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一章苏樱雪元祁遇袭

第二十一章苏樱雪元祁遇袭

  周围的探讨声越来越大,元祁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双拳紧握,脸色铁青,有着狂风暴雨来临之前的征兆。

  就在元祁手足无措,愤怒,想要发狂的时候,他感觉到一双温柔的小手,附上了他的手,悄声说道:

  “皇上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下去看看,人到底死了没有?”

  元祁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跳下了马,苏樱雪伸腿向下试了试,没敢下,马太高了,她无奈喊了一声:

  “皇上,抱臣妾下去,快……”

  元祁这次想也没想,便将苏樱雪从马上抱了下来。

  只见苏樱雪快步走到那个老妇人面前,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又用手搭了一下,那个老妇人的脉搏,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还有救,皇上别担心,她只是有点低血糖,加上惊吓过度,晕了过去。”

  “苏樱雪你能行不行?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朕怎么不知道?”

  元祁长舒了一口气后,又一脸狐疑地询问着。

  “臣妾不会,臣妾只是以葫芦画瓢而已,尽力一试,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苏樱雪手没闲着,一遍又一遍按压着老妇人的胸口,一边应付着元祁。

  “你……”元祁燃起的希望,又被苏樱雪浇息,指了指苏樱雪怒吐出一个字,可当看到周围的百姓都在看着他时,有些理亏,但又看不惯苏樱雪的行为,压低声音说道:

  “苏樱雪你这是在干什么?她都死了,你还按她干什么?你不会是觉得她还没死透,压死她,赖到朕的身上吧!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快跟朕走,顺便回宫请太医前来。”

  元祁说着,便准备上前拉苏樱雪,谁知苏樱雪竟然给了元祁一个白眼,压低声音说道:

  “没文化真可怕,臣妾都说了,她还没死,她只是晕过去,臣妾是在给她做心肺复苏。还有,等皇上回去唤了太医回来,估计老人家早就死透了。皇上与其干这些没用的,倒不如去跟百姓们讨一碗糖水过来,待老妇人醒了,给她灌下去,否则一旦老妇人死了,皇上这昏君的骂名,可就担上了。”

  苏樱雪说完,懒得搭理元祁,继续着她手上的动作。

  元祁一脸震惊,指着自己,咬牙询问道:

  “苏樱雪,你竟敢威胁朕?还让朕去讨饭?你别太过分,朕忍你半天了。”

  “皇上你听听,听听,百姓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们可是在说先帝识人不清,说你不是个明君呢!还不赶紧去?人救过来,万事大吉,耽误了,皇上纵马害死人命的罪名,可就担上了。”

  苏樱雪低声吩咐着,元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小到大都是他吩咐别人做事,还是第一次有人吩咐他做事的。

  “你确定你能救活她?不是在忽悠朕?”

  苏樱雪说的头头是道,元祁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竟然相信了苏樱雪的话,强压怒火,咬牙询问着。

  “皇上再耽搁下去,臣妾可就不敢保证了。 ”

  “好,朕去,如果救不活,朕回头收拾你。”

  元祁咬牙说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元祁是信赖苏樱雪的,他转身向一旁跪着的人群走去。

  他环顾了四周,只见周围的人仍然在窃窃私语,可当看到元祁看向他们时,立刻禁了声,因为没有人敢挑战皇上的威严,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只能将不满放在心里。元祁咳嗽一声说道:

  “平身,朕的子民都平身吧!”

  百姓虽然对元祁颇有怨言,但却不敢明着在元祁面前说,听元祁让他们起来,急忙高呼: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元祁抬了抬手,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元祁接着说道:

  “朕今天惭愧!因为朕的失误,误伤了这位老妇人,朕心痛。朕向大家承诺,以后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朕的淑妃娘娘说老妇人并没有死,只是昏迷,现在急需一碗糖水救命,请问哪位百姓家离的近?可否帮朕取一碗糖水来,朕感激不尽,在此谢过!”

  百姓都是善良的,皇上亲自道歉了,他们也没有再计较的了,有的时候人只是想要一个态度。

  元祁话音刚落,便有不少百姓回家取来糖水,元祁接过一碗糖水,回到苏樱雪身边,却见苏樱雪正脱下老妇人的鞋,用银针扎老妇人的脚底。

  元祁用一手捂着鼻子,一手端着糖水碗,皱着眉头询问着:

  “苏樱雪你在干什么?”

  然而苏樱雪并没有搭理元祁,抬起来老妇人的双足,在涌泉穴上又扎了几下,接着听周围立刻有人惊呼着:

  “看,她醒了,醒了,淑妃娘娘真的将人救活了,太好了……”

  “你真的救活了她。”

  元祁惊讶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皇上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将糖水拿过来。”

  苏樱雪一边帮老妇人穿鞋,一边不满地看了看呆愣的元祁,吩咐着,元祁想也没想便伸手将糖水,递给了苏樱雪。

  苏樱雪接过糖水,扶起老妇人,给老妇人喝了下去。

  “姑娘,老朽这是怎么了?”

