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二章苏樱雪解围

第二十二章苏樱雪解围

  “元祁,元祁,你还好吧?快醒醒,快醒醒,你不可以昏迷,会死的,快醒醒……”

  元祁已经精疲力尽,他的龙袍已经被血水染红,有敌人的,亦有他自己的。就在他快昏迷过去的时候,一声又一声隐含着担忧的喊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元祁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一双晶莹剔透宛如琉璃般清澈的大眼睛,正担忧地看着他的苏樱雪,只是此时苏樱雪脸上的红肿,依然红肿的有些刺眼,当想到苏樱雪是因为担心自己,才回来时,元祁心中有着片刻感动,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有五名刺客正虎视眈眈地,向他们这边靠拢,他强撑着受伤的身体,故作冷漠般说道: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又回来了,还不快走?”

  谁知却听苏樱雪冷嘲热讽地说道:

  “臣妾要不回来,怎么知道皇上还没死翘翘呢?臣妾是想看看,皇上到底死了没有,若死了,臣妾好拿着这块玉佩与人私奔,远走天涯。若没死,臣妾救皇上,也好以此为条件,让皇上你放了将军府里的人。”

  元祁本已无力,可被苏樱雪这一气,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地说着:

  “你敢威胁朕?朕告诉你,你若敢跑,朕将你哥哥苏子岩五马分尸,将整个镇北将军府赶尽杀绝,你……”

  元祁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其中一个刺客猖狂地大笑着:

  “哈哈,自身都难保了,还威胁人家?不过这位美人既然回来了,那也就别走了,陪陪你们这短命的皇帝吧!不过你小子也有福,临死还有人给你陪葬,黄泉路上你也不孤单了。”

  “受死吧!”

  说着,五名刺客,全都扬起手里的剑,向元祁和苏樱雪俩人身上准备刺去,元祁浑身乏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地说着:

  “苏樱雪,朕不想和你这个讨厌的女人死在一起,可眼下看来不会如朕所愿了,希望朕死后云游他们别把咱俩葬在一起,因为朕真的很讨厌你。”

  “如皇上所愿,臣妾也不愿意。”

  苏樱雪肯定地回答着,元祁被气,猛地睁大了双眼,所有嫔妃都围着他转,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表示讨厌他,怎能不让元祁生气。

  元祁刚想趁着没死,多骂苏樱雪几声,却听“咚……咚……咚……”几声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五名刺客,随着苏樱雪一扬手,全都直挺挺向后倒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元祁惊愕地询问着。

  只听一个宛如夜莺般好听的声音,从苏樱雪口中传了出来:

  “皇上难道看不出来吗?他们中毒了啊!”

  “你手里有毒药?”

  元祁深邃的眼神里,隐藏着浓浓的愤怒,咬牙询问着。

  “本宫在逍遥王府刚刚制作的,没想到这么快便派上用场了。”

  苏樱雪此时美丽红唇微微翘起,满含骄傲与自信的神情。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害朕受如此重的伤。”

  元祁大吼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遍体鳞伤。

  苏樱雪清澈如琉璃般的眼神,透着一脸无辜,振振有词地反问着:

  “本宫为什么要早点拿出来?那可是本宫辛辛苦苦制作的。要不是万不得已,本宫才不想浪费呢!”

  “你……”

  元祁被堵的说不出话来,要是他还有一丝力气,他发誓他一定会掐死苏樱雪。可他已经精疲力尽,没有一丝力气。

  苏樱雪仿佛一点也不害怕元祁的愤怒,她走到元祁面前,去扒元祁身上的衣衫,元祁的身上此时伤痕累累,急需要止血。

  “你干什么?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扒朕的衣服。”

  元祁生气地紧紧抓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吼着。 可由于伤的太重,显得中气不足,连苏樱雪的力气也没有,硬生生被苏樱雪,强行将身上的龙袍扒了下来,露出了伤痕累累的后背。

  “放心,臣妾对皇上半点兴趣也没有,皇上多么讨厌臣妾,臣妾便有多么讨厌皇上。臣妾只是帮皇上处理一下伤口而已,别让皇上死了,北离国拿下大周王朝,臣妾哥哥的心血也毁于一旦,臣妾只是心痛臣妾那浴血奋战的哥哥而已。”

  “苏樱雪,你知道吗?如果朕现在还有力气,一定会杀了你的,你明明可以早点出手,你却让朕伤的这么重,你……你这个人永远都那么让人讨厌。”

  元祁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怒吼着。

  可苏樱雪则垂眸抿唇半点也不生气,在元祁满是杀戮的目光下,噙着一抹邪异般的微笑,理直气壮地说着:

  “臣妾就是想让皇上受伤,因为只有如此,皇上才能体会到臣妾的痛。臣妾再说一遍,臣妾从来没有害过皇上的子嗣,更没有推皇上的爱妃下水,信不信由皇上,但皇上加注在臣妾身上的痛,臣妾就是要讨回来,因为臣妾不是任人拿捏的玩偶。”

  “你……”元祁刚想说什么?随着“兹拉兹拉”的衣服撕裂般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元祁再一次在崩溃的边缘,他怒吼道:

  “苏樱雪你竟然敢撕毁朕的衣服。”

  元祁瞪大了双眼,只见苏樱雪手脚利索地打开手里的包裹,拿出苏樱雪在冷宫从元祁身上顺走的衣衫,撕的一条又一条。

  苏樱雪仿佛并不将元祁的怒火放在眼里,而是又拿出了一瓶她自制的伤药,往元祁身上的伤口撒上了止血的药,又快速将元祁身上的伤口进行了妥善包扎,冷冷说道:

  “臣妾不撕皇上的衣衫,怎么帮皇上包扎伤口?”

  “你为什么不撕自己的?”

