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七章让太医为沐凌蝶请脉

第二十七章让太医为沐凌蝶请脉

  面对贵妃刘芯的一再请求,元祁显得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严肃地说了一声:

  “不用了,淑妃娘娘那边自由她宫里的白嬷嬷照看着,就不劳爱妃之手了,若无其事的事情,便先行退下吧!”

  元祁毋庸置疑的语气,让贵妃刘芯无从反驳,元祁私心里是想保护苏樱雪,毕竟苏樱雪还没有苏醒,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虽然贵妃刘芯信誓旦旦,看起来不像凶手,但还是该小心谨慎一些才是,无祁心想。

  贵妃刘芯虽心有不甘,可在元祁隐含打探与警告的眼神之下,她不得不行礼离开。

  但当刘芯看见云游带着侍卫吕新进来的时候,她嘴角又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一切尽在掌握当中,吕新一定会将她早就安排好的故事说与皇上元祁听。

  云游带着吕新,进了御书房之后,便顺手关上了御书房的门,元祁清冷的目光,扫了吕新和云游一眼之后,冷冷询问着:

  “调查结果怎么样?到底都有谁去过冷宫?有哪些人接触过淑妃娘娘?”

  吕新急忙跪地给元祁行了大礼,实话实说地回答着:

  “回禀皇上,淑妃娘娘先前失宠,鲜少与人接触,就连“锦绣阁”的下人,也不曾有人前去冷宫探望过娘娘。所以冷宫当中,除了洒扫的宫人经过,再就有前去送饭的宫女去过。另外,昨日还有云大人带着太医前去给淑妃娘娘看过伤……”

  吕新说道此处,元祁如剑般的眼神,在云游处停了一会,云游急忙跪倒在地,解释道:

  “皇上明鉴!卑职什么也没干,卑职与娘娘无冤无仇,没有害娘娘的理由。”

  云游惊吓的汗珠,都随着额头淌了下来,元祁自然是相信云游的,不然也不会留他做贴身侍卫,只听元祁严肃地询问着:

  “太医是自己给淑妃娘娘看得伤,还是你在的情况下?”

  云游诚实地回答着:“回禀皇上,是这样的,卑职知道娘娘是为皇上受的伤,也算立了大功,所以卑职在太医胡月明为皇上看完诊后,便自作主张请他,顺道给淑妃娘娘看了看伤,全程卑职没有离开过。直到胡太医说娘娘无生命危险,卑职这才与他一并离开的。所以卑职可以为胡太医做担保,胡太医绝对没有做伤害淑妃娘娘的事。”

  云游说完,给元祁毕恭毕敬地磕了一个响头,诚意十足,可见他并没有说谎。

  可元祁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怒火至胸口处油然而生,将手中一支笔,狠狠砸向云游的额头,怒斥着:

  “朕看你办事是越来越糊涂了,你明知道淑妃娘娘她是为朕受伤,为什么就不能容她待在“锦绣阁”里养伤?还要让她住冷宫那种不利于伤势恢复的地方?”

  云游摸了摸疼痛的额头,一脸委屈地说道:

  “是,当时卑职的确想给淑妃娘娘安排一个舒服的地方养伤的,可是珍妃娘娘却阻止了卑职。”

  “珍妃?”

  元祁深邃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轻吐出俩字。

  “是,当时珍妃娘娘说,皇上遇刺之前,便将淑妃娘娘打入了冷宫,是淑妃娘娘私自逃了出去,本应该罪上加罪,可是她为皇上挡了一剑,也算功过相抵。但至于让不让淑妃娘娘出冷宫,理应由皇上说了算,卑职不应该擅自替皇上做这个主,她建议卑职先将淑妃娘娘关在冷宫,等皇上醒了再请示,卑职一想也是这个理,便也没有再坚持,所以……”

  云游没有再说下去,但他知道,皇上元祁是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的。

  元祁点了点头,听不出喜怒般冷冷说了一句:“珍妃这理由的确很充分。”

  此话说完,元祁心中却闪过一丝玩味的色彩,接着转头向吕新询问着:

  “那个洒扫的宫人和送饭的小宫女,可有什么新发现?”

  吕新急忙回答着:

  “回禀皇上,两人被打的皮开肉绽,可是却都说没有害淑妃娘娘,以奴才看,俩人应该没有说谎。只是送饭的小宫女说,她曾见过珍妃娘娘去过冷宫,再有就是皇上看到的贵妃娘娘了。”

  吕新小心翼翼地说着,不敢抬头看元祁乌云密布的脸,心中忐忑,因为谁都知道,珍妃沐凌碟是皇上元祁的心尖宠,这牵扯到珍妃,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万一皇上不相信,雷霆震怒,此事弄不好要掉脑袋的。

  “又有珍妃娘娘。看来珍妃娘娘她为朕做了不少事情啊!”

  元祁眼神中泛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冷意说着。从语气当中可以听出皇上元祁没有包庇珍妃娘娘的意思,甚至有些怀疑珍妃,吕新长长舒了一口气。

  “难道皇上怀疑珍妃娘娘?”

