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三章怀疑苏樱雪会医术

第二十三章怀疑苏樱雪会医术

  “轩翠宫”内一片狼藉,满地碎片,一袭鲜红色衣衫的美艳女子,此时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身上溢出无比冷冽的煞气。

  “废物,废物,冯川,你看看你,都找了一群什么样的废物?十几个人,连一个狗皇帝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杀不了,简直是一群饭桶,酒囊饭袋。”

  沐凌蝶愤怒地吼着,她不明白北离国国主朱炎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派了冯川这个废物,来辅佐自己呢。

  冯川在下面跪着,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沐凌蝶,又迅速地低下了头,满脸不屑,心想:

  “你天天陪着狗皇帝睡觉,自己怎么不想办法解决了他?现在还这里耀武扬威。”

  虽然心里如此想着,但冯川不敢说,原因是北离国国主朱炎,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角色,他让他来辅佐沐凌蝶,冯川便只能听沐凌蝶的。

  “娘娘息怒,眼下当务之急,应该想想对策才是。而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好在所有刺客都已经死了,没有留下任何把柄,狗皇上元祁断然不会怀疑到娘娘的身上不是吗?另外奴才在那些刺客出发前,还给了他们一个腰牌,应该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到一定作用。”

  “哦?”沐凌蝶眉头轻挑了一下,冯川急忙站起来,走到沐凌蝶耳边耳语了一番,沐凌蝶眼底掠过一丝寒芒,用阴冷地声音,说了一句:

  “算你聪明,对了,你去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太医院的太医张广给解决了,苏樱雪此次替皇上挡了一剑,立了大功,如果本宫猜的不错,她应该会借此机会,再重提她没有推本宫落水,及本宫没有怀孕之事。皇上感念她这份情,说不定还会再信她一次,重查此案,别到时候秘密提审张广,露出马脚,引起元祁对本宫的猜疑,到时候再想取得他的信赖,便会比登天还难,以防乱我们的大计”。

  “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就算杀了一个张广,恐也解决不了大问题啊!”

  冯川不解地说着,被沐凌蝶狠瞪一眼,闭上了嘴巴,低声下气地说着:

  “奴才这就去办。”

  说完,退出了“轩翠宫。”

  待冯川走后,沐凌蝶将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又向她的婢女燕儿扫了一眼,冷冷询问着:

  “交给你办的事,可办妥了?”

  燕儿急忙上前,恭恭敬敬地说着:

  “娘娘放心,奴婢已经暗示过贵妃身边的婢女珍儿了,说苏樱雪此番回来,必将重获皇上的恩宠。珍儿听后一脸惊慌,估计一定对她的主子说了什么,事后奴婢亲眼所见,贵妃刘芯带着她的婢女珍儿,往冷宫的方向而去了。”

  “那就好!最好刘芯能将苏樱雪给折磨死,这样也可以省了本宫不少事。到时候我们再派人前往苏子岩处,将苏樱雪死了的消息告知,并告诉他,是皇上因为一个青楼女子将苏樱雪打入冷宫,导致她惨死。这样苏子岩与皇上元祁必将敌对。元祁则会因为苏樱雪为她挡剑的事情,感觉内疚,也必将严查苏樱雪的死因。到时候查到刘芯的头上,丞相刘昊瑜也将脱不了干系,到时候本宫再挑拨一下,大周王朝内乱指日可待,到时候我北离便可一举拿下大周王朝……”

  沐凌蝶感觉到胜券在握,她开始洋洋得意了起来。

  而此时“龙霄殿”内,皇上元祁因为苏樱雪对他与元铭的态度截然不同,正生着闷气,想要前去冷宫质问苏樱雪,就在此时,小太监刘文带着一名太医走了进去。

  元祁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太医四十多岁,精神抖擞地走了进来,元祁认识,是太医院的胡月明胡太医,便又坐回到了榻上。

  “老臣胡月明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此番受伤,是由老臣给皇上看的伤,今日便由老臣来为皇上换药与进一步探查皇上的伤势。”

  太医胡月明一边说着,一边跪地给元祁行了大礼。

  “起来吧!有劳胡太医了,你给瞧瞧,顺便说说看,朕的伤怎么样?”

  元祁身上自带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沉声询问着。

  “谢谢皇上,这都是老臣份内之事”。

  胡月明说着,站了起来,走上前,帮元祁把了把脉说道:

  “皇上脉象细、慢、沉浮,体内明显气血不足,气血两虚,因为受伤,身体此时呈现虚弱状态,微臣会为皇上多开一些滋补之药补补,皇上多多休息几日,应该无大碍。”

  “嗯!”

  元祁答应一声,胡月明接着说道:

  “皇上可否让老臣看看伤口,以便给皇上换药包扎?”

  元祁没有说话,只是将身子微微侧了侧,算是应允,太医胡月明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元祁身上的衣衫,从肩膀上拿了下来,一边帮元祁换着药一边说道:

  “皇上的伤口恢复的不错,相信过不了多久便会痊愈。”

  小太监刘文一听,替元祁感到高兴,又一次流出眼泪,说道:

  “呜呜……太好了,奴才见皇上伤的那么重,还真有些担心,感谢上天,感谢上天保佑皇上安然无恙,要不奴才纵然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呜呜……”

  太医胡月明看了一眼刘文,一边收拾自己的药箱一边说着:

  “刘公公,不用感谢上天,倒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及时给皇上包扎的那位大夫才是,皇上伤口这么深,要不是当时伤口得到妥善处理,又擦了止血之药,包扎严谨,皇上当时定会因流血过多,而有生命危险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元祁想起苏樱雪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利落样子,竟然有些动容,可想到苏樱雪竟然有毒药,不早点拿出来,害自己受这么重的伤,便一肚子气说道:

  “感谢她干嘛?要不是她有毒药,不早点拿出来对付刺客,毒死那帮刺客,朕何不至于受如此重的伤?”

