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九章准备杀人灭口

第二十九章准备杀人灭口

  元祁一听逍遥王元铭来了,不顾身上伤口的疼痛,快步向苏樱雪的“锦绣阁”而去。

  此时的元祁,已经换下了沉重的朝服,披着一件白色狐皮长袍,白衣胜雪,黑发如墨,如星辰般闪烁的眼神里,却承载着浓浓的怒火,无名怒火。

  “皇上,让卑职为你唤一顶轿子来吧!你的伤还没好,这样折腾下去,你的身子会受不了的,伤口迟早还是要裂开的……”

  云游在元祁身后,紧追慢赶,唠唠叨叨地说着,可是元祁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速度没减,反而健步如飞起来。

  逍遥王是收到一封莫名的信件而来的,信上说有人要杀苏樱雪,让他赶紧到皇宫去救她。晚一步苏樱雪就将命丧黄泉。

  元铭虽然质疑信件的真伪,但元铭害怕万一是真的,他将悔恨一生。所以元铭还是决定来皇宫看一眼,哪怕只是一眼,确定她无恙也好。元铭在出发之前心想。

  “王爷,你可别忘记了,你答应过皇上,今生决不再见她的,你忘记了吗?”

  元铭的随从文昌急忙制止着。

  “可万一这封信是真的怎么办?文昌你应该知道,本王这一生只爱她这一个女人,如果她出了事,本王也许……”

  元铭眼中蓄满深情,文昌无奈地摇头,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那就让奴才先行一步,前去打听一下吧!如果娘娘安然无恙,王爷便没有必要前去趟这趟浑水了。皇上前俩天刚刚为了淑妃娘娘,与王爷在王府打了一架,后又因带着娘娘在回去的路上遇伏击,估计眼下皇上这会他并不想看到王爷,王爷还是不要去触皇上霉头的好。”

  文昌一脸担忧地苦劝着。

  元铭轻启薄唇说道:

  “不用了,本王也不是贸然前去,皇上与淑妃娘娘遇袭那天,本王在淑妃娘娘手里捡到了这个。”

  元铭说着,将元祁交给苏樱雪搬救兵的金龙玉佩拿了出来,接着说道:

  “本王可以说,是前去还玉佩的。另外你下去准备一下,今日便将颖儿姑娘送去淑妃娘娘那边,皇上不是说让本王亲自将本王的小夫人送过去吗?本王今天便将她亲自送去。这就是最好的借口。”

  元铭特意将“小夫人”三个字,咬的特重,可见元铭对于皇上元祁逼他纳苏樱雪贴身奴婢颖儿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

  文昌眉头紧锁,诧异且带着一丝不赞同的语气询问着:

  “王爷真的打算今天将小夫人送过去吗?请王爷三思啊!先不说淑妃娘娘她毫无医术,就算淑妃娘娘乃是神医在世,但眼下她与皇上都受了伤,能活着,依然是大幸。身在冷宫之中,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如何能够再照顾一个腰椎残疾的小夫人?这不是让小夫人前去送死吗?还有王爷手里这封信,如果是真的,淑妃娘娘她已经奄奄一息,她就更不可能照顾小夫人了,不是吗?”

  文昌一口一个小夫人地叫着,让元铭很不悦,他怒斥着:

  “文昌,颖儿姑娘是不是本王的小夫人,你不知道吗?要不是皇上他逼本王,本王根本就不可能纳颖儿的,你以后就叫她颖儿姑娘即可,你可听清楚了?”

  “是”

  文昌见逍遥王生气,急忙拱手答应一声,无奈地向远处颖儿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心中为颖儿感觉到可悲,因为颖儿恐怕这一生都将得不到他的主人逍遥王的心,哪怕颖儿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一样,因为他的主人心里只会有一个苏樱雪,容不下任何一个女人。

  “文昌你去准备一下,本王要即刻进宫,如果这封信是真的,本王便顺手帮她一把。如果是假的也不打紧,本王便以将颖儿送过去,为借口。如果她真是奄奄一息,为了颖儿,她也会努力让她自己快些好起来,因为她总是为别人着想。”

  元铭俊美绝伦的脸上闪现着无比的坚定。

  文昌不再说什么,他只有无奈地领命去干。

  而与此同时,贵妃刘芯在御书房请命想照顾苏樱雪,被元祁拒绝,不得已回到了她自己的寝殿“栖凤阁”。

  元祁登基之后,没有立皇后,却将“栖凤阁”给了贵妃刘芯居住,可见当时贵妃刘芯在整个后宫的地位,如何尊贵无比。

  只是后来苏樱雪进宫,她的善解人意,不争不抢,温柔体贴,立刻将元祁的心给勾走了,元祁当时是真的喜欢到苏樱雪那里听曲,放松心情。

  这也是刘芯对苏樱雪恨之入骨的原因,只是她没有想到,苏樱雪也没能留住元祁的心,现在宫中又多了一个珍妃沐凌蝶,比苏樱雪更加受宠。

  这才让刘芯感觉到自己再也得不到元祁的心,决定铤而走险,除掉俩人。只要除掉了两人,皇上自然就会回到了她的身边,贵妃刘芯心想。

  于是她决定先从受伤严重的苏樱雪下手,却没有想到老天爷不帮她,让她在杀苏樱雪的时候,皇上元祁赶到,留下一口气给苏樱雪。

  “娘娘,娘娘,有人送来一封书信。”

  就在刘芯胡思乱想的时候,刘芯的贴身奴婢珍儿拿了一封信件,走了进来。

  “什么人给本宫的?”