  云游上前试探般询问着,元祁扫了一眼云游,不愿意承认地说道:

  “谁说的?朕怎么可能怀疑朕的爱妃?朕只是为了公平起见,会找她亲自问问。”

  元祁对沐凌碟是真心宠爱的,因为他坚信沐凌碟是爱他的,所以即使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沐凌碟,他也想亲自求证一下。

  元祁说完,向吕新摆了摆手,吕新识相地退出了御书房。

  房间里只剩下了云游和元祁,元祁看了一眼自己刚画的苏樱雪的画像,仿佛画像里的人复活了一般,晶莹剔透宛如珍珠般的大眼睛,清澈无比地眨了一下,像是在说:

  “本宫早说过,没有害皇上的子嗣,是沐凌蝶她一直在骗皇上,她根本就没有怀孕,皇上不要被她蛊惑。”

  元祁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又一次选择相信了苏樱雪,他深深叹息一声吩咐着:

  “云游,去将太医院的胡月明带到“轩翠宫”,朕想让他给珍妃娘娘再诊一次脉”。

  说完,在云游惊讶的目光下,起身向御书房外走去。

  而此时的沐凌碟正在轩翠宫里,听着贴身婢女燕儿的禀报,嘴角微翘,冷冷说道:

  “这贵妃刘芯,真是一个废物,竟然连一个半死不活的苏樱雪都杀不了,竟然给她留下一口气,还被皇上给撞个正着,太无用了。”

  “那娘娘眼下该怎么办?要不要奴婢去杀了那个只剩一口气苏樱雪?”

  婢女燕儿听珍妃沐凌蝶一说,急忙自动请缨。

  沐凌蝶摇了摇头说道:

  “先不急,苏樱雪此时应该被皇上严密保护着,这时动她,无意于自投罗网。何况贵妃刘芯比我们更希望苏樱雪死,因为一旦苏樱雪苏醒她就完了。既然苏樱雪暂时除不了,我们便再制造一点乱子吧!”

  “娘娘此话何意?娘娘想要对付谁?”

  沐凌蝶的贴身奴婢一脸不解地询问着。

  “我们便先从大周王朝的丞相苏昊瑜开始吧!大周王朝的功臣除一个少一个,越乱越好,不是吗?”

  沐凌蝶嘴角微翘,诡异无比地说着。

  燕儿诧异地询问着:

  “娘娘说对付丞相刘昊瑜?奴婢听说他可是两朝元老,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要想对付他,恐怕不易。”

  沐凌蝶嘴角噙着一抹嘲讽地微笑说道:

  “那倒未必,弑君谋反的罪名,可不是他能承担的,何况他还有一个蠢才女儿,就是当今的贵妃刘芯。相信此时刘芯一定将谋害苏樱雪的罪名扣在本宫头上。”

  “那这可怎么办?娘娘是不是该赶紧想个对策?这万一皇上真信了怎么办?”

  沐凌碟不慌不忙地整理了光滑盈亮的发丝,不紧不慢地说道:

  “皇上自然是会相信的。”

  燕儿一听喜笑颜开说道:

  “没错,皇上如此宠爱娘娘,自然会相信娘娘的,任凭刘芯那贱人说破天,皇上也必是相信娘娘的。”

  沐凌蝶的嘴角微翘,妩媚地说道:

  “本宫是说,皇上必然信她的话,怀疑是本宫害的苏樱雪。”

  “什么?为什么?皇上不是宠爱娘娘吗?”

  燕儿不解地惊叫着。

  “因为苏樱雪害死本宫肚子里的孩子,本宫有理由找她寻仇。二来皇上与苏樱雪遇刺后,本宫拦着云游,逼着云游将苏樱雪安置在冷宫,这都是元祁他怀疑本宫的理由。”

  “那娘娘怎么还跟没事人似的,难道娘娘早就想好了对策?”

  燕儿看着沐凌蝶不慌不忙笃定的样子,反问着。

  沐凌蝶嘴角噙着一抹讽刺的微笑,说道:

  “她想对付本宫,本宫便让她万劫不复,燕儿,你去帮本宫办几件事。本宫便在“轩翠宫”在等着皇上的到来。”

  说完,沐凌蝶向燕儿勾了勾手指,燕儿凑上前,沐凌蝶与燕儿耳语了一番,燕儿领命退出了“轩翠宫。”

  就在此时,小太监刘文的喊声,传进了“轩翠宫”:

  “皇上驾到!”

  沐凌蝶一听,急忙迎出了“轩翠宫”,温柔地喊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臣妾恭迎皇上。”

  元祁看了一眼沐凌蝶,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他想相信沐凌蝶,可是苏樱雪也不像是在说谎,从苏樱雪救那个老妇人来看,苏樱雪也确实懂医术。

  想到这里,元祁深吸了一口气,将沐凌蝶双手相扶,装作若无其事般说道:

  “爱妃请起,朕听说经常给爱妃看诊的太医张广落水身亡,朕实在担心爱妃的身体无人看诊,便带了胡月明胡太医来为爱妃瞧瞧身子。”

  元祁说着冠冕堂皇的理由,沐凌蝶心想,看来元祁不光怀疑我伤害了苏樱雪,还怀疑我没有怀孕啊!

  想到这里,沐凌蝶急忙跪地磕头说道:

  “皇上,臣妾的身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用麻烦胡太医了。”

  沐凌蝶的拒绝,让元祁更加笃定沐凌蝶是做贼心虚,于是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说道:

  “爱妃还是瞧瞧的好,女人小产便如同生过一次孩子,要不好好调理,以后落下病根,可就不好了。”

  元祁声音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语气,冷冷说着。

  沐凌蝶目光一冷,一丝异样的神情一闪而过,心想,看来苏樱雪还是不死心,又向元祁提起本宫假怀孕之事。

  想到这里,沐凌蝶微微一笑说道:

  “既然如此,臣妾便谢过皇上的关心!胡太医请吧!”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