  老妇人抬头看着扶着自己的苏樱雪,询问着。

  苏樱雪看了一眼元祁,思索了一下说道: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刚刚本宫和皇上骑着马在路上走着,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条大黑狗,马儿受到惊吓,拼命跑,尽管皇上拼命拉着缰绳,可也无能为力,还是差点撞上老人家,本宫替皇上向老人家道歉。”

  那个老妇人一听皇上,本宫,吓得急忙爬起来,向元祁和苏樱雪磕头,周围的人再次跪倒在地高呼: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吧!平身吧!朕的百姓们都快快平身……”

  元祁急忙说着,百姓们立刻对皇上元祁改观了。下面又是一阵高过一阵的窃窃私语:

  “原来是皇上的马是受惊了,不是故意的,这也怪不得皇上。”

  “你们看皇上与娘娘感情真好,俩人齐心协力将那个老妇人救活了。”

  “是呀!我就说嘛!先帝是有眼光的,不会选昏君当皇上的。”

  “就是,就是……”

  ……

  苏樱雪给元祁编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为元祁解了围,给足了元祁面子。

  就在此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娘娘脸上的伤,这是怎么来的?”

  苏樱雪被元祁打的脸,到现在还是红肿一片,百姓也是出于关心,这才询问着。苏樱雪凤眼狠狠剜了一眼元祁说道:

  “刚刚那只疯狗扑上来,把本宫给伤着了……”

  元祁脸色铁青,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喝道:

  “苏……樱……雪……你……”。

  “找死”俩字还未说出口,只听苏樱雪接着说道:

  “好在皇上英明神武,一脚将疯狗踢飞,救下了本宫。”

  苏樱雪忍住笑意,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元祁。

  “好!皇上英明神武,皇上万岁。”

  四周欢呼声顿起,久久不息。

  元祁被气的脸都绿了,苦于不能发飙,便将脸别到了一旁,他可以断定这个该死的苏樱雪绝对是故意的,她就是在羞辱他,等回去后自己一定会好好收拾她,元祁心想。

  苏樱雪看着元祁想发作又不敢发作的样子,更加得意,眉飞色舞地向周围的人说着:

  “我跟你们说,那只大疯狗可凶了,见人便咬,逢人便……”

  就在苏樱雪说到兴头上时,却见人群里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向元祁这边靠近,甚至还拔出了剑。

  “刺客”俩字,在苏樱脑海里闪现,她急忙推了一下元祁大喊一声:

  “皇上,快跑,有刺客……”

  等元祁反应过来,刺客的剑,已经到了近前,苏樱雪想也没想便挡在了元祁的身前,好在元祁反应够快,用剑挡开了刺客的剑,救下了苏樱雪。

  一时间人仰马翻,人群散去,元祁吹了一声口哨,汗血宝马狂奔而来,元祁大喊一声:

  “苏樱雪快上马……”

  “臣妾上不去。”

  苏樱雪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说道。

  元祁拦腰抱起苏樱雪,跳到马上,动作一气呵成,引起苏樱雪的小心脏直跳,可眼下不是花痴的时候,整整十几名刺客,在马后面紧追不舍。

  “皇上,臣妾不会和你死在一起吧!”

  苏樱雪忍不住询问着。

  “闭上你的乌鸦嘴,”元祁低吼一声。

  “不会就不会,凶什么凶,臣妾还怕与皇上你死在一起呢!要是真死在一起,臣妾害怕下辈子都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才惨呢!”

  苏樱雪知道元祁现在没有精力对付她,因为后面还有一堆刺客追杀他们,所以才会不怕死地说着。

  元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竟然还想着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简直忍无可忍,咬牙说着:

  “苏樱雪,信不信朕会把你丢给身后这帮刺客?”

  谁知苏樱雪却一本正经地说着:

  “皇上你还是快点把臣妾丢给这帮刺客吧!也许臣妾还能活命,因为这帮人要杀的好像是皇上你,不是臣妾。”

  元祁头上冒着青烟,他愤怒地大吼道:

  “苏樱雪你休想,朕决定死也要拉着你。”

  就在此时,身后一个刺客大喊一声:

  “别让他们跑了,先砍马腿……”

  一时间十几名刺客,将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砍马腿的砍马腿,砍人的砍人,元祁一边与刺客打斗,一边还要让马躲避着刺客的追砍。

  苏樱雪趁着元祁与之打斗之计,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小瓷瓶,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在了手里。

  元祁砍伤俩人之后,一个不查,汗血宝马终是没有逃过被砍断腿的厄运,苏樱雪和元祁双双跌落在地上。

  “啊……啊……”

  俩人齐齐发出一声惨叫。

  苏樱雪感觉自己被摔的七荤八素,眼中不悦地露出寒光。

  “哈哈……看你们往哪里逃?”

  一个刺客狞笑着说道。

  十几名刺客,将元祁与苏樱雪包围了起来。

  元祁以剑支地站了起来,伸手将自己的金龙玉佩从腰间摘了下来,递给苏樱雪,低声说道:

  “苏樱雪,你还好吧?朕拦着他们,你火速拿着朕的玉佩,找到云游,让他带人来救朕。”

  “哦!”

  苏樱雪答应一声,接过玉佩,晶莹剔透的眼眸中,竟然透漏出不敢相信的神情,惊讶地询问:

  “皇上如此重要的玉佩,你交给臣妾,难道不怕臣妾带着玉佩跑了?”

  “你敢,还不快走…”

  元祁一剑砍向俩名刺客,咬牙切齿地说着,恨苏樱雪的不识时务。

  “是”

  苏樱雪这才拔腿就跑,有一名刺客随后追了上去,刚抓住苏樱雪的肩膀,便被元祁一剑砍掉了一条胳膊。

  “啊……”

  那人惨叫一声,与元祁打斗在一起。

  苏樱雪不敢回头,元祁功夫不算太差,身后不断传来惨叫声。

  然而一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直到苏樱雪听到一声元祁的惨叫声,响起来的时候,苏樱雪的腿,便如同灌了铅一般,再也跑不动了。

  她急忙向后看去,只见元祁前胸后背都被鲜血染红了,人也直直向后倒了下去。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