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三十章元祁欲杀逍遥王

第三十章元祁欲杀逍遥王

  逍遥王元铭与随从文昌,还有俩个下人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残疾的颖儿,走到皇宫门口时,被守卫给拦了下来。

  元铭不慌不忙拿出了那块金龙玉佩,守卫行过礼之后,没有再为难,元铭一行人,畅通无阻地进入了皇宫。

  “王爷眼下该去哪里?直接去冷宫吗?”

  文昌一脸茫然地询问着。

  就在元铭想要回答的时候,过来了俩个小宫女在窃窃私语:

  “你说淑妃娘娘怎么那么倒霉呢?刚刚被打入冷宫不久,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就逃出了宫外,逃就逃呗!可却又被皇上逮了回来,听说途中又遇刺。受伤的淑妃回到冷宫,也没人照看,能不能活过来还难说,可就这样,竟然还有人要害她,听说今天在冷宫里,被不知道什么人将她折磨的奄奄一息,太医说命不久矣。咳!实在太可怜了。”

  “可不是嘛!听说皇上发现她时,她全身湿透,头发凌乱,大冷天赤着足。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身体都快凉了,明显就是人为,那样子简直要多惨就有多惨。”

  “你猜谁可能是凶手?”

  “谁知道呢!有人说是皇上,说因为苏樱雪与逍遥王暧昧不清,皇上生气,打算秘密的处决了她。但又害怕苏将军凯旋而归,没法交代。这才做样子救她。也有人说是珍妃娘娘,说她为了她流掉的腹中的胎儿,报复苏樱雪。也有人说,前天淑妃娘娘将贵妃娘娘推入池中,是贵妃娘娘为了报这个仇,所以打算折磨死淑妃娘娘。”

  “真的吗?那会不会真的是贵妃娘娘,刚刚我还看看贵妃娘娘带着俩个小太监和她的贴身奴婢珍儿,急冲冲地向“锦绣阁”而去,你说会不会听说淑妃娘娘没死,打算让她彻底咽气啊!要不,一旦苏樱雪苏醒,皇上必将严惩不贷。”

  ……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好像都没有看见逍遥王元铭与文昌他们,直到走到近前,才一脸慌张地向元铭行礼。

  元铭脸瞬间刷白,急忙询问着:

  “你们刚刚所说可是真的?”

  俩个小宫女急忙给元铭磕头,惊恐万状地说着: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奴婢刚刚什么也没说,求王爷饶命。”

  元铭向文昌使了一个眼色,文昌拉长脸冷冷呵斥道:

  “王爷在问你们话呢!还不赶紧回答,再不说实话,小心将你们交给皇上处置,你们该知道本王朝有一条宫规,妄议皇上及各宫娘娘该当何罪吧?那可要被割掉舌头的。”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请为奴婢们保密,奴婢们再也不敢了,奴婢愿意说实话。”

  许是文昌的惊吓起到一定的作用,俩位小宫女求饶着,将苏樱雪如今的情况,实话实说了一遍,元铭一听,快步向苏樱雪的“锦绣阁”走去。

  文昌见逍遥王元铭离开,一点也没有顾虑到身后小夫人颖儿的意思,只能深叹一声说道:

  “先将小夫人抬到“锦绣阁”外等候着吧!待王爷出来再做定夺。”

  “是”

  俩位抬着颖儿的下人,答应一声,抬起颖儿向“锦绣阁”的方向走去。

  谁也没有看见颖儿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之色,她早就该知道逍遥王元铭的心中,不可能再有旁人,但还是难掩心中的失落之色,她的指甲不知不觉戳破手心。

  而与此同时,白萍白嬷嬷看着贵妃刘芯将房门关上,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击脑海,她拼命挣扎着,可是却被俩个小太监死死按着,动弹不得。

