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章朕该信谁

第二章朕该信谁

  周明王元祁彻底被苏樱雪给惹毛了,下令将苏樱雪抓起来,不用审问,直接拉她在认罪书上按上手印,活活打死。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紧张地向后退着,心想,这个手印我可不能按,谋害皇上子嗣这可是重罪,弄不好要株连九族的。

  原主的哥哥苏子岩对苏樱雪不错,我如今既然穿越到苏樱雪的身体里了,她的哥哥便是我展小小的哥哥了,我绝不能害他。

  看着将自己团团包围,手拿刀剑的侍卫们,苏樱雪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液,她环顾四周想寻找合适的武器,却看到沐凌碟微卷的睫毛颤抖着,水样般的黑眸如一柄利剑一般,闪过一丝诡异,原来你便是苏樱雪与渣男皇帝闹掰的结症,我要死也要让渣男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女人。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心里想着。

  偏偏这时候沐凌碟又说话了:

  “姐姐,你怎么能打皇上呢,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也太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你让皇上尊严何在?还是姐姐觉得有苏将军手握重兵,便可以有恃无恐,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莫不是苏将军与姐姐想造反不成?”

  沐凌碟不怕事大,不温不火地加了几句反问句,大有将苏樱雪一家全部赶尽杀绝的意思。抬头瞧见元祁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眼神里闪烁着不可思议。

  在元祁心中,沐凌碟一直是温柔如水,善良的女人。她急忙说道:“皇上息怒,臣妾就一妇道人家,说错了皇上勿怪。臣妾只是觉得古往今来,还从来没有人敢打皇上,所以臣妾才会如此想。”

  “没错,爱妃说得也不无道理,朕待镇北大将军苏子岩回来,一定要好好责问他一番,他到底是如何教育他妹妹的?长兄如父,苏樱雪敢如此有恃无恐,谋害朕的子嗣,定是仗着苏子岩手里的兵权,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许是周明王元祁真被苏樱雪给气炸了,也可能是被沐凌碟给色欲熏心了,总之,元祁竟然真的同意了沐凌碟地说词。

  这一刻,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真的怕了,她是中医世家出身,救人无数,却从来没有害过人,如今如果因为别人陷害她,谋害皇上子嗣的罪名,害了苏子岩或者整个镇北将军府,那将会让展小小下辈子都内心不安的。

  想到这里,她急忙说道:“皇上明鉴,此事与我哥没有任何关系,我苏樱雪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哥常年为皇上镇守边关,浴血奋战,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皇上是明君,必将海纳百川,有容人之量,至于我苏樱雪,皇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好气魄!云游,拿下,拉出去给朕重重地打……”

  周明王元祁听苏樱雪一番慷慨激昂的说辞,竟然有了一丝动容,在元祁眼里,眼前的这个苏樱雪,倒是比以前那个逆来顺受的苏樱雪有趣了不少,这样折磨起来才更有意思。

  如繁星般深邃的眼底闪烁着嗜血般的清冷。

  害死他的子嗣,狂妄打他的样子,让元祁恨不得一刀一刀剐了她。

  “等等,本宫还有话要说。”

  苏樱雪看着走到她身边的云游一眼,急忙再一次叫停。

  元祁没有说话,仅仅挑了一下眉。

  “皇上恨我的原因,主要的还是我害死了你的子嗣,这件事是吗?”

  苏樱雪询问着,元祁眼底再次闪过惊云狂卷般的愤怒,这个苏樱雪简直明知故问,分明是在气他,元祁向云游摆了一下手。

  云游恭敬地朝苏樱雪行了一个礼说道:

  “娘娘是打算自己走,还是卑职……”

  云游没有说完,苏樱雪突然冲到床边,抓起了沐凌碟的手腕。

  “皇上救救臣妾……”沐凌碟受惊,急忙惊叫着。

  元祁大惊失色,双眼怒瞪,厉声呵斥道:“苏樱雪,你赶紧放开朕的爱妃,若你胆敢伤她半根毫毛,朕绝对会让你们整个将军府为朕的爱妃陪葬。”

  苏樱雪莹莹一笑,宛如盛开的百合一般说道:“皇上别怕,臣妾不会伤害皇上的爱妃的,臣妾只是不想皇上被奸人蒙蔽,做一个糊涂的皇帝。”

  “什么意思?”

  元祁带着愤怒,不解地冷冷询问着。

  “姐姐要干什么?赶紧放开妾身。”

  沐凌碟眼中闪过一丝恐慌,她有种错觉,眼前这个苏樱雪很可怕。

  苏樱雪凝神静气在沐凌碟的脉搏上,探了又探,眼中了然的神情一闪而过。

  “果然如我预想的一样,沐凌碟根本就没有怀孕”。

  元祁等的不耐烦,不知道苏樱雪到底想干什么,冷冷说道:

  “朕在问你话呢!朕到底哪里糊涂了?”

  “臣妾刚刚为皇上的爱妃,把了一下脉,如果珍妃娘娘怀孕,脉搏自当是滑脉,如珠滚玉盘一般,脉搏跳动有力……”

  谁知苏樱雪还没有说完,便被沐凌碟给打断了。

  “皇上,呜呜……姐姐明知道臣妾的孩子流掉了,她竟然还如此刺激臣妾,我的皇儿,臣妾可怜的孩子,呜呜……”

  沐凌碟还真是演戏的料,眼泪说来便来,看着沐凌碟潸然泪下,元祁勃然大怒:

  “云游还不赶紧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来缓解朕与爱妃失去孩子的痛。”

  “五十大板?”