  元祁气不过反问着。

  苏樱雪微卷的睫毛微微翘起,不答反问着:

  “臣妾凭什么撕自己的衣衫?臣妾又不是傻子。”

  “你……朕现在要杀了你……”

  元祁怒吼着,使出全身力气,向苏樱雪扑去,苏樱雪急忙闪到一旁,元祁扑了一个空,惨叫一声。

  就在俩人争吵不休,纠缠不已的时候,谁也没有看见,元祁之前杀的一名刺客,竟然回光返照,趁着俩人没注意,爬起来,猛地向元祁后背一剑刺了过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苏樱雪抬头看见,提醒元祁已经来不及了,她想也没想便使出全力将元祁推到在一旁,刺客的剑硬生生刺进了苏樱雪的肩膀。

  “啊……”随着苏樱雪惨叫一声,元祁半天没回过神来,片刻之后他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

  “苏樱雪……”

  之后强撑最后一丝气息,握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宝剑,向那名受伤的刺客,刺了过去。

  “苏樱雪,苏樱雪,你醒醒,醒醒,朕不要你死,你给朕醒醒。你听好了,如果你活着,朕答应你,不再为难将军府的人,但如果你死了,朕就与你一笔一笔清算你的罪过,你还不了,朕便让整个将军府来还,苏樱雪,你这个讨厌的女人,别死,快睁开眼睛看看朕,苏樱雪朕不想欠你这个讨厌的女人的情,朕不要你死……”

  元祁一遍又一遍呐喊着,喊了好久不见苏樱雪睁开眼睛,可他却也感觉到一阵眩晕,整个人向苏樱雪身上栽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阵马蹄声,由远处狂奔而来,云游与元铭远远看着,惊的魂都飞了。

  原来云游奉元祁的命令,带着人将镇北大将军府里的人悉数抓进了大牢里。

  等回到宫里,才听小太监刘文说,皇上独自离开了,生气地训斥了刘文一顿,嫌他不跟着皇上,云游担心皇上独自一人出宫,怕出事。

  刘文一脸委屈地说,是皇上执意离开,而且吩咐不让任何人跟着,挡也挡不住。

  就在俩人争吵不休的时候,珍妃娘娘沐凌蝶及时出现,说她知道皇上去了哪里?

  云游急忙询问,才知道皇上元祁去了“逍遥王”府,便带着人,快马加鞭向逍遥王府而去。

  到了逍遥王府,却得知皇上早就带着淑妃娘娘苏樱雪离开了,元铭也是头上冒出了冷汗,他不知道皇上会带苏樱雪去往何处?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也带人,加入了找寻的队伍。就在刚刚,元铭和云游老远看着有名刺客,将剑刺向元祁时,俩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后来见苏樱雪推开元祁,为元祁挨了一剑,俩人又为苏樱雪而担忧了起来。

  许是体力耗费太多,元祁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才睁开了眼睛。

  “皇上,皇上,你终于醒了,呜呜……奴才该死,奴才应该陪着皇上的,呜呜呜……”

  小太监刘文看着元祁醒来,竟然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云游狠狠踹了他一脚,怒斥道:

  “你吵什么呢?皇上刚刚醒过来,还不赶紧去请太医?”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太医院请胡太医……”

  小太监刘文被云游训了一顿,急忙点头哈腰,连滚带爬向外跑去。

  元祁环顾四周,像是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云游急忙上前询问着:

  “皇上,你没事吧?身上可有什么地方感觉到不舒服?”

  元祁不答反问着:

  “她呢?可还活着?”

  云游一脸茫然,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皇上说的可是淑妃娘娘?”

  元祁没有搭话,只用犀利深邃的眼神扫了一眼云游,意思嫌弃他明知故问,云游急忙回答道:

  “皇上不用担心,卑职已经请胡太医给淑妃娘娘看过了,伤口虽深,但万幸未伤及要害,休养一段时间应该无大碍。”

  元祁自己也没有察觉他自己竟然长长舒了一口气,可想想苏樱雪当时明明有毒药,可以早点撒向那些刺客,可她偏偏让他受这么多伤。

  还有元铭手只是被他自己的指甲戳破一点皮,苏樱雪便紧张地撕毁她自己的衣衫,当着他的面,为元铭小心包扎。凭什么他受伤时,那个该死的女人,却要撕毁他自己的衣衫,为他来包扎?他才是她的夫君,可那个讨厌的苏樱雪却将元铭看的比他重要。

  这让元祁心中极度不舒服,所以他要她活着,他要质问她,他要一笔一笔跟她好好清算,元祁心里想着。

  “对了,云游,你怎么会赶到那里?”

  元祁像是随口询问着。

  云游一听,心中因为担忧,便语气不佳地说着:

  “皇上,以后可一定不要再私自出宫了,吓死卑职了,要不是卑职与王爷赶到,皇上与淑妃娘娘恐怕就生命垂危了,这大冷天,皇上与娘娘伤重,估计冻也能冻死了……”

  云游没有分寸地喋喋不休说着,可元祁脑海里却只接收了一个讯息,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却不小心扯动伤口,惨叫一声:“啊……”。

  “皇上,你小心点,你还带着伤呢!”

  云游急忙扶起元祁,关切地说着。

  元祁却一把抓住云游的衣领,心中如被棉絮塞满一般说道:

  “这么说,是逍遥王抱她回来的?安排一下朕要立刻去冷宫,朕要见她……”

  “皇上等你伤好再去吧!卑职会安排太医,好好照顾淑妃娘娘,要不卑职让淑妃娘娘来见皇上也行。”

  云游劝慰着,可在元祁吓人的目光之下,只能改口说道:

  “是,卑职立刻去办。”

  就在云游打算退出去的时候,刘文领着一名太医走了进来。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