满对元祁的恨意,冷冷说着。

  “他若不善闯后宫,又怎么知道淑妃有危险?”

  元祁冷冷询问着,对元铭善闯后宫,耿耿于怀。

  他摆了摆手,云游他们拉着元铭往外拖,文昌则拼命喊叫,与一起来的俩个逍遥王府的侍卫跪地苦苦哀求着,一时间房间的凌乱的声音此起彼落,声声不息。

  就在此时,元祁怀里的苏樱雪,突然动了一下,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虚弱地说了一句:

  “好吵,能不能安静一下。”

  声音不大,却瞬间让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贵妃刘芯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不相信,苏樱雪命竟然会如此大,她竟然再一次活了过来,这难道是天意?天意不让苏樱雪死?

  而元铭挣脱了抓着他的两名侍卫的禁锢,一步一步走向元祁,因为苏樱雪还被元祁抱在怀里。

  他忍不住红了眼眶,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雪儿,雪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元祁不敢相信地用温热的手背,探上苏樱雪的额头,苏樱雪体温开始回暖,代表她还活着,元祁忍不住大喊着:

  “太好了,太好了,你活过来了,太医,太医怎么还没有来,快给淑妃娘娘瞧瞧,她怎么样了?”

  元祁自己都没有觉出自己有多么欣喜,多么紧张,他小心翼翼地将苏樱雪抱到床榻之上,却换来苏樱雪一阵痛呼:“啊……”

  苏樱雪后背前俩天被打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好,元祁将她平放在床上,苏樱雪自然感觉到一阵疼痛,这才叫出声。

  “怎么了?是不是朕弄痛你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元祁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关切地询问着。

  “怎么了?她的后背上伤痕累累,你这样放着她,她当时会感觉到疼痛。你一次又一次伤她那么深,可她却在关键时刻,依旧愿意挺身而出,为你挡剑,你的心难道是铁做的吗?”

  元铭不满地吼着。

  “你怎么知道她后背上有伤?”

  元祁站起来,如寒潭一般深不见底的眼中蓄满冷冽的寒光,直射向元铭。

  因为苏樱雪逃出宫外,元祁得知苏樱雪去了元铭的逍遥王府,他的心本就如同棉絮堵在胸口,见到苏樱雪时,却又发现苏樱雪从里到外的衣衫,都已经被换过。如今又听元铭说苏樱后背伤痕累累,难免让元祁想歪。

  就在此时,床榻上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拉住了元祁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道:

  “皇……皇上,别想多了,不……不要为难逍遥王,一……一切都是臣妾的错,皇上要……要罚便罚臣妾吧!那天臣妾偷拿了皇上的玉佩,私自偷溜出宫,却不想竟然遇到了歹徒,他想从臣妾手里抢走玉佩。臣妾手无缚鸡之力,不是歹徒的对手,差点遗失了皇上至关重要的玉佩,幸得逍遥王赶到,这才救了臣妾一命,为皇上追回了玉佩。”

  “此话当真?你不是出宫之后,特意去的逍遥王府?”

  元祁面色紧张地紧跟着追问了一句。

  “皇上说笑了,臣妾又不是傻子,臣妾好不容易逃出去,自然是远离京城,逃到一个皇上找不到的地方,又怎么可能逃到逍遥王府,让皇上一下子就找到呢!你说是吗?”

  苏樱雪害怕元祁因为自己,而惩罚元铭,只能耐着性子解释着。

  “那你身上的衣衫,是怎么回事?”

  元祁此时虽然没有了刚刚的愤怒,但依旧语气犀利地质问着。

  这时被晾在一边的元铭,为了苏樱雪的清白不得不开口解释着:

  “雪儿,不,臣将娘娘带到府里时,她是昏迷的,臣请了府里的曹先生为娘娘看诊,曹先生说娘娘后背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了,便开了一些伤药,让臣找人给涂上。臣便托府里的奴婢,为娘娘擦拭了一下伤口,因为娘娘的衣服已经脏了,而且还被血水粘在了皮肉上,臣这才让人给娘娘换了衣衫。臣与娘娘至始至终都是清清白白的。”

  “是吗?”元祁狐疑地询问着,转头看向苏樱雪,见苏樱雪清澈见底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元祁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中豁然明亮了一些,煞气瞬间消失殆尽, 但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咳嗽一声,威严地询问着:

  “说起玉佩来,朕倒想起一件事,那块金龙玉佩乃先帝遗留给朕的,那是大周王朝的圣物。见玉佩如见先帝,也如朕亲临。断不可让它被歹人盗去。云游既然今天你和逍遥王都在,朕便顺道问一下,那天朕和苏樱雪遇袭,朕给了苏樱雪那块玉佩,打算让她回来搬救兵的。不曾想我们俩人都没走脱,幸得你和逍遥王赶到,救了朕与淑妃娘娘,你们俩位可曾见过那块金龙玉佩?”

