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四章是谁害了你

第二十四章是谁害了你

  苏樱雪躺在冷宫冰冷的木板上,因为前天元祁来冷宫,苏樱雪扎晕了元祁,又因为心善,担心元祁着凉,便费力将元祁拖上了不太结实的床榻,俩人的重量实在太重,破旧的床榻承受不住俩人的重量,坍塌了,导致现在苏樱雪只能拖着受伤的身体,躺在破旧的木板铺成的床上。

  后背的伤,还没有好,脸上的肿也没有消,如今又为了救元祁,肩膀上挨了一剑,苏樱雪浑身疼痛,唉声叹息,她不知道自己为元祁挨的这一剑,到底值不值,会不会让元祁感激她,因此将镇北将军府里那些无辜的人给放了。

  就在苏樱雪胡思乱想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冷宫这种地方甚少有人来,苏樱雪狐疑地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打扮时髦,头戴珠钗,雍容华贵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

  小宫女手里还端着一个盆,看样子还装着满满一盆水,因为小宫女端的有些吃力。

  这俩人苏樱雪都认识,一个是贵妃刘芯,一个是刘芯身边的贴身婢女珍儿,苏樱雪挣扎着坐了起来,满眼都是戒备,沙哑地声音询问着:

  “你来做什么?”

  贵妃刘芯来势汹汹,眼中蓄满恨意,嘴里却说着:

  “诶呦!妹妹,这是说的什么话?本宫当然是来看望妹妹的了,听说妹妹替皇上挡了一剑,姐姐我特意前来看望妹妹的。”

  苏樱雪在贵妃刘芯眼中看到了怨恨与狠毒的芒刺,警戒地向里挪了挪说道:

  “姐姐既然知道我替皇上挡了一剑,便该知道,皇上不会不管我的,如果姐姐想干点什么?最好掂量一下,否则后果将是姐姐承担不起的。”

  苏樱雪本意是想让刘芯有所忌惮,不要对付她,赶紧离开。殊不知此话,却因此刺激了贵妃刘芯,只见她眼中的暗芒,变成了嗜血杀戮般的眼神。

  苏樱雪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因为她现在没有力气和刘芯较劲。贵妃刘芯上前一把抓住了苏樱雪的头发说道:

  “你很得意是不是?你想重获皇上恩宠是不是?本宫不会让你如愿的,今天本宫来就是送你上路的,不过在你死之前,本宫要将你推本宫入水这笔账,在你死之前,好好算一算,也让你尝尝冬日洗凉水澡的痛苦。”

  “那……那是你的奴婢推你下水的,关……关我什么事?”

  苏樱雪打死不承认地说着。

  贵妃刘芯的婢女珍儿一听,走上前将一盆冰凉刺骨的凉水,从苏樱雪头上直接浇了下去。

  “啊……”

  苏樱雪被冻的惨叫一声。

  接着就在苏樱雪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婢女珍儿便走上前,“啪啪”就是几巴掌,打在了苏樱雪的脸上,一边打,一边冷冷说道:

  “竟然敢诬陷奴婢,要不是你故意绊了奴婢一下,奴婢怎么会推娘娘落水?你这个贱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我打死你……”

  苏樱雪被打倒地上,头晕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嘴角流着血迹,身上更是一个透心凉。

  珍儿没有停手的意思,贵妃刘芯担心时间久了出事,便不耐烦地说着:

  “够了,送她上路吧!”

  说着,便向外走去,苏樱雪看着珍儿从衣袖里拿出一根很粗的绳子向她走近,苏樱雪急忙将一根银针捏在了手里,小心地戒备着。

  就在珍儿,将绳子套上苏樱雪的脖子上时,苏樱雪使出仅存的一点力气,用银针扎了珍儿的手背一下,珍儿惨叫了一声。

  苏樱雪猛地推开珍儿,向门口跌跌撞撞地跑去。

  刘芯的贴身婢女珍儿大喊了一声:

  “娘娘,拦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本来走出门的贵妃刘芯又折了回来,她关上了房门,苏樱雪惊恐大叫:

