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八章元祁被蛊惑

第二十八章元祁被蛊惑

  元祁看着沐凌蝶一副乖顺,毫无心虚之感的模样,元祁心中不免嘀咕,难道朕又错信了苏樱雪?沐凌蝶是冤枉的?元祁如此想着,但理智让他想等待最后的结果。

  胡月明认真地为沐凌蝶诊了一下脉,只见胡月明眉头皱起,仿佛不敢相信般,探了又探,试了又试。

  皇上说珍妃沐凌碟前俩天刚刚滑过胎,这是怎么回事?以脉象来看,根本就没有滑过胎,之象啊!

  太医胡月明发现沐凌蝶的脉搏不浮不沉,不大不小,不强不弱,不快不慢,均匀和缓,节律整齐,分明就是正常人无疑啊!

  胡月明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皇上元祁,又狐疑地望了一眼珍妃娘娘沐凌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元祁高深莫测的眼神,直视着太医胡月明,威严地询问着:

  “胡太医,珍妃的身体可好?有何不妥?不妨直说。”

  “这……珍妃娘娘她……”

  胡月明犹豫着,刚打算实话实说,便被沐凌蝶打断,柔声细语地说道:

  “胡太医别怕,你便实话实说,皇上也是关心本宫刚刚滑胎的身子,才会请胡太医来给本宫看诊的,只要胡太医好好说话,皇上必然不会为难胡太医。本宫听底下的人说,胡太医刚刚纳了一房妾室,听说长的如花似玉。胡太医要不好好回答皇上的话,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如花似玉的夫人了。皇上你说是吗?”

  沐凌蝶一边说着,一边妩媚地询问着元祁,元祁深邃的眼神,打量着沐凌蝶,但当看见沐凌蝶充满深情的眼神看着他时,元祁的心有些动摇,终什么也没有说。

  太医胡月明一听,额头冷汗直冒,心想,珍妃娘娘怎么知道老夫刚纳一房妾室?她这时候提起来,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威胁吗?我还是小心谨慎点回答吧!以防惹来杀身之祸,胡月明心想。

  沐凌蝶手下的冯川,终日在各大青楼酒肆留连,可不只是玩乐,早就将宫里太医的底细,打听的一清二楚,所以沐凌蝶才会知道胡月明刚纳了一房妾室,而且极为心仪,故而提起来,威胁意味十足。

  因为胡月明的犹豫,元祁的声音略显不悦,冷冷询问着:

  “很难回答吗?”

  胡月明惊吓异常,急忙跪地磕头求饶道:

  “皇上饶命,臣刚刚走神了,臣刚刚仔细为珍妃娘娘诊过脉了,珍妃娘娘因为滑胎,确实身体受损,尚未康复,不过皇上不用太过忧心娘娘的身体,待臣开几味补药,娘娘多多进补一下,相信很快便会痊愈,一定会再为皇上怀上龙胎的。”

  元祁一听,低垂着的眼暇一闪而过的失望,心想,看来苏樱雪终究是骗了朕,是朕一次又一次错信了她,她应该是不想承担罪过,便一而再,再而三的狡辩说谎,简直不可饶恕。俩位太医的诊断,不可能都有错,虽然太医李广的死有些蹊跷,但也许这只是巧合而已。

  想到这里,元祁向太医胡月明摆了摆手说道:

  “退下吧!为珍妃娘娘开几副最好的补药,以求早点调理好身体,朕还等着珍妃娘娘早点为朕生个小皇子呢!”

  “是,老臣这就下去开药。”

  太医胡月明小心翼翼地说着,看了一眼沐凌碟,见沐凌碟收回了犀利的眼神,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转身退出了“轩翠宫”。

  在太医胡月明退出去后,元祁摆了摆手,云游带着侍卫们也识相退了出去,此时房间里只剩下元祁和沐凌蝶。

  元祁心想,如此看来,沐凌蝶因为孩子的事,而报复苏樱雪,便理由充分了,莫不是苏樱雪真的是沐凌蝶害的?元祁想到这里,咳嗽一声,沉声说道:

  “朕绝对不是怀疑爱妃,朕真的是关心爱妃的身子,所以才会请胡太医前来为爱妃看诊,还有一事,朕想问一下?爱妃可曾去过冷宫?”

  元祁的解释,反到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但沐凌蝶可不是一般的人,只见她轻移莲步走到元祁面前,纤细柔弱的小手扶上元祁受伤的胸膛,瞬间眼眶湿润,梨花带雨地说道:

  “皇上这话何意?莫不是皇上怀疑臣妾害了淑妃姐姐?呜呜……。”

  元祁见沐凌蝶委屈大哭着,他声音也柔和了下来,帮沐凌蝶擦了擦本就不多的泪水,急忙解释着说道:

  “朕也就问问,朕没有怀疑爱妃的意思,只是有人说,见过爱妃去过冷宫,所以朕才会……”

  元祁没有说完,便被沐凌蝶用手捂住了嘴,动情地说道:

  “皇上别说了,臣妾与淑妃娘娘速来有恩怨,皇上怀疑臣妾也是应该的。只是臣妾并没有害姐姐,亦没有去过冷宫,请皇上明察。不过如今看着姐姐着了如此大的罪,臣妾心里也难受,早就不再恨姐姐了。因为姐姐替皇上挡过箭,皇上是臣妾最爱的人,为了皇上,臣妾也已经释怀了,臣妾还年轻,一定可以再为皇上怀上皇嗣的,但皇上却只有一个,臣妾只要皇上安好,一切便都无所谓了。”

  沐凌蝶煽情地话语,对元祁很是受用,他将沐凌蝶拦在怀里,突然抱起沐凌蝶说道:

  “爱妃说没有,朕便相信,朕会让人彻查此事,还爱妃清白。竟然有人胆敢诬陷爱妃,这要朕查出来,朕决不轻饶”。

  沐凌蝶如乖顺的小猫一般用性感的嘴唇吻上元祁的,惹得元祁一阵心神荡漾,继续说道:

  “还是爱妃最善解人意,朕最近太忙,忽略了爱妃,今晚朕便留在“锦绣阁”不走了,好好陪陪爱妃,可好?”