  “毒药?谁有毒药?”

  云游条件反射般不解地询问着。

  “还不是苏樱雪那个该死的女人?最后那三名刺客,便是苏樱雪用毒药毒死的,可她却没有尽早拿出来,实在该死。”

  元祁愤愤不平地说着,云游有点惊讶般说道:

  “皇上怕是搞错了吧!那三人只是被普通迷药迷晕的,当时他们其实并没有死,只是在奴才们赶到,将他们抓起来,打算审讯时,他们才咬舌自尽的。”

  元祁抬头看向云游,显得有些惊讶,因为苏樱雪明明就告诉他是毒药,可当他看到云游肯定的答复后,才明白,他又被苏樱雪给骗了。

  一次又一次被苏樱雪欺骗,让元祁很不满,他咬牙说道:

  “就算她救了朕,朕也不感激她,你们没有看到,她在朕伤的奄奄一息的时候,那嚣张跋扈的样子,竟然还说要看看朕死了没有,说朕死了,她正好跟人私……”

  当元祁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时,元祁硬生生将“奔”字,咽到了肚子里,他一甩衣袖接着说道:

  “总之,那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朕不会轻易放过她,等她好了,朕一定会好好跟她算算这笔账,让她知道君威不可冒犯。”

  就在此时,打算告退离开的太医刘月明,忍不住说道:

  “皇上,可容臣再说句公道话吗?”

  元祁抬了抬手,算是答应,刘月明毕恭毕敬地上前,说道:

  “皇上,臣虽然不知道皇上说的是谁?但臣猜测当时皇上必是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也许这位娘娘说那些话,是为了刺激皇上,让皇上清醒一些,这样才能给救治皇上的人,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要不谁又会冒着满门抄斩的大罪,还说些损害自己名节的话,去刺激皇上呢!皇上你说是吗?”

  刘月明说完,便向元祁告退,元祁有点反应不过来,心里嘀咕,感情苏樱雪把自己气的半死,是在救他?不,一定不是这样的,她没有那么好心,元祁心里抵触着。

  “等等,胡太医,朕还有一个问题,请胡太医为朕解答一下。”

  元祁想到苏樱雪在路上救治那个老妇人的奇怪举动,急忙唤住要走出去的太医胡月明说道。

  太医胡月明回过身,毕恭毕敬地向元祁行了一个礼说道:

  “皇上还有什么吩咐,臣定当知无不言。”

  元祁回忆了一下路上的情景,又思索了一下,说道:

  “朕今天在路上,遇到一个老妇人她晕倒了,见到一个人使劲按压她的肚子,又给她喝糖水,还用针扎她的脚底,这是为什么?”

  “哦!皇上说的应该是心肺复苏吧!使劲按压她的肚子,帮她可以顺利呼吸。给她喝糖水,那应该是因为她血糖太低,导致的昏迷。另外用针扎她脚底,臣想那位大夫应该是在刺激她的双足涌泉穴,让那位老妇人快速苏醒吧!”

  “大夫?胡太医说她像一名大夫?”

  元祁一脸疑惑地询问着。

  太医胡月明更是一脸茫然,不解地询问着:

  “难道皇上说的不是一位大夫吗?”

  元祁眼神一闪,眼中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向太医胡月明摆了摆手,胡月明退了出去。

  一个讯息在元祁脑海闪现:“苏樱雪会医术,她什么时候学的医术,自己怎么不知道?”

  元祁此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如此不了解苏樱雪,他不禁又在想:

  “那么,苏樱雪一直在说,她没有害自己的子嗣,还一再提起珍妃沐凌蝶没有怀孕之事……”

  “刘文,你秘密帮朕将太医院的太医张广给朕唤来,记得不要惊动任何人,连珍妃娘娘也不要惊动,朕有话要问他。”

  “是”

  刘文领命退去,元祁决定再信苏樱雪一次。

  元祁眼神一闪,眼中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

  “皇上你这是怀疑珍妃娘娘?怀疑珍妃真的如淑妃娘娘说的那样,认为珍妃娘娘其实并没有怀孕,更没有滑胎?”

  云游猜测地询问道。

  “谁……谁说朕怀疑珍妃了,朕只是不想苏樱雪老说朕处事不公,想再确定一次罢了,但朕只是看在苏樱雪替朕挡了一剑的份上。朕绝对是相信朕的珍妃的,她是最善良的人。”

  元祁有些不想承认般解释着,但后一想,怒斥道:

  “大胆,朕的事,岂容你这奴才瞎打听?还不赶紧去为朕安排一顶软轿?朕要去冷宫,看看那个该死的苏樱雪,死了没有?朕得好好跟她一笔一笔算帐。”

  “是”

  云游急忙回答着,此时的元祁并不知道,苏樱雪,正命在旦夕。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