  嘴里塞着抹布,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绝望地看着苏樱雪房间禁闭的房门。

  房间里,贵妃刘芯狞笑着,向苏樱雪一步一步走去,苏樱雪的脸色比在冷宫红润了一些,呼吸也变的顺畅了一些,显然太医们的救治很有效果,苏樱雪的苏醒,只是时间的问题。

  “苏樱雪,你别怪本宫心狠,本宫要杀你,不光因为你抢走了本宫的宠爱,还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今日说什么本宫也要送你上路,只要你死了,本宫再设计让沐凌蝶来背这个黑锅,皇上顾念你为他挡剑的这份情,即使不杀了沐凌蝶,也必将疏远她。等苏子岩苏将军得胜归来,也定饶不了她。因为你是苏子岩将军最疼爱的妹妹。”

  冰冷的声音,伴随着回音,在苏樱雪的房间荡漾着。

  只见贵妃刘芯从怀里拿出一条锦帕,沾了一些水,敷盖在了苏樱雪的口鼻之上。

  昏迷当中的苏樱雪,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呼吸困难,浑身抽搐,有着片刻挣扎,却被刘芯压住了手臂,看着苏樱雪的脸越来越青,刘芯的心中充满着得意,离成功除掉苏樱雪与沐凌蝶,独占皇上元祁的心,只有一步之遥了。

  就在此时,院子里传来一阵珍儿的喊叫声:

  “王爷,你不能进淑妃娘娘的房间,这里乃是后宫,王爷私闯后宫,皇上会怪罪的。”

  “滚开!本王还用不着你来教本王规矩,你算什么东西,该死的奴婢。”

  元铭闯入“锦绣阁”院落时,见白嬷嬷被人按在地上,便知道出了事,急忙一脚踹开抓白嬷嬷的俩个小太监。

  白萍白嬷嬷一见是逍遥王元铭,用手扯掉嘴里的抹布,急忙大喊着:

  “王爷快去救救娘娘,贵妃娘娘她进去娘娘房间已经有一会了,奴婢担心娘娘的安危……”

  元铭一听,没等白嬷嬷说完,已经不管不顾地向苏樱雪的寝殿闯去。

  贵妃刘芯听见外面的动静,暗骂一声,将锦帕从苏樱雪脸上拿下来,用手探了探苏樱雪的鼻息,苏樱雪已经没有了呼吸。

  她冷冷一笑自言自语地说着:

  “可惜逍遥王还是来晚了一步,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不过你也该知足了,这世界上有逍遥王这个痴情种爱着你,你比本宫幸福。不过等本宫再除掉了沐凌蝶那个贱人,本宫也就幸福了,相信不会太久,你的死,将是绊倒沐凌蝶唯一的筹码。”

  刘芯说完,将那条湿润的锦帕,握住手里,开始假意哭啼:

  “呜呜!妹妹,你睁开眼睛,看看姐姐,姐姐来看你来了。呜呜……妹妹,你放心,姐姐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的,呜呜……”

  “砰……”

  就在此时,逍遥王元铭一脚踢开苏樱雪寝室房间的门,便看到贵妃刘芯附在苏樱雪身上痛苦流涕的样子,元铭整个人都呆了。

  “她怎么了?”

  元铭冲着贵妃刘芯大声吼着。脚像千斤鼎压着一般,一步又一步沉重地向苏樱雪走去。

  “呜呜……妹妹你死的好惨,到底是谁害死你,呜呜……”

  贵妃刘芯假意哭啼着,可元铭却不吃这一套,他一把扯过贵妃刘芯的衣领大吼着: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是你害死了她,本王杀了你……”

  “逍遥王,你听本宫解释,本宫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贵妃刘芯假意哭啼狡辩着。

  “胡说,你当本王傻吗?外面那么大的阵仗,要说不是你干的,你以为本王会信吗?”