  “皇上,讨厌了,臣妾身子还没有恢复呢!何况皇上身上还带着伤,等皇上伤好后,臣妾再好好服侍皇上可好?臣妾今天还有一件事情想求皇上?”

  沐凌蝶娇滴滴的说着,依偎在元祁的身上。

  “哦?爱妃找朕何事?说来听听?只要是爱妃所求,朕都应允。”

  元祁感性般柔声细语地说着。

  沐凌碟破涕为笑,娇笑连连,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说道:

  “臣妾就知道,皇上对臣妾最好了。”

  沐凌蝶说到这里,在元祁额头上,复又吻了一下说道:臣妾觉得对不起淑妃姐姐,臣妾明知道淑妃姐姐受了伤,还坚持让淑妃姐姐住在冷宫,当时臣妾是想,皇上乃九五至尊,一切自然由皇上说了算,皇上受伤之前,便将姐姐打入冷宫,虽然姐姐为皇上挡了一剑,但姐姐能不能出冷宫,自然也得皇上醒了再做决定不是吗?所以臣妾便让云游又将淑妃姐姐关进了冷宫,可不曾想到,却因此害了姐姐,都是臣妾的错,如果不是臣妾坚持,也许姐姐便不会出事,所以臣妾心很痛,呜呜……“”

  沐凌蝶一边说着,一边将早就准备好的锦帕拿了出来,拭着眼角本就不存在的泪水。

  元祁没有想到,沐凌蝶竟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这件事云游早就跟他禀报过了,如今沐凌蝶主动提起来,可见沐凌蝶心中坦荡,让元祁私心认为苏樱雪的事沐凌蝶无关。

  想到这里,元祁将沐凌蝶搂的更加紧了,他温柔地说着:

  “这事也不是爱妃的错,是那个苏樱雪咎由自取,是她有错在先,只是如今她……”

  元祁说到这里,便被沐凌蝶捂住了嘴巴说道:

  “皇上什么也别说了,臣妾都懂,所以臣妾想请求皇上放了将军府的人,姐姐如今应该也知道错了,如今又着遇不测,吃尽了苦头,也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皇上不如就不要再与姐姐计较。放了将军府的众人可好?臣妾替淑妃姐姐谢过皇上了。”

  沐凌碟一副真诚的样子说着,仿佛她多么大度似的,让元祁更加感觉到沐凌蝶的纯真善良。

  沐凌碟的这一出戏,让元祁彻底不再怀疑沐凌蝶,他在沐凌蝶的脸上吻了一下,柔情似水地说着:

  “爱妃总是这般心善,淑妃要有爱妃一半通事理就好了。既然爱妃求情,朕便看在爱妃的面子上,不再为难将军府的众人了。不过朕不会这么快便原谅淑妃这个女人的。因为她不光害了我们的皇儿,还一再不肯承认错误,推卸责任,甚至还说爱妃的坏话,一度强调爱妃没有怀孕,简直太过可恶。”

  元祁不能释怀的是苏樱雪不肯承担责任的态度。因为她一次又一次说沐凌蝶没有怀孕。元祁一再相信她,可是太医的诊断结果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感到失望。

  眼下沐凌蝶的懂事,更显得苏樱雪有些小人心态。

  沐凌碟听话地依偎在元祁身上,柔声说道:

  “无所谓了,皇上,臣妾已经释怀了,臣妾想清楚了,皇上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子嗣,臣妾与皇上都还年轻,还会再有自己的子嗣的。但皇上在臣妾心中,却是独一无二的,臣妾只要皇上,姐姐替皇上挡了一剑,臣妾感念她的这份情,所以臣妾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了。”

  善解人意的话,伴随着妩媚的声音,让元祁对沐凌蝶的质疑,化为乌有,随之而来的是对沐凌蝶更加宠溺。

  “爱妃总是这般惹人疼惜,朕以后会加倍对爱妃好,以弥补爱妃的委屈。”

  元祁柔声细语地说着,安慰着沐凌蝶,态度完全与来的时候的气势汹汹截然不同。

  “臣妾有皇上陪着,一点也不觉得委屈,臣妾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女人的温柔是糖衣裹着的炮弹,元祁彻底沦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云游的喊声:

  “皇上,逍遥王来送他小夫人颖儿姑娘了,只是他直奔淑妃娘娘的“锦绣阁”而去,皇上要不要前去看看?”

  “什么?他竟然敢私闯后宫?简直岂有此理。”

  元祁说着,一把推开沐凌蝶向“轩翠宫”外走去,但走到门口,又觉得自己刚刚有点激动,忽略了沐凌蝶的感受,便对云游,说道:

  “云游,一会刘文回来,让他传朕旨意,珍妃娘娘贤良淑德,甚得朕心,特赐玉如意两柄,南海夜明珠三十颗,华衣锦服十套。”

  “是”

  云游行礼,答应一声。

  “臣妾谢主隆恩。”

  沐凌蝶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急忙叩谢皇恩,元祁这才匆匆离去。

  只是元祁走的匆忙,没有看见沐凌蝶眼中的异色。那可不是欣喜若狂的表情,而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