  “救命啊!救命……”

  可因为受伤的缘故,喊出来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加上冷宫本就偏僻,没有人听到苏樱雪的喊叫声。'

  “这种地方,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安心去吧!”贵妃刘芯眼中凶光暴露,冷冷说着。

  俩人合力将没有一点力气的苏樱雪压住,将绳子再次套在了苏樱雪的脖子上。

  苏樱雪挣扎着,手牢牢抓着绳子,企图将绳子从脖子上拿开,可她太虚弱了,只能感受着脖子上的绳子越来越紧了,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起来,她断断续续地询问着:

  “为……为什么……你……你这么恨……恨我,我……我与你并无怨仇不是吗?”

  贵妃刘芯的眼神瞬间阴沉了下去,凉薄嘴唇吐出如寒冰般的声音说道:

  “因为你的进宫,抢走了本来属于本宫的宠爱,本宫讨厌你,恨你。为了皇上能多看本宫一眼,本宫只能天天到你的“锦绣阁”去报道,与你叙姐妹情谊,只为了皇上去你那里时,能顺便多看本宫一眼。”

  “哈哈……”苏樱雪苦笑,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要因为渣男而死。

  苏樱雪讽刺的大笑,在贵妃刘芯眼睛里,却是在笑话她的卑微,她上去“啪”一声,给了苏樱雪一巴掌说道:

  “本宫让你再笑,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皇上还不是照样厌了你?皇上看上青楼女子沐凌蝶的时候,本宫以为你能留住皇上的心,于是在你的房间换了熏香,在接沐凌蝶进宫那天,将皇上留在了你的“锦绣阁”内,你还不是一样没有留住皇上?你又有什么可得意的?本宫现在想清楚了,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本宫要将你们两个一个一个都解决了,到时候皇上自然就是本宫的了。”

  “原……原来是你在陷害苏樱雪。那……那将沐凌碟掳走的人,也是你派去嫁祸给苏樱雪的?”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此时才恍然大悟,用手使劲拽着脖子上的绳子,断断续续地询问着。

  刘芯一愣,因为苏樱雪那句“原来是你在陷害苏樱雪”,让刘芯片刻觉得好像眼前这个不是苏樱雪似的。但片刻之后,刘芯便释怀了,心想也许是恐惧让苏樱雪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导致的,于是冷冷说道:

  “那倒不是,本宫只是想借用皇上对你的宠爱,来留住皇上,不要纳那个贱人沐凌碟进宫,本宫没想过要杀她,皇上那么迷恋她,如果她死了,皇上铁定会追查到底,早晚会查到本宫头上,所以本宫没那么傻。”

  苏樱雪一听,原来都是因为渣男,于是断断续续地说着:

  “放……放了我,我……我不跟你抢皇上,我……我会找机会离开皇宫的。”

  苏樱雪断断续续地恳求着。她只想活命,她不爱渣男,她喜欢元铭,即使不是元铭,她也想找一个喜欢自己的帅哥,而不是一堆女人共有的男人,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心里想着,苦苦哀求着。

  “哈哈……你把本宫当傻子吗?你要不喜欢皇上,你会冒着生命危险,为皇上挡剑吗?你不就是想借此来重获皇上恩宠吗?”

  贵妃刘芯大笑着,抓住苏樱雪的头发,狠狠拽了一下,苏樱雪再次发出一声惨叫,贵妃刘芯冷冷说道:

  “该说的本宫都说了,到黄泉路上,也不要怪本宫心狠,是你自己找死。”

  说完,冲珍儿点了点头,绳索越来越紧,苏樱雪开始不甘地翻起白眼。

  而元祁此时正坐在一顶由八人抬着的软轿,向冷宫的方向晃晃悠悠而来。

  路上云游,看了好几眼轿子上的皇上元祁,见元祁脸上没有不高兴的神情,便忍不住打趣着:

  “皇上,淑妃娘娘许是已经知错了,不如就让她回“锦绣阁”吧!如此,皇上也不用再来回往冷宫跑了,不是吗?”