  云游诧异,要知道这五十大板,莫说打在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身上了,就是身强体壮的男人也受不了啊!这不是还是想要了淑妃娘娘的命吗?那还不如说直接打死呢!

  “怎么?对朕的话有意义?”

  元祁一脸不悦,冷冷询问着。今天他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先是下朝回来,沐凌碟差人请他,哭哭啼啼说苏樱雪将她推入水中,致使他的第一个皇子,就这么说没有了,就没有了。接着是苏樱雪不但骂他,竟然还敢打他。

  所以对于云游的质疑,元祁很是不耐烦,眼中杀机尽显。

  “是,卑职遵命!”

  云游见周明王元祁正在气头上,不敢再说什么,急忙简单答应一声,摆了一下手,上来两个侍卫,夹起苏樱雪便往外走。

  苏樱雪这次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这顿板子避免不了,因为她若不挨,这个渣男皇帝必将把更大的帽子扣到她头上,如此一来,必将牵连到在战场上的苏子岩,或许还有更多无辜的人。

  周明王元祁本以为苏樱雪能够哭叫求饶,却不曾想,苏樱雪并没有任何求饶的意思,只是走到他身边时,突然挣开了侍卫,向元祁靠近了两步。

  云游急忙伸手拦住了她,用手摆了一个向外走的手势,说道:“淑妃娘娘,外边请。”

  刚刚苏樱雪打周明王元祁那一巴掌,着实把云游吓得不轻,他担心苏樱雪再来一下,怕他们这些侍卫的脑袋,都要跟着掉了。

  苏樱雪却仿佛看透了云游的心思,嘴角上扬,轻巧地说道:

  “放心,本宫只是和皇上有几句话要说,说完,本宫便自己出去领板子。”

  云游做不了周明王元祁的主,又担心元祁震怒,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元祁阴沉着脸,向他摆了摆手,凉薄的嘴唇里吐出一句话:

  “退下吧!朕量她也不敢,她若是再敢动手,今天你便带人抄了镇北将军府”。

  “是”。

  云游答应一声,垂手退居一旁。

  苏樱雪又上前一步,用只有他们俩人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皇上的爱妃脉象平稳,并不像小产的脉象微弱,沉细。言尽于此,望皇上好自为之。这顿板子,我苏樱雪收下了,只望皇上不要为难我哥哥,皇上若不信可以找太医为皇上的爱妃把把脉,便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苏樱雪故意将“爱妃”两字,嚼得极重,大有讽刺之意,周明王元祁阴沉着脸,冷冷看着苏樱雪的眼睛,想从她眼里看出一丝骗人后的心虚,可他看到的却是清澈见底的眼睛,不像是在骗人。

  周明王元祁又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沐凌碟,只见沐凌碟斜躺在床上,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此时正双目含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中充满深情。

  “小蝶是爱朕的,她那么善良不会骗朕的,一定是苏樱雪为了脱罪,故意诓骗朕,朕才不会上她当呢!何况苏樱雪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的确样样精通,但独独不会医术。她又怎么会把脉,朕差点就被她那清澈的眼神给骗了”。

  元祁经过一番内心挣扎,他还是选择相信沐凌碟。向云游摆了摆手,说了一声:“带下去。”

  苏樱雪摇了摇头,心中暗骂一声,对牛弹琴,没有等云游请她,便自己走了出去。

  一时之间房间静了下来,只独留沐凌碟低啼的声音,

  “呜呜……皇上,你说姐姐怎么能如此狠心?她都害死了臣妾与皇上的孩子了,怎么还能信口雌黄地说,臣妾没有怀孕呢!呜呜……”

  元祁看着哭得肝肠寸断的沐凌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苏樱雪就是在骗他,要不他的珍妃沐凌碟也不会哭得如此伤心了,不是吗?

  “爱妃别伤心了,朕是相信爱妃的,苏樱雪如此恶毒,朕定饶不了她,朕已经让云游将他拉出去打板子了,这五十大板下来,定要了她的命。”

  元祁轻轻拍了拍沐凌碟的手背,柔声安慰着。

  “呜呜……皇上,为了臣妾的清白,皇上不如就请太医院的太医前来为臣妾瞧瞧吧!省的以后再有人信口雌黄。”

  谁知沐凌碟却主动提出找太医来为她诊脉,这让元祁心中更加认定是苏樱雪说谎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苏樱雪那清澈无比的眼神却又一次出现在元祁脑海了。

  “好吧!既然爱妃坚持,朕便依了爱妃。正好朕也想问一下太医,爱妃的身体如何了,但朕不是怀疑爱妃,朕是关心爱妃。”

  元祁再三保证着,这才差身边的小太监刘文前去太医院请太医。

  沐凌碟朝她身边的奴婢燕儿使了一个眼神,燕儿心领神会走了出去。

  元祁心中忐忑,他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知道真相。都说皇帝是孤家寡人,元祁登基以来也觉得如此,他渴望一个真心对待自己,对自己没有目的与企图的人,陪在自己身边。

  后宫佳丽三千,每一个都是朝中老臣或者各国送进宫里的,只有沐凌碟不是,她是青楼女子,但却没有背景。

  外面传来苏樱雪一声惨过一声的惨叫声,元祁拳头紧握,他宁愿相信是外面那个不知好歹女人在骗他。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