  贵妃刘芯一边拆着信,一边询问着。

  “奴婢没见过此人,他将信塞到奴婢手里便跑来了。

  贵妃刘芯狐疑地展开了信,看了一眼。看完信后,十分不安地开始来回走动,显然是心中有事,拿不定主意。

  珍儿关切地询问着:

  “娘娘,信上说了什么?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贵妃刘芯听珍儿问起,便实话实说道:

  “信上说,太医诊断苏樱雪不出意外,明日便会醒过来,还说皇上现在这会在“轩翠宫”,若想除掉苏樱雪,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否则一旦错过机会,等苏樱雪指控本宫,皇上定会追究本宫的罪过,因为苏樱雪刚替皇上挡了一剑,立了大功,皇上念及这份恩情,恐不会善了。”

  “会不会是陷阱?到底是谁给娘娘送来的呢?不如奴婢先去打听一下,苏樱雪的情况,娘娘再行定夺如何?。”

  珍儿也是一脸疑惑,提出自己的建议。

  “如此也好,速去速回。”贵妃刘芯吩咐着,小奴婢珍儿走出了“栖凤阁”

  一柱香的时间后,贵妃刘芯的贴身奴婢珍儿从外面匆匆忙忙回来,在贵妃刘芯耳边说了几句话,贵妃刘芯脸色大变说道:

  “这可怎么办?断然不能让苏樱雪活过来,若让她醒过来,以前的事,现在的事,恐怕都要捂不住了。”

  贵妃刘芯深深叹息一声,眼中寒光乍现,咬牙说道:

  “一步错步步错,本宫现在变成这样,都是苏樱雪和沐凌蝶害的,本宫绝对不能让她们再活在世上,眼下便先从苏樱雪下手。皇上是本宫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将皇上从本宫的手里抢走。”

  刘芯说完,一时乱了分寸,不管不顾地带着珍儿,则向苏樱雪的“锦绣阁”而去,因为她要赶在皇上从“轩翠宫”出来之前,解决了苏樱雪。

  只要苏樱雪一死,买通的那个送饭小宫女,一定会一口咬定,看见沐凌蝶进过冷宫,这样,皇上定然会怀疑珍妃沐凌蝶害了苏樱雪。

  想到这里,贵妃刘芯一脸得意,她觉得胜券在握。

  就算皇上因为宠爱,不舍得处死沐凌蝶,但只要苏樱雪一死。苏子岩立了大功回来,自己再添油加醋说一遍。苏子岩为了他宠爱的妹妹,必会以军功威胁皇上杀了沐凌蝶为苏樱雪报仇,如此一来,她的两大心头大患,便全都除掉了,不是吗?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贵妃刘芯满是阴谋算计着沐凌蝶,却不知沐凌蝶比她更高明。

  贵妃刘芯哪里知道,她手里的消息,其实是别人事先准备好,送到她手里的。

  贵妃刘芯带着几个小太监,快步向苏樱雪的“锦绣阁”而去,她今日一定要让苏樱雪死,否则苏樱雪一旦醒过来,便是她的末日。刘芯心里歹毒地想着。

  此时“锦绣阁”的“掌事白萍,白嬷嬷正在喂着苏樱雪喝着药。

  就在此时,有人来报,贵妃娘娘驾到。

  白嬷嬷急忙放下手里的汤药,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但她也无能为力,只能无可奈向外走去,走出寝殿外,急忙给贵妃刘芯行了个礼之后,毕恭毕敬严肃地说道:

  “贵妃娘娘请留步,皇上吩咐过,淑妃娘娘醒来之前,不让任何人接近淑妃娘娘,娘娘还是请回吧!”

  “大胆奴婢,贵妃娘娘的路你也敢拦?我家娘娘与淑妃娘娘姐妹情深,来看淑妃娘娘,你这老东西还不赶紧滚开。”

  贵妃刘芯的贴身奴婢珍儿,一把推开白嬷嬷喝道。

  白嬷嬷被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但她使劲稳住身子,再次扑上前,挡在贵妃刘芯面前,连声哀求,她自知自己拦不住刘芯,便用皇上来威胁刘芯说着:

  “娘娘请回吧!奴婢求你,娘娘对我家主子的一片心,奴婢待我家主子谢过贵妃娘娘了,只是皇上下旨,任何一个人不得靠近我家娘娘。贵妃娘娘难道要抗旨不成吗?”

  白嬷嬷说到这里,只听“啪”一声,白萍白嬷嬷的脸上多了一个手掌印,只听刘芯喝道:

  “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拿皇上威胁本宫?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接着便听刘芯喊了一声:“来人,将这个不长眼的老东西拉下去,本宫要与淑妃妹妹单独说几句体己话。”

  “是”

  俩个小太监上来不由分说将白萍拉到了院子里,按在了地上,白萍拼命挣扎着,可是小太监们的力气却比她大,加上人多,她挣脱不开。

  白嬷嬷只能大声呼喊着:

  “救命啊!救命啊!”

  可因为苏樱雪失宠的原因,“锦绣阁”里以前的下人早就走的走,投奔新主子的投奔新主子了,就剩下几个,也看眼色行事,没有人再管苏樱雪的死活。

  “赶紧堵住她的嘴”珍儿大喝一声,一个小太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破抹布,塞进了白嬷嬷的嘴里。

  锦绣阁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房间里,刘芯一边向苏樱雪的床边走去,一边用阴冷无比的眼神,闪过一抹嗜血杀戮的神情,冷冷说道:

  “苏樱雪本宫这次倒想看看,谁还能再来救你的性命。”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