  “朕去冷宫是找她有事要问,你以为朕愿意去吗?还有她会知错?你是没看见她那盛气凌人的样子,比朕还凶,不,朕都没她凶,也不对,总之她简直彪悍的无法无天……”

  元祁一再解释,让云游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说道:

  “皇上开玩笑了,要不是你宠着,淑妃娘娘她敢嚣张吗?再说了,冷宫里的床,也塌了,皇上就算去了,恐怕也没地方就寝,不是吗?”

  “云游,朕看你是皮紧了,朕岂会在冷宫那种地方就寝?再说了,苏樱雪那个女人朕早就厌了。”

  元祁犀利的眼神,狠瞪了一眼云游说着。

  “是,是,是,卑职说错话了,也不知道是谁在冷宫折腾一晚上,将床都给折腾塌了……”

  云游小声嘀咕着,将元祁气的不轻,想着那天晚上被苏樱雪扎晕,还被塌陷的床板压着,元祁便一肚子气,他咬牙说道:

  “那是苏樱雪那个该死的女人将朕……”

  当看到云游深究的眼神时,元祁将“扎晕”两字,硬生生咽到了肚子里,这事要传出去,他皇帝的尊严何在?

  想到这里,元祁咳嗽一声说道:

  “朕警告你,以后如果再提这事,朕绝不轻饶。今天朕去冷宫,不过就是想看看苏樱雪她死了没有,最好是死了,这样以后便不会有人再气朕了。”

  骄傲让元祁不肯放下身段,冷冷警告着。只是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他轻抿的嘴唇,此时正微微上扬。

  他心中竟然有一丝想要快点见到苏樱雪的情感,元祁自我安慰着,朕不过就是想问问她,是不是如太医所言,她是在救朕,所以才会一直在气朕,如此而已。

  “皇上驾到……”

  随着小太监刘文的一声尖锐的喊叫,里面的贵妃刘芯和贴身婢女珍儿,立刻慌了手脚。

  “怎……怎么办?皇……皇上怎么来了?”

  珍儿六神无主,略显慌张地结结巴巴询问着。

  “一不做二不休,快,使劲点,勒死她,就说……就说我们来的时候,她已经断气了……”

  贵妃刘芯哆嗦着,吩咐着,和珍儿一起狠狠拉拽着绳子。

  元祁在门外等了一会,不见苏樱雪出来接驾,想起俩天以前,苏樱雪骗自己进去,泼自己一身水的事情来,便咳嗽一声说道:

  “苏樱雪,你别太不识时务,朕不会对你一忍再忍,你最好赶紧出来,否则朕对你不客气。”

  说完,元祁将手背在身后,来回在门前烦躁地走动着,等着苏樱雪出来给自己行礼,可等了一会,里面死一般的寂静,元祁再次扬声说道:

  “苏樱雪,你可别再告诉朕,你又没有穿衣服,朕这回,可不吃你这套,你再不出来,朕可要让人闯进去了……”

  云游撇了撇嘴,心想,皇上刚刚还嘴硬,说的好像自己根本不在乎淑妃娘娘似的,可这是在干什么?分明就宠溺嘛!这要是真的不在乎,又何必在门外墨迹,直接让他们这些人闯进去,将淑妃娘娘拖出来磕头认错,不就得了?

  让元祁有些懊恼的是,苏樱雪依旧没有出声,元祁彻底震怒,大喊一声:

  “苏樱雪,朕本念你替朕挡了一剑,想饶了将军府的那些人,可你如此不识时务,朕看不如就此免了,哼……”

  元祁冷哼一声,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就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嫔妃。

  云游看了一眼禁闭的房门,小心翼翼地上前不确定地询问着:

  “皇上,你说会不会淑妃娘娘的伤势,又重了,昏过去了,所以听不见皇上你说的话?要不,卑职前去推开门看看?”

  “会吗?”

  元祁惊问了一声,没等云游上前,自己快步向门边走去,一脚踹开了房门。

  就在此时,房间里传出女人的哭啼之声:

  “呜呜……妹妹啊!你死的好惨,到底是谁这么狠心勒死了你,呜呜……”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