  云游急忙跪地说道:

  “当时情况紧急,卑职一见皇上昏迷,便直奔皇上而去,没有留意到玉佩。”

  “什么?你简直……”

  元祁刚想大怒,便见元铭拿出玉佩,语气不善地说道:

  “皇上还是好好保护好这块玉佩吧!要不是臣捡到,恐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万一因为这块玉佩,让大周王朝陷入危难,臣想,等将来皇上定然也无颜再见先帝了吧!”

  “你……”元祁一把扯过元铭手里的玉佩,虽然因为元铭的数落想发火,但想到元铭俩次拿到玉佩,都没有占为己有,也没有暗中做手脚,元祁知道,元铭心中坦荡,对争夺皇位,没有野心,更足见元铭坦诚。

  冲着元铭的这份坦诚,元祁愿意相信苏樱雪与元铭之间绝对没有苟且之事。

  就在此时,太医胡月明提着药箱,匆匆跑了进来,急忙给元祁磕头,元祁却说道:

  “不必了,你赶紧给淑妃娘娘看看,她怎么样了?”

  胡月明不敢怠慢,急忙上前为苏樱雪仔细地诊了一下脉说道:

  “回禀皇上,娘娘身体除了有些虚弱外,再就是身上伤口有些感染,好好调理一下,应无大碍。”

  元铭与元祁一听,全都舒了一口气。

  元祁沉吟片刻说道:

  “既然如此,你便迅速为淑妃娘娘配置一副药过来。”

  元祁说到这里,停顿片刻,又补充着:

  “开最好的药,让淑妃娘娘快些好起来。”

  “是”。

  胡月明答应一声,向外退去。

  元祁环顾四周一眼,询问道:

  “白嬷嬷可在?”

  白萍急忙拱身上前说道:

  “奴婢叩见皇上,皇上有何吩咐?”

  “好好照顾她,不得有误。”

  “是,可是……”

  白萍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贵妃刘芯,只见刘芯跌坐在地,脸色铁青,此时却依旧目光阴冷地看向她,像是警告,也像是还不死心。

  白萍担心皇上走后,贵妃刘芯再伤害苏樱雪,可苦于无证据指控,所以她不敢妄言,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元祁眉头皱起,清冷地声音询问着:

  “可是还有什么困难?”

  白萍急忙摆手说道:“不……不……没……没有,奴婢一定竭尽所能保护好娘娘的。”

  “那就好!云游带上逍遥王到朕的御书房。”

  元祁吩咐着,率先向门外走去。

  “是”。

  云游答应一声,走到逍遥王元铭身边,说了一句:

  “王爷请吧!”

  元铭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苏樱雪,只见苏樱雪此时眼中正蓄满担忧地看着他。

  “别担心,我没事。”

  元铭轻启薄唇,用口型说道。

  苏樱雪点了点头,元祁走了俩步,回头刚好看见俩人的互动,心中瞬间不舒坦了起来,冷冷说道:

  “还不快走?”

  元铭这才向门外而去,元祁从苏樱雪脸上看到了一丝落寞,与对元铭的担忧。元祁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吃味,一向都是女人的目光围着他转,而这一刻他发现苏樱雪的目光,却一直在他的兄弟逍遥王元铭的身上,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甘被人忽略的情感作祟,他竟然又返回了苏樱雪的床边,故作冷漠地说着:

  “你这个女人总是不思悔改,一次又一次让朕失望,按理说,朕不应该搭理你,但一日夫妻百日恩,朕也不想让你说朕无情,朕想问问你,这次是谁打算杀你?你可不要再说是珍妃,如果再敢陷害她,朕可饶不了你。子嗣的事,朕先不与你计较了,珍妃大度也一再为你求情,让朕原谅你,望你好自为之,想好了再告诉朕。”

  元祁的话隐含着警告,无情,还有他对沐凌蝶的爱护与信赖。

  苏樱雪抬头看了一眼远处跪着的贵妃刘芯后,淡漠地说着:

  “皇上既然不信臣妾,又何必再问?就当是臣妾自己找虐好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

  元祁气的拂袖而去,但走到门口,又对贵妃刘芯说了一句:

  “你,也跟朕,去御书房。”

  贵妃刘芯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她知道去了御书房又将有一场硬仗等着她。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