  逍遥王元铭撕心裂肺地吼着,用手狠狠地掐住了刘芯的咽喉。

  而此时,元祁几乎一路小跑,来到锦绣阁门口,当他看见锦绣阁门口停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盖着锦被的女人时,脸更加难看了起来。

  这是自己逼着元铭纳的小宫女“颖儿”,以前是苏樱雪的贴身奴婢,此时元铭及文昌他们都不在“锦绣阁”门口,元祁不知道元铭带了多少人闯进了“锦绣阁”内。一股无名之火在元祁胸口燃烧,他冷冷说道:

  “逍遥王私闯后宫,罪无可恕,云游火速带人拿下。”

  “这……”

  云游犹豫着,他看的出来,元祁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片刻之后说了一声:

  “是。”

  原来文昌他们在“锦绣阁”外,听到院落里的响声,知道出事了,便丢下颖儿,也闯了进去。

  云游一挥手,一群侍卫便将整个“锦绣阁”围的水泄不通。

  可等进了锦绣阁的院落之后,元祁才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院落里没有一个人,所有的人都围在苏樱雪的房间门口。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击元祁的脑海。

  说时迟,那时快,元祁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态,直冲向苏樱雪的房间而去。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见到元祁慌忙行礼,贵妃刘芯看见元祁来了,她不再惧怕元铭,趁着元铭呆愣,挣脱元铭的手,大声哭喊着:

  “呜呜……皇上快救救臣妾,逍遥王善闯妹妹的寝殿,意图对妹妹不轨,臣妾阻扰,他竟然欲杀臣妾,简直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皇上你一定要为臣妾做主,为淑妃妹妹做主。呜呜……皇上,为了臣妾,也为了淑妃妹妹,臣妾恳求皇上,严惩逍遥王,呜呜……”

  贵妃刘芯的梨花带雨,并没有打动元祁分毫,元祁眼盯着床上一动不动的苏樱雪,询问着:

  “她这么了?”

  “她死了,你满意了?哈哈……她终于死在了你的后宫里了。”

  元铭泪不知不觉至眼角滑落,苦涩地大笑着,伸手打算抱起苏樱雪的时候,元祁一把将他推至一旁,拍了拍苏樱雪的脸,大喊着:

  “苏樱雪,苏樱雪,你快醒醒,朕让你醒醒,你不能死,朕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不准死。”

  元祁一边喊着,一边学着苏樱雪为那个老妇人按压肚子的方式,一遍又一遍地按压着,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依葫芦画瓢罢了。

  云游一看不好,急忙吩咐人去唤太医。并吩咐以最快速度将太医请来。

  “她死了,你再也不用折磨她了,本王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雪儿为什么会选择你,是不是你逼她的?是不是你逼她选择的你?”

  元铭声嘶力竭地吼着,元祁一边按压着苏樱雪的肚子,一边回答着:

  “朕没有,朕从来没有逼她,朕不是那么卑鄙的人。朕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愿意留在朕的身边的。”

  “本王不信,一定是你,一定是你用卑鄙无耻的手段逼她的,你不爱她,又为什么一定要将她强留在你的身边?如今她死了,你好自为之吧!这块玉佩是父王留给你的,本王还给你。你在你高高在上的帝王之位上,好好坐着吧!今天本王说什么也要带她离开。”

  元铭怒吼着,他也不想多做解释,苏樱雪死了,他的心也死了,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他不顾一切地推开了元祁,再次打算抱起苏樱雪。

  元祁没有防备,被推了一个踉跄,大怒:

  “你敢推朕?”

  说完,一掌拍向元铭,元铭用手隔开,不管不顾地再次抱起苏樱雪,说道:

  “今天就算你杀了本王,本王也要带雪儿离开。”

  “你敢……”

  元祁踹向元铭,元铭向后退去,急转抱着苏樱雪向门外跑去,元祁大怒:来人,给朕拦住他。”

  云游等人拔出了剑,将逍遥王元铭等人拦了下来,元祁这次想也没想,拔剑向逍遥王元铭,刺了过去。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